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 範馬加藤惠-093 中堅戰二本直落推薦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我在东京教剑道
和马看着对手说:“预判不错,但是缺乏一点点临机应变。”
“感谢指教。”对手居然道谢了,这对和马倒是一种全新的体验。
复位之后,对手没有像他的队友那样摆出防三所的架势,而是继续中段持剑,看起来就是打算堂堂正正一决胜负的样子。
虽然勇气可嘉,但是经过刚刚的第一回对决,就算不考虑对方头顶的等级,和马也很确定自己稳赢这家伙。
对方主动进攻了,这给了和马使用切落的时机。
竹刀准确命中对手手甲的刹那,周围响起一片赞叹声。
对手举起左手,承认自己被击中,同时用右手摘下面罩,心悦诚服的看着和马:“非常干净利落的切落,是我技艺不精。”
这时候和马听见周围有人在小声交谈:“不愧是上泉先生钦点的徒弟,据说要收他为弟子了。”
“上泉大人年龄也很大了,大概想把绝学传给他吧。”
“可恶,真羡慕啊。”
“是啊,你看到他们选手席那边的女孩子们没有,那好像都是他的拥趸。”
“真夸张啊,像大河剧里将军的大奥嘛。”
当然,也不光是羡慕的声音,还有人在小声嘀咕:“上泉大师的上一个入室徒弟,下场可不好啊。”
“如果是我的话,就选择当个小卒子,偶尔打一打日本锦标赛就完事了。”
“那么多女人家里肯定隔三差五就撕逼吧,每周不知道要摔碎多少盘子。”
和马心想不好意思啊,我家妹子们就算撕逼也是通过剑道的方式,比较节俭。
毕竟家里摔不起盘子。
当年道场人丁兴旺的时候,据说每天中午都会准备几十名徒弟的午餐,那时候桐生家不但盘子多,还专门捡了个额外的伙房。
到桐生爷爷这一代道场没落了,用不上的盘子就卖掉了,伙房也变成了库房。
再后来桐生家的东西也陆陆续续变卖掉了不少,连库房都用不上那么多了,就把多的房子给拆了。
原因好像是建筑面积减少的话,能少缴一些税。
家里的财政都是千代子在管,和马也不清楚具体的情况。
和马听周围人的念叨的当儿,裁判问道:“东京大学剑道社先锋桐生同学,你要休息一下吗?”
“不用。”和马直接摇头,“我感觉我才刚刚活动开。”
这时候保奈美和玉藻拿着水和毛巾上来了。
“不管怎么样,注意补水防中暑。”她一边嘀咕一边把水塞到和马手里。
和马因为不渴,怕喝多了水拉尿,就象征性的喝了一口,然后把水都淋脑袋上降温。
保奈美接过空了大半的矿泉水瓶,把毛巾塞到和马手里。
这时候高中组那边传来欢呼,和马一边擦汗一边扭头看过去。
可惜视线被人墙挡住,完全看不出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和马的顺风耳听见有人从高中组那边跑过来对自己的朋友通报战况:“改方高中被人爆冷了,人家一个人就干掉了先锋次锋中坚和副将。”
改方高中就是近马健一的高中,于是和马一边仔细的擦拭自己刚刚用矿泉水淋湿的头发,一边竖起耳朵聆听。
“改方不是本届冠军候选吗?对手谁啊?”
“好像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学校,昨天的比赛都赢得磕磕绊绊那种。没有人觉得他们会串4,今天突然爆发了。”
“改方这一届的实力超强的啊!他们的大将昨天都没怎么登场,今天上来就要五连战?”
“不一定呀,说不定一局就败下阵来。”
“不可能吧,改方的大将,可是那个近马健一呀,无外流的。”
“无外流只是真刀对砍强啦。”
和马感觉聊着这些内容的人正在快速的离自己远去,看来改方高中被爆冷一下子就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让围观者都往他们那边去了。
他瞄了眼周围,果然围观的人肉眼可见的减少了,现在在大学组赛场这边,除了裁判之外,就只剩下两边的选手以及相关人员了。
保奈美忽然小声问:“需要我去了解一下那边发生了什么事吗?”
和马点头:“去了解一下。我猜是哪个学校爆冷有人一串多,了解下爆冷的人的资料。”
按照和马听到的消息,串了改方高中四人的那家伙,昨天应该没有表现特别抢眼才对。
今天他忽然这么强一个可能性是遇到了什么契机忽然觉悟了,得到了永久词条,但老实说和马觉得这个机会并不大。
和马持有启明星词条,这一年下来也就影响了保奈美、阿茂以及晴琉三人,让他们得到了新的永久词条。
为了获得这些词条,三人都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
阿茂得到了父亲临死之前最后的救赎,晴琉跨越了家族的桎梏,两个人都仿佛重生一般。
付出代价最少的保奈美,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抽刀斩断了自己和过去的联系,迈向未来。
没有人比和马更清楚获得永久词条的难度。
所以和马觉得今天改方高中的对手,和福祉科技有关的可能性不低。
仔细想想,福祉科技要真能多快好省的提供人造词条,那习武之人中有的是他们的潜在客户。
毕竟习武之人都渴望变强,获得了人造词条就能进入心技一体的境界……
那些因为灵魂不够强大没有词条,等级一直无法突破30级的人,怕不是会成为福祉科技的狂热拥趸……
就像那些音乐人对音乐之神趋之若鹜那样。
该不会等自己大二大三的时候,参加日本剑道锦标赛之类的比赛,就全都是福祉科技用心理暗示之类的手段搞出来的心技一体高手吧?
一想到这种可能性,和马内心便有种强烈的危机感,得尽快按死福祉科技。
但转念一想,以目前的“体验”来看,人造的词条什么的比起真货还是有相当大的差距,只要自己等级提上去打他们应该还是砍瓜切菜。
真正能对自己构成威胁的,还是那些拥有强大灵魂的家伙,具体表现就是持有看着狂霸酷拽叼的天然词条的家伙。
这样想来,似乎让那些被困于瓶颈的人有个办法继续变强,好像也不是一件坏事?
前提是这种人工制造词条的办法没有什么副作用。
音乐之神可是会导致人自己进入冰箱自杀的,所以必须被制止。
和马正思考这些,忽然注意到下一场比赛的对手已经从选手席来到了自己跟前。
对方十分的壮硕,块头可能比昨天交手过的无所野尾敬二郎更大。
这种体型巨大的对手有很多先天优势。
其中最主要的先天优势就是手长。
竹刀的长短是定死的,这是为了不让交战双方的攻击距离出现太多的偏差,不会像真剑对决时因为更长的刀占到便宜。
但是手长这个没办法,总不能规定手长的人必须用短竹刀来进行平衡吧。
对方如果是个拿捏距离的高手的话,完全有可能让和马的竹刀根本碰不到他的身体。
和马瞅了眼新对手的等级,发现并没有比次锋更高,觉得应该不用太担心。
正常打的话应该能轻取。
裁判看着和马:“中场时间差不多到了,做好准备。”
和马点头。
保奈美一边帮他戴面罩一边说:“我去了解下高中组那边的状况。”
“辛苦了。”和马轻声说,然后把注意力全都放到新的对手身上。
他可不想阴沟里翻船。
对手倒是很礼貌,还没进入行礼环节呢,就先对和马说道:“桐生桑,我昨天就认真的看了你和无所野尾桑的对决,获益良多。
“我和分析组的同学研究了一晚上你的技术特点,结论是你是一位几乎没有破绽的对手。”
和马看了眼筑波大学选手席那边那庞大的辅助人员阵容,不免心生好奇,便接腔道:“你说几乎没有破绽,也就是说你们最后还是找到了我的破绽?”
“是的,来自形体语言方面专业的同学总结了你的一些习惯性动作,并且制定了针对对策。先锋和次锋的两位同学应该也了解过这些,但显然他们没能好好的抓住机会。”
和马“哦”了一声,心想原来前面那俩也知道这些啊,那看来就没什么好担心了。
但筑波大学的中坚又说道:“我想先锋和次锋没有抓住机会,大概是因为他们还不够相信科学分析,而是更相信传统剑道训练的那一套。但我不一样,我本来就是物理工学系,我相信科学。”
和马想说,那你和我家那个整天嚷嚷着所有灵异都会被科学解释的狐妖一定很有共同语言。
这时候裁判发令:“礼!”
于是和马打消了回话的念头,专心行礼。
做完流程,裁判的口令立刻又来了:“筑波大学剑道社,中坚,对东京大学剑道社,先锋,开始!”
和马决定先进攻,看看这个相信科学的大块头应对得怎么样。
然后结果让他略微有些惊讶。
对方的应对十分的迅速,确实有种看穿了自己攻击套路的感觉。
——有点意思啊。
既然对手自诩吃透了自己的套路,那只要自己做点平时自己不会干的事情不就好了吗?
和马用了一秒钟想自己平时在剑道对决里不会做的事情。
结论很明显,果然自己最不会做的事情,就是用天然理心流的招式啊!那只要现在用了天然理心流的招式就能打对面一个措手不及了!
然而这个应对思路有个巨大的问题,就是和马真的完全不会天然理心流。
和马瞥了眼选手席上的晴琉。
自从晴琉住进了桐生道场,和马就时不时的拿她刷经验——不对,是和她切磋,所以和马还挺熟神道无念流的基本招数的。
和马正打算按照记忆里晴琉用的招数依葫芦画瓢,忽然一个更妙的想法跑了出来。
对方有专业的分析师啊,应该知道跟我很熟的人都什么流派才对,说不定会猜到我还会使什么流派的招数。
我得更出奇制胜一点。
于是和马横下一条心,把竹刀举过头顶,摆出了上段的姿势。
我的朋友里就没有用示现流的,对方肯定想不到这一手!
当然示现流这个上段下劈学问很多的,并不是单纯的熟能生巧。
但是没有关系,和马的目标只是扰乱对方罢了。
待会一声怪叫吓唬下对方,是否真的劈出示现流的气势都不重要。
甚至不需要真的下劈,怪叫完了之后变招就好。
对方一看和马摆这个架势,明显迟疑了。
众所周知上段架势不好防守,示现流那是对自己下劈的速度和力道有信心,才这样干,算是以攻代守。
正常人没那势大力沉的一击的威慑力,摆这个姿势简直就是故意白给。
正常人碰到这种情况肯定会攻一下试试看。
但对手完全没进攻,停在原地明显在犹豫。
和马觉得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果断迈步向前,怪叫的同时上段下劈。
竹刀挥下来的瞬间和马就感觉到自己这一击比起昨天真正的示现流实在差太远了。
刚刚对面强攻自己说不定真的要被拿一本。
但是现在,痛失良机的对方只能招架。
锦衣王侯
竹刀交锷的瞬间,和马转动手腕,一个剑花把对面格挡卸开。
隔着格栅,和马清楚的看到对方脸上出现了“糟了”的表情。
竹刀命中对方的面罩,发出清脆的声响。
三个裁判一起举旗。
对方看起来挺不甘心的,但还是举手承认自己被得本。
和马尽力控制自己的声音不要显得太刻薄:“看来你的科学不是特别管用啊。”
对方冷笑一声:“你这种出其不意的做法,第二次是不会有效的。”
和马点头:“谢谢教诲。”
对方继续:“努力点找一下第二个出其不意的架势吧!”
裁判:“两人复位,快一点!”
和马回到起始线。
对方到了起始线之后就摆出了中段架势,格栅后的脸上露出了不服气的表情。
和马忽然很想试试看自己摆个防三所的架势,对方会露出什么表情。
总是别人赖皮我,我也赖皮恶心一下别人好像也没什么不好的嘛。
但短暂的犹豫之后,和马放弃了。
他决定啥对策也不干,反正现在自己先得本了,接下来就正常打,看看这个所谓的科学分析到底会多有效。
于是和马摆出了中段架势。
裁判:“第二试合,开始!”
话音落下,和马踏步向前,先攻!
敌人忽然一侧身,躲开和马的攻击,同时横扫一刀!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和马飞快的改变上身姿势,用手臂挡下这一刀。
虽然隔着厚厚的防具,但这一下还是让和马疼得咧嘴。
但是裁判没有举旗,还可以继续进攻!
和马抓住机会出剑,竹刀打在对手因为闪身躲避已经完全失掉平衡的身体上。
裁判举旗:“东京大学桐生和马,二本直落!”
对手不甘的咒骂在空中炸响:“可恶啊!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