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光怪陸離偵探社 吾即正道-十三.更多問題分享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光怪陆离侦探社
陆离合上肖恩的笔记。
他在安静思考里面的信息。
尽管仍存在微小的其他可能,比如一切都是濒死的幻象——从坠入深渊时开始,又或是被螳鬼杀死开始。
但更多的可能是陆离还活着,而现在时间是二十四年后。
第一次睡醒后星期五说时间过去半年或是一年,而陆离一共睡去二十三次。
三神传记 龙神哈莫
“避难所的路能通往外面吗?”
将日记揣进口袋,陆离转过身,侧坐木椅上问女人。
“当然,我来时还好好的……”女人狐疑打量陆离,奇怪他为什么这么问。
“外面是哪里?”
“……地面?”女人试探回答。
“艾伦半岛,主眷大陆,还是荒芜之地。”
“荒芜之地的幽暗原野。”
陆离翻找记忆,没有找到女人说的地区。要么她在说谎,要么这是后来诞生的地名。
春日 宴
“你知道避难所的人去哪了吗?”
“被城里人接走了。”
“城里人?”
星空进化 吞吞史莱姆
“就是,住在,城市里,的人。”甚至担心陆离听不懂,女人分开单词告诉陆离。
陆离清楚,结合女人之前尖酸讽刺说“来自城市的上等人”,她说的城里人和他对城里人的理解不同。
他暂时搁置这个问题,一直问下去只会让问题越来越多。
先解决心中疑惑,再去了解外面世界的样子。
而女人也从开始的不耐烦和嘲弄变成每个问题都配合回答——她似乎在试图确认什么。
陆离不在乎。
“穿透深海石的怪异是什么?”
“螳鬼,也有人叫它们螳螂人。”
“为什么它能穿越深海石?”
“封印石?它失效了。”女人并未意识到随口回答有多么令人震撼:“自从海里钻出来一个大家伙后这些能挡住怪物的石头就没用了。
“不然避难所的胆小鬼们可不敢离开家园。”
她带着嘲弄补充道,然后认真观察陆离的神情,似乎在确认他是不是避难所人。
但她只从陆离胡茬唏嘘的憔悴脸庞里看到平静。
“你叫什么?”女人主动问道。
“陆离。”
“陆离?奇怪的名字,你可以叫我卡特琳娜。”女人在尽可能将这个名字与避难所居民联系到一起。
但就她所知道的,避难所居民没人叫这么奇怪的名字,异种也没有,它们的名字冗长和拗口,非常怪异,要么元音组成要么没有元音。
陆离平静看着她:“你很在意我的身份。”
“是有一些,避难所居民在外面炙手可热。”卡特琳娜没打算隐藏自己的目的,炽热盯着陆离,等待他做出自己希望的回答。
“我不是避难所居民。”陆离轻轻摇头。
“真的?”卡特琳娜表示怀疑。“如果你胆敢说失忆,就会失去我“蜂刺”卡特琳娜的信任。”
她又特别提醒陆离:“信任在地面很重要,如果不是你救了我我不会和你说这么多。”
“真的,但也不是现在的人。”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不是现在的人’?”
陆离平静告诉她真相:“因为一些原因,我在地底呆了很久。”
“多久?”
“二十四年。”
得到回答的卡特琳娜就像不久前陆离知道地面已经过去二十四年,沉默了很长时间,并伴随着嘶嘶吸气声。
说了实话的陆离反而让卡特琳娜不敢相信。
“可怎么可能……二十四年前你多大?十岁还是十五?”
最 佳 賤 偶
卡特琳娜打量和自己差不多脏的陆离,胡茬看起来很狼狈,似乎修剪过的碎发倒是让这番话有些可信度。
“因为一些原因,我的时间刻度可能只过了二十四天。”陆离说道。
女人没听懂什么是时间刻度,但她理解那句二十四天:“所以你以为过去了二十四天,其实是二十四年?”
“嗯。”
卡特琳娜似乎能够接受这个答案,胸膛缩水,吐出先前吸进来的凉气:“我不知道该说你是幸运还是倒霉……那么,你是纯种人类吗?”
“纯种人类?”陆离反问。
卡特琳娜暂时拔出脚掌里的同源物,插进眼球里,带着眼瞳中间的黑芒站起身,掀开上衣,扯下裤腰,显露干瘪凸显髂骨的小腹。
还有小腹处的一只圆形肉瘤。
卡特琳娜伸手剥开肉瘤,或者说……眼皮,显露一只似乎正在熟睡,瞳孔痉挛抽搐的眼珠。
“看到了吗?世界上的活人都被怪异污染了,只有和纯净人类诞下孩子会减轻污染,如果是纯净人类和纯净人类,生下的也是纯净人类。”
放下上衣,卡特琳娜退到床边坐下,拔出眼珠里的同源物继续刺进脚掌。
“如果你是纯种人类,就和避难所居民一样幸运,如果不是,你只是和我一样的倒霉鬼。你的身份也一文不值。”
“因为什么污染?”
陆离还在回忆那只长在腹部的沉睡眼珠。
“什么都因为。”卡特琳娜耸肩,不在意地回答:“被污染的食物,理智值太少,信仰邪神,和异种**,使用太多次同源物,去了不该去的地方,被强大怪异留印记,来自血缘……”
“污染加深会怎么样。”
“不怎么样。变成异种或者怪异,或者去城镇里把自己卖掉。”
“卖掉?”
“就是和城主镇长签契约,换来一笔财富和灭灵项圈,然后去和城镇周围的怪异拼命,直到被杀死或者自己成为怪物被灭灵项圈杀死。”
“所以你最好是纯种人类。”
“那些避难所居民的下场会很糟糕?”陆离问。
“糟糕?一点也不。”卡特琳娜就像在看一个疯子:“你怎么会这么想?安全温暖的房屋,不用和荒野上的怪物打交道,什么也不用自己做,干净美味的食物,清澈的水,还有安排的配偶,简直就像……就像……”
校花的贴身兵王
那个词汇就到嘴边,但卡特琳娜怎么也想不到那个词是什么。
“像猪猡一样。”陆离说。
“——就像是公主。猪猡?有些难听但似乎也不错。”卡特琳娜一点也不觉得“猪猡”是种贬义。
“所以你之前是什么人,平民吗?”
陆离低头看向胸口,他的除魔人徽章早就丢失了。
但这不会改变他的身份。
“我是驱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