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溯源仙蹟 txt-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惡魔!熱推

溯源仙蹟
小說推薦溯源仙蹟溯源仙迹
毛驴一直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也明白自己这么做的后果,所以他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刻意去寻找了一些对人类充满恶意的生灵,毛驴虽然蠢,但不傻,知道小主人现在的身份就是人类。
人类对于族群看中。
对于一些不必要的生灵的无端宠溺,有时候来的也莫名其妙,但是毫无例外的事,如果这些生灵对人类产生了敌意,或者已经对人类生活造成了极大的威胁,甚至以人类为食,这些都会遭到毛驴的第一波照顾。
雪山山洞里的白熊砸碎了无数人类骸骨,如果细心发现的话,会看到无数的人头骨骼,作为装饰,填充在山洞里,让整个山洞都显得妖异而可怕。
而此刻白熊夫妇,已经跟一条大白蛇打了起来,那攻击已经波及到了整个草原,很多生灵选择了逃遁,甚至都波及到了人类的领地,这一点毛驴无法控制,因为这个世界本就是弱肉强食的,强者出现,必然将会造成生灵涂炭,所有的因果,都让他毛驴背就可以,而且这样的因果可以使它变强,它与小主人之间,反而有种相互成就的感觉。
毛驴出现在一片大森林里,这里是强大凶兽的生活场所,是他们的领地,如果这里被引爆了,肯定会使得大半的一首都卷入这场强者的对抗中。
但是,毛驴刚出现的一瞬间,就感觉汗毛倒竖,有种濒临死境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它既激动又彷徨,但为了能够再进一步,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直接便冲了进去。
以它超频率的速度,很快到达了大森林的中心地带,这里有一座山脉围成的山谷,山脉与九龙戏珠拱卫着中心的山谷,而在山谷之中,有一片金色的湖泊,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那根本就不是湖泊,而是一条盘曲在山谷里的金色巨龙,这条龙看上去十分的安详,没有任何的生命波动,就像是早已死去。
但如果真的这样的话,又怎么可能会让人以为这只是湖泊呢?
毛驴看着这条龙,眼神越发明亮,他觉得自己也能变得这么庞大与强大。
蠢驴虽然觉得自己提升很快,但却始终没有明确自己返祖之后会变成什么,而现在,她感觉自己有可能会变成一条苍龙,天上的巨龙未必曾经是巨龙,眼前的巨龙未必能活到世界的终点。
毛驴大吼道:“儿啊儿啊儿啊儿啊儿……”
随着能力的增强,嘲讽技能已经点满,此刻爆发出来,原本沉睡的巨龙直接被这烦躁的声音吵醒了,就好像是定好的闹钟,提前响了,给人的感觉必然是一种愤怒中带着一种毁灭一切的仇恨。
巨龙一怒,连这个世界都要抖三抖。
毛驴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会有如此强大的存在,这可比人类的那些强者加起来都要厉害,就这么一个强大的存在,为何要蜗居在小小的森林里呢?这实在是说不通,也没有必要。
除非是故意隐藏,想躲避什么?
毛驴在这一刻已经再也无法维持住自己的存在,瞬间被巨龙的怒吼给吼没了,两者的差距不是一点半点,所以在一瞬间,毛驴就化作了尘埃,被风席卷着,消散在了人间。
35
与此同时,源尘感应到了毛驴再一次死亡。
这次死亡相比之前要恢复的慢一些,好像是受到了什么阻隔,但是很显然,不管任何力量在那个地方的守护下,都将变得不值一提,仅用了一分钟的时间,少年又把毛驴给召唤了出来。
鳳輕歌 小說
please tell me!!
“这次又是怎么死的?”源尘还想问一问,结果就看到自己召唤出来的哪是什么毛驴啊?
这分明就是一条血色的小龙,只不过是长着驴耳朵和驴尾巴的血色小龙。
鹦鹉看到这一幕,已经不是眼红那么简单了,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这怎么可能?这才过去不到一天吧,为何这头驴连种都串了,这返祖反的也太严重了,这是跳出祖先的舒适圈了吧?
寻秦记 小说
不过这长的也太可笑了,鹦鹉虽然很生气,但是依然感觉到有些可笑,这家伙具备隆的诸多特点,比如龙鳞,龙角,龙爪,龙须……
当然也有龙没有的驴耳朵,驴尾巴。
可以说,这已经快是四不像了。
不过可能是进化出了点岔子,也可能是有点进化太快了,现在这头驴双眼通红,似乎失去了理智。
直接朝源尘冲了过来。
“看来是进化傻了。”源尘借助系统模拟出石碑的力量,然后利用这股模拟出来的石碑力量施展出自身的实力,然后屈指一弹,直接将毛驴弹出了山洞,谭飞出了千里距离。
鹦鹉都看傻了,这这怎么可能?
不过很快她就接受了这个事实,毕竟早先就看过少年的攻击,自然没什么好说的。
“看来外面已经大乱,咱们可以出去看看的了。”
因為我喜歡真正的你
源尘走在丛林间,被两个强大的存在发现了,那两人一直追在后面,似乎在确定什么,等真正确定之后,立刻惊喜地冲了过来,直接拦住了两位少年的道路。
“你们好大的胆子,全世界都通缉你们,还敢如此张扬的出现在天地间,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们这两个小子,受死吧。”
源尘掏了掏耳朵,有点没听清对方说的什么:“兄弟,他刚才说什么?”
“他好像在说要把斗笠借给我们,毕竟现在我们在淋雨,他们怪不好意思的,这不都已经把斗笠送到我们面前来。”
两个带着斗笠的强者立刻怒从心头起,直接朝焱天火的脑门抓来,手还未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已经迸发出来,对方是想直接轰碎这小子的脑袋,让这个说大话的家伙直接闭嘴。
“你们呢?太小家子气了,杀人这种事情,一定要快。”
出手的那人立刻回转身体,让自己落在同伴旁边,冷冷看向缓缓走来的一人,大雨中,那人明明只打着一把伞,却像是挡住了一片天,在他周围十米范围之内的地方,没有半点雨滴。
“好酷的一把伞呀,可惜,我喜欢带斗笠。”源尘喜欢低调,不喜欢太高调。
这个青年走来的太随意,也太容易被人围攻。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来人拽了一段文,然后看向周围的风景,感叹了一声道:“如此良辰美景,不如停下来喝杯茶饮壶酒,何必打打杀杀。”
源尘轻轻抬起了一只手,一只手指点在了虚空中,顿时有什么东西破碎了,那好像是一条丝线,似乎想要缠绕过来,将两个少年给直接约束死,但很可惜的是,白发少年直接发现了,并且只用了一根手指头便挡了下来。
反观那两个带着斗笠的强者就不一样了,在未察觉的时候,已经被透明的丝线缠住了脖子,以及全身各处,在源尘挡住攻击而来的丝线时,那两个斗笠男子,也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还想逃走,结果身体一动就被透明蛛丝撕成了粉碎。
这两位强者,虽然已经接近了世界绝巅,但终究还差了点火候,如此就出来历练,确实欠佳考虑,如果他们能够达到此世绝巅,恐怕就不会遭受如此可怕的死亡。
最起码死的会体面一点。
“好东西不少,可惜外物终究是外物,你这算是旁门左道。”
源尘轻笑,伸手在虚空又是两点,瞬间有东西落到了他的手里,那是他早已预订好的斗笠,这两个斗笠是让他俩可以遮蔽外貌的,绝对不能因为一点小事,就改变了自己的最初想法,所以,他就保护下了斗笠。
打伞青年目光微凝,知道自己已经落入了下风,没必要再死磕,也没必要拿出更多的宝贝出来引起对方眼红,所以拱了拱手,就要告辞。
“我有说让你走了吗?”
源尘正愁没地方去呢,看这家伙的背景应该不简单,既然出来历练,估计已经有了一些去处,不如就跟着这家伙得了,说不定还能遇到一些惊喜。
此时,驴子也不知道在哪里搞事情,估计被自己打醒之后,一时半会也不敢回来,可能还想完成几件大事,所以到现在源尘都没看到对方。
鹦鹉,自从看到驴子化龙,就顿悟了,直接原地变成了蛋,出现在了焱天火的怀里,被他天生保护好。
“你们不要太过分,我可不会怕你们的,我的武器和底牌还有很多,你要是逼急了我,我哪怕是拼掉自己这条命,也会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今年看到两个带上斗笠的少年,缓缓朝他走来,顿时感觉心里不好受,有种被恶鬼盯上的错觉,身体也在不由自主的打颤后退,希望能够与对方拉开距离,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唉,聪明的人终究是少数,到现在还装傻充愣,觉得真的有意义吗?”
源尘摇头,与此同时,直接抬起了一根手指头,遥遥点在了对眉心。
瞬间诅咒便起效了!
“你对我做了什么?我为何会感觉头晕目眩?”
源尘毫无表情叙述道:“没做什么,只是对你的脑袋施加了加持,等过段时间,你的脑袋就会变大到比肩山岳,到时候你就可以亲自用脑袋折断脖子试试,或者也可以选择用脑袋压碎身体。”
“恶魔!你是恶魔!”青年吓得扔掉了手里的伞,转身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