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x3o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海賊之開局垂釣琦玉體質 愛下-第八十章 多弗朗明哥的到來鑒賞-oopbc

海賊之開局垂釣琦玉體質
小說推薦海賊之開局垂釣琦玉體質
紫色光晕一闪而逝,众人脚下顿时出现一个巨大的漆黑幽深的地洞。
“啊啊啊啊啊啊!!!”胆小三人组顿时惊呼出声。
然而,惊呼声并没有影响他们的下降速度。
“路飞!!”急速下坠中的娜美紧闭着双眼,用力大喊一声。
“我知道了。”路飞郑重的应了一声。
随后,左手环住众人,右手向着上方伸长,朝着洞口的边缘处抓去。
‘啪嗒’一声,路飞半截手掌刚好扣上了正在缓慢愈合的洞口。
众人下降的速度一顿,上下弹了两下后,直接停在黝黑的地洞中。
“干得好,路飞,就这样一鼓作气冲上去吧!”乌索普一脸振奋的对着路飞说道。
就在这时,缓缓缩小的地洞口竟然突兀的停了下来,而田中那庞大的脑袋,缓缓出现在洞口上方。
“xi噜噜噜噜噜~`,草帽小子,你们不是想要黄金吗。”田中微眯着双眼,一脸阴险的笑道。
“黄金!!?”触发关键词的娜美,眼睛瞬间一亮。
“没错,就是黄金,无穷无尽的黄金,低头看看吧,xi噜噜噜噜噜….”
众人闻言,赶忙低头向下看去。
只见这无比幽暗的空间内,一个散发着瑟瑟光辉的金色洞口,顿时出现在下方。
就在众人屏息注视的时候,田中那散发着紫色光蕴的双手,再次贴到了地面上。
“xi噜噜噜噜噜,再见了,愚蠢的家伙们。”
说罢,紫色光蕴猛然一散,原本缩小到五米的洞口瞬间一扩,再次变为十米大小。
也是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化,那只紧握住在边缘的手掌,顿时掌心一空。
“啊,糟了!”路飞惊呼一声,愣愣的看着众人。
“???”众人一愣,一脸不解的看向路飞。
‘嗖…啪!’
路飞那向上伸长的右臂,携带着一股细微的风声,就这么‘啪’的一声,缩了回来。
“路飞!!!”娜美大惊失色。
也就在这时是,上方洞口再次开始快速愈合。
“空中步行!”
面色凝重的山治身形一闪,朝着上方不停闪烁而去,每一次闪烁,其脚下都会被踏出一阵透明涟漪,同时还伴随着低沉的音爆声。
在一阵‘嘭嘭嘭’的音爆声中,山治的身形顺利跃出洞口。
跃出洞口的山治并未直接落向地面,而是直接在半空中调转身形,对着下方的不停缩小的洞口和一脸惊讶的田中,直接就是一顿光速踢击。
“恶魔风脚—-光谱!!”
无数七彩光束直接从半空中射向,将地面射的千疮百孔。
虽然没能阻止洞口继续缩小,但洞口边缘因为山治的暴力踢击,却是突然又增大了一圈。
而田中这个猥琐的家伙,在看到山治脚上燃烧起烈焰的的时候,直接就遁地逃走了。
而幽黑地洞中,继续下坠的众人看着洞口被破坏,不由脸色一喜。
就在众人欣喜的同时,索隆的低喝声传入了众人耳中。
“无刀流—大龙卷!”索隆低吼一声,突兀出现白色龙卷风顿时将众人吞噬,伴随着向上旋转冲力,直接裹挟着众人向上冲去。
而索隆,则是因为反作用力的关系,下坠的速度更添一分。
“索隆!!”路飞焦急的大喊一声。
然后,硬顶着狂暴的劲风,直接将右臂向着下方用力伸长而去。
嗖!
伴随着一道轻微的呼啸声,路飞伸长的手臂顺利追上了下坠的索隆,直接在其腰间缠绕了三圈后,将他迅速提了回来。
狂暴的龙卷风强势冲出洞口,同时,还有着身在狂风内不停旋转的众人。
这狂暴龙卷冲出洞口依旧保持高速旋转了近5秒才停下,而也就是在这股旋转加速力下,索隆终于是赶在洞口合拢前,被路飞‘捞’了出来。
众人重新站在地面上,皆是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
而就在这时,那无比熟悉的奸笑声,再次传入了众人耳中。
锻 汉
“xi噜噜噜噜噜…”
众人闻声,急忙抬头看去。
只见田中出现在一座五层高楼的楼顶,正一脸奸笑的看着他们。
“这混蛋…”乌索普低骂一声,直接从背后摘下黑兜,就要开始瞄准。
“一刀流…厄港鸟!”
伴随着索隆的一声低语,秋水瞬间出鞘。
一道蓝色刀芒,瞬间划过半空,直接斩在了高楼顶端,扬起了大片灰尘,同时还有无数碎石飞溅、砸落。
见索隆装杯成功,山治不爽‘嗤’了一声,默默转过身,继续抽着他的香烟。
“干得好,索隆!”乌索普一手拿着黑兜弹弓,一手直接对着索隆竖起了大拇指。
然而,田中那刺耳的笑声,却是再一次响了起来,不过这一次,是在众人身后。
“xi噜噜噜噜噜…你们如果只有这种速度的话,可是抓不住我的哦。”
说罢,田中一边嘲讽着众人,一边直接遁入了地面之中。
一时间,众人的脸色无比难看,不停审视着周围。
“真是麻烦。”索隆咬牙切齿的道。
就在众人仔细寻找田中身影之时,田中那十分讨厌的声音再次从被人身后传来了过来。
看着不停被自己戏耍的草帽一行人,田中十分惬意的笑了起来,开口道:“xi噜噜噜噜噜…你们是抓不到我的。”
众人闻声一转,看向另一座高楼,而田中,正好就处在高楼的顶端。
见众人一脸怒气的向他看来,田中脸上的笑容愈加浓烈,讥笑道:“与其来抓我,倒不如想想,你们是不是忘了什么东西呢?”
众人闻言,顿时陷入了思考之中。
“xi噜噜噜噜…真是一群愚蠢,啊!!什么东西!!”
田中刚准备遁入地下,却被突然出现的四只手臂,抓住手腕脚踝,架在了空中。
而就在这时,脸上挂着淡淡笑容的罗宾,迈步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柔声道。
“第二次…可骗不到我了哦。”
田中大惊,急忙看向众人身前的罗宾,急忙呼声道:“啊,快放开我!你这个可恶的女人。”
“啊!你最好快点放开我,不然你们永远也别想见到那几个小孩了!”田中色厉内茬的对着罗宾吼道。
众人一愣,终于想起自己忘了什么了。
那时候,由于VIP厅不允许小孩子进入,所以这群小孩子被一位身穿兔女郎服饰的女侍者,重新带回到草帽众人的专属休息室去了。
然后,由于众人‘沉迷’于100百亿的快乐,从而忘记了这几个小孩子的存在,这才导致了他们成为了德索罗手中的筹码。
想到面前这个阴险的家伙,居然拿小孩子威胁他们,众人不由得怒上加怒。
“罗宾,把这个家伙丢下来。”娜美恨声说道。
然而,还不待罗宾回应,一阵无比狂暴的波动突然出现,并且以一种无与伦比的速度,向着周围迅速扩散着。
路飞等人也是被震的连连后退,全力抵挡着这股狂暴的气势。
影視世界當導演 九灸玖
“这是…霸王色!”索隆单臂护在眼前,艰难的开口道。
似乎是为了印证索隆的话,凡是被这股透明波动扫过的地方,玻璃破碎飞溅,人群挨个昏迷倒地。
这股霸王色的波动范围,几乎将整座黄金城囊括在内。
而身为这‘风暴’中心的陈穆,突然抬起右脚,缓缓向前踏出一步。
‘砰!’
看似随意的一脚,却是将地面踏的龟裂开来,而那龟裂产生的裂缝,也是迅速向着远处蔓延。
然而,这一脚仅仅只是开始。
众人只听到‘嗖’的一声,陈穆便已经化为一道白色流光,直接冲向了那处高楼。
仅仅是一刹那的功夫,陈穆已经飞身来到了楼顶上。
看着即将陷入昏迷的田中,陈穆将霸王色收回,对其低喝一声,道:“人在哪!”
“在…黄…金监。”田中含糊不清的回答道。
说还没完,便头一歪,彻底昏了过去。
陈穆闻言,忍不住眉头一皱,暗暗思忖起来……
难道是….黄金监狱?
想通其中关键的陈穆蓦然一呆,僵硬的转过头,看着双眼泛白,嘴角不停冒出白沫的田中,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忍不住叹息一声。
“委屈你了,镜花水月…”
说罢,陈穆右手上白光一闪,透明如镜的直柄长刃瞬间出现在手。
‘呼~’的一声,陈穆直接挥刀,斩在了田中的大脑袋上。
用的刀背…
毕竟能力者若是死亡的话,陈穆复刻下的果实也会随之消失,必须找到新的果实继任者,重新进行复刻,这可是很麻烦。
随着刀背触碰到田中的额头,一道紫色的光蕴瞬间出现,顺着刀背,直接流向了拥有着无数细小镜面的刀柄上。
天尊情海
【叮,穿穿果实复刻成功,开发程度:一级/初级)。(未觉醒)】
脑海中响起了系统的提示声,但陈穆不为所动,继续静静的等待着。
约莫静待了三十秒…
嗯?没了??
难道只有第一次复刻果实才有特殊奖励??
陈穆又继续等待了三十秒…
好吧,看样子是真没有其他奖励……陈穆悻悻的挑了挑眉,右脚轻轻往地上一跺。
‘啵’的一声,陈穆脚下直接出现一个细小的黑色洞口,整个人迅速掉了下去。
而身处广场的众人,看着突然消失的陈穆,心中忍不住吐槽道:
难道大叔又田中给骗了?
好在陈穆迅速熟悉了穿穿果实的效果,直接穿了回楼顶了。
“呼..好险好险,差点就暴露了。”陈穆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
然后,陈穆面色一凝,体表流动开始紫色的光蕴。
‘啵’
伴随着一声轻响,陈穆宛如滴水入海,迅速融入到脚下的地面之中。
然后,朝着感应中黄金最多那块区域急速遁去。

小片刻后,陈穆直接从黄金天花板上穿了出来,向着下方急速坠去。
约莫过了两个呼吸的时间,陈穆总是落在了这座整体由黄金打造地底监狱之中。
陈穆抬头看一眼上方,粗略估计了一下,这监狱的高度应该是有百米的。
然后,又打量起周围的那些十几米高的黄金尖塔,忍不住咂舌道:“啧啧,不愧是黄金帝,真是财大气粗。”
“大哥哥?”
就在陈穆蹲下身,准备试试看能不能将脚下的金沙收进空间时,一道怯弱的呼喊声,突然从远处传了出来。
“大哥哥…?”一头绿色过肩短发的小女孩,缓缓从一根巨大的黄金柱子后面走了出来。
陈穆闻言,迅速起身,看向远处那道娇小的人影。
“太好了,大哥哥来救我们了!”小女孩一脸欣喜的看着陈穆,然后转头对着柱子后面的几个小男孩道:“哥哥,快出来,是大哥哥来救我们了。”
陈穆摇头一笑,直接迈步走向了小女孩。
就在这时,那缺了一颗门牙的小男孩迅速从柱子后面跳了出来,一脸紧张的挡在小女孩面前,大声喝道:“你不要过来!”
穿越民國抓僵屍
闻声,陈穆一脸不解的看了看后面,确认后面没有其他人之后,迅速转过头,一脸困惑的指着自己道:“你说我吗?”
“是的,就是你,不许过来!!”小男孩大吼着回应道。
“哥哥,他是…”
“你不要说话!”
小女孩想要为陈穆解释,但却被小男孩直接低吼一声,给强行打断了。
看了一眼抿嘴无辜的小女孩,陈穆诧异的挑了挑眉,对着小男孩问道:“我为什么不能过去?”
小男孩一脸愤怒的看着陈穆,开口道:“因为你和他们是一伙的。”
“他们?”
清影隨行
“对,你和德索罗是一伙,就是为了把我们关起来。”
说完,还赌气式的将身上的白色小西服脱了下来,用力的甩在了金色沙地上。
陈穆有些好笑的看着这一幕,摇头解释道:“呵呵,你想错了,我并不是和德索罗一伙的。”
顿了顿,又道:“我刚才还一不小心把他打吐血了,估计他现在,正恨不得掐死我呢。”
“真…真的吗?”小男孩犹豫的看了陈穆一眼。
被美女環繞的鬼神天工 涉狼
“呵呵,当然啊。”陈穆摊手笑道。
就在气氛逐渐融洽的时候,一道饱经沧桑的声音,从二人身后传了出来。
剑侣仙缘之仙凡恋 醉想potato
龙之子 遥的海王琴
“不可能。”
………..
就在陈穆在地底监狱救人的时候,一位身披粉红色大衣的男子,直接落在黄金之王酒店的顶部的广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