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y5i超棒的都市小说 嶽州紀事 ptt-煙波江上使人愁熱推-3aw45

嶽州紀事
小說推薦嶽州紀事
周三上午,宁致远来到县卫生局,对前期出现的群众反映县医院看病难问题进行专题研究。听了县医院院长方石彬汇报了各种困难,他脸色难看起来,对副县长方航说,老方,医院意见很明确啊,我觉得态度上有些问题的,你认为呢?方航微微一笑,大声说,老百姓挂号都需要一上午,谁受得了啊?这个问题解决方案我已经研究了,我建议还是要落实下去的。宁致远敲敲桌子,朗声道,给你们三天时间,不管你们采取什么应急措施,必须见到效果!我这个人呢,德性不好,我不喜欢揉肿块!
会议室一片寂静,方仕彬大气都没敢出,抬眼瞅着县卫生局长刘志东,希望能帮着说几句好话。没料到刘志东马上表态,马上落实,到时候请两位领导亲自来视察。方石彬眼露失望,但也只好随着表态。
走出会议室,宁致远对方航说,老方,我们这条线还是要扎进笼子,再大的鸟也要关好,尼玛,真是反天了。方航回道,是啊,行风越来越差了,需要大力整治呢。宁致远点点头,低声问,小兵情况如何?方航叹息一声,回道,在家呆起呢,情绪低落,成天打游戏,唉!宁致远试着问,要不去岳州建投公司吧,我去打个招呼。方航大喜,笑着说,那太好了!谢谢兄弟!他挥挥手,径直走向停车场。
方石彬坐在会议室没挪动身子,愁眉苦脸地说,刘局,怎么办呢?多规划几个点位,又要多上几个人,医院经费吃紧啊!刘志东吐出一口烟雾,凝重地说,方航的安排可以拖,这宁部长强势得很,我也不敢违背啊,建设局长也是顶撞了他,说换就换了。方石彬唉了一声,说,我找副市长,锤子,加上其他整改,每年起码多花上百万。刘志东咳嗽一声,微笑说,我建议你还是别去找,老老实实整改吧。
回到办公室,电话适时响起来。宁致远柔声道,心月姐,怎么突然想起我来啦?电话里传来兰心月银铃般笑声,娇嗔地说,说天天想你,信不信嘛?他回,不信。兰心月幽幽地说,不信算了。电话沉默会儿,兰心月才说,今晚上来参加一个饭局吧。他有些不情愿,低声问,什么事呢?兰心月劝道,来吧,晚上我请邓世勇市长,潇雪部长也在。他只好答应,放下电话,沉思起来。
下午快五点时,他才慢悠悠地带着简云天出发。简安最近给他介绍了市委宣传部的女朋友,正好上去多接触。坐在车上,宁致远问,小简,女朋友处得如何?简云天红了脸,含糊地回道,还行吧。宁致远哈哈笑起来。说女士还行,意思是不够漂亮;说可以,就很中意。
魔心仙途
焚天 晉西北
鳳霸天下:最強天才法師
老范补一句,找老婆就是还行的,耍朋友就要一眼就满意的。宁致远笑着赞道,经典呢,老司机!车里顿时响起一片笑声。
不知不觉,车到长宁知味轩楼下,老范问,常委,晚上回去吗?宁致远笑着说,给小简个机会呗。老范恍然大悟般哦了一声,意味深长地说,小简,加油哦,拿不下明天各人自己坐车回去。宁致远见简云天操了一个大红脸,哈哈笑着推门下车。
走进知味轩雅间,兰心月秘书范娟从沙发上起身,笑着喊,宁常委,快来坐。宁致远笑着说,哦哟,我早到啦!范娟说,兰市长接着邓市长已经出发了,等会儿我下去接。宁致远点点头,坐在沙发上喝茶,与小范聊着秘书工作。
龙甲神诀
坐了一会儿,范娟便起身下楼。不一会儿,一行人推门进来。宁致远赶紧站起来,笑着招呼,邓市长!兰市长!邓世勇伸出手,笑着说,小宁来啦!宁致远上前双手握住手,谦恭地说,领导好!两人此前在丘川一起吃过饭,大舅哥薛仁熙组的局,相对比较熟悉。兰心月很是惊讶,问道,你们认识啊!邓世勇边往主位走,边说,小宁大舅哥现任昭觉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跟我一起共事过呢。兰心月瞟一眼宁致远,自言自语地说,原来如此!心里却想,这小子口风还紧呢!
刀劍月
这时,潇雪匆匆忙忙推门进来,开口便说,对不起哈邓市长,迟到了。邓市长哈哈笑着说,迟到了就罚酒啊。潇雪脱下大衣,笑着说,一小杯红酒还是可以的。说完,看了看旁边这张陌生面孔。兰心月介绍道,雪,这是岳州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宁致远。宁致远喊道,您好,潇部长!潇雪露出笑容,点点头,打趣说,岳州班子都是些帅哥呢!邓世勇笑着说,那你调整一下嘛,以后潇部长下去调研,哪里都可以见到帅哥。兰心月哈哈笑起来,潇雪则红着脸,秋波扫过宁致远。
地祖
饭局就在愉快轻松气氛下开始,邓世勇喝酒非常爽快,基本上是来者不拒。宁致远心里甚是佩服,邓市长这酒量怕是与薛仁熙差不多呢,都是海量。
兰心月招呼宁致远,端起酒杯,带着他去向邓世勇敬酒。邓世勇站起来,兰心月赶紧说,首长请坐,哪里敢让您站着呢!邓世勇笑着说,说说看,你们俩是怎么回事。兰心月赶紧汇报,小宁以前是戴看兰的秘书,兰姐离开的时候反复叮嘱我要照顾好呢。邓世勇笑着说,哦,原来这样,呵呵,好呀,那你就要多关心,潇雪,你过来一下。潇雪应声端起酒杯走过来,就听见邓世勇说,小宁不错的,你和心月多培养!说完,端起桌上的酒杯,说,来,大家喝一个。宁致远明白,这句话分量有多重,心里顿时充满温暖和感激,赶紧与几位领导碰碰杯子,待大家举杯时,自己迅速一口而尽。
漢兵 飛過天空
丘川喝酒有些讲究,碰了杯子应当让领导先喝,领导一般喝酒都较慢,自己得赶紧喝完酒,拿着空杯子,意思是先干为敬。
法本道 石敢当
邓世勇喝完酒,拍拍宁致远肩膀,笑着说,小宁不错!宁致远谦恭地应道,谢谢首长鼓励!待邓世勇坐下,兰心月带着他向潇雪敬酒。潇雪含着笑,什么也没说,分别碰碰两人杯子,举杯就喝,一派豪爽劲。
饭局到中途,邓世勇出去接了个电话,回来眉头紧皱地说,我有事需要紧急处理。大家便纷纷站起来,邓世勇边走边说,别送,你们继续。见市长匆匆离去,兰心月与潇雪对视一眼,心里都明白,肯定又发生了什么大事。
主宾一走,饭局很快就结束。下楼时,兰心月小声说,万书记指示要加强主干线干部配备,特别要选拔一些懂经济的干部。宁致远未作声,只是默默跟着一起走。
灵魂商店 灵魂店主
来到停车场,兰心月问,你怎么回去?宁致远说,司机在附近吃饭,马上过来接的。兰心月欲言又止,转身钻进车,和潇雪并排坐着后座。范娟挥挥手,小声说,宁常委再见。然后坐进副驾驶室,车子便徐徐驶离酒店。
皓月当空,路灯冷冷地站在街边。宁致远慢慢走出停车场,来到酒店外面,站着出租车。他裹一下衣服,点燃一支烟,拿出手机,给薛仁熙发了条短信,说今晚专程来长宁陪市长吃饭。不一会儿,短信回过来:挺好!
今晚出租车好像故意作对,等了约摸半小时才姗姗来到,他跳上车,径直奔向兰心月家,那里有久违的温柔陷阱正等着他……
春潮澎湃,淹没一切。她凑在耳边,小声地说,小施将调回市政F任副秘书长,明确为正处。他啊了一声,诧异道,怎么会调整她回去,还以为她会在主干线干到一二号位置呢。她巧笑道,曲线也可救国的。
宁致远心里顿时明白今晚组局的意义,柔声说,谢谢姐。然后紧紧抱着柔软身子,又有了新想法,并迅速落实实施。她惊呼,要死啊,还来……
半夜,他突然醒来,轻轻拉开搂在脖子上的雪白手臂,披上衣服起身来到客厅,倒了一杯温水,坐在沙发上慢慢地喝。
月色微微,灰暗清冷。此时,他心里突然涌满一种极不舒服的愁绪,感到自己很不光彩,有种靠女人上位的感觉。上位靠资源,这是定律,但只要参杂这种事,对于挣扎在权力场里的宁致远来说,是一种夹杂着痛苦、无奈、羞愧的混合液,正在肚子里汹涌翻腾,火辣辣地炙烤这他那颗年轻的心。
天光渐现,客厅里坐着一个孤独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