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討論-第四百零一章:最後一天展示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两碗热茶被推到了恺撒和楚子航的面前。
是的…两碗热茶,正常大小的饭碗里面装着香气扑鼻的茶水,黑色的茶叶重重叠叠地沉淀在碗底。
楚子航和恺撒分别端起了茶水,有些局促,不知道自己是该学古代大侠一饮而尽还是轻轻地对着碗口小酌一口…不管怎么样看起来都好像很喜感的样子。
“不好意思,家里从来没有来过这么多人,杯子没有准备那么多,只能用碗将就一下了。”沙发对面的椅子上,林弦满脸抱歉地看着端着碗面面相觑的恺撒和楚子航。
在他们两人身边的沙发上坐满了其他的‘A’级学生,一间客厅里虽然谈不上人满为患,但乍一看也显得十分热闹,像是团年或者某人过生日聚在一起吃饭。
这里是别墅区,林年的家。
现在的时间是凌晨两点,距离袭击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了。
在商量一致后,林年果断将恺撒一群人带回了家,美其名曰同学聚会,弄得上晚班回来正想躺着休息的林弦一时间手忙脚乱的,好不容易才把客厅收拾出来让所有人堪堪坐下了,然后又是准备零食又是泡茶,学员里的几个女生都看不下去了起身帮忙才把这么多人一口气招呼了下来。
“凌晨两点开同学聚会,这个借口真的没问题吗?”坐在林年身边小板凳上的曼蒂,看着跟恺撒和楚子航寒暄的林弦小声问道,“你姐真不会揍你?”
“要揍也是事后揍,往死里揍那种,所以你一直跟着我别乱跑我就不会挨揍。”林年也小声回答她,而后又提高声调看向林弦,“姐,你进屋去休息吧,我跟我朋友一起聊一会儿。”
“我没事的,我就在旁边招呼你们就好…好不容易看见你交那么多朋友我打心底里高兴啊,你们有什么需要就给我说,我帮你们准备。”林弦笑着摆了摆手看向沙发上挤成一堆,还有几个端着碗站在沙发后喝茶的学生们说。
“没有的事情…您进去休息吧,我们只是聊一聊一会儿就走了。”恺撒露出了一个微笑。
其他人也立马跟着劝林弦回屋休息,后者似乎也感受到了淡淡的拒意,只能挠了挠头笑着摇头走回了房间,嘴里嘟哝着果然三年一代沟什么的…
直到林弦房间门关上了,客厅里才重新陷入了寂静,恺撒和楚子航放下了手里的茶,看向了林年表情有些怪,“你带你姐姐来了?”
“你这是什么话?”林年摸了桌上一块饼干丢嘴里,古怪地看了一眼他们,“我跟我姐姐搬家都需要过问你们的意见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恺撒正想继续说什么,却看见一旁的楚子航微微摇头,他也顿然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停住了嘴里的话。
现在没必要纠结这些细枝末节的事情…之前的几次案例证明了试图唤醒这些失去记忆的同伴的记忆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在林年主动陷入小镇跟他们合作的布局成功后,他们也就没有再去作死的理由了。
“说正事。”恺撒点了点头语气平缓了下来,“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
“找到凶手,再揍祂一顿,这次注意一些别让祂跑了。”林年喝了口茶简单地说。
沙发后的几个‘A’级学生对视了一眼悄然点了点头,执念很强…该说‘S’级不愧是‘S’级吗?进入领域的人都会失去记忆,从而按照自己的本性进行全新的一段生活,然而‘S’级就算是莽进领域里了,依然还是这么…嫉恶妒仇?跟他们的目的几乎完全一致。
只是从某些细节上来看,他们还是能看出‘S’级的确处于本性外露的模样…比如现在这番说话的腔调和做事的姿态过于放飞自我了。在现实世界,卡塞尔学院里,他们认识的‘S’级可是一个话少,做事干练,同时特别冷淡的王牌专员,完全没有面前林年身上难以掩盖的孩子气。
凤凰凌天 七夕月夜
“从现在获得的条件和情报来看,我们的敌人至少是次代以上的存在,普通的混血做不到这一点。”恺撒说道。
他十分聪明地将一些敏感词汇缩短了,却又将意思讲明白了,一旁的楚子航撩起衣服抽出了一把黑色的伯莱塔放在了桌上,曼蒂看见后忍不住后仰了一些,而林年却是凑近了发现枪柄上有明显的血迹。
“从兰斯洛特身上取回来的。”楚子航说,“在查看血字的时候我把他的枪收起来了,以免被警方查到给我们增加更多的任务量。”
“当时他身上带了枪,遇到了今晚你遇到的那个…怪物,只可惜他连拔枪的机会都没有就被钉死在了墙壁上。”恺撒看着林年淡淡地说,“敌人表现出来的第一个特征就是快…但我相信在速度方面上很少人能超过你太多。”
“对我这么了解?”林年把枪捡了起来把玩了一下,熟练地把它拆成了零件又装了回去,整个过程每个人都看在眼里,但却没人说什么。
“其次就是言…超能力的问题了,就今晚你对凶手的描述,对方至少表现出了两个性质。”恺撒说,“拥有控制光和热的能力,可以同时出现在三个地方…你对这种类型的‘东西’有什么印象吗?”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没有见过。”林年放下伯莱塔直言不讳地说道,“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怪物,之前我一直以为就只有我是怪物了,但看你们的接受程度,世界上这种怪物似乎还有很多,只是我没遇到?”
“是的。”恺撒爽快地承认了林年的猜想,“我们算是知情人,但没有跟你一样的力量,我们的目标就是那些依靠这些力量为非作歹的危险存在,发现他们然后抹杀他们。”
“挺干脆的做法,我喜欢。”林年啧了一下,“如果你们存在一个组织说不定我还能在里面混个不错的职位?”
岂止不错的职位,你在执行部里根本就是王牌专员。
所有人内心都默默吐槽了这么一句。
“我们现在的战线基本是稳定的,之前的矛盾可以直接放下,我们现在唯一的目的就是抓住凶手,然后解决掉他。”楚子航看了一眼曼蒂平静地说道。
“由于某种原因,你可以认为是信仰问题,我们不怕死,你也不要担心我们会死,在关键时候我们会为你挡枪,拖延时间,最大可能帮你提供斩杀凶手的机会。”恺撒补充道,“凶手死亡就是对我们来说最大的安慰,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钉头,火烤,还剩下刺入内脏、被虫子活活吃掉、肠道病和被狗所食。”曼蒂说话了,每个人都看向了她,只是这次大家的眼里没有太多敌意了,毕竟真正的敌人已经出现了,曼蒂表现出的优异也完全被新跳出来的林年给掩盖了过去…之前还真是他们多心了。
“刺入内脏可以理解,后三种的条件都太苛刻了,如果我是凶手,以我极快的速度为基准,我大概率会选刺入内脏作为下一次审判罪人的手法。”楚子航分析道。
“但也不能大意,在祂表现出光热能力之前谁又知道祂会以炙烤的方式进行第二次惩戒?”恺撒提醒。
“关于刺入内脏的典故,我记得圣经上说是一个肥胖的国王背弃了上帝,于是上帝派出代行者,让代行者觐见那位国王时在私下相处的时候掏出捆在右腿的匕首,刺进了肥胖国王的内脏,就连刀柄都一起陷入了进去。”维乐娃开口,她在私下查阅过圣经典籍,做了很多功课。
“私下相处的时候被捅死了吗?那看来这意有所指接下来我们八个人中谁落单谁就会遇见凶手呢。”恺撒轻声说。
“可以依此布局,但还是要当心,毕竟上一次凶手就钻了文字漏洞…祂并不是那种拘泥于圣经路子的死板机器,可能祂的变通能力比我们想的要强很多。”楚子航说。
“又是背弃上帝…上帝还真是容易被背弃啊。”林年倚靠在椅背上,“凶手既然自认为是神的代行者,要替神完成惩戒,那祂究竟是信仰的哪尊神明呢?你们又犯了什么罪值得受此大刑呢?”
八个转校生都沉默不言了。
现在这屋子里也只有他们清楚现在当下的这个小镇是虚假的,是一个巨大无比的言灵领域构建出来的梦境,而构建出梦境的嫌疑人却是一个‘A’级危险混血种?
现在秘党中对这件事的看法有两种不同的声音,第一种就是这个‘A’级混血种其实是尚未苏醒的次代种甚至龙王,在抓捕过程中受到了精神上的刺激导致了错误觉醒…在历史上这种事情是有案例的,事实证明大部分的龙族在尚未苏醒前都以不同形态生存在这个世界上,有的是黑蛇,有的是巨兽,作为迷失人类行走在人世间的例子自然也存在。
而的第二种可能在刚刚被提出的时候就被否认了,有人提出这位‘A’级混血种被更高位,以秘党的知识尚且不能理解的存在更改了血统,从而导致言灵异常扭曲扩张到了如今这个地步。
更改血统这种事情并不是虚妄,因为部分秘党的长老都清楚,在诺玛信息库的深处就有着一份名为‘尼伯龙根计划’的企划,那份企划的最终目的就是人为的提纯血统达到可以匹敌龙王的程度!
可现在早在他们准备实行尼伯龙根计划之前就有了类似的事情发生,让他们接受‘A’级危险混血种被提纯了血统,无异等同于让他们接受在这个世界上有着另外一股未知的势力已经提前掌控了‘尼伯龙根计划’了。
可秘党们的‘尼伯龙根计划’甚至还是未完成品,因为他们还缺少了一些最关键的元素,譬如龙王的血清…
所以现在大风向依旧是吹得是这个‘A’级混血种其实是一只苏醒的次代种,而这个猜想似乎也更合情合理一些,能让人比较好接受一点。
豪门之贺总裁的剽悍娇妻
“不愿意讲述就算了。”林年扫了这些人一眼随口说,“今晚我们把大致计划定好,之后你们就住旁边曼蒂的家里(一旁的曼蒂陡然抬头一脸茫然)别回去了,明天一早我们就去学校做最后的准备。”
“啊?去我家?为什么去我家?”
“去学校?”恺撒等人完全无视了曼蒂若有若无的抗议,“明知道敌人是那种恐怖的东西我们还要把他往学校里引吗?”
“总比在这片住宅区好,而且你们不知道吗?大学里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已经弄得人心惶惶的了,更别提最近小镇上还兴起了一种流行感冒,校方已经准备进行为期一周的停学了,住校生只要不是离得太远的都暂时遣返回家,所以空荡荡的大学里算得上是最好的战场了。”林年说。
“流行感冒?”恺撒愣住了。
“我姐才告诉我的,她说她去上班的时候发现小镇上的人都有些病恹恹的,大家好像都有些气无力,一问才知道是感冒传开了,你们最近也要小心点出门记得戴口罩,不然得着病去拼命是很容易死的。”林年随口解释。
听到这个消息,所有‘A’级混血种的脸色都是一紧,因为他们清楚林年描述的这并非是什么流行感冒,而是他们时间不多了的证明。
卡梅尔小镇已经被领域笼罩整整三天时间了,三天没有进食没有喝水已经足够摧垮一个人了,人不喝水只能活四到七天,死亡时间完全因人而异,如果不是因为领域的缘故,所有的被困者在现实里都处于一个低消耗的冬眠状态,在第三天的时候这个小镇就应该面临大规模死亡了。
明天,大概也是最后一天的时间,他们必须搞定凶手,不然每往后拖一天就是成百上千人死亡。
“那胜负应该就在明天分晓了。”楚子航轻声说。
“现在情报那么不足,敌人有那么古怪,你还敢那么相信我吗?”林年看着沙发上这个有意思的男孩轻笑着问。
“一直如此。”楚子航也看着他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