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我能提取熟練度 起點-第1338章 破漁網陣,再添強敵!(爲【壺中日月】加更390/1300)推薦

我能提取熟練度
小說推薦我能提取熟練度我能提取熟练度
随着系统提示的响起,一行四人之中的小桥、蓦染、藏星羽已经各自取出了他们的武器严阵以待。唯有夜未明并没有表现得太过于激动,但也与其他的小伙伴们一起,警惕的打量着这个传说中的“渔网阵”。
却见这些绝情谷弟子手中的渔网看似柔软,但在晨曦的照射之下,却是隐隐映出金属光泽。其上更是有着许多看起来十分锋利的倒钩和匕首,可是一旦落入网中,肯定不会好受。
这时,却听夜未明悠然开口说道:“大家都小心一点儿,这个‘渔网阵’可不简单。这一点,相信看过他所书攻略的你们,应该也都有所了解。”
微微一顿,又继续补充道:“不过除了这份攻略之外,我还有一次在私下里和血赚单独谈论过这个‘绝情谷’来着。事实上,金大师在写书的时候,还是很喜欢往里面夹带私货的,而这个‘绝情谷’的设计和安排,便是满满的私货。”
“根据血赚的分析,这个‘绝情谷’代表的便是爱情之中危险的一面。不论是情花之毒、断肠草、断肠崖,还是其中险恶的人心,无不寓意着爱情之中的艰难险阻与隐藏在美好之下的凶险。”
“而这个‘渔网阵’根据我的分析,大概就是采用了谐音,代表着情感之中的另一面,即是‘欲望’。”
“所以,但凡是那种无法超越自身欲望,而无法自拔之人,落入这个阵中都无法幸免。”
“即便强如老顽童周伯通,因为其年轻时便在欲望的支配下犯过大错,也属于对欲望没有抵抗力的那一类人,因此在被这‘渔网阵’捆住之后,即便他武功再强也同样脱身不得。”
听到夜未明的一番介绍和分析,几个小伙伴都不由得又多打起几分精神。其中藏星羽更是禁不住皱眉问道:“如此说来,这个‘渔网阵’之中,还包含了针对人心的考验?”
夜未明并没有正面回答对方的问题,转而继续说道:“你们再看这些渔网,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着金属光泽,显然都是由特殊金属丝线编制而成,寻常刀剑根本无法伤其分毫。而且其中的倒刺、匕首也同样是锋利无比,一旦落入其中,那感觉绝对酸爽。”
“知道就好!”
这时,负责指挥的绝情谷小头目冷声说道:“如果你们四个肯乖乖的束手就擒,倒是可以免去一番皮肉之苦!”
夜未明却是根本不理会对方的叫嚣,只是将内力一吐,身后的“天龙之翼”已经化作三百六十把“天龙飞刀”径直朝着周围那四张“渔网”激射而去。
然而,飞刀方才飞至中途,便被某种力量牵引着,被吸附在渔网之上,就好像撞上了蜘蛛网的蝴蝶一般,脱身不得!
而夜未明则是不紧不慢的继续说道:“除了上述的一系列优点之外,这些渔网之上还挂有磁石,可以吸住兵刃暗器,功能很是全面。”
这时,负责指挥渔网阵运转的绝情谷小头目,脸色已经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起初,在听到夜未明用各种让他感到不明觉厉的词汇,来夸奖这个“渔网阵”厉害之处的时候,他心里还是很得意的,也感觉眼前这个穿着官服的小子还算识相。可是在他叫嚣了一句,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之后,却不那么想了。
这个小子,不知天高地厚还在这里哔哔个没完。
根本就没把我放在眼里!
于是乎,他立刻下令:“别听他废话了,大家立刻动手,先将这几个闯入者拿下再说!”
随着小头目一声令下,包括他自己在内的一十六个绝情谷弟子齐齐上前一步,拉扯着渔网,便准备对四人展开围攻。
见到这一幕,小桥、蓦染和藏星羽,也已经各自准备好了他们的杀招,做好了放手一搏的准备。
然后,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却见那些绝情谷弟子本想拉动渔网,将四人缓缓包围起来。
然而,这一拉之下,竟然拉扯不动!
当他们震惊的朝着渔网之中看去时,却见被磁石吸住的那些个“天龙飞刀”,一个个仿佛长在了半空之中一般,就这样诡异的停留在原地一动不动。此刻渔网与飞刀已经粘连在一起,飞刀不动,渔网自然也同样无法自由移动。
而无论这十六个人如何努力,竟也无法撼动那些停留在半空中的“天龙飞刀”一丝一毫!
这时,却听夜未明依然不紧不慢的继续说道:“不过这‘渔网阵’虽然厉害,但也同样有着它本身的局限性。不论创造这个故事的金大师构思如何巧妙,但碍于武侠背景框架,与绝情谷本身底蕴的关系,它的象征意义依旧只能是象征意义,而无法如‘珍珑棋局’一般做到另有乾坤。”
“再加上这十六个负责布阵的绝情谷弟子,实力也只是普通精英怪的程度,100级都不到。即便阵法的构思再如何巧妙,到了他们手里,也同样无法发挥出应有的威力。只要不是如同周伯通一般莽撞,想要破阵其实并不困难。起!”
随着夜未明一个“起”字出口,周围那些个受到他内力控制的“天龙飞刀”立刻冲天而起,连带着困住它们的渔网,和拉着渔网四角的绝情谷弟子,一起飞起了三丈多高。
“分!”
在夜未明的第二个字出口时,三百六十把‘天龙飞刀’已经各自托着卷住它们的渔网,朝着四周分散开来,分别占据东南西北四角,彼此之间相距三丈,整齐有序。
“转!”
这一次,那些飞刀竟然托着渔网,直接在半空之中旋转了起来,连带着那些各自扯着渔网一角的绝情谷弟子,很是痛快的玩了一把“旋转飞椅”。
远远看去,反倒更像是传统民间艺术“二人转”里的转手绢表演。
“啊!~~~~”
一连串惊呼之声从这些个绝情谷弟子口中发出,也弄不清他们到底是害怕,亦或是……兴奋?
这一幕,只看得一旁的蓦染妹子兴奋无比。此刻的她,早已经将手中的大剑收起,见到这一幕,更是禁不住拍着手说道:“好玩,好玩!夜未明大哥,回头你能不能也带我们几个玩上一把,回头咱们也弄一个与这些渔网差不多的东西,然后带上我和师姐,还有三月、刀妹、莜莜一起玩。您受累,负责转就行。”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好吧,看样子蓦染妹子倒是把这玩意,当成游乐场里的旋转飞椅了。
而这时,另一边的藏星羽却是在犹豫了许久之后,终于禁不住开口吐槽道:“所以说,夜兄你一开始将这个‘渔网阵’吹得天上有,地下无,就是为了借此来凸显出你更牛逼?”
夜未明再次选择了无视藏星羽和蓦染的问题,这一次倒不是为了装逼,而是因为他察觉到有其他人赶过来了。
转头看去,又是十几个人从绝情谷内的方向快步赶了过来,为首一人身穿是崭新的宝蓝缎袍子,面目英俊,举止潇洒,上唇与颏下留有微髭。
一出场,头顶之上已经显露出其BOSS属性:
公孙止
绝情谷谷主,心思深沉,手段狠辣,是一个绝情绝义的极恶之徒!
等级:175
气血:53000000/53000000
魔法祭:第一资优生 闪闪无敌
内力:12000000/12000000
……
这就是绝情谷主公孙止吗?
垃圾!
对于现在的夜未明来说,但凡是等级上不是显示“???”的BOSS,都是垃圾BOSS,没有任何实际威胁的那种!
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被夜未明打上了“垃圾”标签的公孙止,一边率众朝着谷口方向赶来,同时高声开口说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不过几位仗着自己武功高强,便如此戏耍我绝情谷门下弟子,是不是也不符合做客之道?”
惊悚奇闻录
说话间,公孙止已经带着众人在距离四人三丈之外的地方停了下来,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就这样静静等待着夜未明的回答。
而夜未明此刻也终于收起了玩闹的心思,却见他随手打了一个响指,同时放开了对那些“天龙飞刀”的控制。
失去了夜未明的内力支持,半空中的飞刀、渔网、连同扯着渔网的绝情谷弟子,便宛如下饺子一般“噼里啪啦”的掉落下来,被摔了个七荤八素的同时,更是一个个眼冒金星。却是夜未明之前玩的那一出“旋转飞椅”,将他们全都给转蒙圈了。
叮!你所在的队伍完成了隐藏任务“渔网阵”,获得任务奖励:经验1000万点,修为100万点!
任务顺利完成,期间并没有人因此受伤。
这也是,夜未明考虑到他接下来还要找公孙止讨要“情花之毒”的解药“绝情丹”,因此没有彻底撕破脸皮的缘故。
不过虽然留有一线余地,但该有的敲打,还是要有的。
于是乎,夜未明在绝情谷弟子被摔蒙,松开了渔网的时候,忽然大手一挥,已经将四张渔网连同他的飞刀一并收回。而后就这样自顾自将两者分开,飞刀重新飞回身后,组成了狂拽炫酷的“天龙之翼”披风,而渔网则是被他老不客气的收进了自己的包袱里。
契约结 温筱c
这才再度抬起头来,对公孙止说道:“在下神捕司三品捕头夜未明,来到绝情谷,是调查一件关乎中原国土安全的重大恶性案件。”
“结果刚一进来,就遭到了你门下弟子的袭击。”
“看在谷主你的面子上,我便不追究他们妨碍公务,袭击朝廷执法人员则责任了,只是没收凶器,小惩大诫,谷主应该没有意见吧?”
听到夜未明一开口就是接连几顶大帽子扣下来,公孙止只听得眼皮直跳。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的说道:“是我自己教徒无方,加上门下的弟子不懂事,还请夜大人不要见怪。刚好,今天是在下的大婚之日,既然几位大人来了,不如便一起来喝上一杯喜酒,然后再谈论其他事情如何?”
那公孙止居然要在今天成婚?
夜未明眉头一皱,心中已经生出了一些不好的预感。但在他心中的猜测得到证实之前,却并不想打草惊蛇,于是轻轻点头,笑着说道:“如此,便叨扰了。”
就这样,一场干戈,便在两个老阴匹的阳奉阴违之下,被化解于无形。
这时,却是见到队伍频道里,传来了藏星羽的质疑之声:“夜兄,你的操作有点神奇啊。话说,他们的渔网也算是不错的装备吧,就被你这样给抢过来了?”
“哪有那么简单,这玩意到我手里之后,就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一边回答,夜未明还顺手在结尾的部分附上了一份物品链接。
带刀渔网(任务道具):绝情谷弟子布置渔网阵时所用的武器。
所以说,抢东西这种操作即便在特殊情况下可以成功,但想要借此发家却是痴人说梦。
解开了小伙伴的疑惑,一行四人已经跟着公孙止朝谷内走去,却听夜未明忽然说道:“不知谷主大婚,我们几个本应该准备上一份厚礼的。”
十六岁的边旁 聆落
绑定
公孙止连忙客气道:“几位大人能来参加在下的婚礼,已经是鄙人不胜荣幸,至于那些俗礼,不要也罢。”
“还是公孙谷主你的境界高啊,倒是我市侩了,不要见怪,哈哈……”
在一番虚头巴脑的客套之后,众人已经进入绝情谷的正厅。却见厅中的一侧,已经提前坐着几名宾客,其中的两个正是金轮法王与年怜丹。
除了两人之外,最为惹眼的一个,却是一位身型雄伟,须眉全老得花白了的喇嘛,身上披着一件外红内黄的喇嘛法衣,给人的感觉,似乎要比年怜丹,甚至是金轮法王更强上一些的样子。
在三人的下手位置,则是分别坐着几个穿着、打扮、气质各异的家伙,看起来颇有一种妖魔鬼怪齐聚一堂的感觉,根据殷不亏的攻略进行一下简单的对比,应该便是元蒙阵营中的潇湘子、尹克西等一众高手。
就在夜未明的目光落在厅中那个老喇嘛身上,猜测对方的具体身份,究竟是什么人的时候,却是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自大厅之外响起:“姑姑!找得你好苦啊!姑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