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说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第六百四十三章 小寶寶(下)分享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小說推薦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
“最后跟咱们说的话?”抱着爱丽丝的向爸皱眉想了想,说道:“说他不在的时候,我们如果遇到什么麻烦的话,可以去找‘小夏’和‘小唐’。”
然后向爸愣了下,若有所思道:“‘小夏’和‘小唐’?按时间来看,那个时候,小夏应该已经……”
说到这里,向爸低头看了眼抱着的爱丽丝,没有继续说,但他知道向妈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按时间推算,那个时候夏离冰应该已经怀孕了——当然,向坤那时候未必知道,但两人发生过关系的事他肯定是明白的。
既然当时两人已经发生过关系,为什么向坤最后跟他们说“小夏”和“小唐”两个人的名字?
而且在向妈追问的时候,还说什么是比男女朋友、比夫妻还要紧密的、永远不会分开的合作伙伴。
向妈没有立刻跟向爸进行讨论,而是先喂爱丽丝吃完饭,不仅喂了老夏带来的包里的米糊,还有捣碎了的虾肉、鱼肉、胡萝卜。
本来向妈对爱丽丝的喜爱就已经是突破天际了,这会喂完一顿饭,更是喜欢得不得了——这孩子实在是太乖、太可爱了!
喂她吃饭,给什么就吃什么,而且吃的也快,一点都不闹腾,特别的省心,连吃东西的样子都很可爱,小脸蛋鼓鼓的,看得向妈心都快化了,眼角和嘴角的笑意一直就没有停下来过。
让爱丽丝吃完饭,抱她在客厅沙发上坐了一会,看到她困了,带她去房间睡觉后,向妈才和向爸在餐厅一边吃饭一边聊天。
“我刚刚最开始也是怀疑,向坤会跑去欧洲出差,一去就这么久,可能是陷入了情感选择的困难中,想理清自己的想法,看看是要决定和小唐还是和小夏在一起。”向妈端着碗,站在餐厅靠过道的位置,通过卧室开着的门,看着躺在床上睡午觉的爱丽丝,看着她那虚握的小手,还有伸出被子穿着绿色小袜子的小脚丫,一脸笑意。
“所以……向坤选择困难,跑去欧洲躲着?这也太孬了吧……”向爸不满道,不过他也和向妈一样,远远地透过房间门看着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爱丽丝,所以脸上依然是一脸笑意,笑得眼角满是褶子。
向妈说道:“他可能本来没想出去那么久,但在爱丽丝出生后,他估计得到了消息,又不敢回来了,所以一直待到现在。”
向爸立刻摇头:“不对,你要说儿子因为陷入三角恋,所以跑出国去避风头,我勉强能理解,但这孩子都有了,以我对儿子的了解……他不是这么不负责任的人,不可能知道有女儿,还故意不回来。”
“嗯,所以这个想法我也就是冒了那么一下,我也觉得可能性太低。而且……如果向坤去欧洲,是纠结于和小唐还是小夏在一起,他为什么会在离开前,专门带两人到家里来吃饭,最后还特别交代咱们如果遇到什么困难,可以联系她们?”向妈分析道。
“对噢。”向爸用筷子轻轻点着手里饭碗的边缘,说道:“如果这小子真是因为逃避和小夏、小唐的感情问题,应该不会那时候还带着她们俩一起到家里来,还让咱们有事可以去找她们,这小子……脸皮肯定没那么厚,他要真有那么厚脸皮,也不可能要跑到国外去躲着。”
向妈也说道:“而且那时候见面,我看小夏、小唐跟向坤三个人在一块的时候,好像挺自然的,就跟……就跟……唉,一时居然想不到什么好的形容。”
“跟亲人似的?”
“也不是,亲人的话,是熟悉、了解,但不一定步调一致。而他们,就是……就是一种好像很默契的感觉,你记得那次向坤做饭,小夏给他打下手,小唐、小杨、小苹果就来跟我们俩打牌聊天,就很自然,很明确,一点也没有要去厨房做做样子、客气一下的尝试。对着咱们的时候,她们也都很客气,但是相互之间、跟向坤的时候,就好像都知道各自要做什么的样子。那感觉……就是很那什么……很和谐?”
女 醫生 穿越
向爸笑起来:“那不就是他说的,‘合作伙伴’的感觉?”
“你听他在扯!什么‘合作伙伴’,合他个大头鬼。”向妈说着,又皱眉道:“但小夏和向坤之间,好像真没有那种年轻小情侣之间的感觉,有点像左手跟右手似的,特别的默契。倒是小唐,有时候说到和向坤有关的一些话题,还会有点腼腆、害羞。”向妈回忆道。
向爸若有所思:“确实,感觉小夏的性格有点奇怪,有些时候觉得挺活泼外向的,有些时候又沉静得让人觉得她是不是心情不好、遇到什么事了。”
“向坤跟我说过,小夏平时就是那种沉静的性子,是在咱们面前故意表现得外向活泼的。”
“唉,都是好孩子啊。”
正聊着,向妈的手机忽然响起来,她吓了一跳,担心吵醒已经在心里认定的“宝贝孙女”,赶紧把声音按掉,然后一看来电显示——“小唐”。
向妈一怔,抬头和也看到了来电显示的向爸对视一眼,说曹操曹操到啊,这时候小唐打电话来,会是什么事情?
“喂,小唐啊,哎,我和你向叔叔刚吃过午饭,你现在还在崇云村吗?小杨、小苹果、小铃铛她们怎么样?噢,你已经去彭城了啊,小铃铛要上学了?”
在电话里寒暄了一会后,另一边的唐宝娜忽然语气有点纠结和犹豫起来,然后似乎下了决定般,小声问道:“阿姨,您能联系上向坤吗?”
“我中午刚给向坤打电话,但是接电话的是一个自称是他助理的男人,说他和客户出海了,没带手机……对了,小唐……你不是和向坤是合作伙伴吗?你也没法直接联系他?”向妈疑惑道,她之前担心向坤的时候,还偶尔要打电话给唐宝娜、夏离冰,询问向坤的工作状态呢,毕竟他们是合作伙伴,都是同一个公司的。
“噢,我明白了……”唐宝娜的声音还是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刚刚没打通,我现在直接跟那边联系……阿姨,你今天见过小冰了吧?”
“啊,是啊,今天中午小夏有过来一下,但是她有事要赶飞机,又走了……”向妈忽然有点紧张。
“嗯嗯,我明白了。阿姨,那就先这样,回头您有空到彭城或者铜石镇来玩呀。”
向妈和唐宝娜的通话一结束,一直耳朵贴在手机另一侧“旁听”的向爸立刻问道:“小唐是不是知道爱丽丝的事了?”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有可能。”向妈皱眉道,“她语气不太对。”
“难道真是因为感情问题,所以儿子一直躲在欧洲不敢回来?”向爸说道,“你看,会不会有这种可能。在出国前,向坤和小夏发生了关系,然后分手了,结果在国外这段时间,他和小唐又好上了,想在一起,却发现小夏怀了他的孩子,而且偷偷生了下来,于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又复杂了起来。”
“你这什么乱七八糟的狗血剧情!”向妈白了向爸一眼,把他手里吃干净的碗拿了过来,一边往水槽走,一边说道:“小唐也在国内,他们怎么好上?还网恋么?而且刚咱们不是才分析过,他们要是关系真有这么复杂,向坤离开前就不会说那些话了。但现在这情况……特别是有了爱丽丝,唉,反正现在我也是看不懂了,还是等联系上儿子,让他自己说比较靠谱。我有点担心,这小子该不会真的是在躲着咱们和小唐、小夏吧。”
向爸忽然说道:“你说,小夏说要出国,会不会就是要去找向坤?”
正收拾碗筷的向妈停下动作,抬头想了两秒,点头道:“还真不是不可能。”
“算了,孩子的事,都交给孩子们自己去解决吧。对了,小夏说的那件事怎么办?”
“什么事?”
“给爱丽丝取名的事啊。”向爸说着,又伸长脖子往那敞开的卧室门里看了眼,看到在床上仰面躺成大字型睡觉的爱丽丝后,刚刚皱起的眉头又一下舒展开,嘴角翘起,笑意弥漫:“反正不管怎么样,爱丽丝都是咱们家的孩子。”
“取名得慎重,特别是女孩子,得好好考虑考虑,还是联系上向坤再说。”向妈说道。
“这个吧……你还记得儿子刚工作的时候,有一年春节回来,咱们聊到他远房堂弟又生了个孩子,取名在犯难的事么?”向爸说道,“你记得他当时取的那些个名字么?”
一听到这话,向妈顿时笑了出来,不过担心吵到爱丽丝,赶紧半捂着嘴压低笑声。
“也对,虽然当时他应该是在开玩笑,但这小子确实没什么取名天赋。”向妈笑道。
当时说到那话题,向坤就跟爸妈说,以后他有儿子的话,男就叫“向前进”、“向后转”、“向前冲”,女儿的话就叫“向心丽”。虽然那时肯定是在开玩笑,但谁知道这小子会不会有点什么独特的想法,取些什么不那么正常的名字,比如把小夏的姓也融进去,叫什么“向夏看”、“向夏滚”、“向夏走”之类。
向爸笑道:“真要被取个‘向无敌’、‘向披靡’之类的名字,到时咱们可不好跟小夏交代,以后长大了,爱丽丝可能也会怪咱们这当爷爷奶奶的当时没阻止。”
向妈也点头:“嗯,其实给爱丽丝取名,小夏是最合适的,但她既然让咱们取,而且是爱丽丝两岁了才来取大名,那就是想让爱丽丝和她的爷爷奶奶更亲一点,建立一个家庭关系,咱们肯定不能推脱,嗯,得好好取!”
它:全2册 [美]斯蒂芬·金(Stephen King)
老俩口不知道的是,爱丽丝的身体虽然确确实实是睡着了,但意识却依然存在于“超感物品体系”之上,他们俩的对话都听得清清楚楚,心里默默念叨着:
“其实叫‘向无敌’挺好的……”
她有点犹豫要不要通过什么方式引导“爷爷”、“奶奶”给她取这个名字,但想想又放弃了——按着“爷爷”、“奶奶”自己真正的意愿给她取的名字,才更有意义。
于是,下午当向妈一直在陪“小宝宝爱丽丝”玩耍的时候,向爸就在各种打电话,找人咨询取名的注意事项。他们老俩口是第一次抱上孙女,周围的亲戚朋友什么的,却有很多人已经有好几个孙子、孙女了,取名的经验相当丰富。
傍晚向妈在给“小宝宝爱丽丝”做晚饭的时候,向爸就已经“做好功课”,准备了好几个名字。
向爸戴着老花镜,拿着个小本本问道:“向芷燃怎么样?”
向妈皱眉:“什么?孜然?你琢磨了一下午,打那么多电话,就取出这么个跟调味料一样的名字?”
向爸赶紧解释道:“是草字头,下面一个停止的止。范仲淹《岳阳楼记》里就有一句‘岸芷汀兰,郁郁青青。’,是香草的意思。燃的话,是燃烧的燃,我按你从小夏那问来的生日,专门去找老刘查了下生辰八字,咱们爱丽丝是五行缺火,所以用这个燃不错。然后芷是属木,木生火,绝配。”
向妈还是不满:“不行,这种容易有谐音的名字不能取,不然以后爱丽丝要是给同学乱起外号,肯定要怪咱们。还什么范仲淹的《岳阳楼记》,你这是问你们单位以前薛会计的吧?他就爱瞎掉书袋,半桶水晃荡。”
向爸扶了下老花镜,继续看着自己的小本本说道:“那……向莘燃怎么样?草木头,下面一个辛苦的辛,燃还是那个燃。”
向妈没好气地说道:“你怎么那么爱用那个燃字?五行属火的字又不用一定要带火旁吧,选个好听点的啊,反正我是肯定不同意用这个燃字的。”
向爸申辩道:“这个燃字很好呀,爱丽丝的八字和这个字很配的,其他的火属字,没有这个字这么好的。”
“反正我不同意,重新想,想个好听的,不许带什么‘燃’字!”向妈倔强道。
喂爱丽丝吃完饭,老俩口也吃完了晚饭,又讨论了一会,向妈走到阳台去给夏离冰打电话:“喂,小夏呀,你现在在国外了吗?噢,正在等转机呀?那我长话短说,我和你向叔叔给爱丽丝想了个名字,叫‘向莘燃’,莘是草字头一个辛勤的辛,燃是燃眉之急的燃。你向叔叔查了爱丽丝的生辰八字,说是五行缺火,这个燃字最好,而且莘字属木,木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