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onu火熱玄幻小說 修仙遊戲滿級後笔趣-第四百六十七章 少女終長成推薦-zfqon

修仙遊戲滿級後
小說推薦修仙遊戲滿級後
“春月晓风……”
眉目如画的公子卧躺在房梁上,望着天上的月。有风从他耳边吹过,发出轻轻的呼声。
“要是这月亮是真的月亮就好了……”
他幽幽地吐出口气。
天上的月亮很圆,但太圆了。圆月喜人,但一年四季里,不分时候,都是圆满的话,就没那么喜人了。
看着太假。他觉得天上的月亮太假了。事实上,那也的确是假的。
“唉……前年那血兽怎么就没把这东西给吃了呢……要是真的吃了的话,或许,一切都能好起来……”他这般想着,但是一想过,又不免觉得自己的想法太过幼稚。事实上,要是真的吃了的话,那这树冠之地就该没日没夜都被黑暗笼罩了。
可……
就是那月亮,引起了战争,就是那月亮,让树冠之地的一切都不得安宁。
如果不曾有树冠遮盖在天上,不曾有雕琢气太阳升起,那么这里或许还是祥和的。
但,如果是最“虚假”的词。
“你在做什么?”
高楼底下传来问询声。
他偏头看了看,淡淡说:“看月亮。”
“何依依,你真是越活越倒转去了。”
“……”何依依没有回话。
“真是令人失望。”何瑶皱着眉,“一点挫折都能让你困顿两年。”
“没有什么挫折,我也没有困顿。”
“那你能回答我,你现在到底在做什么嘛!”何瑶硬声道:“回答我,把你的心里话说出来!我看你敢不敢欺骗你的姐姐!”
何依依没有说话。
“软弱!”何瑶语气很生气。
何依依翻了个身,背对着何瑶这边。
“你就像这样吧,我也难得管你了,大家都是成年人,我说多了也没什么意义。”何瑶像看开了一样,语气平缓下来,“不过何依依,你千万记好,以后可不要假惺惺地后悔自己当年愚笨至极的行为。”
虽然她的语气很平淡,但说出话的还是反应了她的情绪。
说完,她转身,走出几步后又说:“叠云国又来信的。”
“还是跟之前一样,姐姐帮我拒绝吧。”
“哼!你最好自己去说清楚,照我看,再不久他们就该亲自来请你了。”
何依依笑了笑,“这场仗还要打一段时间,叠云国不会那么急的。”
何瑶沉默了一会儿。
“姐姐还想说什么吗?”
何瑶转过身,仰起头,“中州,清薇道郡要开武道碑了。反正你在家也是闲着,不如去看看。”
“武道碑……”何依依坐了起来。他想了想说,“我记得姐姐你以前在武道碑……”说着,他反应过来,又止住了。
“是的,以前武道碑上的确有我的名字。”何瑶大大方方说了出来。
何依依有些愧疚。之所以是“以前”,而不是“现在”,便是因为他。
“你不用愧疚什么。”何瑶说,“好了,该说的我都说话,要做什么你自己决定。”
说完,她转身就离开了。
何依依望着姐姐的背影,心里很不是滋味,想着如果姐姐没有因为自己伤到道基的话,或许,她现在仍旧是天下人眼里的绝世天才吧……
他转头,远望夜空。
“中州啊……太远了……”
太远了,离东土太远了,远到他有些“害怕”。似乎要是自己去了,就会更难见到那人了。
还是不去了吧……
他重新躺下来,闭上眼,脑袋里不由得又冒出这两年的事情来。
第五蔷薇离开后,他消沉落寞了许久,基本上是茶不思饭不想,书不看笔不碰的程度,身受的“朝巳”之伤也持续了很久。也没有第五蔷薇的消失。那段时间里,他基本是在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折磨中度过的。也不管何瑶如何劝慰,他就是无法冷静下来,无法正确地去思考自己该做什么。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将近半年时间。直到第五蔷薇被影人们追查到了踪迹,便是重新投身长宁军,回到了那冲阵破阵的千将大人之位,投身于北部战场,继续兵马生活。
第五蔷薇会去做什么,实际上是在何依依的预料之中的,所以刚知道消息时他除了更加痛心以外,依旧无法提起精神来,然而,在之后的调查报告里,影人们逐渐用“战争兵器”、“战争绞肉机”、“战场祸星”等言辞来形容她,说她的加入,对于大周和叠云的单兵水平而言,简直是破格的存在。
这样看,她似乎没有什么危险,毕竟以她的实力,不是超大规模的人海战术,不会有生命危险。
但,这在何依依看来,是莫大的危机。因为第五蔷薇的加入,打破了战场平衡,势必会引起其他连锁反应的,变化可能不会来得太快,但一定会出现,现在的她或许没有什么危险,但以后就说不好了。毕竟,即便大周调查出她的身份是第五家的人,也并不惧怕在战场上将她杀死,因为这是战场,是王朝等级的战场,第五蔷薇如果真的死在战场上,第五家没有任何资格去为她讨个说法,因为她是以一个“士兵”,或者一个“将军”的身份战死。
正是这份隐藏在未来的危机让何依依再也无法混沌下去了。
他重新站起来,投身于新的目标当中。
事实证明,他早就有了治愈自己伤势的能力,只不过从来没有进行过,只是被动地接受者第五蔷薇对他地治疗。当他全身心投入到疗伤后,短短八个月的时间,就治好了身体的伤势,能够重新站起来了。又花了两个月时间,祛除了潜藏在意识中的“朝巳”祭词,便彻底宣告痊愈。
他本以为自己伤好了后,就能立马解决第五蔷薇未来的危险,但当他真正着手时,才发现自己不仅缺乏改变现状的能力,还缺乏去改变现状的勇气。
简而言之,他害怕再次见到第五蔷薇。
想见,又十分害怕见到。
这种矛盾的念头以及引发的复杂情绪一直在他脑海里、心中积压着,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每每强迫自己静下心来去思考办法时,总是会被第五蔷薇离开那天失望到极点以至于绝望的神情影响。
像梦魇一样。他不知道在多少个夜晚里因为梦到第五蔷薇离开那天而惊醒。
这种心灵上的痛苦取代了之前伤势身体上的痛苦。
一直持续到现在,何瑶劝慰他不少次,但他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想那件事,那个欺骗第五蔷薇的事实。
何依依右手手臂压在眼眶上,细声呢喃,“我承认,我是个懦夫……”
“在想什么呢?”
忽然,一道细腻柔和的声音打断他的思绪。
異界仙 今白夜
何依依蓦然睁开眼,想起什么,心里顿时涌出阵阵热流来。他猛地坐起来,四处张望寻找。他朝房梁的凸出看去,赫然看到,秦三月站在那里,身影如皎月,熠熠生辉。
超级电子帝国 千年静守
“圆月”相称,皎月在前,何依依忽然就觉得今晚的月亮一点都不乏味了。
“秦姑娘……”
秦姑娘变了,变了许多。头发变得好长好长,快碰到膝盖弯了吧,也长高了,比姐姐还要高一点吧,相貌也是,成熟了,柔和了。
绝世魔女 素月宝宝
眉间神韵如谪仙,眼中柔情似清月,点一划小琼鼻,再描一抹映桃唇,留上万千青丝,着一身玉秀罗裙。
她笑看着人,便是绝色之景将人融化之意。
秦姑娘又没怎么变,不变的是看人时,眼中那份深邃又不怎么深邃,单纯又不怎么单纯的眼神,还有始终横跨在左边眉毛的那一撇痕迹。似乎说,还有着这道放在秦姑娘脸上并不显丑的痕迹,秦姑娘就还是那个秦姑娘。并非是说那道痕迹代表了秦姑娘,在何依依看来,是秦姑娘点亮了那道痕迹。
“啊,秦姑娘!”何依依又像是当年那个一惊一乍容易羞涩的少年了。他立马站起来,有些不知把手放在那里,局促地,忸怩地搓弄着。
秦三月从房梁凸出上走下来,笑着说:“好久不见啊,何依依。”
就这么见着了。
何依依之前设想过秦三月出关时的场景,他想,作为叶先生的学生,闭关结束出关时应该有着了不得的景象吧。他还期待着那一天,想看看秦三月会引来什么天地奇观。或者说,即便没有天地奇观,也是从闭关之地出来,感叹一下五年的变化后,再来同他们想见。
他没想过,就在这样一个平常的夜晚,这样平常地就出来了,第一句话也只是平常地问了一个“你在想什么”。
就好像……她从来没闭过关,一直都在这何家度过平平常常的每一天。
“好久……不见。”说出这句话,何依依多少还是有些别扭的。因为秦三月并没有给他许久没见了的感觉。
“你刚才在想什么呢?”秦三月问。
有夜风吹来,荡起罗裙与青丝。
何依依想回答,又不知道从哪儿说起,他感觉有很多想同这位朋友说的,但又说不出来。
“是心事啊。”秦三月说。
何依依神情复杂,“倒也算不上。”他岔开话题,“先别管我了,倒是秦姑娘你,怎么突然就出关了?”
秦三月笑着回答,“闭关已经学不到什么了,就出来了。”
“那恭喜秦姑娘学有所成。”
“见外了。你还需要恭喜我什么吗?”秦三月头上垂下来一缕长发,竖在她的鼻梁上。她顿了顿,将头发拨开,“头发长长了啊。”
“嗯……很长。”
秦三月伸手向后,把自己的头发捧了前来,一瞧着,立马笑起来,“哎,我就说感觉脑袋变得好重,我还以为是我个头都长到脑袋上去了。”
“额……秦姑娘你是一出关,就到这儿来的吗?”
秦三月捋了捋自己的头发,笑着说:“是啊,我刚出来,就依稀听到有人说自己是个懦夫呢。立马就过来了。”
“啊……你闭关的地方离这里这么远……”
秦三月想了想,“大概是风吧。”她伸出手,感受着夜风,“是风把你的痛苦带到了我那边。我感觉到了,何依依你很痛苦啊。”
见到秦三月,何依依反而不那么痛苦了,多了些尴尬,仿佛回到了七八年前初相识之时,“不至于,不至于。”
“何依依,可不要像个笨蛋哦。”秦三月嘴角含笑,“我已经感受到了。”
何依依僵了僵,然后生硬地岔开话题,“秦姑娘这刚出关,还是先做自己的事吧,可不要在我这儿耽搁了。”
“也是呢。你不说也罢,我去找瑶姐姐,她肯定什么都会给我说的。”
“啊,别!”
何依依没来得及拦下秦三月。
秦三月像是被风吹来,也像是被风吹走,消失在原地。
何依依愣了许久,“我记得秦姑娘不是一点修为都没有吗,怎么闭关五年就能做到大乘修士才能做到的缩地成寸……”
“等等我啊,秦姑娘!”他对着风呼唤一句,然后马不停蹄地从楼梯上下楼去。
秦三月能缩地成寸,他可不能。
……
何瑶刚将家族里一天的主要事务过了一遍,正打算到书房后面的练功房里修炼,忽然就有一个人从她书案旁边的镜子里走了出来,着实是把她吓了一跳。
“瑶姐姐!”秦三月把开心都写在脸上。
刚看到秦三月时,何瑶有些发懵,因为乍一看有些认不出来,随后情绪才爆发。她惊喜地起身,迎上去,“是三月吗?”
“是三月啊。”秦三月笑着说。
何瑶禁不住将这个五年未见的妹妹抱在怀里,然后才发觉这个妹妹长得比自己高了。
“欸,瑶姐姐太热情了。”
何瑶松开她,双手抵在她的肩膀,上下打量,脸上满是欣喜,“真长大了啊。”
“可不是啊,快二十一岁了。”
何瑶有些感概,“上次见你时,你才十五岁。一下子就过了五年啊。”
秦三月笑容不再青涩,给何瑶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心安。
“我倒是没觉得啦,就是一个眨眼的感觉。”秦三月眨眨眼说。
何瑶笑着摇头,“那可不是。你给我的感觉都变了,对你而言,也肯定不是什么眨眼的变化。”
“嘿嘿,姐姐看人还是那么准。”
“来,坐着,给姐姐说说,这五年你都是怎么过的。”何瑶将秦三月推到自己平时处理家族事务的位置上。
秦三月坐下来,一眼扫过书案上,便露出伤心状:“瑶姐姐还是当家主了啊。”
何瑶正欲解释,但是一细瞧秦三月的表情,随后愣了一下,没好气道:“好你个三月,五年里就学会了演戏是吧,这都在我面前装模作样起来了。”
“没有,没有,开个小小的玩笑嘛。”秦三月抓着何瑶的手,脸贴着手背,蹭了蹭。
何瑶哼了一声,“原谅你了,作为补偿,快点告诉我五年里你在做什么。”
秦三月笑了笑,“不过,瑶姐姐应该还是很满意自己现在的生活的吧。”
“猜的?”
“不是,瑶姐姐身上有满意的味道。”秦三月轻声说。
何瑶下意识抬手嗅了嗅,随后反应过来,白了秦三月一眼,“调皮。”
秦三月转过身,端正地坐着,把自己垂在地上的头发捧起来,“瑶姐姐帮我修理一下头发嘛,然后我边说我闭关的五年。”
“姐姐手艺很一般啊,平日里都是侍女帮我打理的,修得难看,你可别怪我。”
“不会啦,就算瑶姐姐把我修理成一个光头,我也愿意。”
“那好,就光头吧。”
“别啊!多丑啊!”
何瑶轻笑着拿来打理头发得梳子、剪刀等等,“说起来,三月的头发真漂亮呢,比最上乘的丝绸手感还好。脸也好看得不像话,依我看啊,简直是万般桃花,千种风情也不及你眉毛半根,肯定是书生们画中最美的仙子,是乐师们日夜奏曲歌颂的佳人,身材也好得不像话,柳腰芊芊——”
“别说啦,我脸红了!”
司命
何瑶咯咯地笑了起来。
“没这么夸人的好吧,跟念词似的,尽是在埋汰我。”
“是嘞,三月妹妹好看便是了!”
“瑶姐姐也好看……嘿嘿……”
何瑶心里感触颇多,想着啊,三月真是长大了,真是跟以前不一样了,真是学会表达自己的情感了。
而这样美丽好性子的姑娘,又会爱上谁家的公子呢?
想着这些,何瑶莫名有一种身位姐姐看妹嫁人的不舍之情。她也觉得自己怪怪的,每天都盼着何依依那臭小子赶快滚犊子去寻找真爱,却又如何都不愿去想三月也有爱上别人以身相许的那天。
豪门前妻:总裁,请负责
果然,对于“家长”而言,男人是臭蛋,女人是珍珠。
“三月,这五年你怎么过的呢?”
“五年啊……我睡了五年,做了许多许多许多个梦……”
铜镜前,寸寸青丝被剥离。秦三月缓缓述说着,眼神变得越来越幽远。那些掉落在地的头发,一如她的过往,而咔咔的剪刀声,便是一声声道别。
少女终长成,同青涩的自己告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