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ogkr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修仙遊戲滿級後 txt-第四百七十二章 規則肅清熱推-pfftp

修仙遊戲滿級後
小說推薦修仙遊戲滿級後
当戈昂然目光锁定这间书亭的刹那,秦三月心里便升起一股悸动。
几乎是同时,他们的目光隔着书亭的墙壁对上了。
戈昂然顿了顿,他已然知道了在那书亭里的是谁。居心和秦三月。
他知道居心现在是青梅学府的学生,而且很被看好,说是能接替甄云韶的位置。至于秦三月,他想了想,得出个大概结论。想必是为了看望居心才来这里的吧。
但,紫色结晶消失前,为什么那间书亭闪烁了一下紫光?消失跟她们有关吗?
为了避嫌,戈昂然没有急着去书亭,而是招手撤去了圣人领域。再望紫墨池看去时,却发现紫墨池已经没有了紫墨,同着普通的池塘没有两样,甚至于少了一份生机。
“上殷正气消失了……这池子也就变作凡物了。”
戈昂然以神念传音秦三月,“小姑娘,好久不见。”
秦三月不由得心跳加速,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以至于她没有准备充分。本来只是打算推演的,却不知为何唤醒了那紫色结晶。关键的是,她太过急切地去控制结晶气息了,以至于没有料到那块结晶以及气息一股脑地钻进了自己身体。而且,不出意料的话,应当是被戈昂然发现了。
透过窗户往外看去,她也能发现外面的紫墨池已然变成普通的池子了。
“唉……失策了啊。”
秦三月凝着眉,不知如何答复戈昂然。
“三月?你怎么了?”居心担心地问。她以为秦三月是被刚才那阵紫光伤到了。
秦三月转头一笑,“没事,只是有些震惊而已。”
“刚才,你身上似乎……”
“有紫光对吧。”
“嗯。”居心神情犯难,“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外面紫墨池紫墨消失了,三月,你告诉我,是不是跟你有关系?”
秦三月吸了口气,她知道戈昂然一定在外面听着自己跟居心的对话,这个时候自己必须得想个办法,让这件事不至于那么尴尬。
她露出迷茫的神情,“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感觉好像却是跟我有关系。”
回答着居心,也回答着戈昂然。
嫁入高门的男人 彻夜流香
说完,她推开书亭的门,“我们回去吧,我有些不舒服。”
“要不要去看看医师?”
“不用,只是有些疲惫了。”
“那,好吧。”
重生漠北一家人 海星99
她们结伴离开这里。
秦三月很清楚,等一会儿戈昂然一定会来找自己,在回书舍的路途中,她忽然同着居心说:“居心姐姐你先回去,我落下一样东西在紫墨池那边了,我去拿回来。”
“我们一起吧。”
秦三月笑道,“不如你先回去帮我准备点吃食如何?我今天一点东西都没吃呢。”
都市妖藏:詭醫生
“现在知道饿了?”居心撅起嘴,“之前看个书跟走火入魔似的。”
“哎呀,好不好嘛。”
萬界武神
“想吃什么?我去膳食楼,请人帮你做。”
“随便啦,你帮我决定吧。”
“那到时候不喜欢吃可不要怪我啊。”
“不怪不怪。”
“那好,你赶快回来啊。”
“嗯嗯,爱你哟。”
“肉麻。”
居心开开心心地朝着膳食楼去了。
陰陽外賣員 斷念
而秦三月驻足原地,望着她离开。
“上次见,还是在明安城荷园会上。”戈昂然忽然出现在她身边,淡淡开口。
“戈院首好。”秦三月微微弯腰颔首,以示礼貌。
“不必拘礼。”
“礼仪之事,不可缺少。”
秦三月看着戈昂然。他模样一点没变,像个朴实的花甲老人,不过双眼不似老人的浑浊,很清明。
“之前一直遗憾你不是学府的学生,如今再见着,想着还好不是学府的学生。不然的话,你成长不到现在的地步。”戈昂然不急不缓地说着,语气平和而亲切。
秦三月笑道,“院首过誉了,如今我也依旧是凡胎肉身,平凡得很。”
“过分谦虚并不好。”戈昂然说,“你给我的感觉很独特,学府里绝大多数都比不上你。”
“独特?”
“嗯,我说不上来,但确实是独特的。”
秦三月不知道戈昂然到底想表达什么。但她不选择继续客套,明着说:“院首,先前的事,我有些不明白。”她打算先发问,把自己放在“受害者”一方,“为什么那些紫色的气息会往我身体里钻?”
戈昂然皱起眉,“那些气息是主动的?”
秦三月点点头,“我只是感觉到外面大放紫光,所以不由得去看看,结果就看到一块紫色的结晶靠近我,据居心姐姐说,我当时全身都是紫色的。”
“你知道那些紫色气息是什么吗?”
这个秦三月还真不知道。她摇头。
“上殷,你听过吗?”
“上殷学派吗?亦或者上殷学宫?”秦三月疑惑问。
戈昂然摇头,“并不是。”
“那我就不知道了。”
戈昂然仔细瞧了瞧秦三月,甚至悄悄窥伺了她的意识,发现她的确没有说话,真的对发生了什么一无所知。
事实上,秦三月早就在自己被戈昂然发现的瞬间,就使用御灵师的手段将关于推演以及推演内容的记忆全部藏在了意识深处。她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个圣人,但她也清楚自己并没有神魂,严格上说来是个凡人,只要戈昂然不跟自己一样是个御灵师,那么他如何都无法发现自己潜藏在意识深处的记忆。
戈昂然想了想,觉得秦三月大概真的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吧。他只得叹息一声,想着,罢了罢了,反正那文气属上殷,本身跟如家的浩然正气就是相冲突的,自己等人也无法使用。
既然上殷正气是主动靠近秦三月的,倒不如成全对方,就当是结个善缘了。
当然了,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也在于戈昂然本身就对秦三月抱有好感。毕竟之前在明安城荷园会上了解过,知道她当是有这个了不得的先生。
“上殷,是很久以前的一个学派大家,是文道大家,跟儒家是齐名的。”戈昂然解释道,“儒家有专属文气谓之浩然正气,二上殷有文气谓之上殷正气。刚才那些紫色气息就是上殷正气。”
“都是文气,为什么会冲突呢?”
甜心闺蜜恋爱季
“还是在于两家在文道上的理念不同。儒家立意在于悠悠天下,在于国与家,在于万物生灵,是个大而杂的范畴,因此儒家人士遍布天下,而上殷在于事物的本质,追求构成万物的最基本之物,是个精而明确的范畴,也因此上殷人不多,但基本都精通于某样事物的研究。两种不同理念下形成的文气,自然是冲突的。”
“那之后呢?为什么现在不一样了?”秦三月好学而问。
戈昂然说:“因为以前的上殷有着像至圣先师一样的人,现在没有了。”
“至圣先师一样的人……谁?”
“玄女。清宫玄女。也称玄师,清师,上殷玄女。”戈昂然说。
“玄……女……”
秦三月神情恍惚,“听上去很了不起的样子。那为什么她没有了呢?”
“圣人纪结束后,她就消失了。有人说,她是为了抵挡圣人纪世难而陨落的,也有人说她在那场世难里发现了天大的秘密,去寻找秘密答案去了。没有人确信她一定死了,但她确实是消失了。”戈昂然说,“自那以后,上殷学派逐渐凋敝,到现在仅剩一座上殷学宫不问世事地落在天下某一处,秉持着玄女的理念研究学问。”
“圣人纪,世难……”
秦三月对这个很是敏感。因为她知道,符檀就死于圣人纪的世难。她不由得问:“圣人纪的世难,到底是什么?”
戈昂然叹了口气,“我没有经历过,但年轻时听人说起过。他们称之为规则肃清,是天下所有势力,所有大家最不想碰到的世难。”
“规则肃清?为什么说不想碰到呢?”
“嗯,摧毁万物,以粉碎规则的方式肃清天下。”戈昂然说:“因为触及了规则,而规则又是大道尽头的存在,走得到大道尽头的人,几乎不存在。所以,规则肃清是让人最感绝望无力的世难。像什么虚空坠落、灵气暴动这样的世难,虽然应对起来困难,但起码有应对办法,但规则肃清……唉。”
秦三月猛然想起自己推演紫色结晶时看到的那条黑线,想起那漫天的紫气。现在听戈昂然说来,不由得觉得或许那黑线便是圣人纪的世难,或许那漫天的紫气就是那位玄女的手段。
“真了不起啊……”秦三月喃喃一声。
“什么了不起?”
鬼眼瞑妻:不做你的鬼新娘
“玄女啊,阻止了世难。了不起。”
戈昂然问,“你更相信玄女是阻止了世难,而不是发现了世难的秘密吗?”
秦三月笑道:“总是要有个美好的幻想嘛。”
“……”戈昂然觉得秦三月还纯真着。
“这次的世难会是什么?院首知道吗?”秦三月好奇问。
戈昂然没有微微一凛,“还不确定,如今落星关已经关闭了,但还未有迹象表明世难以来,大家都还观望着。”
“希望不是规则肃清吧。”秦三月说。
戈昂然也这样希望着。他可不确定,现在还有没有像玄女那样能拯救天下的人。
秦三月又问:“对了,戈院首,为什么那些上殷正气会进入我的身体呢?”
“能够适应上殷正气的人极少,这也是上殷学宫人少的原因。或许,你就是能适应的人之一吧。”戈昂然自己也不太确定,但他又看不出个明确的来。
“会对我本来修炼的文气有影响吗?”秦三月担心问。她的确比较担心,因为她身体情况的特殊,几乎排斥除了御灵以外的一切修炼气息。
戈昂然摇头,“上殷正气既然主动适应于你,那边不会影响你本身。”
“我还是有些不放心。”秦三月神情担忧。
“实在不放心,你可以多在学府里留几天,看看有没有什么反常的事,要是有危险的话,我也好第一时间帮到你。正好,过几天,学府会有比试,选择前往中州参观武道碑的人,应该比较热闹。”戈昂然表明自己的立场。
“武道碑?”秦三月以前跟着叶抚在中州时听过这个,知道那里曾经是道祖讲道的地方,但儒家跟道家不是不那么融洽的吗?为什么青梅学府要派人过去,“那里不是道家……嗯……”她没明说。
但戈昂然猜到意思,笑着解释道:“儒道不和谐,但哪里有那么小家子气。再说了,武道碑也并不代表着道家,只不过历来由道家主持罢了。武道碑是属于全天下的,儒家如何去不得?”
梅夫人的生存日記
“也是,哈哈。”秦三月尴尬地笑了两声。
戈昂然突然又问:“对了,这次是只有你一个人吗?”
“嗯,只有我一个人。”
“你的先生,还有你的师妹呢?”戈昂然其实对秦三月的先生很好奇,想知道到底是怎样的人,才能培养出这般优秀的学生来。
流雲明月 蕭仙昇
“老师啊,他往哪里去我是一点眉目都没有的,反正他从来也让人捉摸不透。”秦三月有一丝小小的怨气,“至于师妹嘛,现在应该还在游历天下吧。”
“这样啊……”戈昂然不好评价这先生跟学生,“那便这样吧,我就不打扰你跟居心团聚了。”他善意一笑,“学府膳食楼的吃食味道不错,可以多品尝些。”
秦三月干笑一声,“院首有心了。”
“没什么。”戈昂然温声说:“这些天要是感到什么不适,便来苄桦居找我,我就在住在那里。”
“嗯,多谢院首关心。”
“那我先走了。”
说完,戈昂然隐入黑夜里。他还得向中州学宫那里说明刚才发生的事。
秦三月稍作停留后,向着书舍去了。
路途上,她一直想着“上殷”、“玄女”、“规则肃清”的事。
她几乎越发确定,依附在自己心头的那块紫色结晶,就是玄女抵挡“规则肃清”时遗落的。
但为什么会主动靠近自己呢?
真的是像戈院首说的那样,适应于自己,还是说是因为自己唤醒了它?
而且,似乎天底下还有着其它的紫色结晶,它们会不会也像这块结晶一样主动靠近自己呢?
秦三月越是想着,便越是对几万年前的圣人纪世难感兴趣。
还有那上殷学宫,会不会还留着关于那位玄女的事迹或者遗迹呢?
她想,以后要是有机会,一定要去上殷学宫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