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gj39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討論-第二百二十三章 師法天地讀書-t6fkf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整个小院里也就剩着了无尘子和少司命两个人,格外的安静与温馨。前提是没有蹲在墙角下抱着一卷竹简写写画画的蒙武的话会更好一些。
“人都去哪了!”蒙武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发现无尘子和少司命都看着他,很懂事的转身就走,一句话都不带多说的。
“你是想问血衣侯的功法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对吧?”无尘子看着少司命问道。
少司命眨了眨眼,阴阳家花了很久的时间都没有解决掉这个问题,无尘子是怎么做到的,这是她很好奇的一点。
无尘子笑了笑,这个其实很简单,所谓的吸食人血能够更快的突破其实只是一种心理暗示而已,人是万物之灵长,所以所有人都认为人与其他生物不一样,也就认为人血是人的精华,因此吸食人血能够更快的突破,然后就会想吸食罂粟一样,陷入了无法自拔的诱惑之中。
“还记得我跟你们说过的断箭的故事呢?”无尘子笑着说道,然后继续道:“血衣侯也一样,其实他的天赋很高,只是没有顶级的功法,所以修为就达到了瓶颈,正好这时,阴阳家给他送来了一本顶级功法,然后因为之前的积蓄就一路的突破,然后他就会以为是人血的原因,所以就认为人血是他修行的必须,从而成了一种执念。”
少司命皱了皱眉,虽然你说的有一定道理,但是阴阳家修行这个功法的也不少,但是却没有一个跟血衣侯一样能够不断突破的。
“这个很好解释,因为顶级功法本身就很难修行,所以你们阴阳家也没有几个人能修炼成功。而且如果我猜的没错,这部功法是需要修炼了水部功法,或者冰系功法为基础的,然后还需要有一个坚定信念的人才能修行成功。而第一个修行成功的人因为个人原因,以人血为执念,然后导致了你们后来的人都跟着以为必须吸食人血才能成功,最终就成了这样。”无尘子淡然的说道。
——————
阴阳家脱身于道家,怎么可能会有这种邪恶至极的功法,而道家的功法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会假一物。北冥有鱼,幻想着鲲鹏,梦蝶之遁,幻想着化蝶,雪后初晴,幻想大雪的情景。这也是道家功法的基础,师法天地自然。
阴阳家追求极致,所以想要超越道家。因此创造出这部功法的阴阳家前辈想的就是人乃万物之灵长必然高于万物,所以他假想的就是人之血脉,以此想创造出超越道家功法的顶级功法,才有了血衣侯修炼的这部功法的出世。所以血也就成了一种执念,脱离了师法天地自然的本意,最终导致了这部功法有所残缺。
少司命眨了眨眼,太高深了,有些听不懂,但是感觉很有道理,而且无尘子通读道藏,对功法的认知普天之下也没有几个人能在他之上了。
“我让血衣侯白亦非喝酒,就是因为这酒颜色跟血一样,然后有酒精麻痹他的味觉,让他分不出这是什么。其中又加入了墨鸦的血,因为墨鸦本身功法也是阴寒,所以血衣侯本能的就会喜欢,也就会忘记了这是血还是酒。我每天都在减少血衣侯酒里的血,让他慢慢的去适应酒的味道,直到最后不用再放入墨鸦的血。”无尘子继续说道。
“所以,血衣侯假想的依旧是血,实际上却已经是酒水。但是结果也很可能有一天他发现了他喝点不是血以后,就像断箭士兵一样,心灵崩溃,变成疯子。同样也可能看开了,将心境更上一层楼,彻底完善了这部功法,变成人人可练的顶级功法。”无尘子笑着说道。
少司命点了点头,然后看向走进来的墨鸦,又看向无尘子,眨了眨眼。
虫族战纪 凌霄客
无尘子瞬间秒懂,继续开口道:“其实为什么用墨鸦的血,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功法是阴寒,还是因为他之前受的伤,让他身体有了一些暗伤,而医家医术中有记载,人体是可以源源不断造血的,所以久不久放一些血,能够增加血中精华的活力,帮助修复暗伤。”
婚宠之邪少诱妻成瘾 安若隐
墨鸦愣了愣,看向弄玉,医家真的有这样的说法?
弄玉摇了摇头,我也没读多少书,怎么会知道这种医家秘术,你作为当事人应该更清楚有没用。
墨鸦想了想,好像的确这几天感觉舒服不少,原来是这样,自己果然是书读的少,错怪了。
少司命眨了眨眼,看着无尘子,你说的这是真的?
青春的老街 朱芊夜
无尘子笑了笑,有是有那么一点依据的,但是那是一年放一点,不是像墨鸦那样天天放一点。墨鸦会感觉舒服,那是因为他之前重伤初愈,其实身体都还没回复。这段时间,能停下来修养,自然就开始彻底恢复了。加上因为天天放血不好意思,所以无尘子也每天都给他一些大补的药材来调理,自然是好感觉比以前好。
“多谢掌门关心!”墨鸦行了一个道揖说道。
姐妹奇缘 紫绒絮
无尘子装作不知道他在身后,被吓了一跳的表情,然后故作平静的说道:“没什么,所以,以后每天记得配合弄玉放点血给血衣侯送去。怎么说他现在也是大秦内史腾了,能结交对你们以后在秦国行走也有好处。”
死神来了之死亡航班 田青
“是!”墨鸦和弄玉都是点了点头。
少司命眼睛眨了眨,看着无尘子又看向墨鸦,完了,这是被人骗了还要帮人输钱。之前还要用北落师门弄晕你,偷偷放血,现在是你自己主动去做了。
无尘子淡然的点了点头,拉着少司命就走,再呆下去,不小心说漏嘴了被看出来就不好了。
“他们这是?”墨鸦看着风一般跑掉的两个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弄玉羡慕的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要是有一个男子这样能宠着自己就好了。可以,这个时代都是男子为尊,像无尘子这样的人几乎没有。这种在男人看来是惧内,是一种耻辱,但是在女人看来却是幸福。但是她也只能想想,这种事情也只可能在道家才可能出现,因为也只有道家才会没有这种世俗的偏见,他们眼里只有天地,人与动物都没有区别,更别说是男女的区别了。
“其实,以你的美貌,未必配不上无尘子的,但是我感觉你好像很怕他?”墨鸦看着发呆的弄玉说道。
弄玉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不是她怕,而且无尘子对她甚至还不如对血衣侯。而这一切也是她自己造成的,怪不了任何人。
“你和白凤?”墨鸦想了想又问道,对于自己这个老弟,他还是比较在乎的。而且他可以看的出来,白凤已经是少年懵懂喜欢上了弄玉,只是他不太懂弄玉到底是有没有这方面的感觉。
弄玉愣了愣,想起了那个给他送琴,然后抱着她逃离大将军府的少年。然后想了想,问道:“你想听真的还是假的?”
“假的是什么?”墨鸦皱了皱眉说道。
“假的就是我也喜欢他,而且爱的深沉。”弄玉笑道。
民國舊影
墨鸦瞬间明白,白凤这是从一开始就被弄玉牵着鼻子走了,有些怒气,但是却又没有任何办法。
“真的又是什么?”墨鸦问道。
“真的就是,从一开始我就是在利用他来牵制你,达到靠近姬无夜并查到他的罩门的目的。”弄玉说道。
“身体,美貌本来就是女人最最有力的武器,至于感情,你认为作为一个风月场所出来的舞姬,会去喜欢那种愣头愣脑的毛头小子?”弄玉看着墨鸦说道,觉得我会喜欢白凤,是你傻还是我傻?
“所以那些故事都是你说来骗白凤的?”墨鸦皱了皱眉,那些故事可不是没有感情可以说的出来的。
“故事是说给我自己听的,他只不过恰逢其会而已。”弄玉说道。
墨鸦皱了皱眉,没法去说什么,就如同弄玉说的,白凤不过是恰逢其会而已。
“不喜欢他,何必给他机会,让他心存幻想。”墨鸦叹了口气说道。
弄玉蹙了蹙眉,看着墨鸦道:“我从来没有主动对他表示过什么,都是你们自己跑来,然后把一切都弄乱了,本来我们是有计划的必杀姬无夜,结果因为他的年少无知,才导致了如今的局面。不然如果我们刺杀姬无夜成功,又怎么会有齐国之事,更不会有如今的局面。”
墨鸦摸了摸头,有些尴尬,想了想好像的确是白凤自己上赶着凑上去的。人家姑娘根本就没有表示过什么,而且人家本来就是为了去刺杀姬无夜的。结果被白凤全都弄砸了,不是有无尘子,恐怕人都死的透透的了。不恨死白凤都算脾气好的了,该说什么喜欢。
“所以你喜欢无尘子?”墨鸦问道,天桥说书人不都是这种前段么,喜欢的就是救命之恩以身相许,不喜欢的就是,来世做牛做马再报君恩。而弄玉一直跟在无尘子身边,那显然就是前一种了。
“喜欢,试问天底下那个女子不喜欢无尘子这样的男人,有权有势有地位,人还俊逸。最重要的无尘子宠妻天下皆知。那个女人会不喜欢,只不过喜欢的是这样的人,而不是无尘子罢了。”弄玉说道。
墨鸦点了点头,白凤这辈子都没希望了,像无尘子这样的男人,呵呵,整个天下几百年来也就出了这么一个妖孽,去跟他比,哪个男人有这种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