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炮灰修真指南 愛下-第八百一七章

炮灰修真指南
小說推薦炮灰修真指南炮灰修真指南
如今在张依依的所有家当中,极品灵石的确已是档次最末的东西,倒真不是故意“炫富”。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但看着安然瞬间恍然大悟,随即亦全然没有掩饰羡慕之情,张依依突然理解了什么叫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小小刺激了一下安然后,张依依开始大方无比的散财送见面礼。
让安然眼热的极品灵石当然不会少,还有其他一大堆随便拿出一样都足以令人杀人夺宝的好东西,不管现在安然用得上还是用不上的,通通都毫不手软的送了出去。
张安然见姑姑态度不容拒绝,长者赐不可辞,最终当然全部收下,整个人也渐渐从最开始的忐忑变得淡定了起来。
好吧,有一个成神的姑姑,还是一个对后辈无比大方慈爱的姑姑,这可真是一个甜蜜的负担,大概一夜暴富就是从有一个壕气冲天的姑姑开始?
“很好,如今都已经是元婴大圆满了,这场顿悟收获不错,值得奖励。”
送完见面礼后,张依依却还没有收手,边满意地点头边再次提出了奖励。
一场顿悟,直接让张安然体内原本还需要调养两三个月的暗伤隐患彻底消散,不但直接恢复了原有的修为,而且令其实力更上一层楼,一举攀升至元婴大圆满。
如此一来,晋级化神还真是摆到了眼前,直等过段日子处理好其他,寻个好地方后,安然随时都可闭关冲击化神。
“姑姑,不要再奖励了,已经太多了。”
张安然一听还有奖励,自是连忙摆手表示不要了。
“见面礼是见面礼,奖励是奖励,不一样的。”
见状,张依依说道:“不过你放心,姑姑没打算再给东西,只是打算现在便替你解散你体内的血脉封印,难道你不想要?”
虽说到现在为止,张依依仍然不知到底是什么人打小便将安然体内的古神族血脉刻意封印起来,且这姑娘的身世来历一时半会间也很难追查出什么有用的线索来,不过既然安然已经接受了自己古神族人的身份,那么如今便已经是最为合适的解除血脉封印之时。
奥术世纪
“想要!安然恳请姑姑替我解除封印!”
张安然立马改了口,态度无比肯定坚决。
身为古神族人,她以古神族为荣,自然真真正正地想要感知自己的血脉传承,做一个真真正正的古神族人。
“好好,我现在便为你解开封印,你可准备好了?”
关于古神族种种,在张依依看来,哪怕说得再多也比不上让安然亲自去领会,古神族血脉传承可不是可不仅仅只是传承,更多的还是族魂的洗礼与赞歌。
张安然郑重无比地点头:“准备好了!”
……
三个月后,张依依与张安然终于离开了那处临时落脚点,一起直奔凌仙门而去。
先是顿悟,而后开启血脉传承,再加上路上耽误的功夫,她们两人比着姚南生与玉锦几人整整迟了好几个月方才到达。
只不过,或许是玉锦无法再抢夺张安然大气运的缘故,这三个来月提前归宗的玉锦却是过得极其不顺。
先是她夺运之体的事不知为何传了开来,以至于门派上上下下绝大多数的人看到她后几乎都是绕开来走。
毕竟对其他人而言,不论玉锦是不是夺运之体,总之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就算他们的那点儿气运还不一定能够被人家看中,但是个人都会对玉锦小心防备。
而掌门与几位主要长老更是连姚南生的面子都没给,甚至于查问对质都没,便直接命人将玉锦单独关押看管了起来。
凌仙门的意思再清楚不过,如今玉锦是不是夺运之体早就不是关键,关键是玉锦可能得罪了一位上神,一位自称为张安然姑姑的上神。
以那位上神对于张安然的维护,过不了多久势必会亲自上凌仙门为张安然出气算账,所以夺气真假早就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够让那位上神出气的对象玉锦却是得先看好。
“江文,是你向掌门告的秘?”
姚南生一巴掌将二徒弟半张脸扇得差点变了形,可想而知他有多么气愤。
亏得江文现在还有脸前来替掌门传话,他是当真没想到向来看着老实听话的二徒弟,竟然会违背他这个师父的命令,擅自越过他向掌门告秘那天在火山旁发生的详情。
原本他还想着提前回来由他先行主动上报师妹与玉锦之间的纠葛,尽可能的往误会上靠,尽可能的让人知晓玉锦自己根本什么都不知情同样无辜不已。
如此一来他们至少能够占据一些主观印象上的优势。
但偏偏二徒弟江文却坏了他的所有计划安排,实在是可恶到了极点。
江文缓了片刻后,这才站稳说道:“师尊息怒,弟子只是将当日所见所闻照着掌门的要求如实禀告,从头到尾并未有半句不实之处。”
“好一个如实禀告,好一个无半句不实,可你分明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所谓的气运之体是真是假,甚至玉锦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她同样也是受害者!而你的所谓如实禀告便是害得你小师妹直接被囚禁关押!”
姚南生斥责道:“因为你,此事弄得宗门上下人尽皆知,你安的又是什么心思?那名女修到底是不是上神,我都不能确定,你又凭什么告诉掌门她是上神?这就是你所谓的如实禀告?”
男差女错
“张师叔的姑姑到底是不是上神,师父何必自欺欺人,那样的存在根本不是我们所能够得罪得起的。更何况小师妹不管是不是真的夺运之体,总之张师叔这些年的种种遭遇都与小师妹脱不了关系。”
江文神色还算平静,但到底与姚南生离了心:“师父想保小师妹,也得看看张师叔的姑姑同不同意,不是一句小师妹什么都不知道就能了事的。更何况掌门亲自问询,弟子又岂敢不如实相禀?此事既然已经牵出了一位上神,便代表着主动权早就已经不在我们这边,师父又何必为难弟子,还请师父前往主殿,上神驾临,掌门与诸位长老皆已前往亲迎。”
“滚!”
姚南生黑着脸将人给骂了出去,但到底没有再对江文出手。
我的绝美校花
他也没有照掌门的意思去什么主殿,反倒是直接跑去了禁闭看管玉锦的地方。
谁知,等姚南生赶到禁闭之处时,却发现掌门几位长老,还有师妹张安然,以及安然的那个所谓姑姑竟通通都出现在这里。
“牧掌门,看来你赌输了。”
张依依居高临下地看着姚南生,话却是朝着凌仙宗的掌门而道。
牧掌门神色自是难堪,他冷冷瞪了姚南生一眼后,这才朝着张依依客气回应道:“上神英明,我等愿赌服输,从今天起张安然正式和平脱离凌仙门,无需再付出任何代价补偿。”
神域这边宗门对于底下弟子的束缚力是极其强的,且入宗之后再想自行顺利脱离宗门基本上不太可能。
要么直接叛宗,自此承受整个门派的追杀与无止尽报复,要么生生剐下一身肉来付出惨重的代价彻底没有了半点价值之后才可能被宗门除名抛弃。
而现在,牧掌门却是不敢有丝毫为难,便同意让张安然和平脱离凌仙门,与其说是愿赌服输,倒不如讲纯粹是得罪不起张安然的姑姑,是输是赢反正他都得主动满足人家这小小的要求。
张安然已经与凌仙门离心,这样的弟子强留下来有害无益,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给上神,以此表明他们的态度与敬畏之心。
“牧掌门一言九鼎,不错。”
张依依微一点头,淡淡说道:“但一码归一码,即使安然现在正式与凌仙门和平脱离,但从前这孩子在凌仙门遭的罪,该清算的还是得清算,该有的公道还是得有。本座不欲直接出手,也懒得费事,掌门与几位众老看着给个交道便可。”
“谨遵上神令!”
牧掌门丝毫不敢讨价还价,也清楚对方的确已经算是脾气好的,不然的话这会儿功夫他根本没有先自行处理的机会。
“等等!”
姚南生勇气可嘉,突然间出声道:“姚某斗胆,敢问上神神尊之名?上神既为师妹姑姑,为何当年师妹会以孤儿之身流落边陲之地,凡人之间?”
“姚南生,你有什么资格知晓我姑姑神尊之名?”
冷夫的鬼妻
根本无需张依依出声,张安然径直说道:“而且,我如今已与凌仙门没有任何关系,自然也与你没有任何关系,请不要再喊什么师妹,我的事,你同样没有资格过问。”
“师……安然,何必如此,我们之间何至于此?”
姚南生脸上一片灰败之色,显然被张安然的话刺到。
阴婚来袭,鬼王的新娘
“停,别跟我打这种恶心的感情牌,你不嫌弃恶心,我嫌!”
张安然嗤笑道:“你若是还想用这样手段替你那宝贝小徒弟狡辩,那也未免太把自己当成一回事。她是人是鬼我再清楚不过,其他人相不相信都无所谓,你还是闭嘴别再耽误所有人的时间,毕竟姑姑与我都没有半点兴趣听你说任何浪费功夫。”
姚南生还有些不愿认清自己被张安然极其厌恶的事实,还想再为自己说点什么时,却发现自己竟怎么也开不了口。
他惊恐地抬眼朝张依依看去,对上张依依的目光后整个人更是被自己体内灵力瞬间横冲直撞得筋脉自伤,差一点儿无法控制险些自爆。
“砰!”
张依依无声地地朝他比了个自爆的口型,下一刻当然没有让姚南生原地爆炸,不过却令其筋脉之伤更重了几分。
一个永远都认不清自己身份还自以为是的人,真是让人格外的不喜。
张依依直接给姚南生不轻不重的一个教训并没有瞒着在场之人,一时间凌仙门的掌门与长老们都暗自庆幸自己不曾像姚南生这般愚蠢惹到上神。
毕竟于张依依而言不轻不重的教训,对他们来说伤害性却相当之大。
要不是姚南生当初曾救过张安然并将其带至凌仙门,到底算是有恩于张安然,恐怕现在姚南生早就真的原地被上神一眼自爆掉了。
姚南生彻底闭上了嘴,不论是主观还是客观却终于彻彻底底地认清了自己在张依依面前不过是一只蝼蚁的事实。
因为张安然的的确确不再记念他的恩情,不再将他看在眼里当成一回事,所以安然的姑姑当然更不会再对他有半点的宽容。
其实他早就知道这些,只不过一直自欺欺人的不想去承认,还抱着最后一丝的侥幸罢了。
如今最后一丝侥幸被彻底打破,姚南生也彻底的老实了下来。
纵然再喜欢小徒弟玉锦,可现实面前也只能先顾上自己的性命再说。
“来人,将玉锦带上来听罚!”
牧掌门反应很快,也不再耽误时间,直接吩咐人把这些日子一直单独看管关押的玉锦给带到上神面前,当众处罚。
当然,除了处罚玉锦以外,还得好生补偿张安然,如此才能更好的平息上神对凌仙门的不满。
这是牧掌门在第一时间得知玉锦、姚南生他们触怒上神恐将牵连凌仙门后便考虑清楚的补救措施,说到底都是因为他们根本得罪不起一名上神。
而张依依今日虽从未正式表明过具体的身份,可从头到尾哪怕是再随意,再不经意之间所展示出来的手段实力,无一不是上神才能做得到的。
牧掌门只想早些了结这桩麻烦,早些送走这尊上神,而从未想过跟这样不可控的存在去攀什么关系,谁让他们之前把事给做得太过太绝,把人家的侄女得罪得太狠。
玉锦被带出来,看到眼前众人便已猜到将要发生什么,只不过她万万没想到自己压根连开口辩解的机会都没有,便直接听到牧掌门要罚她入永沉之地。
“不!我不要去永沉之地!”
玉锦吓得脸色大变,尖叫道:“凭什么罚我入永沉之地?师父救我,我不要去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