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 《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第1294章 跟熱度掛鉤(求月票~)分享

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
小說推薦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眼瞅着裴总似乎陷入了思考,赵旭明也没敢多问,耐心等着。
显然,这件事情非同小可,一定是牵扯到了腾达集团某些其他的产业,还有整体的布局。
否则单纯一个独播权的事,直接抬抬价卖掉不就行了吗?
以裴总的聪明才智,肯定不至于思考这么久。
赵旭明再度庆幸,看来自己来请示问题的选择是正确的。
现在这个棘手的问题抛给裴总,让裴总拿主意就好,美滋滋。
然而裴总沉默片刻之后问道:“赵总,我问你个问题,你畅所欲言。”
赵旭明愣了一下:“啊?”
说好的裴总拿主意、我只需要配合一下就行呢?
怎么裴总还要考我啊?
他愣了一下之后也只好点头:“好的裴总,您说。”
裴谦摩挲着下巴,沉思着说道:“赵总,你说,有没有可能存在这样的一种办法……”
“把转播权很便宜、很廉价地,甚至是半卖半送地给这些直播平台,同时看起来又要合情合理、有理有据。”
裴谦仔细思考的结果是,这三种办法都不稳。
前两种就不说了,赚钱太多。
抢独播权有可能拍出天价,卖转播权的话倒是不至于出天价,但这么多平台出的钱全都加起来,那也不是一个小的数字。
第三种办法看起来不错,但裴谦长久以来养成的嗅觉告诉他,这个办法风险最大,很可能赚的钱全都在后劲上了。
兔尾直播好不容易在自己英明神武的指导和老马的坐镇之下初见成效,才刚长成一棵烧钱树的幼苗,就让它去镇GOG全球邀请赛的这团火,万一火没镇住还把这棵小幼苗给烧了那办呢?
这个后果,可是承受不起啊!
毕竟转播权卖得价格再怎么高,它也只是一锤子买卖,可烧钱树要是没了,那可是后患无穷。
烧钱树变成摇钱树,那更是一失足成千古恨了。
所以这三种办法,裴谦都不乐意选。
他最希望的还是尽可能很便宜、很廉价地把转播权送出去,赚得越少越好。
可问题就在于这么值钱的东西白送那些直播平台?且不提大家会不会怀疑、会不会有意见,系统那边也是通不过的。
裴谦自己想不出太好的办法,所以就近问一下赵总。
看看能不能在合情合理、有理有据的情况下,尽可能地给转播权卖便宜一点,少赚一点。
最好是所有平台都在转播GOG全球邀请赛,还都没花什么钱,那么腾达赚不到太多钱,兔尾直播也赚不到太多热度,这就完美了。
赵旭明愣了一下,随即大脑快速运转。
怎么,看裴总这意思,似乎是对我给出的三个方案都不满意?
裴总这语气听起来是在大胆假设,是在向我征求意见,似乎在暗示这种方法不一定存在,没有就没有,有的话,更好。
但怎么可能!
领导问你能不能行,其实只期待从你口中听到一种答案。
赵旭明又不蠢,肯定不可能觉得裴总这是随口一问。
裴总这意思,明显就是已经有了大致的想法,在考验我呢!
这是一种暗示,要是连这个都听不出来,那我这个负责人,怕是也快干到头了。
赵旭明不敢怠慢,在认定了裴总已经想出更好方案的前提下,开始仔细分析裴总的这番话。
显然,那三种方案,裴总都不太满意。
赵旭明反思了一下,可能是因为这三种方案都太普通了,完全就是一家平庸公司的做法,不符合腾达做事出人意表的设定。
所以,裴总才向我暗示一种更特别的方式。
是什么方式呢?
裴总说了,要把转播权很便宜、很廉价地,甚至是半卖半送地给到这些直播平台,同时看起来又要合情合理,有理有据。
送福利,去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以领888红包!
这个要求,表面上看起来是挺不合理的。
哪有主动要求贱卖自家转播权的?
裴总说出这话,显然是在暗示:钱不是需要考虑的第一目标,而是应该将目光放得更加长远。
这笔交易本身是绝对不能亏的,只不过交易的内容需要从钱换成别的东西。
什么东西比钱更重要呢?
那显然是热度,或者说是更长远的钱。
换言之,裴总是在暗示,放弃眼前卖独播权的这些钱,想办法获得更高热度,或者更广泛的影响,从而在未来赚到更多的钱。
而未来的钱,可能是来自于GOG市场的扩张,可能是来自于兔尾直播的火爆,也有可能是来自于其他的一些产业。
赵旭明的大脑快速运转,瞬间很多方案的雏形涌上心头。
他在出方案这方面,本身还是相当可以的。
之前有不少方案都是他来提出,只不过拍板的是艾瑞克。
现在裴总这么一启发,他再稍微一发散思维,立刻想出了一些点子。
“裴总,您看这样行不行。”
灭灵剑仙 泉水淙淙
“要想达到您说的这个效果,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明码标价,而是给一个动态的价格区间。”
裴谦听得眼前一亮。
确实!
如果明码标价的话,收入其实是非常稳定的、可预期的,这些直播平台不论大小,买得起就是买得起,买不起就是买不起,统一定价,定低了系统也不答应。
但如果把规则复杂化、模糊化,定一个动态的价格区间,那在规则之内往下忽悠忽悠岂不是很正常?系统也不会多说什么。
一旦规则复杂了,就好做手脚了。
裴谦点点头:“继续说。”
得到裴总肯定的赵旭明信心倍增,继续说道:“这个动态的价格区间,最后达到的效果肯定是大平台出钱多、小平台出钱少,否则就不符合您说的‘合情合理、有理有据’这一点了。”
“我的想法是这样的,咱们根据各家平台的观赛人数来收费,观赛多的平台多收点,观赛少的平台少收点,当然得有一个具体的转化公式,确保这个系数比较合理。”
赵旭明的意思是说,大平台本身资源多,从GOG全球邀请赛这块获得的热度也多,所以多出点钱没毛病;小平台资源少,只能是少出钱。
但也不能完全按照热度来,毕竟大平台的热度天然就高,万一大平台花天价才能拿到转播权,而小平台出很少的钱同样也拿到了转播权,这就会显得很不公平。
異 世界 的 美食家
所以收费方面虽然是动态的,但也得给一个相对公平的公式。
“此外,我们还可以根据这些数据,来要求这些直播平台给到相应的宣传资源配合,这方面可以用来折价。”
“这样就能满足您之前‘把转播权相对低廉地给到这些直播平台’的要求。”
裴谦不由得微微点头。
可以啊赵总!
这个说法,似乎可行。
其实赵旭明的这个方案关键在于两点,第一是将观赛人数计入收费标准之中,第二是将钱折换成宣传资源。
这两点,恰好能满足裴谦的要求!
首先,赵旭明的本意是跟直播平台的真实人数挂钩,但裴谦觉得,改成热度更好。
因为观赛人数这个东西,各个平台都是虚的,裴谦也不想去问这些平台要真实人数,只按热度的数字来。
而热度嘛,明显都是可以调的。
各家直播平台想少花钱,直播间页面上的那个热度指数调低一点就可以了,又不会对平台产生什么实质的影响。
直播平台暗戳戳地一改,腾达这边不就少拿钱了么?
而且这个办法还把那些之前没能力竞拍转播权的小平台也纳入了进来,一方面可以显得腾达很大方,另一方面也可以跟系统说这是“薄利多销”。
其次,把钱折换成宣传资源,这也是一个好办法。
意思就是说,各家平台可以不全给钱,而是拿本平台的宣传资源来补。
但其实就算没这个要求,这些平台本来也是要在GOG全球邀请赛上砸大量宣传资源的。
因为他们给GOG全球邀请赛砸资源,等于是在给自己导流。
那么腾达再去要这些资源,显然就重复了。
这就相当于去买东西,商家本来就已经打算买一送一了,然后你多给五块钱说让商家买一送一,那不是白亏五块钱吗?
但这个说法呢,本身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似乎是比之前的三种方案都更令人满意的方案!
裴谦对此非常满意:“干得好啊赵总,这个方案不错!”
“不过有个细节需要改一改,收费不要按照实际的观赛人数,而是按照各家平台的热度数据。”
目前国内几乎所有的直播平台,直播间已经全都不显示实际人数了,都清一色地改成了热度数据。
除了兔尾直播。
但兔尾直播情况特殊,本来也是自家产业,除非卖了独播权,合同里黑纸白字地写上兔尾直播不能播,否则这转播权肯定是少不了的。
赵旭明愣了一下。
按照各家平台的热度数据?
那可都是假数据啊!随便改啊!
这要是哪家公司把数据调低了,岂不是就可以少掏钱了?
裴总连这个都想不到?
那不能够,肯定是想到了的。
但为什么还要特意点出来,一定要这么改呢?
赵旭明有些困惑,但他没多问。
因为问了,显得自己理解能力不行。
还是先答应下来,回去仔细研究研究,实在不行问问艾瑞克,问问闵静超。
就算直到最后还是研究不懂,那也没关系,毕竟这个决定是裴总做的,他也不需要背锅。
想到这里,赵旭明点了点头:“好的裴总,那我这就回去拟一份方案,就按您说的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