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br7t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次元聊天室笔趣-第728章 溫柔的、靜謐的光芒分享-3cb1c

我的次元聊天室
小說推薦我的次元聊天室
第728章温柔的、静谧的光芒
幻想乡的雨,就像少女的心情一样,总是让人捉摸不定。
在仲夏这样的季节,也是剧烈而绵长。
魔法森林,雾雨店。
魔理沙从人间之里回来后,便一直坐在以往研究魔法的长椅上,房间内各种各样的道具杂乱不堪。
她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的焦虑感了。
上一次感到胸口这么压抑,是在什么时候来着?
魔理沙揪着自己的衣领想着,密林里传来的雨声,更让她心烦意乱。
普通的人类魔法使注视着桌子上的魔法石,帕秋莉可以使用它,轻而易举的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但自己只是平凡的人,在魔道上也毫无突出的才能,就算拼尽全力,就能让这圆圆的石头放出如烟火般的光亮吗?
胸口滞塞,就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般。
“真是的,为什么一个两个,都对我抱有这么大的期待啊,我根本就不是你们可以放心信任的人啊。”
魔理沙双手抱住脑后,身体后仰,待在头上的宽大魔女帽,掉到了地面上。
“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好期待的。”
从小时候开始,魔理沙就清晰的认知到了,天才,是客观存在的。
无论如何追赶,也无法看到她们的背影。
就算拼命的努力而获取的成绩,别人也可以不费吹飞之力的达到。
自己穷尽一身仰望的星辰,在她人眼中不过触手可及。
太不公平了。
太,可悲了。
所以,在这个怪物的世界,背负起她人的期待,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
“啊啊啊~~真是的,为什么魔理沙总是想着成为别人啊,魔理沙就是魔理沙啊,独一无二的、对我来说无可替代的存在。”
那一天,灵梦在神社的鸟居下拄着扫帚这么说了。
清风扬起巫女的发丝,那一瞬间,普通的魔法使真的感觉到时间静止了,温暖的风轻抚着脸颊。
所以,魔法使很快乐、也很努力的活到了现在。
除开找巫女玩耍的时间,魔法使每一秒都用在了专研魔道上,在看不到的背后,付出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努力。
但她并不是想要追赶什么,只是,回应巫女的期待——因为魔理沙就是魔理沙啊。
回应这样的感情,做最真实的自己。
仅此而已。
本居小铃:‘我很期待今晚的焰火。’
十六夜咲夜:‘就今天稍微放松一下吧。’
射命丸文:‘我的速度应该能派上用场吧。’
魔理沙脑海中闪过她们的笑容,脸庞不禁更为苦涩了。
“你们当然是期待了。”
魔理沙突然用力握住玻璃球一般的魔法石,疯狂的魔力涌入,直至气喘吁吁的张开手掌,她凝视着只是散发出微弱光泽的魔法石,“明明灌入了这么多的魔力,却只有这点光吗?”
砰!
拳头用力击打在桌面,反震力让放在桌上的魔石轻轻弹起又落下。
“可恶!”
“果然,凭我的力量,无法做到吗!”
“这叫我如何是好啊……”
不是使用魔石,而是使用魔弹了?
的确看起来有点烟火的样子,但这样一来,不就是自欺欺人的取巧吗?
大家都能做到,但这与焰火不一样。
而魔石的炸裂,却是接近焰火。
是与历届夏日祭,相去不远的光芒。
魔理沙想要的,是给与灵梦这样一场祭典。
一场与回忆中相近的夏日烟火。
是温柔的、静谧的光芒。
……
博丽神社。
叶悠走后,剩下的三个女孩也并没有再继续游戏。
灵梦躺在榻榻米上,手肘搭在额头,仰望着天花板。
穹跪坐在矮桌前,学之前的叶悠那般,将盛放在盘子里的五颜六色的团子,用竹签串起来,嘴里哼着《团子大家族》的曲子。
狂三慵懒的托着下巴,酒红色的瞳孔深沉的注视着下雨的天空。
她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安宁过了。
就快找到本条二亚了,通过她可以调查到始源精灵的资料。
大战或许将至,自己的悲愿也应该快要迎来终结。
在此之前,最起码,让我小小的休憩一下。
在此之后,如果自己死了,自然万事皆休。
如果,自己还活着了?
有点迷茫,不知该何去何从。
用力摇了摇脑袋,呵呵,真是的,我,想那么远干什么。
时至傍晚,大雨逐渐停歇,天空仍旧堆积着厚重的积雨云,幻想乡被洗刷的澄澈透明。
光线暗淡,天地间仿佛只剩下干净的黑白二色。
主殿后屋的房檐下,灵梦背靠着支撑神社的木桩,看着幻想乡雨后的空林。
“雨终于停了呢。”
熟悉的声音从身侧传来,但灵梦并没有感到惊讶。
“早发现了?”那人又说。
“你的气息太明显了。”灵梦回答。
“你也有在期待吗?”魔理沙问道。
“你猜。”
魔理沙靠在主殿后的木栏杆坐了下来,将下巴贴在上面,有些踟蹰,
“那个……”
一向说话风风火火的魔法使,此刻显得有些畏畏缩缩,
“这都是我自言自语啊。我啊,好像有点想错了,我本以为这么做都是为了‘一个人’,我本以为‘只要让那个人开心就好了’。”
巫女的目光只是毫无变化的直视着前方,任由魔法使自言自语。
“但是,对此抱有期待的却远不止一个人,让我越发的体会到,人类,果然是渴求创造回忆的生物。
然后,现在,又有点,害怕了。”
灵梦不在沉默,但仍旧没有转头看向身边的友人,她开口道:“虽然你好像在说些什么不着边际的东西,但我风太大,我没听见。”
“……是吗?”
魔理沙站起来,朝人间之里走去,“那我走了。”
灵梦看着湿地上魔理沙的背影,“就不能带着开心的表情出发吗?”
魔理沙停下来,转过身,看向从年幼时就成为自己最重要的人,她低头避开了视线,“一脸愁容不适合你。”
“想笑就笑吧,我承认我现在很心虚。”魔理沙举起扫帚,挺起胸膛道:“我现在看起来就像一个窝囊废吧。”
“时间快到了,你不快点去吗?”
巫女低着头,不去看她的眼睛,这种回避的姿态,让魔理沙有些生气,“啊啊,我知道,我这就走,到时候可别再来找我抱怨。”
魔理沙沉默的背对着灵梦,朝前走去。
“我相信你!”
灵梦突然出声道,让魔理沙的身形为之一顿。
“祭典的成功失败不过是细枝末节,能够令人难忘就足够了。不论结果如何,魔理沙,只要贯彻你的风格做到最后,我都愿意铭记于心。这样,你有什么不满吗?”
啊,是温柔的、静谧的光芒。
一如那一天的话语。
魔理沙突然觉得眼前明亮了起来。
她嘴角扬起一抹笑容,侧过头,“还能有什么不满啊。我去去就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