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莫求仙緣-776 謀劃推薦

莫求仙緣
小說推薦莫求仙緣莫求仙缘
阎平虽死,他身上的东西却留了下来。
马成卫飞速清理残局,拿起属于祖庙的令牌,急匆匆去了监牢,把自家族人搭救出来。
随后马不停蹄来到一处秘地。
“前辈!”
他拨开云雾,落在一处皑皑白雪堆积之地。
此地盘坐在一尊巨大鬼物,单单盘坐,就如山峦,威势之盛,更是让马成卫下意识垂首。
但细细看去,鬼物头颅似有裂痕,一道漆黑的闪电在眉心盘旋,不时接引天地雷霆落下。
廢材狂妃:修羅嫡小姐 暢然
每次劈落,鬼物都要闷哼一声,鬼体阴气乱颤。
饶是如此,马成卫在对方面前依旧不敢稍有懈怠,恭恭敬敬施礼,把事情经过一一道来。
“哼!”
闻听莫求杀了阎平,鬼物两眼微动,悠悠开口:
“真是想不到,老夫只是稍稍提醒,他就已经先发制人,这么快就把阎平彻底解决。”
“行事果决,出手狠辣……”
“了不起!”
“真是了不起!”
他提醒莫求注意阎平,是想着在阎平动手的时候提供帮助,如此与莫求也能拉近关系。
却未想到。
他这边刚刚说完,莫求连夜就潜入阎平府邸,发现不对,直接斩草除根。
如此果断,让鬼物也不由连连赞叹。
马成卫略作沉吟,道:“应该是莫求本就有所察觉,此番只是顺水推舟,提前出手而已。”
“嗯。”鬼物缓缓点头:
“帝喾性子软弱,对全真道多有依仗,更有心上人在莫求手中,自不会进犯上清玄幽洞天。”
“王黄不同!”
Little Demon Little Date
“只要昭王停止进犯,鲁王境内乱局平息,他绝不会放过洞天世界数以千万计的生灵活物,这个道理莫求不会不明白。”
“前辈。”马成卫眼神微动:
“也就是说,莫道主与我们可以结盟?”
“嗯。”鬼物点头。
“那真是太好了。”马成卫双手搓动,道:
“莫道主修为虽然不高,但实力极其恐怖,以阎平之能,在他手上竟也没能撑过呼救。”
“实力,远超鬼王中阶。”
“再加上前辈、王爷,那王黄再强,也不算什么!”
他可是两次亲眼目睹莫求大展神威,一次单人独刀逼退鲁王境上百鬼王,一次在眼皮底下强杀阎平。
对莫求的实力,敬畏有加。
“呵……”
闻言,鬼物却是冷冷一呵:
“你太小瞧祖庙殿主之能了,即使是老夫实力完好无损,也未必有机会能够拿下他。”
“莫求的实力是不错,但距离那等存在,依旧有着不小的差距,我与他联手也未必可成。”
“啊!”马成卫一愣,却对对方的判断深信不疑,当下低声开口:
“再加上王爷哪?”
“帝喾?”鬼物面色一沉:
“我这徒儿满口大志,胸藏天下,却是个不经事的,若非他主动退让,王黄焉有今日?”
“鲁王境的局势,又会如此糟糕?”
“指望他,还不如指望王黄自动退让!”
此鬼,赫然是七非宫的老主人,那位传闻中早就陨落的不知名高手。
对于曾寄以厚望的徒弟,此鬼现今显然失望至极,言语中带有不忿恼怒,隐现斥责。
“那怎么办?”马成卫眉头皱起。
孤单地飞 小说
“不急。”鬼物把声音放缓:
“莫求的实力不弱,至少能拖住王黄片刻,以有心算无心,胜算总比以往要多出几分。”
“且。”
“他身后还有太乙宗,若能请来一两位顶尖修士,未必不能一举翻盘,暂且不着急。”
“是。”
马成卫应是。
…………
因鲁王换位,王府周遭各方势力也是你退我进,诸多院落换了主人。
而其中最为最贵之处,自是给了来自祖庙的王黄殿主,而最为精致之处,却为秦清蓉所占。
此地宝阁栋栋,却罕有鬼物能够入内。
圣女闭关谢客,一心修行。
当然。
莫求不在其内。
“噼里啪啦……”
屋内,银魂木被九幽冥火托举着,燃烧碎裂,逸散屡屡青烟,烟气弥漫屋舍聚而不散。
这种烟气,对于阴魂鬼物来说乃是大补之物。
阴魂吸食一口,就可凝结鬼体,化生厉鬼,节省数十年苦修之功。
而这,只是秦清蓉用来取暖养体之物。
每日焚烧,足有数千斤!
“恭喜。”
目视秦清蓉,莫求由衷的露出笑意:
“鬼王中阶,清蓉的修为,比我增进的更快,倒是让曾经口出狂言的莫某有些惭愧。”
“你的根基,远比我扎实,实力也比我强。”秦清蓉在莫求面前也分外放松,所以并不谦虚自己的进步,说着递来一枚玉简:
“这是我修行的法门。”
神胎妙藏!
这是一门来自祖庙,极其玄妙的功法,据闻只有符合特定条件的鬼修,才会得以传授。
私下相授,乃是大罪。
现今秦清蓉递来,却是宛若平常,在她看来,只要是自己的东西,对方就可尽数知晓。
莫求伸手接过,神念朝内一落,神情就是一凝。
他遍观诸多秘法,法门品阶只是一看,就知道七七八八,此法确实是属于罕见之列。
後宮妃嬪的管理者
片刻后。
莫求面露沉吟,放下手中玉简,道:
“此法,怕是最终会为他人做了嫁衣。”
“唔……”秦清蓉对此,也有所猜测,闻言面色不变,问道:
“你看出来什么?”
“神胎妙藏,就是以自身为体孕育神胎,神胎乃天地大道交汇而成,所以境界并无瓶颈,只要修为足够,就可提升。”莫求开口,同时看了眼秦清蓉:
“正是因此,清蓉你才能这么快提升修为。”
“不过。”
“此法修来的法力,为神胎所有,修行之人倒像是把自己辛苦修来的法力当做钱存入其中,他日用时再来取。一来一回看似并无折扣,也很方便,但却与个人修来个人得有着极大的不同。”
秦清蓉俏面绷紧,眼神凝重,缓缓点头道:
“我也觉得有些不对,不过却没能发现问题出现在哪里,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明白了。”
说着,她轻轻一哼:
“圣主怕是就是要我当练功的炉鼎,待到神胎圆满,就一举夺走,好成就它的大业。”
“这……”莫求面露沉吟,轻轻摇头:
“怕是也不尽然。”
“对了,祖庙圣主,应该是女的吧?”
“女的?”秦清蓉一愣,随即摇头:
“圣主从来没有显露过真身,就连三位殿主也不知道它是男是女,就连声音也雌雄难辨。”
“是吗?”莫求不置可否:
“此法极其玄妙,能无视境界阻碍,清蓉暂且修行无妨,不过以后需注意他人夺功。”
“这点,倒也不急于一时。”
“嗯。”秦清蓉点头:
“你那边,最近情况如何?”
她这些日子,一直在闭关苦修,对外界几乎不闻不问,却也知道莫求的情况有些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