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jv68都市异能 位面無限重生討論-第十二章 多元位面來歷分享-gvnq0

位面無限重生
小說推薦位面無限重生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看着无数个自己,叶思雨脸上全是惊愕之色。
到了他现在这种层次,过去现在未来本应该已经成为唯一,就算是多元位面收到了他的概念影响而诞生的同位异形体也不是他,‘他’就是他绝对的唯一。
现在却出现这种有多个不同自己的诡异情况,叶思雨怎么可能不惊讶。
“你知道什么是大罗吗?”,盘古没有给叶思雨明确的答案,而是反问一句。
“主神级?”,叶思雨眉头微皱。
在多元位面中,东方体系的大罗对应的就是主神级。
“我问的不是这个大罗。”,盘古摇了摇头,随后继续道:“我问的是你心目中认知的大罗是什么?”
“不老不死永不灭,仙境极乐无忧愁,永恒唯一,方为大罗。”,叶思雨思索了一会儿,将自己过去没有进入位面空间,没有超凡入圣,依旧是普通人时对于大罗的简单认知说了出来。
“那你觉得多元位面中什么级别符合你所说的大罗?”,盘古笑着继续问道。
“……”
遠東之
盘古的这个问题让叶思雨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语气艰涩:“大道级……”
不老不死永不灭。
任何位面战士只要突破到宇宙级就能轻松做到这一句话中前面四个字‘不老不死’。
皇家學院:demon的微笑 藍靜·唯美
然而最后三个永不灭却哪怕是天道级也难以做到。
永不灭,这可不是难以消灭的意思,而是真真正正的永远不会被消灭。
过去的时候,叶思雨认知中的不灭就是像他过去的无限重生能力,复活手段极多,死多少次都能再次复活,才可以称之为不灭。
可在突破到天道级之后,叶思雨就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过去的所谓不灭只是虚假的不灭。
真正的不灭是不借助这种外力手段,从根源上不灭。
突破到天道级后,叶思雨知道了只要自己的新法则不被从多元位面根源上抹除,那么他这个新法则的创造者就永远不会被抹除。
如同洪荒小说中圣人元神寄托虚空,只要多元位面不被毁灭,那么他就一直存在于多元位面之中。
只是即使是天道级也没有达到他认知中的大罗标准,那就是他的过去现在未来没有达到唯一的标准。
虽然现在能够逆流时间长河的他能够影响过去,让过去的他不受其他未来因素影响而让现在和未来发生改变,但过去的他依旧充满了变数,远远做不到过去现在未来化而为一的程度。
然而就在不久前,他亲眼看到了什么是过去现在未来化而为一,那就是盘古等大道级。
无论他怎么逆流时间长河,盘古他们始终如一,哪怕到了多元位面刚刚诞生时期,一直都是大道级。
本来他是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要知道不是所有大道级都是像盘古一样在多元位面诞生之初就存在,像时间一族的时间掌控者,他崛起的时间比盘古不知道久远多少。
但即使如此,时间掌控者也依旧在久远的过去以大道级存在。
这无不表明,大道级达到了大罗的‘不老不死永不灭’的永恒唯一标准。
“可能是,可能不是。”,看到叶思雨猜到什么,盘古轻笑道,依旧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
“为什么这么说?”,叶思雨不解的看着盘古。
“因为连我们几个人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大罗。”,盘古摇了摇头。
“你们自己也不确定?”,叶思雨惊讶道,十分不解盘古这是什么意思。
“你想听一个故事吗?”,盘古笑着问道。
“愿闻其详。”,叶思雨点了点头,他相信盘古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和自己说这样的事情。
“在多元位面诞生之初,多元位面无形无质,只有混沌一片,忽然有一天,混沌之中出现了一阵涟漪,一颗巨蛋出现,那是多元位面最初的位面,也是最初的世界,这个世界有形有质,却唯独没有灵……过了不知道多久,此界崩溃,化作大大小小的碎片飘散于混沌,自此一个又一个或大或小的世界诞生……这些新生的世界虽多,可依旧和最初的时间一般没有灵,最终和最初世界一般崩溃,只剩下数个世界苟存,然这不是结束,而是新的开始,无数世界再次从中诞生,周而复始……”
盘古口中悠悠的说出了一段叶思雨耳熟能详的故事,这是许多位面战士熟知的多元位面诞生的故事。
对此,叶思雨没有打断盘古的述说,他相信盘古的故事绝对不会像自己知道的那个故事那般简单。
絕品邪醫
超級精氣
“在轮回不止的毁灭重生中,一个奇特的世界诞生了,祂拥有了灵。”
“灵是位面意志?”,叶思雨打断问道。
盘古点了点头,然后继续道:“灵在诞生了不知道多久后,祂有了一种名为孤单的感觉,于是祂开始了寻找和自己相似的同伴,然而结果却让祂感到伤感,没有找到任何同类。”
“在寻遍多元位面无果后,灵不愿意等待,祂想要创造与自己相似的存在……在经历了无数遍失败后,祂成功了,虽然创造出来的同伴比起祂弱无数倍,但依旧是成功了……”
“世界意志?”,叶思雨继续问道。
对此,盘古依旧点头表示确定,“一个又一个新灵被创造出来,只是无论灵怎么创造,新生的灵除了性格不一样外其他方面几乎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区别,这让灵有了另一个新的想法,祂要创造出和自己完全不一样的智慧存在。”
“然而虚空混沌极其恐怖,新创造出来的智慧存在往往在刚刚创造出来的一瞬间就被虚空混沌狂暴的混沌能量吞没,不过灵没有放弃,锲而不舍的创造,最终一个能在混沌虚空中存在的生灵诞生了,而这个生灵的名字称之为盘古。”
盘古说完顿了顿,望向叶思雨。
虽然在盘古的故事说到一半的时候,叶思雨已经大概猜到了这个故事应该是关于盘古的来历,但在真正听完盘古的话后,还是不由得觉得震撼。
这个故事看似普通,可蕴含的信息却极多。
不过盘古目前所说的事情和他之前说到的大罗并没有任何联系,于是开口道:“故事应该还没有结束吧?”
“当然,这只是我这个老人对于过去的缅怀而已。”,盘古笑了笑,然后继续道:“在我诞生后,灵继续创造出一个又一个生命。”
“三千混沌魔神?”,叶思雨脸色古怪的说道。
“那是后人杜撰的,当时被灵创造出来的生灵数量远超三千。”,盘古摆了摆手道。
“后来诞生的灵看到最初的灵创造出我们,于是祂们也开始仿效最初灵,试图创造新的生灵,然而祂们始终比不上最初的灵,于是祂们退而求其次,没有在虚空混沌中创造,而是在自己内部创造。”
“这就是世界诞生的真相吗?”,叶思雨喃喃道。
帝褪
天命花仙
“嗯,这个时候的多元位面才算有了雏形。”,盘古点了点头。
“只是这样和大罗有什么关系吗?”,叶思雨皱眉道。
盘古说了这么多,可完全与大罗打不上关系,一个说东,一个说西。
三嫁帝王妃
“没有关系,我只是想告诉你多元位面诞生的故事而已。”,盘古耸了耸肩,让叶思雨的脸色猛然一僵,他怎么也没想到盘古居然会这么回答。
“我可不是那种冷血无情的老古董。”,盘古指了指自己道。
要不是叶思雨知道眼前的盘古就是多元位面仅有的大道掌控者之一,叶思雨绝对会认为眼前的盘古就是一个普通位面战士,完全没有身为大道掌控者的逼格。
“不开玩笑了,关于什么是大罗,就像我之前告诉你的,我们几个人自己也不清楚,因为我在刚刚诞生的时候,实力比起现在行星级稍有不如。”,盘古神色认真的说道。
“行星级都不如?!”,盘古这话让叶思雨惊愕不已。
在叶思雨的认知中,像盘古这种多元位面中最初的生灵,实力再怎么也应该有个主神级又或者单体宇宙级才对劲。
要知道如果叶思雨愿意的话,他能够轻松创造出恒星级的生灵,现在知道盘古等最初被创造出来的生灵实力连行星级都不到,他怎么可能不惊讶。
小嬌妻出墻記 女王不在家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多元位面最开始的时候可不像现在那么辽阔,法则也不像现在那么百花齐放,只有最原始的时间、空间、力量、能量等最为基础的法则。”,盘古淡淡地说道。
“您是说多元位面像普通的位面那样慢慢吸收能量增强?”,叶思雨疑惑道。
“多元位面和普通的位面不一样,能量这个概念只存在于多元位面之中,在多元位面之外是一片无形无质的虚无。”,盘古摇了摇头道。
“那多元位面怎么增强?”,叶思雨追问道。
“道又或者说法则。”,盘古这一次没有给叶思雨打哑谜,直接给出了答案。
“在过去的多元位面,最开始的时候没有任何修炼方式,无论是世界还是生灵,在诞生的时候是什么实力,那么在陨落的时候就是什么实力,哪怕是我们这种最初诞生的生灵同样如此。”
“随着越来越多世界和同伴陨落,当时的我们知道了我们不能继续这样下去,在某一次机缘巧合下,我们看到了一个即将要陨落崩坏的世界将另一个世界先一步陨落后遗留下来的法则吞没后没有在我们推测的时间中陨落……这时候,我们找到了最原始的修炼方式。”
“那个修炼方式是吞噬吗?”,叶思雨脸色古怪的说道。
任何修炼方式都脱离不了吸收能量,说是吸收,但实质上却是吞噬,就像人吃饭,就是一种修炼,只是人类无法自如的控制吸收的能量,只能靠身体本能消化。
契約愛人:惡魔的點心 袁朵朵
“没错,就是吞噬,这是最快捷的方法。”,盘古点了点头,眼神中全是回忆之色:“最开始的时候,众人虽然知道了这个方法的存在,不过没有任何人愿意尝试,可任何有自我意识的生灵都不愿意迎接死亡,当又一批生灵准备即将要陨落的时候,他们中的某个人想到了当初看到的事情,于是多元位面的第一个修炼方式开始了,按照现在的说法就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
“原本平和的多元位面因为这件事情沸腾起来,主动出手的,被动反抗的,杀戮开始在多元位面中出现,无数生灵,无数世界都在这场浩劫当中陨落……同时包括我在内不少生灵都在这场浩劫中得到了提升,许多修炼方式也随之诞生。”
“在这之后,我们开始对实力进行了细分,最开始只有两个等级,分别是刚刚诞生,没开始修炼的初生级和开始修炼的世界级,然后发展成初生、世界、魔神……后来我们的实力到了现在的主神级后就出现了瓶颈,实力再也难以往前一步……”
“那个时候我们以为主神级就是多元位面的上限,不能再提升……某一天,一个心血来潮的人创造出了新的法则,我们发现从诞生开始就没有改变的多元位面扩张了,于是单体宇宙级出现了……最后发展到现在的超凡、行星、恒星、宇宙、宇宙天神、主神、单体宇宙、多元宇宙、天道以及大道……”
盘古口中说出一个让叶思雨震撼不已,内心久久不能平复的消息。
“也就是说多元位面中所有修炼体系都是由您和其他大道掌控者开辟?”,叶思雨深呼吸一口气问道。
“嗯。”,盘古点了点头,“大罗也好,大道级也罢,都只不过是一个称呼,你眼中的大罗,在我眼中可能是行星,没有实质的划分,谁也不知道真正的重点是什么,哪怕到了我这种程度也同样如此。”
“我明白了。”
这下子,叶思雨心中不少疑惑解开了,明白了许多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