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kgr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四百一十七章 就是這樣分享-p4f04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喵,喵……”
餐馆里,白炽灯连着根缠绕着些蛛网,沾着些油灰的电线,缀在大堂顶上,朝着一张张圆桌上,挥洒着灯光,
一桌桌圆桌旁,只剩下一张张凳子,凌乱着,散落着,
桌上,滴落着些油水,还未收拾的碗碟里,剩着些未被带走的油汤,骨头,
一张张凌乱着的凳子,对应着的桌边,被啃剩下,只剩下些扯不下来肉渣,沾着口水的骨头垒着,散落着,
垒在装骨头的碟子里,散落在桌上,地上,桌脚,凳脚边,
似乎还响着那笑声,话语声,却只剩下那几只野猫的叫声。
几只野猫叫着,往着餐馆里进了来,几只顺着地上,嗅着桌脚凳边的剩骨,几只跃上了餐桌,撕扯着,叼着一块块骨头。
挥洒着的白炽灯,映着一张张圆桌,一张张凳子,一碗碗菜,一堆堆骨头,几只猫,灯下人的影子。
……
“……我说我这手艺不错吧,你瞧这几只畜生嗅着味道也来了。”
餐馆老板脸上笑着,望着那几只野猫,又抽过张凳子,在桌旁坐了下来。
“……你看这几只畜生这肚子……今早上我才给喂了顿,这会儿又过来了。”
脸上笑着,带着笑容的脸上泛着些油光,餐馆老板又转回头,望向餐桌旁,那老太太啃剩下,垒在盘子里的骨头,
“……啃得真干净啊,”
餐馆老板说着,看着那骨头,脸上笑着,
廉歌看了眼餐馆老板,也没多说什么,
顾小影坐在廉歌身旁,看着这餐馆老板,也没说话,
餐馆里,再安静下来,
只有那几只野猫啃食着骨头,踩着碗碟,发出的叫声,混杂着,响着。
……
“……今天这排骨烤得有些老了。”
餐馆老板转过身,脸上笑着,伸手拿起了那桌上轮廓中的一块烤排骨,
拿到眼前,看着,说着,
“……这香料也放多了点,不过这香料不多,压不住味道啊,你们说是吧,”
脸上笑着,餐馆老板将那块骨头有放回了那拼着的轮廓里,
“……这拼着可真好啊。”
转动着头,餐馆老板贴近着那骨头拼出的轮廓,有些赞叹着,说着,又脸上笑着,重新坐回了那凳子上。
……
“几个了。”
转过视线,廉歌再看了眼餐馆老板身侧,紧随着其停下的几道身影,语气平静着说道。
餐馆老板闻声,看着廉歌两人,脸上笑容渐渐褪去,沉默下来,
“三个。”
说了句,餐馆老板再停顿了下,紧接着脸上渐渐又露出笑容,
“……小伙子,你说,我这店都又开这么久了。这么多人吃了没发现,偏偏是你们没吃发现了。你说,他们是没发现,还是不想发现?”
脸上笑着,餐馆老板说着。
再看了眼这餐馆老板,廉歌转过目光,看向餐馆里,
“能和我讲讲,为什么吗?”
语气平静着,廉歌再看了眼那几只叼着几块骨头,啃食着的野猫,说道。
“……小伙子,你们两位真不尝尝吗?尝尝我这手艺?”
餐馆老板先是有些可惜着,对着廉歌两人说了句,紧接着,又缓缓转过头,看向桌旁,之前那老太太坐过的位置,
“……之前这老东西……不对,该叫朱姨。”
先是说了句,紧接着,餐馆老板脸上又露出笑容,笑着说着,
“……这朱姨是不是跟你们讲了个我和那畜生相依为命的故事……呸,不好意思,实在是不好意思,怎么能叫老畜生呢,应该叫爹,我爹……”
说着话,餐馆老板笑着,站起身,一点点朝着之前老太太坐过的那位置走了过去,在那位置上坐了下来,
“……这朱姨真是热心啊,见人就跟人讲我和我爹的事儿……你看她这岁数了,牙口还是真得好啊,”
脸上笑着,餐馆老板再拿起了块那之前老太太啃过的骨头,说着,
廉歌转过视线,看了眼这餐馆老板,也没多说什么,
那餐馆老板则是脸上笑容渐渐再褪去,有些沉默下来,
清风透过敞开着的餐馆门,扰动着餐馆顶上的白炽灯,晃动着灯下,桌凳,人,猫的影子。
……
“……我六岁那年,那婊子出轨了。”
将那块骨头重新放进了盘子里,餐馆老板的情绪平静着,语气没什么波动着说着,
“……是个外地男人,两个人在厮混的时候,被那老畜生带着我撞见了……再然后,那老畜生就对外面人讲,那婊子跟着个野男人跑了。”
语气没有什么起伏,看着那盘骨头,餐馆老板打量着,说着,
“……跑……也要那婊子跑得掉啊。”
餐馆老板说着,发出些笑声,紧随着,笑容褪去,又再继续说了下去,
“……反正也没人管那婊子跑哪去了,那婊子也不会再回来。”
“……那婊子跟那野男人跑了过后,我就和那老畜生两个人生活在一起……从那以后,我这身上就没好过,也没再和那老畜生同桌吃过饭……”
说着话,餐馆老板脸上又笑了起来,
“……嘿,也对,我是什么啊,我就是个婊子生得狗东西,都不知道是哪来的野种……给我口剩饭那都是恩情,我这个野种狗东西,哪配和他一起吃饭啊。”
笑着,餐馆老板说着,紧接着,笑容再褪去,语气没什么起伏着,说了下去,
“……那老畜生吃饭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看着,要是那老畜生心情好,就夹那么一筷子,给我扔在地上……就像这样。”
餐馆老板说着,伸手拿起了块那老太太啃过的骨头,往着那餐馆里,几只野猫的地方一抛,
紧随着,几只野猫便叫着,扑了过去,围着那骨头,抢了起来,不时拱起背,发出些凄厉的叫声,
“……等那老畜生吃完了,才能轮到我吃。多得时候,那老畜生碗里能剩半碗饭,少得时候,就锅里剩下些锅底……我就拿着他那还沾着些油水的碗,拿着勺子,在那锅里刮啊,刮啊……刮啊,刮啊……”
“……那回,那老畜生,剩的菜多了,还剩下半截没啃完的骨头在碗里……我就看着那块骨头,还没等站起身,从桌边上走开,就一把抢过了那碗……
那天他高兴啊,一脚就踹到了我身上……”
餐馆老板说着话,
“……喵……喵……”
几只争抢完那块骨头的野猫,叫着,朝着餐馆老板围了过来,
“……喵!”
“……就像是这样,”
说着话,餐馆老板脸上渐渐露出笑容,缓缓低下了头,一脚重重踹在了只野猫的肚子上,
那野猫发出声凄厉的惨叫,栽倒在一旁地面上,蜷缩着身子,浑身炸着毛,反复惨叫着,眼里怨恨着,盯着餐馆老板,
“……对,就是这样,就是这样……”
脸上笑着,餐馆老板说着,拿起桌上块骨头,朝着地上又扔了过去,
周围几只野猫扑了过去,那只惨叫着的野猫,也重新爬了起来,踉跄着围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