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xza2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左道傾天笔趣-第一百一十二章 我壓不動了【第六更!】鑒賞-y7ij7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给他们钱有什么所谓?要钱在我这里那就是小事一桩。”
方一诺洋洋得意:“给了他们,我可以趁着月黑风高,去别的地方干一票,什么也都回来了。而且还能加一加二的。”
方一诺很是想得开,外加想得很长远。
“……这想法不错。”
左小多对于方一诺怎么做事情,完全不放在心上。
哪怕你惹出来滔天大祸,跟我有毛关系么?
方一诺是巫盟的人,就算出了事,也是巫盟安排布置的!
跟我,半点关系都没有!
“对了……你有没有办法搞一些新鲜的星兽什么的?”左小多压低了声音。
方一诺愣了愣:“这个有些难度……最关键的事我没有场地……您要那些玩意做什么?”
“我的龙血飞刀,需要充能了……”
左小多飞个媚眼:“要不在你身上扎一刀也行。”
他现在还是全身女装没换,这个媚眼几乎将方一诺的魂儿飞出来:“不不不,别别别……我给您想办法,马上就想办法……”
他沉吟半晌道:“要不这样子,我出钱,在城外收个庄子,然后我弄到手的星兽,全都往那庄子里面扔,你们潜龙高武不是半月或者十天的就出去试炼么?到时候,你就找功夫过去转一圈,将这些星兽冲了能……不就可以了么,这办法怎么样?”
“这个办法好!”
左小多眼前登时一亮。
一朝这个方式进行,方一诺根本不用出面,只要出钱就好,然后自己还能得到自己所有想要的。
“以后有了上品星魂玉,也可以全部往那里放。”
方一诺苦笑:“这可不行,星兽还可以想个办法弄成半死不活的状态,但上品星魂玉可是高级货色,随时都在散发灵气灵韵的……
真要放在那,几分钟不去就能被人拿走了,而且还会将庄子一并暴露出来,光是储存星兽一事,就后患多多……”
“是我想得左了,那庄子就只是储存星兽,我有事没事的过去溜达一趟,也尽够了。”左小多从善如流。
商量完毕。
左大美人站起身,袅袅婷婷的走了,留下一路香风。
以及,倚门相望的方老板,似乎很是恋恋不舍……
楼下员工们的话题不禁更多了。
“走了……”
“嗯,看老板这不舍得的样子……”
“有故事!”
“有情况。”
“但你们有没有注意,时间貌似没多一会啊……”
“难道……嘶……”
“嘶……”
一时间,各种声音各种猜测此起彼伏,高潮迭起,骚话不绝。
一位长得最漂亮,身材最好,胸最高,屁股最翘的女店员撇撇嘴:“切,老板才不会这么短时间呢,我敢担保,老板跟这女的绝对没关系!”
其他女店员:“哦~~~~”
一片意味深长,我们都懂了的眼神。
那个女店员顿时面红耳赤。
“难怪老板这几天老是叫你上去汇报工作,真相了真相了……”
正在说着。
方一诺从门口走回来,招招手:“丽丽,上来汇报工作。”
“……”
……
左小多到了学校,时间也不过就是晚到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文行天只是看了他一眼,就扭过头去,并没有刻意理会他。
以现在左小多的程度,短时期内,学校其实也没什么可以教他的。
若是勉强在学校指导他,对其他的学生,实在是太不公平了,真个不是一个级别了……
暂时,就随他去了!
但是刚刚扭过头去,却又突然扭了回来。
“怎么回事?左小多,你身上怎么这么香?”文行天心下诧异不已。
一天天的就闻到这家伙身上汗臭味扑鼻,怎么今天突然变成香喷喷了?
“是爱了驴牌的海洋风香水……”项冰对这些香水品牌可是了如指掌,近乎本能的接口就爆了出来。
“咳咳……”
左小多的瞎话随口就来:“昨天修炼完了,实在太累了,没洗澡就直接睡下了,等到今天一起来,那衣服的味啊,那个臭啊……所以我就拿了香水喷了喷,我也没想到这玩意的味道这么的冲……咱也没喷过香水啊,谁能想到就喷了十几下,就成这样了……”
一脸无奈,摊手:“就这样我还另换了一套衣服呢,洗了洗手和脸,连头发也洗了一遍才来的……结果还是这么的香,这香水也太邪乎了吧……”
一干女同学笑得东倒西歪,满场哗然。
“土鳖!”
项冰鄙夷的骂道:“爱了驴牌的海洋风喷在空中一下,然后从下面走过去,香味就能三五天不散。你居然直接冲着自己身上喷了十几下……怎么不香死你,暴殄天物,糟践好东西!”
“这不是不懂么……来,冰蛋儿,来闻闻我身上香不香……”
项冰怒道:“滚一边去。”
左小多点头:“刚才一出口我就后悔了,不应该叫你闻的;你瞅瞅你现在,怎么这么快就又被李成龙打得毁容了,咦,我为什么要说又呢……不管了,总之就是太恶心了,你可别来闻我,我怕晚上做噩梦!”
项冰气炸了肺,一声怒吼就冲了上来。
十根手指冲着左小多脸上就抓,左小多落荒而逃,项冰在后紧追不舍,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款!
居然敢骂我是丑八怪……看老娘不抓死你!
追着追着,突然看到李成龙一脸兴奋的在一边看戏,还在边上喊:“加油,加油!”
突然心中一堵,转向冲着李成龙就冲了过去,十根手指头悍然兜头抓了下来!
登时,整整齐齐十道血痕登临肿肿面门,教主大人瞬时光荣破相。
变生肘腋,李成龙没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明了状况之瞬,冲冲大怒,直接一个虎扑将项冰压在地上,摆出武松打虎式,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一顿没头没脸的胖揍!
场上顿时热火朝天。
然后,李成龙与项冰同时进了营养仓……
哦,当然不是同一个营养舱!
当天晚上,文行天在训练完了左小多之后,问了一句:“你开始压制境界了?”
早晨看到左小多的时候,看到左小多的脸色,那种被摧残的挺狠的样子,文行天就知道自己判断出现了偏差。
这小子竟比自己预计的还要更早的开始尝试压缩真元了。
“是啊。”
左小多有气无力:“真没想到,压缩个真元,怎么会那么的疼……”
“疼?疼是应该的。以后还会越来越疼的!不踏荆棘路,何言人上人?”
文行天淡淡道:“压缩得怎么样了?”
“还成吧。”
左小多愁眉苦脸:“应该还没到极限,但凭我自己是真心的压不动了。”
这是左小多的真心想法。
下面还有空间,但是,的确是压不动了!
苦恼啊。
文行天淡淡的笑了笑,极限?当然没到极限。
初踏荆棘路,第一次尝试压缩的人,怎么可能自己就压缩到一半乃至三分之一的地步?
“一次两次的尝试不过等闲,压不动继续压就是!这玩意也是个水磨工夫!”
文行天认真地叮嘱:“别怕拖沓时日,千万不要放松。一定要压到自己的极限,然后再累积,再压缩!”
“千万不要怕疼!你要明白,次数越多,你将来就会越强大!武者打基础的机会,其实就是在弱小的时候,将基础打牢固,夯结实!若是日后强大之时,才发现自身根基有缺憾的话,却是终生都无法弥补的!”
文行天淳淳教诲:“此事关系一生,关系到你之修途的最终成就,可千万不能马虎大意,更加不能怕疼,疼不疼的,就当自己是二百五,眨眨眼不也就过去了吗?!”
左小多不禁垂头丧气起来。
文老师既然都这么说,那自己昨天晚上的自限突破,压抑真元,恐怕就是失败了,至少也是不成功……
但是没办法,第一压已经完成了,肯定是没办法再重新压一次了?
再想压,也得是等第二次了!
“我知道了文老师。”左小多脸色很是不好。
“加油。”文行天拍拍左小多的肩膀,径自出了灭空塔,还要去操练李成龙,哪有时间跟左小多穷蘑菇。
一般人都是为了那无法忍受的疼痛,压缩一次起码也要历时个四五天;这小子,明显是有些怕疼,但这个自己确实是没有任何办法的,只能鼓励他不要怕。
别的什么忙都帮不了。
等他压缩完成后,自己再查看一下,看看压缩到什么地步,实在是不想失望太早……
如果实在不行的话,等到第二次的时候就自己出手帮他压制好了。
至于一晚上就压缩成功,文行天表示呵呵。
那得怎么样不怕死的亡命徒,才能做到一晚上压缩成功?
文行天走了。
左小多又开始按部就班的修炼,拳脚身法步法遁法暗器剑锤……一样两遍,然后筋疲力竭的出去,躺在全部用上品星魂玉填满床洞的床上。
两手各自抓着上品,开始汲取。
漩涡再次出现。
呼呼呼呼……
足足半小时后。
左小多终于一撒手,一团灰烬扔在地上。
…………
【求月票,推荐票,订阅。六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