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特種兵:從火藍刀鋒開始-第六百一十二章,藉口,見老友,讀書

特種兵:從火藍刀鋒開始
小說推薦特種兵:從火藍刀鋒開始特种兵:从火蓝刀锋开始
“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它没事好着呢,我之前就跟我父母说过,他们给啸天在后院定做了一个狗屋,以后它就住在那,后面的门也被改装过,它能随时从下面的小门里钻进来。”
“我父母还为它准备来很多玩具,进口狗粮,还有牛肉,反正准备了好多东西,至少比跟着你这个不靠谱的主人好多了。”唐玉怼冯阳光。
军火帝
“你这话说的!是不是还想来一次!”冯阳光坏笑道。
唐玉连忙摇头,可怜道:“不来了,不来了!我错了。”
那种感觉太奇怪了,全身无力,跟触电一样。
两人有说了一阵悄悄话,实在困得不行,唐玉才回自己的房间去。
冯阳光洗了个澡,躺在床上,逐渐进入了梦乡。
他不认床,在哪都睡得着。
一夜无话。
……
一夜很快过去,又是美好的一天,从锻炼开始。
冯阳光一大早就来到后院练习拳法,站桩。
等他一切做完,回去的时候,别墅里其他人陆陆续续醒了。
为了防止老爷子在找自己,冯阳光把还在被窝里的唐玉拖了起来。
两人快速的洗漱完,直接出了门,美其名曰去买年货,实则躲避令冯阳光胆寒的老爷子。
就这样,两人在各大商场里逛了上午,买了很多东西,直到杨雯给他们打电话,他们才开着车回去。
回到家,两人心态崩了,白去逛上午商场。
因为昨天晚上老爷子一宿没睡,一直在总结冯阳光跟他聊那些,帮他解惑,直到早上老爷子才去睡觉,现在还没有睡醒。
这波叫做自作聪明,白白浪费了一个早上。
吃饭的时候,冯阳光的噩梦,老爷子出现了。
在看到老爷子的一瞬间,冯阳光手都是抖的,差点连菜都夹不稳。
不只是手,就连小腿也是一样,而且祸不单行。
老爷子坐在冯阳光旁边,看着埋头吃饭的冯阳光,说道:“阳光,昨天晚上我整理的时候又有了新的感悟,等一下恐怕还得拜托你一下。”
冯阳光在心里哀嚎道:“不是吧,还来,老天谁来救救我!”
“嗯!谁来救救我!有了!”
突然冯阳光想到一个办法。
冯阳光把嘴里的东西给咽下去,对老爷子,略感抱歉道:“等下我恐怕不能帮你了,我之前已经答应了一个魔都的朋友去找他聚一聚,我跟他好久都没有见了。”
“哎!那算了!那等你晚上回来的时候在帮我忙吧!”
“那……那好吧!”冯阳光嘴上答应,心里则是再哀嚎,“看来是逃不了了!”
老爷子这才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
唐玉看着冯阳光的苦瓜脸,一直在憋着笑。
……
冯阳光吃完饭,正准备出门的时候,唐玉突然蹦了出来。
“阳光,你还真要出去啊!我还以为你是说了骗骗爷爷的呢。”
“当然没有骗爷爷了,我是那种人吗?”
唐玉一本正经点了点头,“你就是这种人。”
“嘿!你皮子是不是又痒了。”冯阳光伸出手在空中抓了抓。
唐玉突然变得正经起来,“咳咳咳!你真的去见朋友?”
“那当然,之前我刚到魔都的时候认识了几个朋友,距离上次来魔都都快过去半年时间了,所以打算去看看他。”
“好嘛!那你注意安全!”
“好!那我先走了!”
冯阳光穿上外套,向门口走去。
唐玉目送冯阳光离开才去做其他都事情。
出了门的冯阳光,并没有第一时间就联系那位朋友,而是重新打了一辆车,前往商场。
去看别人总不能空着手去吧,那样也太那啥了。
冯阳光随便选了一些过年的礼品,男人最喜欢的烟酒,女人最喜欢的化妆品,虽然不知道他们喜不喜欢,但是只要照着最贵的拿就是了,贵有贵的道理,贵的东西唯一的缺点就是贵。
冯阳光看手里的大包小包,心里总感觉自己忘了什么,突然看到旁边的小女孩,突然想到了一件事,老韩好像是有一个女儿的。
没错,他说见的朋友就是老韩。
娇宠新妻:老公太凶猛
“也不知道老韩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冯阳光想着再次走进一家儿童玩具店,买了一些小女孩最喜欢玩的东西。
至于衣服裤子鞋子,他没有见过老韩的闺女,不知道她穿多大的,买大了还好说,要是买小了还得跑一趟,太麻烦,他所以就买一些玩具,到时候再包一个大红包就行。
一切准备好的时候,冯阳光拎着礼物来到路边,掏出手机打电话给老韩。
嘟~
“喂!阳光!怎么联系我有事啊。”
“嘿,没事就不能联系你了吗?”
“这拿的话,欢迎随时唠扰。”
“不过这次我还真的有事。”
“什么事你说,我能做到保证当仁不让,不能做到我也尽力去做。”
“诶诶诶!太夸张了,太夸张了,我在这什么。”
冯阳光抬起头来看了一下路标,“我在昭通路,能来接我一下吗?”
老韩一愣,欣喜道:“你在魔都?”
他作为老司机,怎么可能不知道冯阳光说的是魔都地名。
“没错!我现在就在魔都。”
这时老韩车子旁走来一个人。
“诶,师傅!去XX路走不走?”
老韩注意力全在手机上,根本没空理这名客人。
客人再次加大声音,还用手在车身上敲了敲。
“师傅XX路走不走啊!”
老韩烦躁道:“不走啊!收工了!”
客人还不死心,“我加钱!走不走啊!”
“加钱也不走!让开我要发车了!”
嗡~
听到引擎的轰鸣声,感受到汽车的震动,客人连忙躲得远远的,生怕被伤到。
很快出租车驶了出去。
客人看着出租车在嘴里咕噜了一句。
“靠!有毛病是吧,大中午的休息,加钱都不走,活该一辈子开破车,一辈子让人呼来喝去。”
这人发泄一番之后,又瞄准了其他的出租车。
……
另一边,冯阳光挂掉电话之后待在原地静静等候老韩的到来。
很快十分钟过去了。
冯阳光一眼就看到迎面驶来的车群里,属于老韩的出租车。
冯阳光脸上已经露出笑容了。
吱~
出租车在冯阳光旁边停下,车子刚挺稳,老韩就从车上冲了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给了冯阳光一个拥抱。
“好久不见,阳光,我刚行驶到这就看到路边站着一个靓仔,一看就知道是你。”
随后两人分开。
老韩笑着道:“不愧是军人,身上的肌肉都是硬邦邦的,哪像我们,啤酒肚都出来了。”
“怎么,这次休假了?”
“对!这不是回来过年嘛,正好看看你,
顺便给你,还有我嫂子,你女儿送点过年的小礼物。”
“哎呀!那我可太感动了!”老韩说道。这时老韩才注意到冯阳光脚边一大堆东西。
“这么多!肯定花了不少钱吧。”
“走走走!我们回去,叫你嫂子给我们整一顿好吃的,咱们哥俩好好喝一杯。”
说着老韩就把冯阳光往车上领。“你先上车,东西我会拿。”
等冯阳光坐上车之后,老韩连忙把原本放在地上的大包小包东西放在后背箱里。
把东西放好之后,老韩上了驾驶位,开始向家驶去。
坐在副驾驶上的冯阳光说道:“快半年没见了,你,还有嫂子,小孩过得怎么样?”
老韩说道:“也就那样呗,就这么一点点走呗,也还过得去。”
虽然老韩这么说,但是冯阳光精准的捕捉到老韩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眼里闪过意思无奈。
不过,老韩既然没有说,冯阳光总不能直接去问,只能等后面旁敲侧击看看是什么事。
“对了!你之前给我的药效果是真的好,我才吃了没有多长时间药一点都不疼了,一口气能上五层楼。”老韩岔开话题。
“有效果就好,你每天开车那东西药经常吃,就算没病也有强身健体的作用,这是中药,药性温和,不用怕吃出问题来,刚刚我又去开了几副,够吃几个月了。”
“哎!这让我该怎么说呢!每次你来都一个劲的送东西,弄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值几个钱,你可是我在魔都第一个朋友,应该的。”
“对了!之前送给你的人参你吃了没有?没有吃的话得放到干燥处,不然会流失药性。”
“你说那根人参啊!已经被被我们全家给吃了,补是真的补,但是味道不是太恭维。”
冯阳光再度抓到老韩的破绽,他发现老韩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一点也不自然,十有八九是在说谎。
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老韩要撒谎,要是人参被老韩给卖了,按照老韩的性格他也会说,不会这样。
“这件事恐怕不简单呐!”
冯阳光把这件事给放到了心上,到时候看看能不能从别人身上来突破。
接下来,冯阳光开始跟老韩聊一些有的没的,家长里短。
……
很快,出租车行驶到一片老式小区里面,看到的第一眼,就两个字,老!旧!连个路灯都没有,到处都有厚重的年代感,裸露的电线,变色了的墙壁,凹凸不平的地面。
简直比冯阳光穿越之前住的地方还要差一些。
老韩把车子停在指定位置,不留痕迹的扫了冯阳光一眼,见冯阳光面色平常,这才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怕冯阳光会嫌弃这个地方。
其实这是他想多了而已,冯阳光曾经无家可归,这种地方对他来说都是一种奢望。
两人一人提着一些礼物,向旁边的楼房走去。
老韩在前面带头,冯阳光跟在后面,
冯阳光拎着东西走进大门,楼里面的情况跟冯阳光猜测的不错。
昏暗的黄色灯光,一股似霉非霉难闻的问道,锈迹斑斑,摇摇欲坠的楼梯扶手,已经有些变形的楼梯,太有感觉了。
两人一路向上,最后在五层停下。
老韩道:“就是这了!多亏了你的药,以前我爬到这起码要喘上一会,现在喘都不用喘了。”
随后老韩掏出一串钥匙把门给打开了。
“请进!”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了屋子里。
“随便坐!就当自己家一样,屋里有小孩,有点乱。”
“我去给你倒杯水。”
“好!”
冯阳光在沙发上坐下,向四处张望,屋子不大,两室一厅一卫一厨,但是胜在温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