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zlbt好看的玄幻小說 穿越尋俠記-第五〇九章 玩火者,必自焚展示-lp5ei

穿越尋俠記
小說推薦穿越尋俠記
黑衣人满打满算李智云难逃离火焚身的厄运,但是接下来的情景却令他不寒而栗。
仙人的法术不论高低强弱,都是与心意同步实施的,即所谓神识所至,法术立显。
黑衣人的神识已经到了李智云的体表,应该即时燃起的离火却未出现。
别人无法察觉黑衣人的神识动向,黑衣人却是一清二楚的,这是怎么回事?自己自从练成离火焚身至今从未有过一次失手,更不曾遇见这种“点不着火”的情况。
忽听李智云悠悠说道:“既然你要先对我动手,就不能怪我对你不客气了,哦,你叫焦离,只看这名字就知道你很喜欢用火烧人,那就尝尝被火焚烧的滋味……”
他怎么知道我的没给你在?焦离更加惊恐,不等李智云说完就嘶声喊道:“弟兄们一起上,先杀他身边那两人!”
即便是恐惧到了极处,也不会削减这一生的战斗经验,焦离这道命令很有道理,他已经知道李智云身具某种破法秘术,若是让手下合攻李智云未必能够取得成效,倒不如去杀江倩云和江华母子。
只有逼迫李智云分心去救他的亲密之人,自己才有可能借机脱身。
即便如此,他也不敢赌定手下群盗的围杀能给自己争取多少时间,在发出这道命令的同时猛一扭腰,化作一阵狂风逃离了原位置。
化作狂风也嫌不够——既然李智云能够尾随天梭号来到这片小行星带,就说明他的飞行速度比天梭号还要快,而作为星际飞船,天梭号的航行速度也是远胜于风速!所以他唯恐被李智云锁定,在化为狂风的同时又施展出师门绝学四九玄功,变成一名相貌平平的飞船乘客,出现在甲板上的人群之中,然后才来得及观察战况。
他要先观察一下这二百多名手下能否牵扯住李智云,更盼望李智云能够破解自己的离火焚身只是那种针对性极强的破解,若是李智云破解不了其它属性的法术,自己这一方就仍然持有胜算。
不看还不打紧,他这一看立马就从头凉到了脚,整个虚空之中,围绕着天梭号的船身,正有数以百计的火球在燃烧,只看这些火球的位置就知道烧的都是自己的手下。
整整二百名星空盗强者,居然连发出一次法术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人家的火球给送了终。
这李智云太强大了!
能够把神识分成二百道,这对一个至仙及以上的神仙来说算不得什么难事,但是要让这二百道神识分别控制二百个火球,还能烧得二百个人仙毫无挣扎的余地,这就不是一般神仙所能做到的事情了。
焦离自忖以自己的实力根本无法使出李智云这样的手段,除非那门元力大炮没有损坏,利用元力大炮中的神识增强器、倍增之后才能实现这样的效果。
想到此处他愈发惊恐,原本还打算趁乱逃回歼星者的飞船,这下连逃都不敢逃了,对方的神识如此强大,在清空了天梭号周围的星空盗之后,自己若是敢于离开天梭号的甲板,立即就会成为对方神识中的靶子,哪怕是化为狂风也是没用。
唯一的存活希望就在于对方没有发现自己逃进了甲板上的天梭号乘客之中,否则对方只需对天梭号乘客挨个盘查,终究能够查出自己这个伪装者。
他倒是不担心李智云能够直接识破他的变化,三界之中能够识破四九玄功变化之术的就那么几个人,拥有天眼的二郎神是一个,掌管照妖镜的托塔天王李靖是一个,拥有神兽“谛听”的地藏菩萨是一个,再有就是一年以前大闹天宫被压在凡界五指山下的那个齐天大圣,除了这几人之外,能够洞彻变化之术的就都是太上老君、如来佛祖那一级别的大能了,李智云再怎么厉害也厉害不到这种程度。
为了预防李智云找到自己,他在人群中缓缓移动,向船长霍顿靠近,因为据了解,只有霍顿才掌握全船所有乘客的资料,一旦李智云要求霍顿盘查乘客,自己就暗中先下手为强,把霍顿杀死,就免除了后顾之忧。
到了那时候,除非李智云把陌生乘客全部杀死,不然就不可能找到自己。
正慢慢接近霍顿时,忽听身边的乘客爆发出一阵欢呼,他知道这是自己的手下都被烧死了,却只能跟大家一起欢呼,其喜悦之情比其他乘客来的还要强烈。
欢呼过后,李智云说话了,是对这一船乘客说的:“好了,虽然我没打算救你们,但是焦离先对我们三人下手了,没顾得上杀你们,算你们命大。”
太虚子激动得走到人群之前,看向李智云反驳道:“兄弟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事实就是你救了我们!如果不是你到了这里烧死了这些星空盗,我们这些人怎么可能还活着?”
李智云摆手道:“我说了不是我救的就不是,这事儿没必要争了,你们也不必感激我,再说你们里面绝大多数人的感激也不值钱,给你们一点点利益诱惑,你们就会把感激抛在脑后,你们觉得我会在意你们的感激么?”
众人均知李智云所说是实,不禁惭愧不已,没有一个人敢反驳的。
太虚子也叹了口气,心说不管他们今后是否惦记你这份恩情,你也是给了大家这份人情,你又何必如此?只能关切问候道:“那个歼星者的匪首叫做焦离么?此人的火焰法术当真厉害,没伤到江夫人和令徒吧?”
李智云笑了笑说道:“有劳太虚道长挂怀,她们没事。”
离火虽然是天地之火,却也依靠天地灵气来燃烧,李智云把周围这一方空间都变成了自己的力场,又如何会任由空间里的天地灵气给离火助燃?更不会给那些星空盗的法术提供支持,所以事实是那些星空盗并非没有作法,而是作法无效。
霍顿忽然开口道:“李先生,我代表全体乘客感谢你的大恩大德,但是我必须要提醒你,这附近一定还有歼星者的舰船和余党,希望你能够将他们一网打尽。如若不然,今后歼星者就会无休止地追杀你。”
李智云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看向霍顿说道:“想要追杀我的人多了,不差歼星者这么一伙人,反倒是你,你是担心他们追杀你吧?”
霍顿被李智云说中心事,一张老脸顿时变得通红,却仍企图辩解道:“怎么会呢?我真的是为了你着想,歼星者伏击我们只是为了求财,可是毁掉他们元力大炮、杀死他们几百人的却不是我,而是你李先生,你觉得他们会找谁报复?”
“哟,这就开始甩锅了?”李智云笑容更甚,点头道:“道理倒是没错,元力大炮是我摧毁的,一百名炮手也是我伤的,还有现在被烧死这二百个人也是我干的,冤有头债有主,他们尽可以来找我报复,跟你霍顿船长没关系。”
霍顿这才稍稍恢复了些,赔笑道:“李先生能这样想就最好,不过我就担心那几艘舰船上的歼星者余孽不知道事实真相,日后再把这笔账算到我的头上来……”
李智云呵呵冷笑了两声道:“那你还想怎样?要我现在就对整个仙界发布一项公告么?让仙界的每一个人都知道歼星者的损失是我一人所为?可以!但是怎样才能让我的公告家喻户晓呢?你帮我想个办法出来吧,只要这方法行得通,我就按照你的思路去办理。”
霍顿闻言就苦了脸说道:“我也没这个办法啊,所以我觉得咱们还是把附近的歼星者一网打尽才好。”
李智云哈哈大笑了几声,突然笑声一停,冷冷说道:“本来我已经打算打掉他们那三艘舰船了,但是你这么一说,我还偏不打了,你要打你去打好了,别什么事都扯上我,我们很熟么?”
太虚子见状连忙打圆场道:“我觉得咱们先不要考虑歼星者残余的事情,先找一找那个焦离去了哪里才是最要紧的,此人练有四九玄功,我觉得他未必有机会直接逃回舰船,说不定就在这附近……”
“啊!”
太虚子刚说到这里,就听见霍顿一声惨叫,打断了他的分析,再看霍顿的时候,只见霍顿的嘴角流出一缕鲜血,一双眼球却是向外凸出,瞳孔已经放大,身体委顿瘫软下去,竟似死了。
太虚子身中奇毒尚未恢复,不要说根本没办法及时救治,就连探查霍顿的死因都做不到,连忙对李智云建议道:“我猜测这个焦离就藏在乘客群中,只是霍顿这一死,我们就很难把他揪出来了。”
李智云摆了摆手道:“哪有那么麻烦,我早就知道焦离在乘客群中,若不是霍顿在这里絮絮叨叨,我已经把他揪出来了……”
说到这里他叹了一口气道:“唉,霍顿这个人,我是真的不愿意救他,我要是再救他这一次,只怕今后能被他恶心死,所以只能撒手不管了。”
焦离在人群中听了这话就不禁暗暗撇嘴,心说你就吹吧,你要是早就知道我在人群里,而且知道哪一个是我的话,还会跟霍顿在那里闲扯?只怕早就把我杀了!现在却煞有介事地说这些,无非是在诈我,想让我害怕逃走,我才不走呢!看你怎么把我找出来!
太虚子也不认为李智云能找出焦离来,同样认为李智云是在诈对方,不过他觉得焦离肯定不会上当。
不管焦离是否上当,自己当然不能揭露李智云的虚声恫吓,万一焦离被吓得往外逃了呢?
他刚想到此处,却见李智云带着江倩云母子降落下来,站到了甲板上,随即李智云把江家母子留在原地,独自一人向乘客人群走了过来,就认为这是李智云在继续表演,不禁暗赞李智云聪明。
这种诈术的最后手段,就是指着人群里某个人的鼻子说你就是焦离,指对了就一定能诈出对方来,否则就彻底失败——倘使对方不是焦离,不论你怎么诈都是没用的,而且真正的焦离会因此彻底隐匿下来。
所以反过来说这种诈术的成功率称得上是微乎其微,面对将近一千人的人群指向一个人,哪有那么巧?
下一刻,李智云果然站在了人群前面停住了脚步,指着人群里面第五排的一人说道:“焦离,出来吧,现在你还觉得我是在诈你么?”
焦离彻底已经傻了,因为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李智云是如何发现自己的,难道说李智云竟然有如来佛祖、太上老君那样的修为和本领?那不可能啊!如果李智云有那么大的本事,又如何会在整个仙界籍籍无名?
“怎么着?你以为你跟我装傻就能侥幸过关么?”李智云冷笑着:“我一直没对你动手,是因为你身边有别人,我不想让你临死拉个垫背的,却让别人又埋怨我!”
此时焦离身边的乘客已经躲开了老远,只把这个看上去有些眼熟却又想不起是谁的人孤立在一个圈子之中,忽然有一名乘客说道:“我想起来了,咱们船上从来都没有这个人!”
众人同时看向这个检举揭发的乘客,李智云也有些好奇,就问:“你怎么知道的?”
那乘客说道:“这人假扮的人原本跟我在一个船舱上下铺,我记得很清楚那个人的耳朵后面有一颗痦子,但是现在这人的耳朵后面却是什么都没有,肯定是假的!”
李智云哈哈笑道;“不错不错,果然是那句话,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焦离已是万念俱灰,终于忍不住看向李智云说道:“临死之前我只有一个问题想知道,我不相信你也是通过痦子才认出我的,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找到我的方法是什么?”
李智云点了点头说道:“告诉你也无妨,你可曾感受到我的神识扫过你的识海?”
焦离道:“这我知道,但是这又怎样?你不止用神识扫过我一个人,你是用神识扫过了这甲板上的所有人,我又没有用神识抵抗你的神识……”
只要不用神识去抵抗对方的神识,对方就不会测知自己的神识深浅,这是一种风险极大的应对方式,因为对方可以趁机摧毁自己的识海,只不过当时焦离除了这样做别无选择,只能甘冒奇险任由对方的神识扫描。
只听李智云说道;“你以为你不抵抗我就不知道你的神识强弱,就无法把你和别人区分开来了是么?”
“是啊……”焦离如何知道李智云拥有一门强大无比的读心术可以读取他人的记忆,这种法门即便是如来和老君都不会!
李智云道;“就让你死个明白吧,我能够知道每个人心里想的是什么,不然我如何知道你叫焦离?现在我就用你的离火烧死你自己,这叫玩火者必自焚!”
焦离还没想明白为什么李智云能知道别人的心中所想,就发觉丹田里一阵火热,自己的元力竟然在自己的丹田里燃起了离火,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一边动用意念想要熄灭离火,一边狂呼:“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你怎么会使我的法术……”
他这话没说完,整个身躯便瞬间化为虚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