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zws1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三十不惑 起點-482,空對地熱推-n6g9g

三十不惑
小說推薦三十不惑
“哈哈哈哈,小子狂妄,吃我一箭。”
毒秀
正冈真一怒极反笑,手中不知何时,忽然多了一张足有一丈长短的和弓。
这种弓,造型怪异,弓身极长,拉开很小的距离,就能产生很大的势能,适合小个子的日本人使用,所以才叫做和弓。
这张和弓更是与众不同,弓身雕龙画凤,遍布着各式花色密文。
那根弓弦更是黑沉沉的,不知道是什么材料造就。
只见正冈真一拽满了弓,口内念念有词。他拉弦的那只手中,却空无一物。
我正自疑惑,没有箭,他拉弓有何用处。
这时,只见那黑沉沉的和弓的弓弦,忽然亮了起来,形似一条玉带一般。
正冈真一迅速抬起弓来,瞄准了我脚下的银龙,大喝一声:“着。”
永恒天帝
只听嘣得一声弦响,就见那弦上,凭出生出一支光灿灿,亮灼灼的长箭,嗖得一声,直往银龙的七寸处射来。
我和脚下银龙同时大吃一惊。
七五普法学习读本 本书编写组
那箭先前并不显形,及至显形之早,已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我们袭来。
座下银龙,本来就对这正冈真一生着一肚子气,如今见是如此,暗施冷箭,更是愤怒已极。
寡情暴君:冷宮棄妃要自強
银龙不退反进,稍探龙爪,露出一米长短的,其色如玄铁,其形如鹰爪一样的龙爪,直向那来势凶猛的长箭抓去。
瑞雲公主 非同尋常
只听见叮得一声,那支长箭与龙爪一个交锋,立时便被反弹出去,消失于无形。
正冈真一仿佛早就料到有这一出,并不灰心,手中长弓依然高高举起,对准着天上。
银银迅速的在他们头顶盘旋,时面隐入黑暗,时而钻过云层,总是不给他机会。
与此同时,正冈真一身边的杜诗音,是乎也准备得差不多了。
我还从来也没有领教过,厚生经与青囊经的组合,所组成的功法神通。
因此,我十分期待与杜诗音的首次交锋。
我意念一动,银龙立刻就感知到了我的意图,自云层中迅速的窜了下去,如同一架正在向下俯冲的战斗机一般,以力挟千均之势,冲向杜诗音和正冈真一二人。
只要解决了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今天的战局基本就已成定论。
我在赌,赌他们貌和神离,并不团结。
因此,我主攻的方向,只朝着杜诗音一人。
與梁同學再見 青白之客
只可惜,正冈是乎立刻就明白了我的意图,当我手持神剑,借助千均之势,斩出一道剑气,直向杜诗音头顶砍下之时,旁边的正冈立刻祭起了一柄长长的武术刀,迎了上来,只听见又是铮得一声轻响,那道剑气立刻就被长刀挡在了二人身外,就连他们的护身结界,都没能沾染到。
杜诗音见我如此针对于她,柳眉倒竖,双手迅速结印,口中娇喝一声道:“并蒂青莲。”
就见一串长青藤,犹如匹练一般,从下界拔地而起,直向巨龙的头顶缠绕。
那青藤来势极快,选择的时机也洽到好处,正是我们去势已老,正欲折返上天的那一刹那。
银龙顿时大吃一惊,睁圆了龙睛,猛得一抬头,拼尽全力,探爪向那道青藤挡去。
青藤立刻就顺势缠绕在了龙爪之上,银龙身形一顿,立时就有被拖到下界的风险。
偏偏旁边的正冈真一,也正虎视耽耽,手握长刀,脚下狠狠一跺,身形瞬乎间如同一颗炮蛋一般冲天而起,直向龙首斩来。
另外两个宗师级别的王晓山的的下属,也纵身一跃,各执寻常兵器,是乎想要爬上龙身。
一切都只发生在眨眼之间,情势万分危机,站于龙首之上,我立刻催动体内真气,念动真诀,大喝一声道:“真火焚金。”
一道炽烈的火柱,以近乎纯青的颜色,迅速的扫向青藤。
只听见忽啦啦一阵烈炎焚烧干柴的声音响起,那条青藤应声着火,在银龙的撕扯中一下断成了两截。
银龙得脱羁绊,立刻仰头向黑沉沉的苍穹上飞去。
而我手中那道炽烈的火柱,却并没有消散,竟直直的朝着下界三人的面门烧去。
那炽热的气浪,顿时逼得正冈真一和那两个王小山的下属不得不伸手遮挡,立刻就稳住了升势,转而迅速的向下层逃窜。
敌进我退,敌退我进。
银龙立时再次向下界冲去。
不过这次他是乎学老实了,总是忽远忽近,俯冲之时,也不再将去势用尽,就折而向上。
只急得下界的几个燥汉连声叫骂。
而我却气定神闲,干脆盘膝坐在两个巨大的龙角之间。安然的对下界展开了全新的攻势。
“叱咤风雷。”
“轰轰,轰隆隆……”
一个个炸雷响起,碗口粗细的闪电,一个个自我掌心之中迸发,直直向下界落去。
就仿佛是战斗机往下面扔炸蛋。
偽惡 煉獄百合
不消片刻,早把几个人的行走,帐蓬和一应物资,炸得四处横飞,七零八落。
几个人抱头鼠窜,只恨自己爸妈少生了两条腿。
網遊之超級復制
都市少年誤闖修真大陸 風路
下界,那两名宗师级别的高手,早已夹着并无道行的王晓山,抱头鼠窜。
别处两上杜诗音的保镖,更是一个抱着一管火箭蛋,吓得趴伏在地上,哭爹叫娘。
只有杜诗音和正冈真一,还算比较从容。
几次炸雷落向正冈真一,都被他以奇妙的身法给躲了过去。
虹祁貴女 冬雪傲梅
杜诗音则与他大为不同,她不躲不闪,而是念动真诀,不时祭起一堵土墙于头顶,一次次挡下了天雷的威势。
她体内有土属性的厚生经与木属性的青囊经。
土能生木,所以她的功法,以木属青囊经的功法最为得手应手。
但厚生经的功法,是他家族所传,不说烂熟于心,应当也是相当熟悉的。
以此估量,她的修为,应当与我之前身怀二玉之时,不相上下。
更何况,她处心积虑这么多年,又对五经玉石,有比我深刻许多的研究。他们杜家人身上,更是有一个求解之迷。那就是即使他们利用析出机,暂时析出了体内的玉石,也不会像其它家族一样,变成银发苍苍的样子。
这一点,从过去杜天恒的身上,就能看出端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