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吳良廣告商-第八百二十七章 天朝需要什麼我們就造什麼看書

吳良廣告商
小說推薦吳良廣告商吴良广告商
有了徐山争、宁昊两大编剧,吴良思路大开,半夜给美琪发短信,“帮我联系几个编剧,我讲故事,他们写。”
夜猫子美琪还没睡,很快回复,“哼,你到海边玩,都不叫我。”
吴良苦着脸威胁她,“这么晚还不睡,小心掉头发。”
“这就嫌弃我了?”
吴良突然感觉有种和羞羞对话的感觉,只能耐着性子解释,“瞎说什么呢,麻利睡觉。”
美琪冷哼一句,“睡觉,你睡么?”
吴良语塞,哼哼唧唧的表示,“睡,明天一天会呢。”
挂断电话,吴良看着一旁眼里滴水的楚子曼,犹豫着试探,“明天开会呢?”
楚子曼呵呵一笑,钻进被窝,吴良又舒爽的哼哼唧唧起来。
翌日。
吴良早起,吃过早饭,掐着点带着张玉普陪着陈巡抚进了会场。
怎么说也算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出场,仪式感还是有的。
从开门的那一刻,摄像机、摄影师一路跟随,灯光也打在吴良身上缓缓移动,现场近千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以此表达吴良的认同。
超神学院之我为漫威代言
吴良边走边挥手,还没忘记为陈巡抚领路,杨耽早已站在台上,加上了背景声,“2004是不平凡的一年,也正是在这一年,有一个天朝最为优秀的投资人慧眼如炬,入主了陕重氵气,在他的带领下,陕重氵气全体员工以及供应商、经销商团队的努力配合之下,为陕重氵气交上了两万台销量的满意答卷,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有请吴良董事长。”
这样的词,说的吴良也有些脸红,他和陈巡抚解释,“不敢居功,都是大家的功劳,现在这样的场面是因为生活需要仪式感,大会也需要,领导您请坐。”
吴良为陈巡抚拉开椅子的举动,还是落在不少人的眼中,又是另外一种想法,能够让吴良重视的人,应该更大吧?
九点整,会议如常举行,在杨耽的主持下,会场庄严肃穆,气氛浓重,少了一丝学术报告的刻板,多了几丝欢快的气氛。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诸多不同的气场加持在一起,却形成了一种莫名的和谐气氛。
恶魔领主 暴走的推土机
会议内容分几个部分,首先是介绍嘉宾、陕氵气、陕重氵气的领导,反正能被大会正式点名站起来的就没有一个简单的。
就这,还是吴良因为生怕鼓掌疲劳,对陕重氵气也仅仅介绍了张玉普、周雨民、采购和销售的两位副总,其余人一个都没介绍。
大会最重量级的嘉宾,自然是陈巡抚和协会的人,也就是到这个时间点,所有人才明白,刚才吴良陪同的居然是一省的巡抚。
在座的也有陕省的经销商,看见吴良将这位大佬搬了出来,也是对吴良的人脉有了更为深刻的认识。
坊间传言,陈巡抚的副字也将去掉,很快就要加上代字,时间不久,这个代字也会去掉,成为真正的封疆大吏。
陈巡抚脸色黝黑,一身笔挺的西装反而映衬的几位干练,现场更是掌声热烈。
但是,掌声热烈并不代表什么。
这样的大会不是企业里面的大会,经销商、供应商队伍并不理解这些人的出场到底意味着什么,大概率脑子里面或许会想着,无非就是在适合的岗位上干出了一些成绩而已。
有艳羡、有嫉妒、也有不屑,终究,商人逐利,能给我带来利润的,我敬你。
不能的,进到这个会场了就已经是给你面子了。
换句话说,不能指望每一个人都对这些高高在上的名字充满敬意,仅此而已。
吴良也深知这些人的心思,所以,整个大会的时间要求严格控制在两个小时,一个小时的汇报,一个小时的颁奖,足以。
按照大会安排,介绍完嘉宾,自然是领导讲话,吴良第一个。
很正式,吴良脱下了在广告公司时候的跳脱,一板一眼的按照稿子念,没有出奇的地方,中规中矩,像极了他今天身穿的那身西装。
不过,吴良也展示了他对于商用车市场的信心,“泾河工业园累计投资十六亿,三年上市,五年销量上十万,十年销售额破千亿,在这样的战略规划之下,经销商朋友、供应商朋友理应跟随陕重氵气的脚步,谁掉队,谁落后,陕重氵气是不会等你们的。”
“2005年,可能有人会说,商用车市场已经触及天花板,即便陕重氵气逆势增长,三万辆的销售任务也是无异于天方夜谭,我想告诉各位的是,这才到哪里?”
“很多人在这里犯了一个逻辑上的错误,将经济和经济学等同在了一起。
一句话,无论有没有经济学,经济都在发展,所以两者不能划等号。
那么,什么是经济。
最简单的一个经济循环,需求、生产、消费、流通,这部分离不开人的循环体。
也就是说,有人的地方就有经济。
我想吃大闸蟹,关中地处内陆,吃一顿很不容易,但是,我就是想吃,怎么办?
这就是一个需求。
那么,千千万万这样的需求汇集起来,这样的需求将是很恐怖的,有句话说的好,永远不要低估一个吃货的心,说的就是这个。
那么,有了需求,就有了生产,南方很多地方在搞大闸蟹养殖,现在,大闸蟹也不仅仅只有中秋十月才能吃的到了,可以一直吃到过年前。
就是因为有人在从事这方面的生产。
然后,就有了消费,当然,中间的流通环节必不可少。
于是,就有了陕重氵气研发的冷藏车。
从立项到交付,历时短短三个月时间,陕重氵气人付出巨大的努力,最终交付给了,明光乳业、顺风速运,还有就是豫省的几家超市企业,还有专门卖大闸蟹的蟹老板。
截止开会前,我又落实了最新的数据,冷藏车已经生产销售五百辆,还有三百辆的订单没有生产出来。
我也相信,明年的冷藏车也将会是陕重氵气利润新的增长点。
回过头,我们再看看,市场上的各种谣言,什么天朝经济不行了,重卡行业萎缩了等等。
我就想问,明明有需求,为什么会不行?
我们要做的是,天朝人民需要什么,我们就造什么!
朋友们,天朝的经济正在腾飞,天朝的物流行业大有可为,赶上物流大发展的这个黄金时代,陕重氵气已经站在经济发展的风口上,腾飞,指日可待。
我也愿陕重氵气的供应商朋友和经销商朋友们,一如既往的支持我们,为天朝的经济发展插上腾飞的翅膀。
谢谢!”
吴良说着说着就开启了脱稿模式。
实在是,即便杨耽润色了不少,他也实在是对这些枯燥的词语没有任何好感。
于是,就有了吴良曾经最喜欢的一位博主的论点,再加上冷藏车、奶罐车这样的产品研发的过程,再扔出一句“天朝人民需要什么,我们就造什么”的豪言壮语。
效果看似还行。
起码,吴良回到座位上的时候,陈巡抚对吴良点评,“你说的这个经济的概念挺新颖的。”
陈巡抚是经济学硕士,课本上的东西学了不少,对一些概念性的东西还是有发言权的。
剩女 也 瘋狂
吴良微微一笑,“我这就是瞎琢磨,当不得真。”
陈巡抚摇摇头,“每次和你聊天总是有一些新的体会和认识。”
吴良惶恐,“领导,可不敢当。”
“不,你当众许诺,十年产值千亿,这话不是简单说说吧?”
领导质疑,最简单的回复就是否认,“当然是真的,真要上市了,千亿真不是梦想,一个法斯特都能到五百了吧?”
拿制造业5%的平均利润水平来计算,陕重氵气上千亿的规模,重卡销量得在30万辆左右,法斯特要上市,绕开关联交易这一关,产量也得在30万台朝上,产值60亿左右。
利润3亿,然而,法斯特处于垄断水平,利润率几近10%,利润在6亿,每股收益六毛。
市盈率就按创业板23倍的平均水平,那市值也是138亿。
而吴良印象中的法斯特,很早就产销双破百亿,估值再乘个三也未尝不可。
四五百亿市值的企业摆在陈巡抚面前,不动心那是不可能的,只不过他这领导就享受不到企业上市的红利了,吴良笑笑,试探着问,“我打算成立一家员工持股公司,也让员工享受到企业上市的红利,领导有什么指示?”
随身修仙系统 碧海兰
陈巡抚脸一黑,他瞬间明白吴良所指何意,“慎言。”
吴良耸耸肩,丝毫不为所动,他没想到自己居然也会有这么蝇营狗苟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