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戰國大召喚-第一千七百二十三章:爆鑒賞

戰國大召喚
小說推薦戰國大召喚战国大召唤
燕军的人数是赵军的十倍,云梯正不断的架在城墙上,到处都是厮杀的场面,燕国士兵悍不畏死,纷纷冲锋攀爬,而先轸不过是在南门的城墙上布置了五千士兵,另外两个城门几乎五人镇守!张飞!庞德等人顺势便是攀爬到城墙上。
先轸的心顿时咯噔一下,绛城失守已经成为现实了,先轸感觉自己要疯狂了,虎目看了一眼北门方向的粮仓,脑海中似乎有一股疯狂的想法在涌现。
“将军!”祖逖一身血甲奔袭而来,面色有些难堪,咽喉哽咽道:“城门……要守不住了!”
先轸一听,整个人眉头一锁,半响重叹一口气道:“燕国这些无耻小人!去!粮仓点了!撤兵!”
“点粮草!那可是三个月的粮食啊!没了这些粮草!前线的二十万大军可怎么办?”祖逖一听,整个人都慌了,没了粮草!这仗还怎么打。
先轸看了一眼喊杀震天的城门,擦了擦头上的汗水道:“这些粮草不烧!只能是便宜了敌军!这件事情交给你了!一粒粮食都不要留!”
“明白!”祖逖也知道现在的他们别无选择,只能放弃绛城了,祖逖带着身后的一千残兵道:“点火烧粮!快!”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先轸看着四周不断涌现的燕军,那叫一个气啊,但现在先轸只能顶着,随着熊熊烈火燃烧了起来,先轸这才猛然大喝道:“撤军!”
“撤………!”
此刻的卫青骑着战马踏入这遍地狼藉的绛城,此刻的北城门烟雾缭绕,熊熊烈火是怎么都扑不灭了,祖逖在走之前,还特意将水缸打翻,为的就是防止燕军救火。
“这先轸当真是个狠人啊!当真决断!这种人留不得!要不然!太疯狂了!”庞统看着熊熊烈火,红色的的火焰照应这他的面颊,好似要被烤熟了一样。
卫青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当即道:“救火吧!要不然这城池就废了!眼下绛城还要镇守!赵军必然不会放过!”切莫让火蔓延到城墙上!”
“知晓了!!
而两军交战,已经杀了足足三个时辰!持续了一整天!韩信!王翦!白起等人皆是知道,这样杀下去也不是办法,眼下两军皆是知晓此战只能算得上平局,皆是各自鸣金熄鼓,各自整顿军务。
平阳城内,韩毅正坐在王位上,今日的损失皆是禀报了上来,韩毅看着眼下的伤亡,在瞅了一眼左右两地的文臣武将,当即道:“战死的士兵统计出来!抚恤家属!另外召集医匠,为受伤的将士诊治!今日火灶翻倍!让将士包袱!所伤战马无可复用,皆杀之!为将士添菜!”
“大王圣明!”众人听罢皆是跪地拜服,蒙颜此刻却是战了出来,大喝道:“请大王恩准!让末将斩下王彦章的狗头!为我哥哥祭奠!”
蒙战此刻却是没有站出来,而且老老实实的待在李存孝身后,显然他不赞同蒙颜的做法,两边的武将皆是没有出头,所有人都知道王家和蒙家乃是世仇,这个节骨眼上,不是得罪蒙家吗?
韩毅正坐在王位上,看向四周无人所言,当即道:”昔日孤将蒙渊尸首夺回!秦军未伤其尸骸!这王彦章的尸首!便归还秦国!算孤对得上他的勇武!”
“大王!末将不甘啊!”蒙颜一听顿时不乐意,宗泽此刻却也是站了出来道:”秦军斩杀我军之将甚多!岂可就这样轻易放之……!”
“将军难免阵前亡!我军必然有将士尸首落于秦军手中!以王彦章尸首换回!”韩毅一句话说完,却是提醒了周围的武将,战场上战死乃是常事!如若自己战死了!还得不到一个全尸!这………
一时间所有的武将皆是不言,而韩毅却是收到了庞统的书信,韩毅这才喜上眉梢道:”各位将军!大喜啊!燕军拿下赵国粮仓!二十五万大军三月用度,皆是化为飞灰!赵国怕是要吃土了!哈哈哈哈哈哈!”
“彩……彩啊!”所有的武将皆是哈哈大笑,赵军没了粮草,那完全是没法打仗了,而且绛城乃是赵国运输粮草的主要城市,没了绛城!他们只有死路一条。
而赵军中
高老庄 喜了
李牧和廉颇两人收到了燕军反叛的消息,绛城没了,大军粮草没了,李牧!廉颇两人对视一眼,一口老血皆是吐出!没了粮草他们怎么打仗。
廉颇此刻面色惨白,瞩目着李牧道:“老李!这仗咱们怎么打啊!”
李牧虎目看向地图,半响道:“全军的粮草还能坚持多久!”
“不足半月!”廉颇整个人像是老了三岁,整个人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到,眉羽间满是无奈之色。
“眼下!这仗肯定是要打的!向秦军借粮吧!告诉先轸!让大王速速派兵!无论如何也要夺回绛城!没了绛城!我二十万大军回不去了!”李牧面色凝重道。
“国内眼下没有多余的兵马了!如若在调动!恐怕会………!”廉颇神色凝重道。
“不能眼睁睁的在这里等死!眼下只能靠先轸了!”李牧手抓着作案,吐出一口重气道。
廉颇也知道局面不对,当即招呼着身后的士兵道:“消息不能传出去!否则杀无赦!”
“诺!”
秦军自然也得到了赵国失去粮草的消息,但秦军只能将多余的兵马接济赵军!也不多!而这一夜许多的赵国士兵和秦将,几乎将背信弃义的燕国骂了个狗血淋头。
这一夜韩毅累的说不出来话,他心中所承受的压力可不是眼下的一星半点。
“叮!当前战死名单已出!系统将要爆表!请宿主做好准备!”
神醫 棄 妃
“该来的!总会来!躲不掉的!”韩毅挠了挠自己太阳穴,神色显得淡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