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玄幻小說 操盤手札記 ptt-第九百三十六章 想喝啥就喝啥熱推

操盤手札記
小說推薦操盤手札記操盘手札记
说到这里,李欣停了下来,他两眼直视着苟峰,等着苟峰的回答。
苟锋知道李欣这话指的是谁,他转移话题说:“这个问题咱们今天不讨论,现在是在酒桌上,就只说喝酒的问题。”
李欣说:“好啊,那我们就来说说喝酒的规矩。半年前在我身上发生了一件事情,我说来出来给大家听听,看看对今天酒桌上的规矩有没有点作用。那天我跟高中的一个好朋友去参加他们的朋友聚会,在酒桌上有一哥们借着三分醉意自封为酒司令,偏要让我喝酒,他说他喝一杯,我就非得喝一杯,不喝还不行。我一再跟他说明我从来就不喝酒,可这哥们置若罔闻。我看他在酒桌上太霸道了,决心整治一下他。于是我就问他你喜欢喝酒,你喝一杯我就得陪你喝一杯,是不是?他说是,要是他喝了别人不喝,他就不尽兴,这是酒桌上的规矩。我又问他你喜欢抱着你老婆睡觉,是不是你也希望我抱着你老婆睡觉?你睡你老婆一次,我也必须睡你老婆一次?我睡你老婆的次数比你睡你老婆的次数少了,你还不尽兴,是不是?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很乐意奉陪,就怕你没有这样的要求。那哥们一听脸一下子变成了紫茄子,他咔嚓一声把手里的酒杯摔在地上就想扑过来跟我动手,我也把手里的酒杯往地上一摔,站起来隔着桌子指着他的鼻尖骂道,你tmd给我原地好好呆着,你要是敢过来,老子打得你满地找牙。那哥们一看几秒钟之前还嬉皮笑脸的我一下子变得怒目圆睁,被吓住了,定在对面一动不敢动。我紧接着又对他说,老子来参加这个宴会就已经是给你脸了,你逼我喝酒我还没生气呢,现在好心好意跟你讲道理,你tmd倒先跟我翻脸。你要是今天敢跟我翻脸,你信不信老子把你的酒桌给掀了?听了我这番话,那哥们的三分酒劲全都吓没了,再加上旁边的人又拉又劝的,他知道今天碰上硬茬了,赶紧就坡下驴,呆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刚才那股嚣张劲儿瞬间就无影无踪了。看见他消停了,我又继续教训他说你这人的人品怎么样我不清楚,但就从你刚才这番表现来看,你的酒品差得就像地上的垃圾一样,你根本就不配喝酒。你tmd是有娘养没娘教的货,只要你稍微有点教养,你都不会是现在这种德行。结果这场酒席最终闹得不欢而散。本来嘛,吃饭聚会是大家都快乐的事情,你非得逼着别人喝酒,让别人不快乐,那我就只能让你更不快乐了。据我这位高中同学后来跟我说,从这以后这家伙老实多了,再也不敢逼别人喝酒了。我讲这个例子的目的呢,是想说咱们龙盛贸易公司酒桌上的规矩是不是也该改改了?凭什么你喜欢吃鸡屁股别人就得跟着你吃鸡屁股?别人吃鸡翅膀、吃鸡大腿就不行吗?你喜欢啃猪蹄,所有人就得陪着你啃猪蹄?别人吃猪头肉、吃油炸排骨行不行呢?应该是可以的,对吧?那为什么你喜欢喝酒别人就非得要陪你喝酒呢?别人喝果汁不行吗?你喝酒是为我喝吗?如果你是为我喝,那我劝你也别喝了,因为我就不喜欢喝。如果是你自己喜欢喝,那你爱喝多少喝多少,喝醉了在街上耍酒疯出洋相都没人管你。可你逼别人喝酒就不行!这tmd是什么狗屁规矩啊!”
李欣说这番话之前,所有人都已经起身,应苟峰的要求伸出手来准备碰杯,可是中途被李欣打断了。现在李欣讲了这么多,大家的手都抬得有些酸了。黎文非常不耐烦地说:“到底还喝不喝?还要讲多少?”
黎文这番话包含着对李欣的不满,也暗含着替苟峰出头的意思。
武道聖王
李欣看出了黎文的用意,他立刻对黎文说:“你想喝什么自己喝,拿起酒瓶来喝都没人管你。现在的问题是有人不让我喝果汁,我得把这个道理给他掰扯直了。”
说完这话以后,李欣看着苟峰问:“道理都给你讲清楚了,我不喝酒,喝果汁行不行?”
苟峰一言不发,脸色也已经变得有些像茄子的颜色了。
李欣一看苟峰这态度,知道他默认了,就说:“看来我是可以喝果汁的哈。”
这个时候他想起了早上张云芳和冯珊在办公室里那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就对她俩说:“小张和小冯你们俩要是不想喝酒的话,也把酒杯放下,桌上有果汁、有可乐、还有白菜汤,喜欢喝什么就喝什么,自己快乐才重要,别看别人的脸色。我不相信刚才我这番话说完之后还会有人逼着你们俩喝酒。要是真的还有人逼着你们俩喝酒,你们就问他能不能让你们像他那样抱着他老婆睡觉。不过也许有人为了逼你们喝酒真的会同意让你俩抱着他老婆睡觉的,因为你们俩是女的,抱着他老婆睡觉也不会出什么大事。”
张云芳听到这再也忍不住了,扑哧一下笑出声来,手里端着的酒杯一晃,酒洒了不少在桌上。她顺势把酒杯放在桌上,拿起纸巾擦了擦手,偷偷看了一眼苟峰。等她再次端起杯子的时候,刚才手里的酒杯已经换成了盛可乐的高脚杯。
太子 學 舍
她的这个小动作被旁边的冯珊看在了眼里,冯珊也悄悄放下了酒杯,端起了果汁。
李欣这个时候说:“大家都举杯半天了,手应该都酸了,那我们就按自己的意愿行事,喜欢喝什么就喝什么吧,干了这一杯。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只要感情有,喝啥都是酒。”
奚晶和杨雪松偷偷看了看苟峰脸上的表情,见他没说什么别的话,于是大家又勉强再把杯子凑到一起碰了一下,然后各自一饮而尽。
刚才这第一杯酒是苟峰提议喝的,可是中途被李欣打断了,到最后却成了李欣的提议,在李欣的提议下才再次碰杯。这无疑是抢了苟峰的风头,让苟峰的脸色很难看,喝完这杯酒坐下以后,苟峰半晌不吭气。他现在心里是又气又恨。恨的是李欣再一次当众让自己下不来台,气的是自己怎么狗改不了吃屎,又忘记了自己对自己的叮嘱,再一次去招惹了李欣。
想当初李欣刚到龙盛贸易公司的时候,在公司里蛮横霸道惯了的苟峰想给李欣来一个下马威,他抓住机会就像骂别人那样骂李欣,想把李欣收拾得服服帖帖的。可他没想到李欣根本不吃他这一套,他逼得越紧,李欣的反击就越猛烈,到最后每次下不来台的反而是苟峰自己。
经过几次较量以后,苟峰发现李欣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自己硬碰硬的跟李欣干从来占不到上风。于是他悄悄地换了一种策略,他一找到机会就指桑骂槐,明嘲暗讽。他意味有自己总经理的身份在背后撑着,李欣在这种情况下不敢再跟自己硬钢。
可是他这一招还是被李欣识破了,李欣只要发觉苟峰是在针对自己,就立刻针锋相对,再次让他下不来台。到最后苟峰面对李欣已经有点发怵了,不敢再当众挑衅李欣了。他甚至在心里暗暗叮嘱自己说,招惹谁也不要去招惹李欣,尤其是在公众场合下更不能这样干,不然的话就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
可没想到今天赚了大钱之后自己得意忘形,在酒桌上又再次不经意间招惹了李欣,结果落到了现在这个尴尬的局面。
他现在发现了一个问题:自己早就不敢指桑骂槐地说李欣了,可李欣现在倒开始指桑骂槐地肆意讽刺自己了!刚才他那番话明里是说他过往的事情,可暗地里谁都听得出来他是在用同样的事情讽刺自己。
可问题是他这番话又说得天衣无缝,让自己无法反驳。自己要真的是怒发冲冠地跟他争执起来的话,不就又成了他刚才描述的那个酒品烂得像垃圾一样的人了吗?
而且苟峰知道李欣是说得到做得到的人,自己如果真的把他逼急了,这顿饭恐怕就吃不成了,到最后丢脸的还是自己,于是他只好打掉了牙齿往肚子里咽。他此时就像一个河豚一样,气得肚子鼓鼓的,可却不敢把火气发出来。
山村小神農 神農本尊
苟峰脸色的变化被旁边的黎文看得一清二楚,他知道这个时候是讨好苟峰的好时机,于是他又倒了一杯酒放在苟峰面前,然后举起自己的酒杯说:“苟总,我敬您一杯。祝您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天天赚大钱哈。”
杨雪松听了也端着酒杯凑过来说:“对对对,希望咱们期货小组能像这样继续赚大钱,那将来咱们就不愁吃饭了。”
苟峰听了说:“这还像句话。”说完他端起酒杯来跟黎文和杨雪松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
嫁给大叔好羞涩 香骨
黎文的这番举动,被坐在对面的张云芳看得清清楚楚的,她在心里暗暗感叹道:咱们部门这两个男人可是形成鲜明的对比啊!就像李欣刚才说的那样,李欣是凭真本事为部门为公司做贡献,可是这个部门经理黎文除了会在酒桌上讨好总经理苟峰以外,什么实际事情都不会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