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撿漏 線上看-第4552章 4688 金鋒是不是在絕世島分享

撿漏
小說推薦撿漏捡漏
这已经不是天工手,完全就是魔术了!
拇指食指轻轻一扣,食指顿时冒出橘黄色的火焰。
点燃了香烟,骚包大马金刀的坐在刻着金锋名字的树墩上,拇指上的火焰兀自依旧在燃烧,而骚包却是混若无事。
这一超过魔术的玄幻落在众多人眼里,一个个的眼皮直跳更心惊肉跳。
情 小說
李家上下连同李海云在内全都站在那里,或成泥偶或变冰雕,剩下的,全都是只剩下躯壳的行尸走肉。
张思龙,那是每一个李家人心头永恒的噩梦!
因为,他不仅是统帅全球两千万道门弟子的当世道尊。他更是龙虎山张家的家主!
哪怕是杀人如麻的火努努岛太上皇的张德双在他面前也只有跪在地上叫小祖宗的份。
那一年龙虎山惊世大战,骚包拒不承认张德双血脉身份,直接逼得来张德双当着万众人的面脱了裤子自证雷印。
张家上下更是引为奇耻大辱。
但也就这么个样。
到后来,张德双见到张思龙还不是小祖宗前小祖宗后规规矩矩的叫着。哪怕是被骚包打得屁股开花。
对于李家人来说,骚包就是他们的克星。
别的不说,就两个原因。
第一,骚包是张家家主,而夜老祖,也是张家的女师。同样是张家血亲。
不仅仅张德双得管骚包叫小祖宗,就连李海云也管骚包叫小祖宗。
第二,那就是骚包,还是夜仙子的传人。
没错!
骚包接受了夜仙子的羽化福泽馈赠,最终得成正果,成为百年第一筑基大真人。
无论从传承亦或是家族来说,骚包都是火努努岛李家的小祖宗。
这一点,张德双不敢否认,李海云更不敢否认。
在李家人跟前,骚包完全不用对他们客气,也用不着客气。
金锋可以任由处置李家任何人,骚包,同样也可以。
而且,骚包更加的名正言顺!
李海云是李家的王,张德双是李家的太上皇,那骚包就是太上皇上皇!
李海云不过是夜仙子的徒弟,而骚包不仅是夜仙子的传人,更和夜仙子同为道祖血脉!
无论从任何一点来算,骚包和夜仙子的关系,都远超李家人亲密!
“我李海云,跪天跪地跪恩师,不会跪你!”
李海云雄阔的胸膛挺得笔直,苍暮威武的脸尽是刚毅。
这一刻的李海云就像是站在即将崩塌的大厦之内,独立撑着那摇摇欲坠的唯一的柱子。
在隐修会已经全面报废,在自由石匠已经尽数颓废,在李家上下尽数完蛋,在三方势力即将全线崩盘瓦解之际,李海云成为了唯一的一个扛起旗帜的最后一人。
美人袭上公子身 齐国姑娘
这一刻的李海云,就像是站在那巨人的脚下,妄图想要阻挡巨人前进脚步的小小螳螂。
“那老子就把你个老东西的三只腿掰断!!!”
破凰 小脚爬墙
骚包翘着二郎腿,夹着香烟的手指着李海云嘴里爆粗口:“老猪狗的孽畜,我老祖白白养了教你你这么多年。”
“一无是处的东西!”
毫无顾忌骂着李海云的骚包哪有当世道尊仙风道骨的风范,倒和那土匪流氓无二区别。
骚包非常嚣张,嚣张得令人发指。
骚包也确实应该嚣张,此时不嚣张,更待何时!
而且,骚包也有他嚣张的本钱!
在对付李家人这块上,骚包有着张家嫡亲血脉最天然的高贵身份,更有着对李家人的绝对优势!
李家上下一个个气抖冷的睚眦尽裂。但也只有忍着憋着。
天下最耻辱最耻恨之事,莫过于此!
李海云神色异常平静,丝毫不在乎骚包的威胁辱骂。
“小锋的病,是真的?”
“跟你没关系!跪好,老子打你屁股开花!”
“小锋现在在哪?火努努岛还是本土?”
“想知道,给小祖宗我跪下。老子高兴就告诉你。”
李海云神情漠然淡淡说道:“张道尊,请你告诉我实话。”
炎灵仙帝
“我要见金锋。”
“老子金总没空理你个老东西。”
“不怕你个老东西已经摸到丹劲门槛,在老子面前一样不够看。”
“跪下!”
骚包嘶声骂着,嘴里叼着烟,双手扣紧轻轻一搓,顿时露出莹莹如玉的十指。
一瞬间,骚包手心中的雷印如五颗红箭导弹刺入李海云眼瞳。
见到这代表张家血亲嫡系的五雷正心之印,李海云的脸色有了些许的变化。
但是,李海云的脸上却看不见丝毫半点的惧意。更对骚包的威胁视若无睹。
“师尊的雷印也是五雷正心。”
一听这话,骚包顿时一震,一颗心陡然停止跳动,悄然变色。
“师尊说,她当年就是因为这五雷正心的雷印而被早早的安排嫁人。一个女子,拥有五雷正心雷印,在张家不是好事。”
“师尊不愿意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于是离家出走。”
“那一年,师尊带着炼龙金从天阳山出发出国游历海外,成功筑基又斩龙失败。”
“不过数年,师尊再次重回筑基,从此所向披靡。鼎定火努努岛不世基业。”
李海云平和平静,细数夜仙子的往昔。
“李家确实是张家的李家,这一点,我从不否认。”
“师尊虽是旷世金丹大修,也打得各个势力闻风丧胆。但师尊的骨子里却依然是男尊女卑的传统观念。”
“所以,师尊早早的就把火努努岛交给我。我也代表师尊在这树上刻字。”
“师尊闭关冲击金丹之前,对我们师兄妹说,她还差一分机缘。”
“在师尊闭关的十九年间,火努努岛也改姓为李。”
当李海云亲口道出这话来的时候,骚包又是一怔。
“那一年,小锋、你和青依寒去了火努努岛。意外见证师尊金丹大成,也得到了师尊的羽化福泽馈赠。”
“那是你该得的。”
“你是张家的男丁血脉。更是有着五颗雷印的天命之主。你的的确确是李家的小祖宗。”
“所以,我们恨你又怕你。更不敢得罪你。”
李海云大大方方承认自己害怕张思龙,很叫周围人极为意外。
骚包有些诧异,精厉凶暴的眼神转为柔和,多了两分惭愧。脸上也是火辣辣的痛。
这时候李海云又复轻声说道。
“小锋当年对我们说师尊要把李家交给他,当时我们都不信。但我却对小锋说我相信。”
“那时候你和青依寒都在现场,那时候的你,根本看不出来会是未来的道尊。”
“后来,我明白,小锋所传的师尊遗言是对的。”
“师尊苦苦寻找的机缘,就是小锋。”
“你说得没错。如果当年小锋能跟着小雪一起回火努努岛,师尊她老人家就能早日获得小锋的机缘,就能早日成就金丹。”
“师尊会当着我们所有人的面把李家交给小锋,那,也就没有以后那么多的恩怨纠葛。”
“我们两家也不会走到现在这样的局面。”
李海云神情平和声音平淡,叙说往事。话音沉沉,叫人说不出的安定。
骚包眼珠凝固盯着李海云,流露出几许的敬佩和伤怀。
不过在短短三秒之后,骚包却是冷哼出声骂了句马后炮。
“后悔了?”
“后悔有个屁用。”
“我蓉薇女师老祖何等惊才绝艳的天纵奇才。收了你们这几个无能废柴。”
骚包指着李海云冷厉叱骂:“就算你现在要投诚,也晚了。金总说过,他要的他自己拿。你们李家,末日到了。”
听了骚包的话,李家上下一阵骚动。但却敢怒不敢言。
诱妻入怀:前夫,请温柔
“小锋的病,是不是装的?”
当李海云第二次问出这话,骚包依旧冷笑不止:“少他妈打老子诈和。”
李海云又复轻声问道:“他现在是不是在火努努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