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小說 蘇廚 起點-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 衆將推薦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苏厨
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众将
苏油愤愤不平:“等到朝廷的考试真的下来,他们才会知道我的好!”
说完又正色道:“你们武人也不能放松,口号我都跟你们想好了,‘早打晚打,早晚要打’,‘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只会撩刀,半个草包,能打能算,一条好汉’!”
一群军中大佬顿时都笑尿了。
种诂瘫在白藤椅子上:“哈哈哈哈,这就是探花郎想出来的词儿?哈哈哈哈……”
苏油不管:“你别管文辞雅不雅,军爷们听着带劲儿才行。”
巢谷说道:“不过也在理,要是不懂理学,这个碉堡怕是都修不好。”
苏油笑道:“元修老哥这例子可举得不对,河北军中可有造这个的高人,还很多,有些是真不懂理学。”
种诂顿时来了兴趣:“谁呀?”
苏油说道:“阿烈跟炽火两军里边,不少都是二林部里出来的,他们部族不用水泥粘合,光用石块都能垒砌出十多米高的碉楼。用上水泥,搞这么个玩意儿不叫事儿。”
种诂大喜:“那这下我东线和中线就可以安心发展和操训了。”
绿茵王者
苏油说道:“这次来也不是听大家报喜的,更想听听你们有哪些难处苦处,需要四路都转运司,节度府如何帮助解决的,只要提出来,我会尽量想办法。”
种诂说道:“本来是要提的,比如前线军力还是比较薄弱,防守面积过宽,后方人口基数不高,要真有战事,转运可能会成问题等等。”
“还有就是粮秣、物资、牛马,不过跟明润你谈下来,这些都给你想到了。不过光想到不算啊,得尽快化作实利,厚培出根本。”
苏油说道:“你放心,河北民力我已经调整了出来,很快就会见效。水路已经探明,很快你这里就会收到机械、农具、各种建设和军用的物资。”
种诂这才贼笑道:“既然明润你如此上道,那我也也不能白拿,给你出一招,算是礼尚往来。”
苏油问道:“啥招?”
种诂得意地道:“听说你苦于无法与太原打通便利通道?”
苏油大惊:“种帅你能解决这事儿?”
种诂摇头:“我可没那本事儿,不过我对军事地理和历史感兴趣,知道古时候就早有人尝试过。”
苏油赶紧找来自己的书包,翻出笔记本:“种帅你不早说!快快快,我都记下来。”
种诂说道:“东汉初匈奴强盛,汉明帝击之,大军驻屯于雁门,太行。”
“虽营屯田,然依旧不给,于是在明帝十年,汉始作蒲吾渠,以通漕船。”
“此漕由大白渠通绵蔓水,再由绵蔓水入汾水,以达羊肠仓。”
“大白渠在真定西面的获鹿,绵蔓水即今之冶水,上游源头在太原府的寿阳。”
“而冶水附近的汾水支流,只有一条河,那就是洞过水。”
“而洞过水的上游,也在寿阳!”
“因此东汉蒲吾渠,必然就在此地,而蒲吾,即今之平山在汉代的称呼,也是冶水汇入滹沱河的地方。”
“因此这条渠,肯定就是在寿阳开凿,沟通冶水与洞过水这两条支流,穿过太行,将汾水与滹沱河联系了起来。”
“靠,汉代?!”苏油都惊着了:“他们成功了?”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猜应该是没成,否则后来就不用开凿另一条了。”
“还有一条?”
“对,估计是蒲吾渠穿越太行过于艰难,于是在永平年间,东汉为了解决明润如今想要解决的这个问题,又重新修建了一条漕渠。”
“这次选点,是利用太行、吕梁之间的豁口,从交城、太原北上,沟通汾水的支流杨兴水与滹沱河的支流牧马水,让河北漕粮可以抵达定襄。”
苏油将这两条线路记录在笔记本上,问道:“那这第二条线路,汉人成功了吗?”
种诂说道:“如果说修渠,算是成功了;如果说漕运,算是失败了。”
“何意?”
“因为那边的漕渠过来,只到定襄。而沿滹沱河利用水运,一般抵达平山为止。从平山到定襄这段滹沱河天然河道,史称‘三百八十九隘,前后没溺,死者无算’,其后汉章帝派邓训考察,邓训奏称水道凶险,认为不如驴辇,将之停了下来。”
苏油点头:“如今已过去千年,北方河道的水文情况需要重新考察,既然已经知道了大致线路,就算是有了线索,等回到大名我就给京师大学堂去信,让他们查查这方面的资料;也会给各地知州们下文,查询沿途情况。”
“等资料查实,我们派遣勘测小组去看看。”
“东汉人没有高爆炸药,他们不行,咱们不一定不行。要是真能成,这可就解决了大问题!”
要是苏油知道种诂所言的第一条线路,就是后世正太铁路的线路;而第二条线路,就是后世蒲汉铁路北线的话,只怕要惊掉下巴,再次刷新对华夏民族智慧的认识。
在霸州考察了两天,护卫马军终于到了,苏油邀请种诂和巢谷体验了一把小火轮,沿着界河前往雄州。
八十里水程,纵然是逆流,在柴油机动力的驱使下,小火轮也比骑军常速行进还快。
这引起了种诂和巢谷的严重兴趣,种诂说出了和曹南一样的话:“明润跟我整几条这个呗!”
种诂发话比曹南有效多了,苏油没有一口拒绝,笑道:“所以要去定州看看啊,先得了解这边的技术水平到达了何等程度,才能决定是给你们配蒸汽机船还是柴油机船。”
巢谷说道:“到时候别忘了,再把扁罐跟椅子在东胜洲搞的那种小炮搬两门上去……”
小火轮加七十五厘米滑膛炮,这尼玛已经是内河炮艇的概念了,不过也不是不能考虑。
苏油脑子里已经在勾勒后世嘉州码头那种二十米级水警巡逻执法船加上炮塔的拉风场面了,嘴里却说道:“我会将设计要求发给昭明看看……”
雄州的老熟人就更多了,四路都经略司幕府是按照军机处六司规格设置的,负责人分别是种师道、种师中、姚古、韦昭、李祥和王厚。
李祥是太监,但是箭术一流胆气过人,皇家军事学院培养时学习成绩异常优异,宫里偏心,将之列入了四路都经略司参谋班子。
他不是监军,监军另有其人——童贯。
这里是四路前线指挥心脏,一共驻扎了三支新军,分别是苏烈的永清军、折可大的平戎军、郭成的承德军。
苏烈是老熟人了不用多说,折可大是炮三班杀才出身,同时还是陈昭明的半个弟子。
跟随陈昭明炸开宣房口后,对理工之道简直崇拜有加,当时就拜了陈照明为师。
在平夏之战里边大放异彩,先是帮王中正放了一把大火,然后设立阵地狙击从火场冲出来的夏人,愣是无一得脱,彻底平定了曲野河。
完成任务后追上种谔,又和他一起歼灭梁永能,进而配合包围故秦渠外的猛将仁多零丁,歼灭之后渡河,和刘世恒一起攻克定州,断掉兴庆府的后路。
一路杀出赫赫威名,手底下人命超过十万,军中号称“小将种”。
郭成则是大宋悍将刘昌祚的手下,老西军精锐中的精锐——骁锐骑军,就一直是郭成在统带。
百 鍊
平夏战役中一路从磨脐寨杀到了敦煌、玉门关,一直是刘昌祚的左膀右臂。
骑军队伍也越打越大,从一支变成了三支。
骁锐军也变成了重装骑军,由刘昌祚亲自统领,郭成则成了骁锐军的两个重要帮凶之一——豹捷军的主官。
平夏之后西军开始了重大军事调整和裁撤,如郭成这样的悍将苏油是一定要保住的,第一时间将之送进皇家军事学院深造。
出来后河北组建新军,要实现全骡马化,朝廷当时点了种诂和巢谷的将,并问种诂有什么要求。
种诂说没有要求,把郭成给我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