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神魔書 ptt-第五百五十二章 悠閒的日子讀書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神魔书
“轰!”
这是乔闭门思过的第五天。
阿波菲斯宫特大号的厨房里,一声巨响,一团火光,一大片玻璃窗炸得粉碎,玻璃渣喷出了上百尺远。
随后,玛丽老太太歇斯底里的怒吼声远远传来。
“乔,你这个小混蛋……滚,滚远点……不许你再靠近厨房一步!”
“啊~气死我了,梅德兰大陆,怎么会有你这么笨的小混蛋?”
身上衣服被炸得稀烂,浑身黑漆漆的乔灰头灰脸的冲出了厨房,顺着厨房和主楼之间的玻璃回廊撒腿狂奔。
在他身后,玛丽老太太跳着脚叫骂着,一根擀面杖从她的手中飞出,准确的砸在了乔的后脑勺上。
“真是的,不就是弄爆了一个煤气罐么?”
地狱鬼图
“这不能怪我不是……谁知道锅太热,里面的油会着火?谁知道,油着火,会引爆煤气罐呢?”
“真是的,这煤气罐,是谁发明的?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在图伦港,我们厨房用的都是煤炭炉子,这煤气罐……简直就是一个个小炸弹!”
乔灰溜溜的逃窜着。
他撒开腿,每一步落在地上,他身上炸碎的衣服都会飘落很多碎片。
刚刚煤气罐爆炸,乔张开双臂挡在了玛丽老太太和几个厨娘面前,用自己的身体当做盾牌,挡住了爆炸的冲击波和火焰。
这已经是玛丽老太太进入阿波菲斯宫后,乔在厨房里闹出来的第四场风波。
前三次,乔弄炸了油锅,弄塌了烤炉,烧穿了汤锅,对于乔在厨房里的杀伤力,玛丽老太太已经颇有微词……而这次,他直接弄爆了一个小型的煤气罐!
毫无疑问,只要玛丽老太太在阿波菲斯宫帮厨一天,乔就别想再靠近厨房一步。
换上了一身笔挺正装,打扮得人模人样,就像是一个真正的老绅士的费迪南背着手,站在玻璃回廊的尽头,笑呵呵的看着乔:“我说过,乔,你不适合厨艺。”
乔朝着费迪南翻了个白眼:“我只是哄老祖母开心……只是,我也没想到,厨房会这么危险。”
弹了一下舌头,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乔朝着费迪南笑道:“可是,你没发现么?玛丽夫人这几天的心情明显好了很多,脸上的笑容都多了不少。”
费迪南的笑容骤然一僵。
他的笑意缓缓收敛,他眯着眼,上下打量着乔,过了许久,他才喃喃道:“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厨娘而已。”
“呃,或许,这就是鬼脸大叔说过的……缘分?”乔皱了皱眉头:“在我心里,她就像是我真正的祖母……”
费迪南撇了撇嘴。
他眨巴眨巴眼睛,想要说点什么。
但是犹豫了一会儿,他摇摇头,什么都没说。
乔凑到了费迪南面前,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哪,殿下,我这些天打听了一下,听说,您做了六十年的皇储?”
费迪南的身体僵了僵,脸色瞬间变得无比的难看。
他紧握双拳,死死的盯着乔,冷飕飕的说道:“所以呢?你想要说什么?”
乔从胸口掏出了合金制成的支票夹,从中取出了一张已经签署好的支票。
“您在警务部,一定有不少人脉。所以,有劳您,帮忙打探一下,看看玛丽夫人的那几个不成器的,摊上官司的晚辈究竟是怎么回事。”
乔皱着眉头说道:“如果赔钱可以解决问题的话,那么,需要赔多少,我偷偷的帮她出了……那几个混蛋,您帮帮忙,塞进军队,狠狠的操练几年。”
“戈尔金说过,帝国的军队,是一个巨大的熔炉,就算是一群无赖地痞,都会被淬炼成好汉子。嗯,直接把他们送去戈尔金的队伍,我会给戈尔金捎信,让他格外的‘优待’那几个混蛋。”
占地面积巨大的厨房内,玛丽老太太正带着一群被吓得哭哭啼啼的厨娘,忙碌着收拾被弄得一团糟的厨房。
她的耳朵微微的抽了抽,回头朝着乔和费迪南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
费迪南心头所有的郁闷和不快瞬间消失,他眉开眼笑的一把抢走乔手中的支票,大声的笑了起来:“放心吧,包在我身上……唔,我在警务部,还真有不少老朋友……哈哈,一如你所言,六十年的皇储……我可不是白做的。”
“唔,那么,后续的费用……”费迪南麻利的搓了搓右手拇指、食指和中指。
“实报实销。”乔很诚恳的对费迪南说道:“花了多少,您给我一个数字就是。”
费迪南笑得满口大牙都露了出来:“当然,实报实销,我喜欢这个说法……放心吧,乔,我不会乱花一个金马克,我保证,能够帮这位可爱的老祖母解决她的那点小麻烦。”
厨房里,玛丽老太太狠狠的咬了咬牙,眸子里闪过一抹凶光。
费迪南得意洋洋的,迈着轻快的小舞步,挥动着那张十万金马克的支票,连蹦带跳的离开了。
乔回头看了看厨房的方向,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啊,希望您不要怪我多事……不过,只要不是杀人放火的重罪,一点小麻烦,我还是能够帮您解决的嘛!”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用力的拍了拍被炸得漆黑的胸膛,乔同样连蹦带跳的,就好像一头刚刚掏了蜂窝,心情极其愉悦的大狗熊一样,摇晃着庞大的身躯离开了。
厨房里,玛丽老太太低声的嘟囔着:“杀人放火?他们做的事情,可比杀人放火严重多了……我怎么,就有这么一群该死的……后代……”
接下来的几天,风平浪静。
海德拉堡里里外外,上上下下,都没有任何风波发生。
冰海王国的皇太孙乔治皇子,已经大张旗鼓的搭乘专列,带着大群随员赶赴图伦港。与他同行的,有卢西亚帝国的临时大使巴巴利亚,以及金橡教会圣裁院的第三圣裁官拉法。
知晓内情的人都心知肚明,乔治和巴巴利亚等人的离去,意味着战争即将降临。
德伦帝国突然就变成了一汪死水。
所有的贵族,全都深居简出,就连日常的社交宴会也都销声匿迹。
海德拉堡,还有各大行省的官方、私人媒体,那些报纸上,每天出现的新闻,也都变成了各种鸡毛蒜皮的事情,比如说地痞打群架,醉汉被围殴,哪个歌剧明星出-轨,又或者哪个小有名气的诗人公然宣称,他的性-取-向的问题等等。
浩浩荡荡的兰茵河上,货运的船队突然比往年同期增加了数倍。
而且,这些大型的运输船上运载的,多为优质煤炭和铁矿石。
海德拉堡周边,属于皇室独控的大型工厂,一根根巨大的烟囱日夜喷吐着火星和浓烟,工人们在三班倒的疯狂赶工。
而且,所有工人的吃喝拉撒,全都被限定在工厂内,他们暂时被限制了和外界的所有联系。
戈尔金,还有和他同期服用了深渊六眼腐蚀魔狼药剂的那些精英将领,他们已经离开海德拉堡,赶去了帝都西北面的黑山行省。
十几个刚刚搭乘专列,从兰茵走廊前线返回的,作战经验丰富的精锐师,以及数十个从海德拉堡周边行省的驻军中抽调的精锐士兵新编的加强师,已经进驻了黑山行省的军营。
戈尔金他们每人接管了一个新编的加强师,一批新式军械发放了下去,他们开始了针对新式军械的训练和实战演习。
当然,这一切都和乔没有任何关系。
他已经在阿波菲斯宫闭门思过了整整半个月,他已经逐渐习惯了这种‘平静’而‘悠闲’的生活。
每天上午,乔跟着司耿斯先生学习。
司耿斯先生除了是一个可怕的剥皮术士,他更是一个真正的博学者。
历史,地理,文学,以及梅德兰大陆几个强国的语言等,司耿斯先生都堪称精通。
乔开辟了精神海,他的智商也随之提升。
他如今的学习进度,非常的可怕。
每天的下午,乔就和费迪南厮混在一起。
因为某些不能出口的理由,我们的皇储费迪南殿下,他这些天表现得就好像是一个真正的、自幼接受了严苛的精英教育的大贵族。
乔从费迪南那里,学习了各种宫廷礼节,学习了梅德兰各国上层社会的各种潜规则和禁忌风俗,学习了复杂而庞大的梅德兰大陆贵族纹章学,弄清了各国贵族圈子那复杂而紊乱的血脉关系。
他更是好好的跟着费迪南学习了骑术,其中就包括了真正的战争冲锋骑术,以及专门用来炫技的宫廷花式骑术。
他也专门的学习了华丽的宫廷剑技,以及一些独特的,奇门的,普通百姓根本不可能接触的怪异玩意儿。
比如说,各国的宫廷里最擅长使用的各种毒药。
各种诡异的,专门用来给宾客下毒的宫廷器具。
甚至是,专门的宫廷珠宝鉴赏和辨识等等……
梅德兰大陆各大强国,各国的顶级大贵族,他们手上都有一批著名的、堪称家族象征的古董珠宝。
平日里邋遢而颓废的费迪南,居然有着一手极其高明的工笔画手艺。
他认认真真的画出了一张张著名的古董珠宝的工笔画,教会了乔如何辨识这些古董珠宝,以及如何通过这些古董珠宝,辨识佩戴这些珠宝的人。
各国王室和各大贵族家族,内部都有着森严的等级划分。
比如说冰海王国的公主们,她们出现在公众场合的时候,她们佩戴的古董钻石王冠,就极其微妙的划定了她们的身份高低,以及和女皇陛下的亲近、疏远等。
乔跟着费迪南学了十几天,他学会的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儿,比他过去十八年学会的所有知识还要多得多!
乔学得是如此的快,而且掌握得是如此的好。
以至于,费迪南不由得发出了这样的感慨声:“如果你是我的亲孙子……啊,在那群小王八蛋当中,也只有以撒可以和你相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