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fjrz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蘭若仙緣 線上看-第三七七章 生活不只有修行看書-aflil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
伏魔大阵之外,大殿之中,空空和尚在念经,翻来覆去只一句“阿弥陀佛”,无恼站在一旁。
“无恼?”
“师父。”
“天天拜佛,管用吗?”空空和尚指了指眼前这尊鎏金佛像。
无恼闻言抬头看了看。
“师父求得是心安。”
“对,心安。”空空和尚笑了笑。
说完之后,起身和无恼去了厨房一同吃饭。
不知不觉,无生和空虚和尚已经进入佛魔大阵十天。
这一天下午,夕阳将坠。
没有丝毫的征兆,整座寺庙突然晃动了几下,连同金顶山也跟着颤动。
正在大殿之中念“阿弥陀佛”的空空和尚的双眼忽然在一瞬间就变得血红,血色还开始蔓延,很快就传遍了半边脸,那面前那尊佛像身上散发出淡淡的佛光。
空空和尚突然抬头,浑身缠头,咬牙切齿的盯着那尊佛像。
杀!
一声吼,浑身有血色的雾气散发了出来。
突然两只手按在了他的肩膀,散发着淡淡的佛光。
“师父,冷静。”却是无恼和尚来到了他的身后。
口中念着佛经。
空空和尚浑身颤抖的越来越厉害,枯瘦的双手紧紧地握拳,咬着牙,似乎在忍受着某种强烈的痛苦。
啊!
他猛地扬天长啸,身上一股气浪冲射四方,他身后的无恼和尚却不受丝毫之影响,一双手稳稳的按住自己的师父。
佛寺之下,伏魔阵中。
罗刹王尸身的一条腿已经被斩断,无生立在那里,密目凝神,身后一尊三丈高的法相,金光灿灿。
识海之中,
三头六臂罗刹王法相再现。
“还来!”
无生一招手,佛光破开了虚空,大日从天而来,血海瞬间就被蒸发,落了千丈。
大日如来金身法相高万丈,
六臂罗刹王六臂舞动,血刀、魔剑齐上阵,引着无数的恶鬼、罗刹。
无生还是一双佛掌相应。
如来神掌,
识海之中,佛魔交战。
识海之外,血雾入海。
空虚和尚手中玲珑佛塔光华渐渐收敛,只能护住他周身一尺之内,再远便是厚重的犹如实质的血雾。
大阵之中的肉身罗汉、佛经法咒已经完全被这血雾遮掩住了,看不到佛光。
血雾已经投过了大阵的边缘,开始向外渗透。
兰若寺外,佛塔林中,佛光点点,残缺的大阵勉强运准转,如同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
站立的无生突然睁开眼睛,眼中血光迅速的退去。
识海之中,罗刹王的法相再次被消灭。
“赶紧离开这里。”空虚见状道。
师徒二人以最快的速度出了大阵。
无生在阵外停住,开始以佛门法咒配合大日如来真经的法力来阻挡这些试图益处大阵之外的血雾,空虚和尚也在一旁帮忙。
寺外,空气之中飘着淡淡的红色,这是从地下大阵之中飘散出来的血雾。
带单之内,空空和尚好不容易压制住心魔,眼睛还是布满了血色。
无恼和尚看着寺外飘散的红色,眉头微微皱起。
这种迹象他再清楚不过,乃是血雾将要冲出大阵的征兆。
难道是师叔和师弟他们失败了?
他想进大阵去看看,但是回头看看盘坐在佛像身前的师父,微微叹了口气。
过了一晚,第二天清晨,
守护了师父一整晚上的无恼和尚推开窗户,发现外面的那淡淡的血色消失不见了,心中的担忧一下子放了下来。
又过了三日,空虚和尚一个人从空空和尚的禅房出来,找到了无恼和空空和尚。
“师弟,如何?”
“斩了。”
“好啊!”空空和尚听后笑了。
“怎么不见无生出来。”
“他还在大阵之中修行。”
“这都十几天了,该累坏了吧?”空空和尚听后有些担心。
“师兄放心,我看他现在还精神的很,一点都不累的样子,而且他只是在大阵之外消除那些溢出来的血雾,不在大阵之中,风险要小很多、”
“那就好。”空空和尚听后也放心了许多。
禅房之下,
无生伸手,一指为笔在半空之中在半空之中如龙飞凤舞,一道道佛门法咒在他指端出现,然后化为一道道流光落入血雾之中。
佛咒.锁魔。
佛光化为一道金光,好似一道锁链,拦在半空会中,好似铁索横江,一道接一道,拦住试图溢散出来的血雾。
佛咒.镇魔。
这道佛咒落入那血雾之中,原本翻涌不止的虚无好似一下子被冻结住了,被镇压了,停在那里。
佛咒、诛魔,
此道法咒一处,好似千剑,犹如烈火无数,落入血雾之中,将其切割,燃烧。
这三道佛门法咒乃是他从那伏魔大阵之中所学,本来就是为了用来镇压那罗刹王的肉身,这一次正好学有所用,来对付血雾。
几道法咒轮番上阵,越发的熟练。
如此这般又过了三天,空虚和尚有些不太放心,便下来看看,看到无生凭空施展法咒,那位比几日之前打了几分,仔细看看,他没有丝毫入魔的状态便有从禅房出来。
又过了三日之后无生方才从那地下出来,神色不见丝毫的憔悴,眼神清澈,神光内敛。
“如何?”空虚和尚见他出来,便上前问道。
“收获颇丰。”
“那边好,你师兄刚刚炖的鸡。”
“师父你这么一说,我倒是饿坏了。”无生笑道。
当夜,四个和尚又聚在一起,说些琐碎的事情。
生活不只有修行、炼魔,还有吃喝与瞎扯。
第二天,修行了半日,无生来到了兰若寺外,看了看自己的小园子,发现里面种植的树木、蔬菜无精打采的,仔细看了看,也没缺水。
“太阳晒得太厉害,还是缺什么肥料,要不跟师伯说说,以后来这里撒尿,不行,他火气太大,别把这些都给浇死了。”
无生特意的仔细看了看那棵黄李,这不是一般的树木,乃是灵果。
怎么回事呢?
回到寺里,他和师父谈起这件事情来。
“或许是大阵之中有血雾散发出来,影响到了它们。”
无生仔细一想觉得师父说的在理。
“如此说来那颗灵果还不能种的离着咱们兰若寺太近,免得受到影响。”
“如此也好。”
次日,无生找到灵猴,与它另选了一个地方,距离金顶山并不远,然后将那株黄李挪了过去,叮嘱灵猴有空就过来照看一下。
兰若寺的生活又恢复了往常的样子。
只是无生隔几天就会去那大阵之中呆上三五天,消融其中的血雾,这于他而言也是一种修行。
这一日,天空下起了雨。
已经是晚秋,风雨之中带着凉意,落满了整片山峰。
下午的时候,一个人冒着风雨来到了兰若寺中,却是前些日子已经会江宁的武鹰卫沈烈。
“沈施主?”见到他突然来访,几人都有些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