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rra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一窗月-第一百六十五章:想來給夫人指條明路相伴-ko33g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小說推薦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虽说田文滨的事有了些说法,但大理寺一则不可能相信恶鬼杀人,二则也不可能说是皇室干的。
若真如后者,范敬大约会想‘那还是恶鬼杀人吧’,横竖他是不敢去治皇帝的罪。
正因如此,凶手不算是抓到了,康家的那几个人便还是依旧被关在了大理寺狱中。
重生清朝幸福生活 在在在兮
沈落不是第一次来大理寺了,是以当她提出要见赵合燕的时候,牢里的狱卒想也没想便答应了,轻车熟路地领着沈落往里去了。
其实康氏有没有杀人,只在审了一晚后,大理寺便查出了康氏一家未曾去过现场的事实,一直没放人,不过是田建弼不肯的原因。
庶女策,毒后归来
田建弼的心里未尝不知道康家不是真凶,可是抓不到凶手的老父亲只能把愤恨迁怒到康家一门。
我儿子死得不明不白,虽然不是你们杀的,但这么些年他都安然无恙,怎么偏偏一与你们扯上关系便被人杀了?
人在失去珍爱之人时,无论是失去妻子或丈夫,儿女或朋友,总会因为痛苦而做出有异于常理的决断来。
田建弼不外如是。
不过,大理寺的狱卒们清楚康家是清白的,知道大约等风头稍平静些,上头很快便会放他们出去。
也因此,狱卒对康家人的看管其实并不十分严苛,不仅是允许了沈落进来,连芙兰和华懿跟着也没拦着。
军婚盛宠:老公,太闷骚
“前头拐个弯儿就到了…”
狱卒走在前头领路,笑得甚是殷勤,沈落却是停了步子。
“这里有方便说话的地方么?”沈落问。
领路的狱卒不确定沈落问这个干什么,却还是答道:“有的,从这儿往前直走,前头的牢房都空着,若是要说话,往里头走走,倒是安静的好地方。”
自来就有达官贵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到牢房里见犯人的,他们常常要说些不愿被人知晓的私密话。
狱卒下意识便指了前头直走过去的一排空牢房。
沈落点了点头:“劳烦你跑一趟,帮我把赵氏请过来说话吧。”
“不敢不敢,小的这便去。”狱卒应了。
赵合燕和康明薇虽不如大房钱弗她们富足,但也一直是养尊处优的夫人和小姐。
巫道真解 找不着北
如今被关在这大理寺里头,衣裳好几日未换,也未曾梳洗过,加之又是五月,有些暑热,身上便已经有了一股子味道。
曖昧 鵝考
狱卒去开赵氏牢门的时候,康明薇就被关在隔壁的牢房,立马嚷道:“是要放我们出去了吗?!我们不是凶手!”
看了康明薇一眼,狱卒此时跟刚才沈落跟前笑容殷勤的领路人全然是两副面孔。
他丝毫不笑,只道:“等查出了真相,只要你们不是凶手,自会放你们出去。”
重生三国之战神传奇
言下之意就是现在还没查清楚,也不能放她们出去。
“那、那你要带我去哪儿?”赵氏的神色有些慌乱。
未出嫁前她是家里的娇娇女,出了嫁也是康家的二夫人,赵合燕哪里见过大理寺这样的阵仗。
只在被抓来审问的那一晚,她便是受了刑的。
虽不是什么大刑,但到底也是皮肉之痛,对她这么一个金尊玉贵的夫人来说实在是不得不害怕。
此刻以为又要去受审,赵合燕的步子便不情不愿。
等狱卒打开了牢门,赵合燕却不肯往外头走。
“夫人请吧,有贵人要见您。”
看出了赵合燕的惊恐,狱卒出言解释。
听着这话,赵合燕的神色先是一愣,随即立马就问:“是谁要见我?”
“夫人请吧。”狱卒做了个‘请’的手势,却没有回答赵合燕的问题。
虽沈落没有交代不要说出她的身份,但这种事狱卒也不是第一次见了,能不说便不说,何必图惹是非。
见赵合燕不动,狱卒又重复了一遍:“夫人还是请吧……”语气是意味深长的。
“是不是康欣馨那个小贱人!”赵合燕猛然提高了音量:“是不是她?!”
狱卒无奈地摇摇头,一把扯了赵合燕直接拽了出去。
被狱卒推了一个踉跄,赵合燕收敛了许多。
她不敢再杵在原地不动,只是边跟着狱卒走边骂起康欣馨来。
辱骂皇帝妃嫔其实是大罪,但宫里的妃嫔那么多,小小一个狱卒并不知道康欣馨是皇帝的选侍,便未阻止赵合燕的骂骂咧咧,一路领着她往沈落那边去了。
试听徽外三两弦 狄枣
“康欣馨这个贱人!”
离沈落所在的地方越来越近了,远远看见那头站着一个女子,赵合燕更加觉得是康欣馨来看笑话了,便骂的更起劲了。
“贱蹄子!跟你那半死不活的娘一个德行,都是下贱货!”
赵合燕还骂了许多,有些污糟话听得狱卒都微微瞠目,心中只感慨:这大户人家的夫人撒起泼来,和我们这些市井小民也没什么两样嘛……
又看了歇斯底里的赵合燕一眼,狱卒心想:不,她更可怕……
咒骂声渐近了。
沈落仍旧背对着赵合燕,华懿率先转过了身。
四目相对,赵合燕忽然停止了咒骂,只看着华懿的脸觉得有些熟悉。
“赵氏已经带过来了,小的就先告退了。”狱卒朝着沈落的后背拱了拱手便退下了。
“赵夫人,好久不见。”沈落转过身来。
“王、王妃……”赵合燕有些发懵。
首席的錯位蜜寵
康府和摄政王府历来没什么交情,王妃不可能专门跑来看她的笑话,更不可能是来救康家脱离苦海的。
交情……赵合燕忽然想到了自己的女儿爱慕摄政王,眼神猛然警惕起来。
囚愛成癮,總裁太危險
“王妃专程来一趟大理寺有何贵干?”
此时的赵合燕说话,端的得体大方,跟方才那个骂骂咧咧一路骂过来的泼妇全然不是一个人了。
抿嘴笑了笑,沈落的语气有些不明:“如今欣选侍在宫里,也不知过得怎么样了……”
闻言,赵合燕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王妃是特意来向我炫耀那个贱人如何风光么?”
“欣选侍风不风光我不知道,我只是看见赵夫人如今实在落魄,想来给夫人指条明路罢了。”
赵合燕狐疑不定:“什么明路?”
沈落并不直言,却是又提起了旧事:“恍惚记得贵府的三房王夫人,她生下欣选侍的时候是难产啊,险些一尸两命。”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赵合燕心中有鬼,下意识立马撇清道,随即觉得自己反应太过,她别过脸去躲开沈落笑津津的目光,不说话了。
“母凭子贵,对王氏是如此,对宫里的欣选侍又何尝不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