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w0x精品都市异能 我讓地府重臨人間 愛下-第二百六十章:邪僧閲讀-2j9dm

我讓地府重臨人間
小說推薦我讓地府重臨人間
周勋猛地回过头,这时候竟然发现后边的人全部消失了,转过头想要叫唐尘的时候发现前边的唐尘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也消失了。
他顿时冷在原地,这时候又传来一声自己的名字,那声音就在自己的后边,距离他也定然不算是很远,他却在此时徒然想起来一个诡异的传说,一个人走夜路的时候如果有人叫你的名字,千万不要回头!
那声音不断的在耳边响起,他着急而又担心唐尘他们为什么会突然消失,难道说现在自己进入了一种什么幻境?那龙游不是已经被唐尘给消灭了吗?应该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啊。
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身边有些恶鬼在跟着自己,而且想要靠近自己,却因为他身上带着的六合剑还有他本身具有的灵力始终都没有靠近。
周勋想要对那声音置之不理,但是那声音却在不断的传出来,一股神秘的力量好像是在不断的牵引着自己想要让自己去回头看一眼。
君臨天下之風雲決 流雪風
大神這樣撩犯規啊 書忱
神血图腾 百姓
他清楚自己现在必须要保持清醒,不能回头,还是因为那个传说,人的肩膀上分别有两盏阳火,头顶上还有一盏,鬼叫三声,人每次回头一盏阳火就会灭掉,阳火越少,被阴气侵扰的概率就会越大!
那声音在墓道中回荡着,让他不得不去想那声音,他不断的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思绪可是在现在所有的努力都已经是付之一炬,让他的心情开始变得越来越烦躁。
機靈萌寶:霸道爹地認栽吧
墓道的墙壁上响起来一阵像是指甲划过去的声音,那声音尖锐而且刺耳,过了一会便像是那粉笔划在黑板上的声音,刺啦的一声更是让他有些难受,他从小就非常讨厌这种刺耳的噪音。
他开始有些埋怨唐尘了,难道说自己走在他后边他竟然没有发现自己现在已经中了幻境?
应该是不可能的啊,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想到之前自己经历过的一件事情,难道是说自己的身体还在不断的跟着唐尘他们走,只是现在大脑的思维被进入幻境了?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墓道墙壁上那不断出现的声音似乎正是在警示着危险即将来临,如果在幻境中死亡在现实生活中也会一样的死去,他非常清楚这一点,所以不管怎样他都要撑住,至少要撑到唐尘发现自己进入幻境了为止。
就在这时候墙壁上出现了一个非常浅的影子,那个影子随着周勋向前一动也在慢慢的向前移动,然后在墙上开始变得越发的明显了。他盘腿坐着好像是在敲击着什么东西一样,转而发出来一阵和尚木鱼的声音,和之前那滑动墓道的声音完全不一样,这个声音则是让人有些心安。
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出现的如此声音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他必须要更加的小心,木鱼敲击的频率非常的有节奏,就在他想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时候突然唐尘的声音从后边传来,喊道:“周勋!”
他下意识的回头,但是在回头的片刻他便意识到自己中计了,暗骂一声!在看到墙上的影子时,那影子竟然已经站了起来,随后便开始越来越大,根据光的原理他马上转身,身后却什么都没有,接下来那影子开始慢慢的和墙壁靠近,竟然像是想要挤出来一样,先是从墙壁中伸出来一只手。
楼兰王子 若水寒冰
那手臂已经腐烂的非常厉害了,周勋赶紧拿出自己身上的六合剑,刚要砍下去,便被那从墙壁里边挤出来的半个头颅给吓得不轻!
那是一个和尚,但是他的眼睛却好像是玻璃球一样的绿色,大吼一声吓得周勋连忙往后边退了几步,已经伸出来的手推着那墙壁,随后便用力的挤出来了一半的身体。
周勋大叫一声,顿时用剑砍了上去,那在墙壁里的和尚伸出手一把接住那剑,另外一只手还在推着墙壁不断的往外挤。
这玩意竟然不害怕自己手中的六合剑,不应该啊。他用力的把那剑从和尚得手里拔出来,和尚的一只腿也出来了,现在只剩下一只腿他的全身就要出来了,如果这东西全身都从里边出来,那必然是后患无穷。
他马上扔出去两张符纸,其中一张符纸打在他身上,符纸开始不断的冒烟,那怪物也疼的惨叫了两声,另外的一张符纸则是被那东西一把接住,扔在地上。
更让周勋感觉到惊讶的是,那东西竟然从墙壁里边出来了一条尾巴,他确定那尾巴在之前一定是白色的,然而现在却被脓水染成了恶心的黄色,还夹杂着一些血迹。
绣娘修仙路 飘过不说话
下一刻那东西的全身从墙壁中挤出来,像是疯了一样的向着他冲了古来,他手里拿出符纸扔出去一张,那些符纸打在他身上虽然说有点效果,但好像也并没有太大的作用。
周勋转身往后跑,却在回过头的一瞬间,感觉自己浑身发凉,在他的正前方站着的是一个身穿着红色衣服的女人,那女人也长着尾巴,但是却是一条红色的尾巴,尾巴在半空中一动一动的,那毛却蓬松的可爱。
女人的脸上带着一抹邪恶的笑,缓慢的抬起手指着后边的位置,他一转头,那东西已经冲了上来,一把抓住自己的脖子。
奉子成婚:老公大人太野蛮
在那怪物把他提起来的瞬间,那女人开始发出非常不正常的笑声,周勋用手中的六合剑一边砍着那东西,一边用另外一只手去摸在对面口袋里的符纸。
我家吃货呆又萌
好男人陈二草的妖孽人生
九幽玄曲 墨隐离殇
那女人看着周勋用非常温柔的声音说道:“不要继续做没有任何意义的挣扎了,从现在开始只要你加入我们,我就可以放了你!”
周勋的胳膊现在实在是已经放不进另外的一个口袋了,那晶莹剔透的六合剑又一次的变成了桃木剑,他皱着眉头看着那女人一步步的走到这边来说道:“当人多没有意思啊,不如从现在开始做狐狸吧!”
周勋咽了一口唾沫看着她从身上不知道什么地方拿出来的一个红色的药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