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 眼角的滴淚痣-第一百六十六章 眼淚是珍珠分享

朕的長髮皇后
小說推薦朕的長髮皇后朕的长发皇后
一团团湿粘的雾气,簇拥翻滚着,绵延不绝,他仿佛被罩在一口密闭的大钟里,后没有退路,前,寻不到方向,唯能看到脚下那方寸之地,狭隘而又窒息。
影影绰绰里,林云墨看到自己走进暗森森的地牢,扶起端王的那一瞬间,端王手中闪着狰狞寒光的利刃,毫不留情的刺进了他的胸口。
随后,那张丑陋枯瘦的老脸映入眼中,他不是端王,竟然是许久未见,天禹国国主玉伯未。
在地狱那头等我 周德东
急于救人的他确实大意了,就在这生死之际,他一手死命的抓住了刀身,阻止刀身继续往前递进,空出另一只手紧紧扼住了玉伯未的喉咙。
他的掌心鲜血淋漓,利刃伤处深可见骨,玉伯未犹如地狱的厉鬼,面目狰狞嗜血,两人都不敢掉以轻心,几乎都拼尽自己全力,生与死仅在须臾之间。
在玉伯未终于死透僵直的那刻,林云墨也已气衰力竭,跌倒在地,胸口的伤处虽然不大,可却是极深,鲜血止不住的涌出,他硬撑着,直到千山暮进来,心头一松,便昏死过去了。
王 真
不知身在何处,也不知过了多久,深困在那团浓雾里挣扎不出,他听到她窸窸窣窣椎心泣血般的低语,听到她撕心裂肺的哭泣,他心痛的几乎碎裂成片。
他咬紧了牙关,心底平生出的怒气逐渐转化为身体内涌动的喷薄之力,大口喘息着,却牵动到了伤处,无边无际的疼痛逼迫着他由混沌中渐渐清醒过来。
史上最强造物主
缓缓的环顾着四周,这是一间阴暗的破屋,近乎腐朽的门扉和窗棂,荒凉和没落,破木桌上点了一截蜡烛,桌上洇湿了一团油渍,浓重的潮气混杂着霉味四处肆虐。
视线下移,便看到了伏在他身侧酣睡的千山暮,勾起嘴角暖暖的一笑,指尖微动,碰到了她的散落床畔的青丝。
千山暮本就睡的极不安稳,顷刻间便被着轻微的触碰惊醒了,“你,你醒了?”她眼泪婆娑颤声问着,紧握着他的手,欣喜的笑着又落下泪来。
骑士征程 我爱小豆
林云墨伸出修长的手指,拭掉她脸颊挂着的泪珠,见到了她眼下的乌青,疲惫又憔悴的容颜,布满血丝的眸子,他心痛不已。
想来,这几日她亦是焦虑挂怀,寝食难安的。
“你知道的,为夫,最见不得,夫人的眼泪……”他轻声说道,虚弱的笑了笑,深深吸了口气,又继续哄着:“夫人的眼泪,是,是珍珠……很是值钱!”
千山暮脸上挂着泪,听着听着,却噗嗤笑了出来,撇了撇嘴嗔怪道:“伤的这样重,也挡不住王爷油嘴滑舌!”
见她笑了,林云墨心头宽慰了些,便哑声问道:“夫人受苦了!”
“不苦,只要王爷好好的,我做什么都是甘之如饴。”千山暮莞尔笑道,捞出一旁水盆里的帕子,拧的半干,轻柔的擦拭着他脸上的血污。
蓦地,她想到了带他们进来的方七,秀眉微颦,看着林云墨问道:“王爷如此睿智之人,怎么会看不透方七这个小人的心思?还由着他兴风作浪!咱们若侥幸出的宫去,我非将他大卸八块,方解我心头之恨!”
林云墨笑吟吟的说道:“怕是有些难!”
千山暮没有答话,起身自桌旁端了碗水来,小心翼翼的扶起林云墨,慢慢的喂了他半碗水。
方才抬眸说道:“王爷为何如此说?”
大反派之逆袭
“夫人,为夫猜,此处可是临华殿?”林云墨眼眸里闪着狡黠,拐弯抹角的说,却没有直接回答问题。
千山暮微微一怔,想不透林云墨是如何猜到的,她低声问道:“王爷是如何猜到的?这是临华殿后殿的一个角房,在牢中王爷受伤极重,又昏迷未醒,多亏了及时折返回来的黄页帮我带王爷由暗道逃至此处,不然你我均难逃一死!”
“果然”林云墨轻声念道,心中微微一沉:“皇上的寝宫!”
千山暮点点头,神色颇有些凝重:“王爷在此养伤,皇上也是知晓得,这几日,皇后娘娘经常会悄悄派人来送吃食。”
“金公公应该是揣测到了王爷身受重伤,所以命人将宫内宫外所有伤药全都销毁焚烧了,还是皇上命人将临华殿内的药材偷偷截留下,用给王爷的,王爷的伤势方才没有恶化……”
林云墨深邃的眼眸亮光一闪,冷淡的笑道“还真是难为他了!这么多年了,他的秉性却丝毫没变!”
他的语气神情十分古怪,千山暮不明所以,却也没多问,
“我,昏迷有几日了?”林云墨问道。
“这已经是第三日了。”千山暮压低了音量说着,看着他苍白的脸色,她依旧忧心忡忡。
随后,她又将不能带领御林军出宫之事说了一遍。
“不能等不到我出宫,一定便会想法子进宫来寻我,如今宫中守卫森严,稍有不慎便会引来杀身之祸,需想法子让他知道我目前的藏身之所才好,黄页在哪?”林云墨沉声问道。
林云墨话音未落,一直站在门口的黄页垂头丧气的推门走了进来,他一脸懊恼,单膝跪地惭愧无比的说道:“求王爷恕罪!”
“你何罪之有?”林云墨心如明镜,语气却漫不经心。
黄页结结巴巴的说道:“是,是,末将其实是知道牢中那人为假扮,王爷进广阳殿太快了,末将实在来不及将此事说与王爷,害的王爷身受重伤,末将真是罪该万死!求王爷恕罪!”
千山暮闻言,脸色骤变,他若提前说一句,林云墨也不至于受如此重的伤,险些丢了性命,还真是该死!
“罢了!”林云墨拍了拍千山暮的手背,无声安慰,他抬眸看向黄页:“你救了本王与王妃,功过相抵,何罪之有?相反,本王甚是欣慰,能得黄将军如此忠心的将领,是本王之福。”
黄页心中感动,眼中含泪,恭敬的施礼道:“王爷之言,黄页感恩于心,原为王爷赴汤蹈火,在所不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