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小說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笔趣-第三十三章 闖關展示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之大拯救诸天万界之大拯救
“出发!”
马得福整了整衣领,神清气爽的一挥手,带着弟弟雄赳赳气昂昂的踏上了迎亲的路程。
吱呀。
院门刚一打开,放眼望去,乌泱泱一片人堵在了门外,马得福看到这一幕,顿时吓了一大跳。
随便瞧上一眼,门外站着的人少说也有二十来个,可是他刚刚却是一丁点动静也没有听到。
这……这未免太过秃然了。
望着哥哥一脸惊愕的模样,马得宝不由捂着嘴站在一旁偷乐,其实,他早就知道了外面的情况,只是一直没有告诉马得福而已。
毕竟今天是难得的大喜日子,岂能轻易让马得福过关?
即便马得福是他亲哥哥,那也不行!
“得宝,你……”
回过神来,马得福转头瞧了一眼身边的弟弟,眼神似乎有些幽怨,就像是在责怪弟弟为什么不告诉他一样。
“嘿嘿!”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马得宝挠了挠头,脸上露出一丝恶作剧得逞的笑容。
院子外面挤满们了,如此热闹的场合哪会少的了李大有,只见他站在人群的最前方,双手微台,朗声笑道。
“大家伙,今天的新郎官帅不帅?”
“帅!”
村民们犹如排练好了似的,齐声回应道。
李大有眯着眼睛看着门口的马得福,黑黑的面庞上露出一丝促狭的笑容,一边搓着手一边道。
“得福,你懂得。”
虽然门外聚集的人有点多,并且大家的目的都是为了讨喜钱的,但马得福并没有因此而懊恼。
结婚办酒席嘛,图的就是一个热闹。
马得福看了一眼弟弟肩上的挎包,给了他一个眼色,马得宝顿时秒懂,笑嘻嘻的从背包里抓了一把用红纸包着的钱。
如今这年岁,红包还不像后世那样普及,逢年过节的红包大多都是用一张裁过的红纸包着的,就跟马得宝手上抓着的‘红包’一样。
“红包来咯!”
马得宝在作出撒红包的动作之前,先是朝着人群大吼一声示意。
“来嘛!”
“来嘛!”
村民们笑呵呵的伸出手掌,给出了回应。
“来咯!”
马得宝弯腰弓背,用尽全力将手中的‘红包’高高的抛向远处的空地上。
这一仍,村民们立刻哄然而散,或是带着小孩,或是带着媳妇,或者独身一人跑向空地,去捡那些散落在地上的红包。
“哥!快跑!”
小妹马得花一把拉住马得福的大手,蹬着小短腿,快速的逃离了现场,免得被人再堵上第二次。
“新郎官跑勒!”
另一边,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句,立马惊醒了正在捡钱的众人。
“快追啊!”
“快!”
“不能就这么轻易让他跑勒。”
爱热闹的李大有也顾不上地上没捡的红包,随手将刚刚捡到的红包揣进兜里,这红包不用打开,他一捏就知道里面装着的是一枚一元硬币。
随后,他便一个箭步就冲出了人群,朝着第二道关卡跑去。
大半个小时后,直到马得宝将提前准备好的‘红包’撒干净了,方才逃过了村民们的围追堵截,望着近在咫尺的大门,马得福不由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渍,求助式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弟弟。
草根邪皇
“得宝,赶紧跑回家在‘准备’点红包。”
马得福特地在‘准备’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其实这红包他们昨天早就准备好了,但这红包必须分两批拿,如果一次全都带上了,其结果和现在也不会有什么两样。
因为拦路的人可不会管那么多,不掏干新郎官的口袋是绝计不会罢休的。
“好勒!”
马得宝笑眯眯的点了点头,一溜烟的跑回了家。
村民们之前的围追堵截只是开胃菜而已,接下来的这两道门才是‘正餐’,要想顺利的接到新娘子,可不容易。
这一回,由于没有人拦路,马得宝回来的很快,没过一会就见他气喘吁吁的小跑了回来。
“哥,给你。”
马得福接过军绿色的单间挎包,向前走了几步,一边敲门一边朝着里面喊道。
“开开门啊,红包额都准备好了,开门就给。”
话音刚落,门内便传来一阵莺莺燕燕的说话声。
“不开,不开。”
……
“就是,没有红包额们可不会开。”
……
马得福扯着嗓子回道:“那你们要多少嘛!”
老婆——后宫爆满! 蓝绯菊
“一个五个!”
“一人两个!”
“越多越好!”
听到纷繁不一的回应声,马得福莫名的松了一口气,堵在里面的人根本就没有一个统一的口径,这说明在这之前,他们根本就没有商量好,并且里面的这群人也没有一个领头的。
人心不齐,自然更好应付一点。
守护生肖 卢小芝
“太多勒!太多勒!”
言罢,马得福和堵门的人开始讨价还价。
僵持了约莫五六分钟,院子的大门终于缓缓打开,走进了这道门,距离接到新娘子只剩下一步之遥。
门内,院子中间摆着一张八仙桌,李杰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和水花她爹以及她家的亲戚们聊着什么,听到开门声后,众人顿时目光一转,齐刷刷的看向一只脚迈进大门的马得福。
“亲家,得福今天真俊啊。”
很快,李老汉就收回目光,对着一旁的李杰竖起了大拇指。
坐在一旁的水花五叔也跟着附和道。
“是啊,得福这孩子,长得没话说,十里八乡,他绝对是这个!”
另一边,作为证婚人的老支书砸吧了一口旱烟袋,补充道。
“得福可不光长得俊,人家还是中专生呢,一毕业就当了国家干部,以后的日子好着哩,水花跟了他,绝对不会受苦。”
老支书德高望重,村里有什么喜事,多半都是找他当证婚人,在座的就属他辈分最大,他一开口,满桌的人都跟着点头。
“是,是,是。”
“老支书说得对。”
“那是,得福这孩子,没说的,绝对是咱们村里最出挑的年轻人!”
“没错,额觉得得福能有今天,还是人喊水培养的好。”
马得福走进门后,没有立刻就去闯那最后一道关,而是先来到主桌,依次向在座的各位长辈们端茶行礼,好在大家都是一个村的,互相都熟悉,也没闹出什么喊错人的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