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無量劫主》-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傳教立道展示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无量劫主
轰隆隆……
荡人心魄的雷音隔着厚厚的黑云显得有些沉闷,但时不时也会有一道绚烂的闪电如同从九天之外刺来的光剑一般,“咔嚓”一声刺破黑云显化于世人眼前。
陈安抬起头,看着这令世人惊悸的天象变化,一副欣赏之色。
就算真正禁绝万法的世界也有超越轮回七级的能量强度。所谓能量度的概念指的是固定单位的个体所蕴藏的能量大小,特指超凡者。
所以这禁绝万法的世界,禁的是能量和生命体的联系,一如世人常说的绝天地通。
如果把天地自然的伟力看成是一种能力,以人为生命体,似乎就是这样。
陈安不禁顺着这个思路开始往下细想,如果他能够解开这个世界末法末运的秘密,或许就可以直接将常阳世界从破碎洪荒中拔出来,直接炼化,用以对抗邹衍,不需要在这钻研印记什么的。
可他转念一想,若真的有办法做到这等事,那邹衍当初也不会只截取一个常阳之阴,用以建造幽元天,或许早就连常阳之阳都一块打包了。
有着完整的常阳山,别说普通的大罗天尊,恐怕就算是清净天道主都能镇压个一两位下来。
明智的没有在这上面浪费太多的时间,陈安的注意力很快转移到了眼前。
眼前是一座破庙,不止瓦梁残破,就连供奉的木质神像都被人劈了当柴烧掉了,让后来者都不知道这里供奉的究竟是谁。
破庙中,不止陈安一人,而是坐的满满当当的,均是一些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难民。
近日,冀州大灾,河道决堤,两岸百姓浮尸遍野,流民遍布州县。
看着这庙宇中一双双无神的眼睛,能一眼万年的陈安,知道这远未结束,甚至只是一个开始,之后连续的各种灾害将会接踵而至,直到将之世道彻底的变成人间地狱。
想到这,他不禁幽幽一叹:“天发杀机,移星易宿;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覆;天人合发,万化定基。”
“但,这似乎并不关我什么事……”
即便还保留着属于人的情感,但陈安到底已经算是真正的老天爷了,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所剩不多的怜悯之心也只够这一叹而已。
随即他就眼前看起来凄惨无比的景象抛到一边,转而看向身旁三个年岁不大的少年。
这三个少年也是灾民,同样衣衫褴褛面黄肌瘦,不过相比周围行尸走肉般的活尸,眼中却多了一分神采。
陈安冲其中年纪稍大,看起来也最机灵的一个少年道:“怎么样?想明白了吗?‘天地之性,万物各自有宜。当任其所长,所能为。所不能为者,而不可强也。’是谓何解?”
看起来,体格瘦弱的少年,却一点不显病弱,面对陈安的问题尚侃侃而谈道:“‘无为’与‘道’相连,上古所以‘无为而治’,就因为‘得道意,得天心意’。人如果能够‘入无为之术,身可有也;去本来末,道之患也’。”
陈安又转首看向其他两个少年,见他们亦是一副颇有思量的样子,完全没有这个年龄惯有的稚嫩,反而显得分外老成。
陈安微微一笑,赞道:“不错,不错,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们,能领悟到这个层次,确实是天纵之资。”
年岁稍大的那个少年面色一喜,却并没有得意忘形,而是满怀期待地向陈安道:“那师尊,我已经熟记太平经了,您能教我法术了吗?”
陈安哈哈大笑道:“术法小道尔,我教你的才是真正的至理大道,刚夸你一句就舍本逐末,真是愚钝。”
他说这话语气里不带丝毫责备,只是些许戏谑。
少年虽有些羞赧,但还是一副满怀期待的表情不变,连带着两个兄弟也是这般。
陈安见他们这样,不由摆了摆手道:“罢了罢了,我便再授你们一部《黄帝阴符经》,若学的好便授你们术法……”
说着陈安又拿出一卷写满密密麻麻小字布帛,带着三个少年念了起来,时不时的还为其讲解一二。
三个少年也算勤勉,即便是到了夜晚,燃着篝火也凑在一起围着那布帛苦苦思索。
就这么又过去了一个多月,陈安算算时间感觉差不多了。
纠缠gl 妖精大人
于是这晚,待三个少年沉沉睡去,他站起身来,拿出一枚玉石,玉石上繁复地雕刻着各种纹路,漆黑的夜色中,纹路上有着若隐若现的流光闪烁,一看就不是凡物。
拿着这枚玉石陈安喃喃自语道:“这年岁,哪还有什么术法存在,不过好在炼器之术还能用,结合机甲动力技术铭刻之前巨兽世界研究出来的符文,还能展现几分神异,倒是便宜你们三个小家伙了。”
说着,他将这玉石塞进那年长少年张角的衣兜里,转身便起步离开。
他这衣着华贵的样子,与破庙中的其他人格格不入,所有难民都对他保持着一分敬畏,见他走过,纷纷挪动身体,让出一条路来,直让陈安走到庙门口。
而走到庙门口后,陈安身形一顿,不禁又回头看了那三个少年一眼。
带着武功去异界
到底也叫了他一声“师尊”,值得他为其感叹一声。
能一眼万年的他自然知道,这三个小家伙将来的下场都不会太好,都是为王前驱的货色,失败是注定的。
不过他们的失败却能换来此世道教大昌,对陈安的目的来说却是达到了。
就这一举,他不止在此世传教立道,而且还能让其所传道业遍传天下,却是一枚好大的印记。
当然,这么一枚大印记,所引起的命运波动,也是恐怖的,显然会引起邹衍的注意。
此举之后,他不再有三千年时间了。
不过这也是值得的,起码证明了之前的设想可行,顺着这个思路走下去,能不能对付邹衍还得两说,不过炼化常阳山,却有了那么一丝眉目。
在找到对付邹衍的办法前,也只能这么走一步算一步。
如此想着,陈安脚步不停,彻底消失在夜色之中。
……
凌冽的寒风自山间吹过,直欲将草木山石都卷到天上。
几个黑衣蒙面之人手持利剑,疯狂地向着前方一道人影攒刺而去。
那人影却是不慌不忙,微抬手指将剑锋弹偏,攒聚身上劲力往前一撞。
这一撞看似软绵绵没有什么力气,被撞之人却飞出数丈之远,骨断筋折,口吐鲜血,直接毙命。
随即陈安收住冲势,摆动身体,腿鞭甩出又中旁侧两人咽喉,一招就带走两人。
剩下两人见势不妙,就要转身逃走,却见陈安落到地上,脚尖挑起两柄断剑,踢踏着激射而出,正中两人背脊,自此场中除陈安一人外,再无活人。
来杀陈安的显然不止是这五人,不远处还有一地死尸,具是黑衣蒙面打扮。
陈安随意的踩起一柄剑,握在手中,上前挑开一人的面巾,却是个熟悉的面容。
虽早有预料,陈安还是深深的叹息一声。
这世间最难把握的还是人心。
自太平道乱世差不多已经过去了三百余年,此时世道乱的不成样子。北边皆被一些野蛮人占了,只有江南之地可供汉人生息。
不过此世道教却是大兴,不管是五斗米道还是太平道、天师道,皆是代代香火不绝。
当初结合老庄思想,抛出炼丹炼器之法,诱惑那些怕死的皇帝道士的做法,却是做对了。
穿越重生之狗血人生
只是人心不古,最终还是弄了一身骚。
实际上陈安的目的也不是要建立什么势力,只要这些人能老老实实的帮他传教就行,可谁知道还是被一些利益熏心之辈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到了这般竟还派出了杀手。用陈安传下的武功来刺杀陈安,这也是搞笑了。
但此事也给陈安提了个醒,这些年他虽然不断改变身份,可也是有些碍眼了。
另外,还有许多人对他的长生不死产生了怀疑,不是怀疑这件事情是假的,而是怀疑这件事情是真的。
掌握这些宗教组织的根基,就已经很为人所忌惮了,若还保有这么一个天大的秘密,想不被人觊觎都不行。
陈安摩挲着下巴,思量着反正种子已经种下了,只等着最后的收获。
不说对付邹衍的方法,仅只在留下印记这一条上,可以说他已经做出了重大的突破,没必要再待在明面上护持什么。
况且距离最后的期限也没有几百年时间了,是时候找个安稳的地方待着,好好准备一番了。
另外,这些凡人的威胁,也不好忽视。
当初陈安初遇有熊氏族时,这个世界的末法末运就已经到了极盛之时。陈安那时还保留着轮回四级的能量度。
眼下这千百年如云烟飘散,类似真气元气之流的规则也早被磨灭。
陈安或可靠着对劲力的运用以及精神的强大,比拟九窍乃至元灵,但终究非是万人敌。
面对这近百人的疯狂围杀也会感觉到疲惫,若是遭遇万人战阵,后果多半不妙。
当然,他本质还是清净道主,也不怕被人给杀了,最多身死之后,一个无中生有再度复活,可总归闹的没脸。
所以还是找一个安静的地方避世一阵为好,同时也对这千年时间所为做个汇总,思量一下真正能够对付邹衍的办法。
如此思量着,他脚步一转,往南而去。
至于指使这些人来杀他的首恶,根本没必要去管,凡人一个,百年之后自是一堆枯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