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 《神級農場》-第一千九百一十九章 誠惶誠恐看書

神級農場
小說推薦神級農場神级农场
这个房间是专门的会客室,装修得也十分的豪华,而且暖气非常足。不过夏若飞一进门,就看到沈湖甚至都没有坐下来,就这么拘谨地站在会客室里,一旁的茶几上还摆着一碗热气腾腾的姜汤,看起来也是一口没喝。
夏若飞一进屋,沈湖就连忙抬起头来,见到夏若飞年轻的面庞,他略微有一丝迟疑,不过还是马上恭敬地问道:“可是夏前辈当面?”
夏若飞最近虽然在修炼界名头很响亮,但是他接触的修士毕竟不多,而且都是陈南风、沐声等高阶修士,沈湖这种小宗门的掌门,还真没见过夏若飞的真容,所以看到进来一个这么年轻的小伙子,而且感受不到任何力量的气息,他一时间还真是有些不敢确认。
夏若飞露出了一丝似笑非笑的神色,随手甩出几枚阵符,在会客厅里布下了一个隔音结界——虽然四合院的这些工作人员不太可能来偷听,但毕竟涉及到修炼界的事情,所以夏若飞还是做了一些防范,以免被人无意间听见了。
布置好隔音结界后,夏若飞才揶揄地说道:“沈掌门,你连我长啥样都不知道,就敢觊觎我的修炼地?”
此时沈湖哪里还敢再有丝毫怀疑?虽然夏若飞身上依然没有散发出丝毫威压,但是就光是这一手瞬间布置好隔音阵法的功夫,就是他沈湖根本做不到的。
“夏前辈!”沈湖连忙说道,“都怪晚辈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夏前辈见谅!”
夏若飞不置可否,指了指姜汤,淡淡地说道:“我们厨师熬的姜汤很难喝吗?”
沈湖惶恐地说道:“不敢!不敢!前辈的关心,晚辈心中感激万分,只是些许寒冷晚辈还扛得住,加之晚辈内心惶恐之至,实在是不敢消受前辈的好意……”
“喝了它,然后坐下来再谈。”夏若飞淡淡地说道,接着又问了一句,“你该不会是怕我下毒吧?”
“哪里哪里!”沈湖吓了一跳,连忙说道,“前辈若想灭杀晚辈,只不过是动动手指头的事情,何须如此麻烦……夏前辈,那晚辈就……就生受了!”
说完,沈湖再也不敢迟疑,马上端起那碗姜汤,咕嘟咕嘟几大口就喝了下去。
他抹了抹嘴巴,说道:“多谢前辈厚赐!”
夏若飞此时已经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他指了指对面的那个沙发,淡淡道:“坐吧!”
“谢谢夏前辈!”沈湖也不敢推辞了,来到夏若飞对面的沙发坐下。
当然,他也不敢坐实了,就挨着一点儿边,整个人还是显得十分拘谨。
“说说吧!是怎么回事?”夏若飞问道。
沈湖不敢怠慢,连忙说道:“夏前辈,此事纯属误会!七天前我们水元宗一名弟子路过京城,偶然间发现您的修炼地,也就是桃源会所那边灵气充沛,如今修炼环境恶化,已经很少有这种一天十二个时辰都能修炼的宝地了,所以这名弟子也是如获至宝,简单地勘察了一番,又了解了一些桃源会所的情况,就连忙回宗门汇报。晚辈的确不知道桃源会所是夏前辈的修炼地,否则……即便不是夏前辈的修炼地,哪怕是其他道友开辟的修炼场所,晚辈也绝不会派人前来谋夺的!而且,晚辈派了刘执事过来,同时还让鹿悠前来协助她,就是为了能够用世俗界的商业手段,把会所买下来,这样一来,那个修炼宝地顺理成章就成了我们水元宗的产业,晚辈确实就是这么想的,没想到刘执事阳奉阴违,居然胆大包天到想要动用修炼者的手段,逼迫桃源会所的股东出让会所……”
沈湖来的路上,就已经在脑子里预演了好多遍,所以这一大段措辞他也是说得很溜,几乎没有打一个磕巴。另外,他抵达京城之后,第一时间就找到刘执事了解情况了,当听刘执事说她想用修炼者手段逼迫普通人,而且还被金丹前辈逮了个正着的时候,差点儿吓得魂飞魄散。
于是他连忙就来到了刘海胡同四合院求见夏若飞,得知夏若飞不在家,他就一动不动地站在大门口等,目的其实也就是想让夏若飞看到他的诚意,不至于再苛责他。
当然,因为陈玄已经反复强调,所以沈湖回国来到京城,包括找刘执事了解情况,都是避开鹿悠的,包括刘执事那边,沈湖也没有透漏半点儿风声。
夏若飞摆摆手,说道:“你们那个执事我已经惩戒过了,本来我跟陈玄兄已经说过了,这事儿到此为止,你还非要回华夏一趟!”
“夏前辈宽宏大量!”沈湖说道,“不过晚辈不能不知分寸,虽然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冒犯了前辈,但冒犯就是冒犯,晚辈身为水元宗掌门,门下弟子做出这样的事情,晚辈理应上门请罪!”
“嗯!既然来了,那就这么着吧!”夏若飞淡淡地说道,“以后要长教训,地球上哪里还有无主的宝地啊?尤其是京城这种地方,如果真有灵气充沛的宝地,早就被其他修炼者发现了,还轮得到你这个旅居海外的修士来捡漏?”
虽然修炼界基本上不会主动和世俗界接触,但是修士行走红尘也是常有的事情,而京城又是华夏的政治经济中心,所以修炼者来到这边的概率还是比其他城市要多的,这么多年来都没人发现修炼宝地,还专门等着已经驻扎海外的水元宗来发现?这事儿稍微想想就知道不靠谱了。
沈湖也是一脸羞惭,低头说道:“都是晚辈鬼迷心窍、利欲熏心!夏前辈,晚辈愿意承担一切责任,您给晚辈任何惩罚,晚辈都毫无怨言,就是恳请前辈放过水元宗,其他弟子是无辜的……”
夏若飞依然不置可否,只是淡淡地问道:“我的身份,鹿悠不知道吧?”
沈湖连忙说道:“她不知道!夏前辈早有吩咐,晚辈岂敢向她泄露?”
不管夏若飞出于什么原因,沈湖都是不敢怠慢的,既然夏若飞不想鹿悠知道他修炼者的身份,尤其是不想鹿悠知道前天晚上那名赠送修炼资源的金丹期前辈就是他,那沈湖肯定是要帮忙严格保密的。
夏若飞微微点头,说道:“我和鹿悠是世俗界认识的普通朋友,以后她在你们水元宗,你适当地给点儿关照,但是不要让她知道我的身份,明白吗?”
“明白!明白!”沈湖忙不迭地点头说道,“请前辈放心,晚辈一定全力培养她!我了解过了,鹿悠的修炼天赋还是非常不错的,虽然接触修炼的时间有点儿晚了,但是前辈赠予了她宝贵的灵晶,她的修为应该很快就能提升起来的。”
说实话,沈湖得知鹿悠拥有了一枚灵晶之后,都忍不住有些眼红心热,尤其是刘执事告诉他,夏若飞还赠送了鹿悠一本功法,名字就叫《水元经》,高度疑似宗门已经失传的功法,他就更是心痒难耐了。
但是这灵晶和功法都是夏若飞赠送给鹿悠的,而且早就言明,任何人不得觊觎,所以就是借他几个胆子,他也不敢有什么非分之想,而且还要为鹿悠保驾护航,以免宗门里有的人不长眼,盯上了鹿悠的灵晶和功法。
夏若飞淡淡道:“正常的给予一些关照就可以了,不要让她觉得太过反常。”
“是!晚辈会把握好这个度的。”沈湖说道,“宗门内对一些天才都有特殊培养机制,鹿悠的天赋在宗门内肯定是达到天才的标准的,所以资源对她有所倾斜,也是很正常的,她不会觉得不对劲儿的!”
任何一个修炼宗门,都会对天才给予倾斜,因为天才最容易成长起来,将来也最有可能回馈宗门。当然,如果不是夏若飞的缘故,那鹿悠的天赋只能算是中上,要说达到天才的标准,勉强也够,但在宗门内想要得到太多特殊的照顾,也是根本不可能的。
而有了夏若飞的一句话,即便鹿悠天赋一般,也一定会按照天才来进行培养的。
实际上夏若飞提出要求,沈湖是高兴都来不及的,这说明夏若飞不会对水元宗进行过重的惩罚,至少不会灭了水元宗——否则的话,连宗门都不存在了,还谈何在宗门内对鹿悠进行一些关照呢?
夏若飞微微点了点头,说道:“你心里有数就好!另外……那个刘执事,我已经惩戒过她了,而且她以后也已经无法修炼,所以就别再伤她性命了,让她当一个普通人吧!”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全凭夏前辈吩咐!”沈湖毫不犹豫地说道。
接着,沈湖又说道:“对了,夏前辈,天一门那边,每三年会选拔一批附庸宗门的弟子到天一门去修炼,每次为期三年,这次我们水元宗有两个名额,我想把其中一个名额给鹿悠,她到了天一门之后,依然是水元宗弟子,但却能够享受天一门弟子的修炼资源,而且门内也有陈少掌门关照,安全肯定是没问题的。您看如何?”
夏若飞说道:“这个你们看着安排吧!我没什么意见。”
这些附庸宗门的弟子选拔出来,到天一门去修炼三年,就相当于世俗界的进修了。夏若飞不知道天一门是不是真有这样的惯例,但他知道这肯定是陈玄在向他示好,对于陈玄的善意,他自然也是不会拒绝的。
“好的!那这次回去之后我就安排下去!”沈湖说道,“实际上我们水元宗因为实力一般,所以每次都只有一个名额的,这次是陈少掌门专门额外给了一个名额,其实就是给鹿悠准备的!”
陈玄卖了个好,沈湖自然也是不敢隐瞒的,免得夏若飞把人情记在他的头上。
夏若飞微微点头说道:“替我谢谢陈玄兄吧!”
接着,夏若飞又说道:“好了,沈掌门,这次的事情就到此为止吧!你们的诚意我也看到了,责任人也已经被惩戒了,今后你们好自为之就是了。”
沈湖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他心中也是暗暗庆幸,这位夏前辈虽然是金丹期修士,但却不会盛气凌人,虽然隐隐带着一丝锋芒,但总体态度还是比较温和的。这要是换做别的金丹修士,遇到这种事情一定是得理不饶人的,而且他们还没有任何办法,谁让自己实力上被对方碾压呢?
异世携美逍遥
“多谢夏前辈的宽宏大量!晚辈一定引以为戒!”沈湖激动地说道。
夏若飞淡淡地点了点头。
就在沈湖识趣地准备起身告辞的时候,夏若飞突然又问道:“对了,沈掌门,你们的宗门叫做水元宗,那你们修炼的功法是什么?”
沈湖闻言不禁一愣。
夏若飞笑了笑说道:“如果不方便说就算了,我随便问问的。”
“方便!方便!”沈湖连忙说道,“不瞒夏前辈,水元宗传承的功法主要就是一部《水元经》,不过岁月变迁,这几百年来我们宗门经过了几次劫难之后,实力下降很多,而且功法传承都差点儿断掉了,如今宗门内的《水元经》功法只是残卷,就连我这个掌门,修炼的都是不完全的《水元经》。”
说到这,沈湖不禁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也是我们宗门实力低微的一个重要原因,我身为掌门,居然还是一个炼气期修士,想起来也是愧对师门先辈们啊!”
“哦?这么说,水元宗也曾经有过光辉的历史?”夏若飞饶有兴致地问道。
其实当时挑选《水元经》的功法赠送给鹿悠,并没有考虑太多水元宗的因素,完全就是因为鹿悠的体质特别适合水属性的功法,而这部《水元经》恰好就是偏重水属性的功法,而且是夏若飞所掌握的那些功法中,相对比较好的一部,这部功法的入门比较容易,后劲也很足,特别适合鹿悠这种比较晚踏入修炼道路的萌新。
现在看来,这部功法很可能就是水元宗的传承功法了,以夏若飞对这部功法的了解,如果当年水元宗修炼的是这部功法的完整版,那这个宗门的实力应该会比较强的,因为能被收录到传承玉符或者试炼塔顶层传承中的功法,都是经过筛选的优秀功法了。
这部《水元经》自然也不例外,而且还是这些优秀功法中相对比较好的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