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小說 貞觀俗人 ptt-第1020章虎狼鑒賞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贞观俗人
今日的大蒙国虽然还不强,但他现在就跟明朝时辽东的后金一样,李成梁坐镇辽东,女真人都称他爷爷,努尔哈赤更是直接认他做义父,在他麾下效力多年。
历史上的李成梁威镇辽东数十年,对女真打的是一个个跪地求饶,他当年麾下的女真养子努尔哈赤,后来成了后金皇帝,这其实也不是他的错。因为在李成梁时代,辽东的女真人分为多部,努尔哈赤他们这批只是其中的弱者,李成梁扶弱抑强,联合其中的弱小者,打击那些冒头的强部,使的女真一直难以壮大起来。
只是后来李成梁九十多岁老死后,后继无人,才让努尔哈赤得以不断壮大,最后埋葬了大明朝。
而历史上的唐初,南诏实力还不强,却对大唐很恭顺,于是大唐全力扶持南诏做代理人,让他统一洱海诸部然后去对付云南最强的爨氏,驱虎吞狼,这个战略思路倒没错。
只是谁也想不到,后来南诏会那么快翻脸背叛大唐,甚至比爨氏更难控制,最后彻底叛乱,使的滇地彻底失去控制。
秦琅却是知晓这些的,所以他在不遗余力的打击爨氏的同时,却也没有去扶持南诏,甚至现在还要将他扼杀于摇篮之中。
那边段志玄现在看这细罗奴是无比的恼恨,这个该死的家伙。
“认罪吗?”
细罗奴梗着脖子如何肯认罪,今天这场合认罪就是死,他脑子乱转,想要找一条活路。
可段志玄已经不想让他多说一句话了。
“死到临头,还执迷不悟,砍了!”
陌刀手冲上前,细罗奴身边的清平官、大军将还想拦,彪悍的陌刀手毫不犹豫的挥刀便砍。
锋利的陌刀一闪而过,好几个拦在前面的蒙舍清平官、大军将便被拦腰砍成两半。
三界 紅包 群
今日大会,所有的蛮酋入场,都不能穿铠甲佩带武器,他们全都换上了大唐授封官职时赏赐的官帽衣带袍服。
绯绿青蓝虽是上好料子,可哪经的起陌刀的砍杀。
砍瓜切菜一般。
鲜血四溅,肠子流了一地。
细罗奴想要反抗,但直接就把陌刀手打翻在地,拖死狗一样拖到了段志玄的面前,他还想要说话。
段志玄眼睛冷芒一闪,抬起脚对着趴在地上的他嘴上就是一脚狠的,满嘴牙碎落。
“按住住!”
两名陌刀手一人按住了细罗奴一条手臂,还有人则拖着他的两条腿,又有人打掉他的官帽,扯散他的发髻,扯着他的头发把他的脖子拉长。
段志玄亲自持陌刀走到了细罗奴面前。
“狗奴,安敢欺君,安敢欺大唐焉!”
“受死吧!”
段志玄挥舞着陌刀全力斩下,细罗奴一声惨叫,尸首分离,人头落地。
洱海第一强部,蒙舍部落之王,自称大蒙国王的细罗奴就这样被斩首,当着无数云南、黔中甚至还有岭南之地的蛮酋土豪们的面,被杀了。
杀掉了细罗奴后,段志玄捡起他的首级,拿陌刀尖扎起来,一路高举着来到了秦琅面前。
至于他带来的剩下几个清平官、大军将等,也被陌刀手们一拥而上,砍了个干干净净。
“宣相,逆贼细罗奴已伏诛,首级在此!”
秦琅看了眼那眼睛仍然大睁,死不瞑目的细罗奴,对段志玄点了点头,“有劳褒国公亲自为国除贼了。”
段志玄很烦躁,这个该死的细罗奴让他在秦琅面前都抬不起头来,说话都没法硬气。
他还想扶持细罗奴一统洱海诸蛮,甚至移驻滇地,可现在事实证明他错的离谱,细罗奴确实野心太大了。
自己识人不明,甚至还差点让大唐利益受到巨大损失,这让自己的镇边的功绩都大打折扣,甚至会影响在圣人心中的看法。
“蒙舍部叛乱谋逆,逆首诛杀!”
秦琅当众宣布对伪大蒙国的处置,细罗奴当众诛杀,伪大蒙国六曹九爽、诸府军将及以上的六清平官、十二大军将等,皆为逆贼,若是弃暗反正,可将功赎罪,若是执迷不悟,则格杀勿论。
细罗奴株连三族,成丁处死,未成丁者发没为奴,女眷皆籍没送入两京宫廷为奴。
所有财产没收。
伪大蒙国的所有兵马,一律没收武器、战马,铠甲等。对于伪大蒙国所授给那些乡兵、罗苴子等的田地,统一先收回大唐朝廷官有,然后再给当地百姓均田授地,以后按两税法征收税赋······
蒙舍州改名为白子州,为朝廷正州,下设勃弄县、白崖县等。
以后就不再有大蒙国,也不再有蒙舍诏或是南诏了。
洱海河蛮中最强的蒙舍诏直接就被灭了,虽然现在只杀了大蒙国王,但所有蛮子今天都喊蒙舍诏有罪该杀,所以接下来,就是大唐朝廷征召诸蛮出兵灭掉蒙舍诏,改土归流,诸蛮都没法阻拦的。
刚灭东爨,现在又灭南诏。
这位高高在上的卫国公虽然年轻,可再一次威震诸蛮,看着那副微笑的脸庞,此时众蛮却只感觉无比的威严。
一言而决一个蛮国的存亡啊。
在东爨被灭后,本来南诏的实力已经不弱于西爨,甚至能称的上是云南第一大土著势力了,谁知道,秦琅说灭就灭了。
“以后诸位好好的做大唐的守土之官,为圣人守土安民,治理地方,切不可再学这细罗奴,本一奴尔,却狂妄自大,僭越称王,这国王是这么好当的吗?大唐皇帝陛下没封你为王,你这王当的下去吗?”
“从今往后,你们切不可再关起门来过这个什么国王之瘾了,不管你是真想反还是只想过过干瘾,这都是不行的,大唐国法不容!”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秦琅带着笑说出这番话,可在下面的蛮子耳朵里听来,支是满满的杀气。
剑拔弩张,句句含枪带剑,杀气凛然。
“有一件事,我想征求一下爨公的意见,本相看中滇池北面的那块地方,觉得位置不错,欲在那里建一座新城,新城名字我都想好了,建好之后,就叫昆明城,到时就做为南宁州都督府的驻地,新建南宁军也驻于昆明城。”
爨弘达早就为细罗奴之死而吓的面色苍白,好死不死的段志玄偏偏非要把插着细罗奴首级的陌刀就插在他面前,好像是故意的。
看着那大睁着双目的大蒙王眼睛,爨弘达真是吓的不轻。
“爨公?”
爨弘达被儿子悄悄捅醒,“啊?”
“本相打算在滇池北面建一座新城,取名昆明,不知道爨公意下如何?”
爨归王在旁边对父亲挤眉弄眼,希望父亲不要答应。
现在昆州州城益宁已经被唐军占了,秦琅还要在北边再修一座昆明城,还要新建南宁军驻守,这摆明就是想在这里不走了。
爨弘达没有理会儿子,忙不迭的点头,“北面确实很适合建一座新城,昆明,很好,下官完全赞成,修昆明城所需的钱粮花费,爨氏愿意全部承担。”
秦琅呵呵一笑。
“那怎么能行,建昆明城这是公事,当然由官府负责就好,怎么能让爨氏掏钱粮。”
可秦琅接着话锋一转。
“细罗奴背叛朝廷,如今虽已伏诛,然白子州也需人镇守治理,如此重任,本帅想请爨公担任如何?”
“固所愿也,不敢请尔!”爨弘达表现的无比配合。
“好,那某就授爨公转任洱海都督府司马,爨归王任白子州长史。”
爨弘达愣住,爨归王更是双眼怒睁。
起码也应当是白子州刺史啊,怎么却成了洱海都督府司马?而原是姚安州刺史的爨归王,这次为平定东爨叛乱也是立下大功的,现在却改任白子州长史?
爷俩一个都督府司马,一个州长史,全是副职佐贰官,这根本就是贬谪发配啊。
刚杀了洱海最强的大蒙王,现在又要把西爨赶走?
“怎么,爨公不愿意,还是爨公子不愿意?”秦琅笑呵呵的问道。
爨弘达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抢在儿子面前道,“愿意,下官只是觉得宣相太看的起我父子了,父子皆往洱海任职,终有些不好,该回避一些的。”
“那好。”秦琅倒也从谏如流,“爨公还是任洱海都督府长史,至于爨公子,我看可以随我回广州,到静海军任一军职,爨公子勇武能战,倒很适合军职。”
爨归王脸胀成了猪肝色。
他很想拍案而起,指着秦琅的鼻子大骂一句欺人太甚,可父亲在旁边用眼神苦苦哀求,最终爨归王强抑制着自己。
太欺负人了。
可细罗奴的首级血迹未干,双目大睁依然死不瞑目的插在他面前的陌刀上,秦琅笑呵呵的,可段志玄一身玄甲,手按着刀柄站在自己面前冷酷的瞪着自己。
“爨某但听宣相安排!”
“嗯,很好,滇西这里的西爨族人,我看部份可以随爨公去白子州安置,部份则随爨公子一起到广州、交州落户,如何?”
这是钝刀子割肉,一刀又一刀了。
秦琅的态度已经明了,他就是要对爨氏连根拔起,对东爨是斩首主干,然后修剪旁枝,再把二十余万户人口打散迁到广交益甚至是长安洛阳等诸大城去,那些都是汉人控制的核心大城,迁个几千户过去,一下子就消融其中,浪花都泛不起一朵。
现在又要对西爨也不放过了,一部迁去洱海地区,一部迁去岭南,剩下留在滇池地区的也只是小部份了,以后就再难影响左右滇池地区了。
紧接着秦琅端起一茶杯喝了两口,缓缓道,要从巴蜀、山南迁移一批百姓到滇池、洱海地区来。
从乌蒙山区迁一批乌蛮到洱海地区,从洱海地区迁一批白蛮到通海府,再从岭南迁一批人到乌蒙山区。
总之就是得大折腾。
听的在众的一众蛮酋一愣一愣的,可有细罗奴的前例在先,又没有哪个敢再冒然出来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