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我加載了戀愛遊戲 掠過的烏鴉-275.家庭旅行(8)

我加載了戀愛遊戲
小說推薦我加載了戀愛遊戲我加载了恋爱游戏
沿着溪流往上,来到一条只容一人通过的窄道。
窄道被踩平,露出光秃秃的泥土,偶尔某一处还能冒出一两簇顽强的杂草。
窄道的两侧,先是草丛,偶尔有蟋蟀等虫子从上面蹦出来。
草丛再往两侧,就是高而密集的杂树林。
到了这条羊肠小道,清野凛开始擦汗,时不时仰起脖颈喝一小口水,连九条美姬也开始喘气。
几乎没人说话,只发出脚步声和喘气声。
杂树林里,偶尔传来一声鸟挥拍翅膀的声响。
“清野同学。”九条美姬开口。
“什么事?”清野凛艰难地回答。
“你屁股很翘嘛。”
渡边彻:“……”
清野凛回过头,似乎想开口说什么,最后因为喘不气而放弃了。
“仔细看,腿又长又好看,并得很拢,可惜胸部几乎没有。”
“清野同学,你怎么出汗了?内衣的颜色被看见了。”
渡边彻下意识看过去,却迎面撞上九条美姬的双眼。
“去前面。”她冷声命令。
“视线里没有你们,我不放心,我就在后面,至于什么内衣颜色,我保证不看。”
九条美姬打量他一眼,一言不发地回过头去,继续挑衅清野凛,引她说话。
渡边彻盯着九条美姬的背和屁股看,偶尔看看风景,只用余光确认前面四人的安全。
又走了半个小时,清野凛靠着药也快坚持不住时,终于走到羊肠小道的尽头,一片高原般的平地。
“在这儿休息一下。”九条太太擦着汗说。
渡边彻看见清野神微微闭上眼,似乎聆听到了圣音,得到了救赎。
五人坐在自己的背包上休息。
清野凛拿出一个发圈,先套在左手腕,然后双手挽起长发,也不知道手怎么动的,最后头发莫名其妙地就被扎成漂亮的丸子。
露出的雪白细腻后颈,有一层薄薄的细汗,青春肉体充满生命力的诱惑。
长发被挽起,她像脱了一件衣服,解脱似的叹了口气。
九条太太看了她一眼,笑着说:“到了上面有溪水,有温泉,游泳泡澡都可以。”
“嗯。”清野凛点点头。
“凛的体力比以前好了。”清野太太带着淡淡地欣慰。
“可能是学校的上坡道走习惯了。”清野凛看了眼手里没有一滴水的空瓶,视线转向渡边彻。
渡边彻从包里又拿出一瓶,当着四个人的面,他不好下药,直接递给她。
“少喝点,到了山上才有厕所。”他说。
“嗯。”清野凛轻轻应了声。
九条美姬看着渡边彻:“我好像都没有被你这么关心过?”
超能吸取 我仰望白富美
“我……”
“你什么?”
“好了,美姬。”渡边彻无奈地说,“我只是基于常识,随口提醒一句,而且我和清野同学只是朋友,你担心什么。”
“谁知道呢,说不定背着我偷偷养了人。”九条美姬看着渡边彻,面带意味深长的冷漠浅笑。
渡边彻有一种被她看透,秘密被知道的感觉。
他自己不怕九条美姬。
以前,他是为了父母才屈服,现在,他又开始担心明日麻衣和小泉青奈。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渡边彻笑着试探。
“给我捏捏腿,走得疼了。”九条美姬懒洋洋地把腿架在他腿上。
渡边彻揉着大腿和小腿,帮她缓解疲劳。
看来刚才只是她一贯的怀疑。
“好羡慕啊,我也想让人给我捶腿。”清野太太打趣道。
“抱歉了妈妈,这是女朋友的专属权利。”说完,渡边彻转移话题:“这座山是清野家的吗?”
“嗯。”清野太太看着草丛里的小花,“山顶有一个湖,准备在湖边建酒店,在这片平原开露营地。旅客可以来登山、露营、泡温泉、划船度假。”
“已经建好了?”渡边彻抚摸九条美姬的美腿,好奇地问,
“哪有那么快,刚规划完,设计图都没画。”九条太太说,“现在山上的船、厕所、水池,是我们决定来这露营后,让人立马修建的。”
“您怎么知道?”渡边彻又问,“不是清野家的吗?”
“清野家的就是我家的。”九条美姬笑着说。
绑架前妻:女人,搞定你 十三幺鸡
“嗯,嗯。”清野太太优雅地点了两下头,很赞同地说:“九条家和清野家是一家。”
‘这话能信吗?’这句话渡边彻没问出口。
“美姬、凛,”清野太太看着两人,“你们都是女孩子,从小一起长大,将来遇到什么困难,一定要互帮互助。”
两人都没回答。
清野凛原本很想喝水,从渡边彻那拿了之后,喝了一小口,身体又不渴了,此时听完母亲的话,她既不点头,又不否认,闭着眼睛恢复体力。
九条美姬搂过渡边彻的脖子,头靠在他肩上,似乎打算抓紧时间睡一觉。
一路走来,两人都累了。
休息了十分钟,继续登山,他们行走在山脊一般的草原上。
如果按照刚才的节奏,原本可以一口气爬到山顶,但清野凛手里拿的是普通纯净水,没过一会儿脸色变得苍白,所有人停下来休息。
走走停停,总算在天黑之前到了旅行地。
这是一块巨大的草地,同时也是瞭望台,站在山崖边,可以远眺整个城镇。
渡边彻不知道山脚是哪个城市,总之不是东京,不是京都,更不是老家见泽。
“开始扎营吧,然后去泡温泉!”九条太太习惯指挥了,这一路上都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搭帐篷的时候,渡边彻偷偷问九条美姬:“你妈年轻时候是什么样的?对你是不是很凶?”
“算不上凶,只是严厉。”九条美姬给渡边彻递地钉。
渡边彻看了眼九条太太,她和清野太太一起,兴趣盎然地对照说明书搭帐篷。
“想象不出她严厉的样子。”渡边彻摇摇头,“清野同学,你见过她母亲严厉的样子吗?”
清野凛折腾她的小凳子,人坐在里面会凹进去。
她买的时候,渡边彻就想象她坐在上面看书的样子。
“没见过。那个时候我已经不去她家了。”清野凛把凳子展开,往那里一放,双眼微微发亮。
那张凳子的确有‘让看见它的人,就想立马坐上去,悠哉享受时间流逝’的冲动。
四人睡的帐篷,外形类似小房子,而渡边彻的,只是普通的半圆形,不过两者的材质都非常好,一般的风雨奈何不了它们。
可惜只会被使用这一次。
搭好帐篷,太太们嚷嚷着合影。
一会儿在帐篷外,一会儿在帐篷里面,一会儿只从帐篷里露出一个头。
两位太太乐在其中,好像出来玩的女大学生,九条美姬被渡边彻拉着拍了不少表情不情不愿的照片。
只有清野凛,一直坐在她的小凳子上安静看书——如果不是因为不知道温泉在哪,两位太太又不肯告诉她,她早就一个人去了。
“好了,走吧。”
“渡边君,照片发给我没有?”
“发了。”
“看这张,角度不错呢,我们四个有一种行走在原始森林里的味道。”
“看这张,哈哈哈,小凛水喝到一半,看镜头的样子有点傻乎乎的,是太累了吗?保存起来。”
“为什么有一张美姬屁股的照片?”
调教异界 月半子
“我连这个也发出去了?!”
“原来想留着自己享用啊。”
“别说这种话,妈妈!”
拿着换洗的衣物,聊着照片,五人来到温泉。
温泉还没有精细地规整过,不过换衣间和阻挡视线的竹墙倒是有。
渡边彻一个人泡左边,听着右手边女性们互相点评身材的说话声、清洗身体的浇水声。
就隔了一个象征性的竹墙,几乎什么都能听清楚。
因为太累,泡温泉又太舒服,她们一直泡到天黑。
“星星看得好清楚。”
“这在东京完全看不到,小凛,那是什么星座?”
某个时间,九条太太突然说:“渡边君,要过来一起泡吗?混浴也可以!”
“呵呵呵!”清野太太笑得跟真女大学生一样,“过来呀,渡边君,一家人混浴很正常!”
“美姬会杀了我的!”渡边彻回答。
“怎么?我要是不杀你,你就过来了?”
“不去!”
“谎言。”
“我只是想,但绝对不会做!”
“这倒是实话。”
“原来想啊。”九条太太声音多情妩媚,“渡边君,你最想和谁一起混浴啊?”
“我先回去生火做饭,你们慢慢泡!”
水声哗啦,渡边彻站起身,逃离了温泉。
那边两位太太笑作一团,悦耳的笑声撩动人心,但在这无人的山顶,只能给天上的星星听了。
“我猜他肯定想和美姬、凛两个人一起泡。”
“那可说不定,现在有喜欢我们这个年龄的少年。”
“母亲大人,你在说什么?”
“我没说渡边君,只是讨论社会现象。”
“下流。”
“你居然说我下流,刚才脱衣服的时候,盯着自己女儿胸看的是你吧?”
“我是同情的眼神!”
“母亲!”
“啊,凛,妈妈不是那个意思,你看妈妈,虽然不大,但也不小,你还有……”
到这里,渡边彻已经穿换衣服走了。
踩着星光,心里安慰着清野凛,他悠哉地走回露营地。
先把挂在长杆上的露营灯点亮。
灯光温馨,像金字塔似的笼罩他们这一小块露营地,据说带有驱虫的效果。
他又点上蚊香。
接着,用捡来的木材生火、烧水,然后拿出提前处理好的今日份食材——明天的就要自己处理了。
晚饭有瓦斯炉上煮的火锅,饭盒煮的米饭。
这些东西几乎没有厨艺要求,按照流程就行,渡边彻可以放心大胆地制作。
“好香啊。”
“泡完澡出来,就能吃上好吃的,太辛福了。”
“平时在家里不是吗?”
“咦?好像也是。”
四人面色红润,带着水汽走来,身材婀娜,迷人得移不开眼睛。
在星空下、露营灯的灯光中,五人围着坐在桌边吃火锅,偶尔添一碗米饭。
篝火燃烧,爆裂开来发出噼啪声;山野间各种虫鸣,宛如自然的交响乐。
这次带了很多工具,比说桌子、椅子、等等,如果不是渡边彻,只有开车露营才能带这些东西。
吃完饭,清野太太用篝火上烧的水,给五人泡了红茶。
“渡边君,第一个给你煮,今天辛苦了。”她说。
“能这样出来玩就很开心,一点都不辛苦。”渡边彻真心实意地说。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我也觉得很开心。”九条太太第二个拿到红茶,“等暑假去海边别墅,或者去山里避暑。”
“期待。”渡边彻说。
清野太太的第三杯和第四杯没有立马给人,而是一起泡好,然后同时端给清野凛和九条美姬。
“你们两个在我心里一样重要哦。”
渡边彻看了眼清野凛,清野凛看了他一眼。
嗜血总裁:女人,你敢挑衅 逆水潇湘
虽然她没打算用眼神告诉渡边彻真假,但渡边彻还是读出来了。
渡边彻突然意识到:只要有清野凛在,他岂不是也有了看穿谎言的能力?
“我们来围炉夜话吧,首先,嗯——”九条太太说,“美姬、小凛,你们是怎么看渡边君的?”
“我也好奇!”清野太太期待看着自己女儿和九条美姬。
“这倒是从来没问过。”渡边彻来了兴趣。
“不怎么看。”九条美姬啜饮一口醇香的红茶,“不过偶尔会有一种感觉,不管他表现出什么感情,内心深处有一个冰冷清醒的地方,令人难以捕捉。”
“有吗?”渡边彻自己没感觉。
“凛呢?”九条太太问清野凛。
“很傲慢。”清野凛轻吹茶水,白色的雾气一直消失在露营灯照不到的夜色中。
“傲慢?”清野太太重复这个词。
“嗯,他身上有一股气质,不同于善良、怜恤或邪恶、残忍等感情,就像与生俱来,有点类似九条同学刚才说的,不过比起冷静,我偏向用傲慢来形容它。”
“别再说了!”渡边彻受不了,“再让你们说下去,我一直以来树立的形象,要全毁了。”
“你有什么形象?”九条美姬问。
“温柔!”
“什么优点都没有的人,就是温柔的人。”
“那是偏见!”
五人坐在空旷的高原平底,喝着红茶聊天,偶尔看看星空,听听虫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