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7izb精华都市小說 宿主-第五百七六節 用我們的錢讀書-ugbyu

宿主
小說推薦宿主宿主
这样做显得很有气势,长达五百多米的迎宾步道首先是为了北方巨人的身量考虑,可在阿巴斯公爵一行看来实在是过于隆重,这种劳民伤财却尽显奢华的做法诠释了“撒钱”与“高贵”。
步道两边排满了密密麻麻的白人少女。请注意,是真正的少女,而不是滥竽充数的妇女。她们脸上写满了青春气息,穿着统一制作的白色长裙。面料单薄且能最大限度凸显其身体曲线……虽然现在是冬天,不超过十摄氏度的低温让这些少女站在那里瑟瑟发抖,却使她们的肤色更显苍白,在气温刺激下显出一抹抹红晕。
她们提着花篮,朝着远处走来的上主之国使节团抛洒红色花瓣————这个季节没有鲜花,那是用纸张做成的花球,染成红色和黄色。一千五百名少女同时抛洒,在阴霾寒冷的天幕下顿时掀起令人惊艳的花雨。
包括阿巴斯公爵在内的所有使节团成员被这一幕感到震撼,继而惊喜。他们从未见过,也从未想过简单的迎宾仪式竟然还能做到这种程度。除了奢华,还是奢华,而且是超越了金钱限制,必须……也只能以权力模式才能得到了奢侈。
行宫大殿内的接待者是廖秋。他满面微笑,对阿巴斯公爵表示歉意:“伦敦城临时出了点状况,陛下昨天晚上连夜出发前往处理。临走前,陛下交代我好好款待你们。”
公爵虽然面带微笑,却是必不可少的礼仪。他心中暗自嘀咕天知道这究竟是不是真的……然而接下来的一切,让他彻底打消了心中顾虑。
远来是客,长途跋涉让使节团成员感到疲倦。这个时候最需要的不外乎休息和一顿美食。
廖秋给他们安排了最好的洗浴场所————占领约克城后,数万名奴隶在制定位置建起了豪华浴室,可同时容纳五百人洗浴。其中贵宾室容纳人员为一百,其余的都是普通类型。
在更衣室脱去衣服,系上白色浴巾,在年轻貌美的撒克逊少女引导下走进浴室,阿巴斯公爵对眼前的一切都感到震惊。
这里很暖和,脚下是细砂和光滑岩石铺成的步道,角落里栽种着各种植物,它们在浴室这种高温潮湿的环境里生长茂盛。墙上镶嵌着漂亮瓷砖,上面的花纹图案永远不会褪色。整个浴室的设计奢华无比,池边有很多浮雕,热水从设计精巧的喷头流出,冲刷着阿巴斯公爵的后背,刺激着他感到无比舒爽。
四名侍女端着各种洁具沿着楼梯走下浴池,认真擦洗着公爵的身体。
上主之国也有浴室,可无论装修格调还是奢华程度,远远比不上这里。在阿巴斯公爵看来,与这里比较起来,国王本人专用浴室简直就是乡巴佬的热水坑。
这些撒克逊少女很漂亮,阿巴斯公爵的注意力却集中在她们手里那一个个精致小瓶上。少女拧开瓶盖,倒出一些油脂状的液体,轻轻擦抹在公爵身上,浴室里很快散发出令人愉悦的浓香。
“这是什么?”阿巴斯公爵忍不住问。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站在左侧的少女满面微笑:“这是玫瑰精油。”
“玫瑰精油?”公爵重复了一遍这名字,面露疑惑:“以前没听说过你们撒克逊人还有这种东西。”
“是的,我们没有。”少女把曲线曼妙的身体贴上公爵,谄媚地笑道:“这是陛下和王后的专用精油,据说是从玫瑰花里提炼,非常少,非常昂贵。”
热水浸泡着身体,驱散了疲劳。阿巴斯公爵示意少女倒了一点精油在自己掌心,他用手指将其涂开,凑近鼻孔,浓郁的花香刺激着鼻孔,他不由得在这股特殊又熟悉的香气中闭上双眼,感受着精油通过毛孔对皮肤的一点点浸润。
这东西简直太妙了,而且带有显而易见的催(和谐)情作用。。阿巴斯公爵断定,只要购买一批回去,整个上主之国所有的贵妇都将为此着迷,甚至疯狂。
漫威之随机召唤
“……非常昂贵……”公爵嘴角向上弯曲,露出一抹微笑:“有多贵?”
少女有些迟疑,她想了想,从装有各种洁具的盘子里拿起成年人手指(白人)那么大的一小瓶,认真地说:“这瓶玫瑰精油,价值五百镑。”
慵懒的神情在公爵脸上凝固,他不由得“嘶”地倒吸一口冷气,下意识从少女手中拿过那瓶精油,凑近眼前仔细端详。
无论瓶身的制作工艺还是材质,全都无可挑剔。在这个尚未进入全面工业化的时代,“艺术”能在任何东西上产生附加值,即便是一块普普通通的木头,也会在雕刻家手中变成昂贵之物。
五百镑……阿巴斯公爵在心里迅速计算了一下,发现这样的一瓶精油只够用两次。
这个澡洗得太贵了,如果加上侍奉的这些撒克逊少女,总价至少超过三百镑。
这相当于五个上主之国家庭(五口之家)一整年的收入。
阿巴斯公爵对此瞠目结舌,他很快回味过来,继续追问:“其他人……我是说使节团的其他人,他们也在洗浴,也在使用这种玫瑰精油?”
“是的。”撒克逊侍女回答很认真:“陛下临走的时候特意交代过,对大人您和您的手下一定要尊敬,要给予最高礼遇。只要受封贵族,骑士以上的级别,都可以享用玫瑰精油。至于使节团的普通成员,他们可以得到侍浴,以及侍寝。”
在豪华浴池里泡了半个多钟头,浑身舒爽的阿巴斯公爵终于感到饿了。他踩着台阶上了岸,两名侍女引着他走进侧面的木屋。
这是一个很小的房间,中间摆着一盆燃烧正旺的炭火,不明就里的公爵在侍女引导下坐在椅子上,他感觉温度很高,非常的热,很快就汗流浃背。
如果不是上主之国与龙帝国之间结为盟友,确信年轻的巨人皇帝对自己没有恶意,阿巴斯公爵一定会认为这是故意想要加害自己的处刑间……他接过侍女递过来的湿毛巾,擦拭着身上与额头流下的汗水,抬手指了一下摆在面前的炭火,疑惑地问:“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帝国贵族专享的蒸气浴。”天浩把“桑拿”改成了“蒸气浴”,这样朗朗上口,也避免了对“桑拿”的解释。为此,他特意挑选了一批年轻漂亮的白人女奴,对她们进行特殊训练。
阿巴斯公爵微微点头,他对此不是很适应:“这也太热了,我不是很喜欢。”
侍女微笑着用毛巾为他擦去身上的汗水:“再坚持一下,您会喜欢的。”
几分钟后,阿巴斯公爵浑身大汗淋漓着走出房间,他站在精致的雕刻喷头下面用温度稍低的水冲刷全身。酣畅淋漓的感觉是如此爽快,他简直无法找到任何字句加以形容。
公爵脑海中不断闪现着对这次洗浴的金钱计算结果,那是一个很大的,令人咋舌的数字。
超級 仙 學院
接下来,是奢华的宴会。
这个花痴不一般
以红鲤菌佩饰的芦笋、用特殊手法制成的蛋黄酱、沾满了芥末的烤螃蟹、又厚又稠的奶油、口感十足的奶酪……这些只是开胃餐点。
鲜嫩的小牛排显然是最好的腰肉制成;烤羊腿里塞着大蒜,这东西通常是挤出来加上肉油碾碎了涂抹在面包上一起吃;鸡肝蛋卷加上蜂蜜,是阿巴斯公爵有生以来吃过最美味的食物;还有咖喱拌饭,这东西的做法与上主之国区别很大,是把半数的米饭配以咖喱塞进母鸡肚子,缝合之后在火上蒸熟,然后烘烤。吃的时候将米饭取出,母鸡的香味和鲜美全部浸透在一颗颗晶莹的饭粒深处……最让阿巴斯公爵感到意外的是,他亲眼看见巨人侍者将那些挖出米饭后的烤鸡像垃圾一样扔掉。这种做法和成本当然不算高,可实在令人惊讶。
餐桌上摆着的食物多达上百种,饮料酒水也多达二十种以上。阿巴斯公爵和使节团另外几位主要成员吃得很开心,非常满足。他们一致认为:这顿豪华盛宴无论奢侈程度还是满意程度全都超过上主之国御宴。由此可以感受到年轻巨人皇帝对两国盟约的重视,以及真诚。
四天后,天浩回到了约克。
他第一时间召见了阿巴斯公爵及及使节团主要成员。
天浩看上去有些疲倦,他努力使者自己的笑容看起来显得温和:“欢迎来到约克,我的朋友。你们在这里还习惯吗?”
阿巴斯公爵站在众人最前面,他完成了全套下跪礼,站起来,带着尊敬与担忧,认真地说:“感谢陛下您的盛情款待,这是一次奢华的出使,龙帝国是上主之国最好的朋友,没有之一。”
天浩微笑着点头:“是的,我们是兄弟,是钢铁般的盟友。”
时之窥
鲜婚厚爱,老婆别走
这句话让所有在场的使节团成员都笑了起来。阿巴斯公爵心里最后一丝担忧消失了,他的笑容比之前更加热烈:“我带来了拉赫曼国王最诚挚的问候,还带来了向皇帝陛下您进献的礼物。”
说着,他示意身边的人献上一份礼单。
有黄金白银,有数量惊人的粮食、布匹等物资,还有多达一百万名奴隶……所有这些都是上主之国在对撒克逊战争中抢掠所得。按照两国之前签署的盟约,这是必须分配给龙帝国的部分。
阿巴斯还送上了另一份礼单,这是已经送抵咆哮城的嫁妆清单。他再次行礼,微笑着说:“希达公主是我们最美貌的王室成员,希望陛下您能喜欢。”
天浩对这话不置可否,只以微笑和点头作回应————他永远不可能喜欢那个女人,甚至连手指都不会触碰一下。
“按照盟约,我们接下来目标是教廷。”阿巴斯公爵继续道:“不过在此之前,我有一个私人请求。”
天浩笑容可掬:“但说无妨。”
“我想买一些贵国的特产,尤其是玫瑰精油。”阿巴斯公爵眼里闪烁着金镑的光芒。
“当然可以。这样吧,既然你喜欢,我就送你一百瓶。”天浩的视线从其他上主之国使节身上扫过:“还有诸位,每人十瓶。”
“多谢陛下。”众人连忙行礼,纷纷喜不自胜。
天浩笑着等待他们重新站直身体,认真地说:“玫瑰精油产量很低,具体交易数额你们可以下去后找内政部的官员具体谈。不过有一件事我必须告诉各位————现在于过去不同了,无论是谁,无论与帝国之间的任何贸易项目,都必须以帝国专用货币进行结算。”
这话不难理解,也符合逻辑。阿巴斯公爵并未起疑,他点头道:“关于帝国的专用货币,还请陛下明示。”
他听说过龙币,却从未见过。
巨人侍从从内间走出,手里端着一个银盘,上面整齐摆放着一叠叠崭新钞票。从面值最高的十元龙币,到面值最小的一分辅币,毫无遗漏。
天下 網 遊
阿巴斯公爵从盘子里拿起一张红色十元龙币,翻来覆去看了很久,抬起头,举起拿在手里的钞票,难以置信地说:“陛下,这……这是纸?”
“是的。”天浩对此并不否认,他紧接着加重语气道:“可是任何人都无法复制这样的纸,我把它命名为“钞票”,同时也是帝国的专用货币。”
公爵再次低头细细观察着手上这张大额龙币。
很硬,有着挺括的手感。钞票上布满了各种漂亮花纹,正面是清晰的天浩头像,背后则是一座城市为背景的图画。公爵对此很熟悉,那是磐石城。
“把它举起来,对着光看看。”天浩说。
大殿里很快响起一片惊叹声。
这个时代没人知道什么叫做“水印”。这种特殊的防伪技术使阿巴斯公爵打消了几分顾虑,可他还是对纸张代替金币的做法感到担忧:“陛下,我承认这张钞票的确制作精良,也无人可以伪造。可是……它毕竟是一张纸,不是黄金和白银啊!”
天浩淡淡地说:“一瓶玫瑰精油五百镑,就算我给你一个优惠价,至少也要四百八十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