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9h7精品小說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笔趣-第八百六十七章 聯盟與測試熱推-zehq7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苏格兰高地,洛蒙德湖畔,Lass小镇。
镇民们大多是上了年纪的老人,作为小镇唯一的教堂,周日早晨从来都是一周之中最忙碌、热闹的时候,往日空荡荡的教堂中也就在这个时候会坐满四五排人。
只不过,绝大部分镇民做礼拜时都不会理会那名中年神父,而是独自低声祷告着。
寂滅星河
贝尼特斯所属的教派是罗马天主教,与英国本土盛行的英国清教,严格意义上来说属于两个截然不同的基督教分支派别——或许在教义的理解上有些分歧,但现实生活中,无论是新教的圣徒,亦或者是天主教的圣徒在礼拜聚会时经常也会有串门的情况。
这倒是很符合大部分信徒的朴素立场——
神认可的他们就认可,不在神的判断之外加上人的条件。
在那些洛蒙德湖畔的老人们眼中,新教徒聚会的场所,那就是新教的教堂,无关这座教堂的实际拥有者、这座教堂的神父信仰的到底是罗马天主教、东正教。
教堂是祷告的地方,至于贝尼特斯神父?
一个值得尊敬的工具人罢了。
人们陆陆续续地过来,互相问好后,独自完成礼拜又默默离开,在整个过程之中,除了在抵达离开之间会朝着贝尼特斯点头招呼外,几乎不会有更多的言语交流。
不过,作为神父贝尼特斯的对此早已习以为常了。
“……感谢主耶稣聆听孩子们在你面前的祷告,奉主基督耶稣的名求,阿门!”
贝尼特斯轻声念完礼拜祷告的结束语,合上手中的圣经,走下祷告台。
伴随着中年神父的声音,教堂里剩下几名晚来的老人也陆续完成了各自的祷告,站起身朝着贝尼特斯友好地挥手道别之后,拿上帽子,心情平静地微笑着走出了教堂。
不到半分钟,偌大的教堂再次变得空旷了起来。
除了神父何塞·贝尼特斯之外,就只剩一名身穿浅灰色长袍的老人。
“你们麻瓜真是有意思,尤其是在了解到魔法世界之后,没想到你还能这样平静如常地每天坚持祷告……最有趣的地方莫过于,你们祷告的东西还有些不一样。”
老人咧开嘴笑着说道,合上手中的报纸,看向那名走到他身边的中年男人。
“我真不明白,你们宁愿信仰神灵,却不愿相信魔法的存在。”
“巫师可不会给我们面包,但如果你在教堂表达出虔诚,当教会的经济状况允许时,我们这些神职人员会给予那些需要救济的人面包……当然,还有很多原因……”
贝尼特斯耸了耸肩,在老人身边坐下,看着教堂的彩色玻璃,继续说道。
“有的人希望寻求心灵寄托,有的人希望得到帮助,有的人希望人生的轨迹有评价……而对于我来说,这不过是一份工作而已——在我这一生最落魄糟糕时,兄弟会收留了我这个被教堂神父们赶出来的家伙,送我去念书,最后考上了神职人员。”
“倘若说真的有神明,那么祂一定是在我们身边的人,而非某个教义中的塑像。并不是我们不相信魔法,而是相信它对我们这些没有才能的人而言,没有任何意义。”
贝尼特斯看向坐在他身边的那名老巫师,挠了挠脸颊,无奈地叹了口气。
“好吧,阿波卡利斯先生,艾琳娜又惹什么事了?您应该不会只是来找我聊天的吧?”
“艾琳娜?她最近倒是很听话,现在的话……唔,应该在球场玩魁地奇吧。”
格林德沃从胸口口袋掏出怀表看了一眼,随口回答道。
紧接着,还没等贝尼特斯重新开口,老巫师扬了扬手中的报纸。
海贼王之母巢果实
“我这次其实就是来找您的,贝尼特斯先生,您有没有打算换一份新的工作?”
“嗯?换一份工作?”
贝尼特斯从老巫师手中接过报纸,看了一眼。
《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收费电视转播,贪婪?革新?》
这是首页上最醒目的标题,贝尼特斯不用翻开后边也知道在说些什么。
不妻而遇 初见
皖城才子
伴随着上个月英超联赛的正式开赛,这个颇受争议的大胆电视付费转播赛事已经连续在报纸上火热了快一个月了,无论是联盟化的行为,亦或者是史无前例的电视转播……人们一边看着评论家批判贪婪的联盟,一边又兴奋地讨论着那些精彩的高质量球赛。
而在这样的社会热度之下,英超联盟和天空电视台趁热打铁地追加了大量的营销。
广告投放、联盟经理人、球探、场地安保团队……
在这个全球经济大萧条的糟糕时期,这个新兴的联盟化联赛宛若逆飞的流星一样,肉眼可见地迅速膨胀起来,蓬勃的就业岗位让此前焦头烂额的英国政府大大缓了一口气。
“抱歉,阿波卡利斯先生,我并不打算去应聘这些岗位……”
贝尼特斯摇摇头,叠好报纸还给老巫师,笑着说道。
“或许这些工作的薪酬会比当神父稍微高些、前景也会好很多,但这样一来,我就没办法照顾孩子们了。况且,我这样的家伙还是适合当神父,太复杂的工作我也做不了。”
“噢,可是我之前听那丫头说,你不是蛮喜欢看那个……唔,足球比赛么?”
格林德沃没有伸手,而是有些好奇地看了眼贝尼特斯。
“年轻人,别太急着回绝啊。你都还没听我把话说完,你怎么知道我的建议是什么。如果你舍不得现在这份神父工作的话,多一份正当的兼职不也挺不错的吗?譬如说……”
“阿波卡利斯先生,真的不用了,你不太了解麻瓜世界的很多……”
贝尼特斯无奈地叹了口气,揉着额头,耐心地解释道。
在暑假的那一个月相处过程中,类似于这样的问题他遇到太多次了,这位来自于“对面世界”的老巫师显然缺少许多基本的社会常识,在老人眼中魔法似乎是无所不能的一样。
“……譬如说,英格兰足球超级联盟公司的董事长,这个职位你觉得怎么样?”
“……工作要求和——咦?”
贝尼特斯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有些困惑地看向旁边那位老人。
“不好听吗?我也觉得太简单了一点,那么,执行总裁——这得出席公众场合吧?”
格林德沃从取出一份文件打量着,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语道。
青灯鬼话
“对了,何塞,你个人更喜欢哪一个职位名字些?你看啊,光凭我们这些巫师可弄不明白你们麻瓜公司里的弯弯绕绕。但集团和银行投了那么多钱进去,总得有人看着吧?”
“呃,你不会是想说——”
贝尼特斯眼角抽搐了一下,目光在报纸上的某个副标题飞快地扫过。
《英超联盟的头号神秘投资人到底是谁?》
某个极为荒诞、但是似乎正在逐渐映照在现实里的事情,一点点地在中年男人的脑海中浮现了出来,他的视线开始不受控制地朝着老人手中那份写满了文字的合同上飘动。
“噢,我好像忘记告诉你了,古灵阁巫师银行现在是这个足球联赛的绝对控股方。”
格林德沃瞥了眼身边的中年神父,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轻松地说道。
“而我们可爱的艾琳娜·卡斯兰娜小姐,则是古灵阁巫师银行如今的女皇……真正意义上的,可以随时调动资金、进行各种投资和金融交易,绝对的掌控者。”
“抱歉,咳咳……阿波卡利斯先生,您这个故事有些太——唔——”
贝尼特斯拍了拍脸颊,苦笑着摇了摇头。
—————
“总而言之,好好考虑一下吧,贝尼特斯先生。”
格林德沃放下手中的文件,站起身拍了拍何塞·贝尼特斯的肩膀。
“不出意外的话,那些麻瓜经理人、官员,差不多已经在过来的路上了,你大致还有一天的时间来思考,后边有他们的联系方式,我相信你应该会用那个……唔,电话。”
“呃,不是,这……”
贝尼特斯有些茫然地看了看手中那摞文件。
除了一个空着的签名外,看起来有模有样的,就像是真的任命书和授权书一样。
“这是一个开始而已,贝尼特斯先生,好好看,好好学。”
格林德沃咧开嘴,意味深长地笑着说道。
“在我们那边的世界里面,艾琳娜也在计划着进行‘魁地奇联赛’的联盟化,只不过由于缺乏相关经验、专业人才,暂时只能搁浅下来——你不是一直想去看看那个世界吗?我认为有了眼下这段工作经历之后,魔法部那边的审查也会相应容易很多……”
“噢,对了,等会儿还有个叫弗兰格的年轻人会过来,那是丫头给你安排的个人助理。”
格林德沃灵活地眨了眨眼睛,随口补充了一句。
“放心吧,他是一名训练有素的谈判专家。有他帮助的话,我相信你应该可以顺利完成与那些麻瓜经理人的对话,并且在较短的时间内适应自己新的身份——哪怕实在出现了解决不了的问题,他应该也会求援——当然,你也可以写信询问那丫头更多细节。”
老巫师左手拿起帽子,优雅地抬了抬,微笑着说道。
“那么,周末快乐?我的儿子。”
啪。
下一刻,格林德沃直接幻影移行离开了教堂。
“欸?等等——我可没答应过这事!”
贝尼特斯看着空旷的教堂,有些气恼地喊了一声。
都过了这么久了,这个固执的老巫师怎么还没放弃这件事情?!
不过……
贝尼特斯看着那摞堆在老人之前座位边上的文件,心情复杂地揉了揉太阳穴。
艾琳娜那小丫头不是去魔法学校念书么,怎么这才念了一年,反而在不声不响之间成为了什么巫师银行的所有人,甚至还入股了英超联盟的公司……这简直……
看样子,今年圣诞节他得找那孩子好好聊聊了。
…………
与此同时,霍格沃茨学校礼堂。
“嘿,丹妮,你得多吃点——在天上飞可是相当耗体力的事情。”
汉娜在面包片上抹了一层厚厚的草莓酱,递到了丹妮洛娃身前的餐盘中。
霍格沃茨的魁地奇考核可不是轻松简单的事情,由于每个人的位置、才能不同,为了最大限度地发掘各自的潜力,通常会在相关的飞行位置全都测试一遍。
譬如说,作为赫奇帕奇今年的明星新秀,汉娜就要参加除了找球手外的全部测试。
“差不多了,汉娜,你这是想让丹妮在扫帚上吐出来么?”
卢娜难得地白了汉娜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况且,我们新生队本来就是排在了所有球队前,少吃一点东西,说不定还能让自己在天上更加灵活一些,又不是人人都像你和艾琳娜那样吃得越多,表现越厉害。”
“我建议的话,最好打包一些食物去球场吧,今天她们可有得累的——”
赫敏放下手边的《魁地奇周报》,有些严肃地说道。
“在全部球队的组建完成之后,新生代表队还有一场资格赛,对手是那些返校毕业生们随机组成的临时球队——虽然说是教导性质,但也不排除因为表现太糟糕而失去资格。”
呼應的脈搏 智宇星空
“资格赛?我怎么没有听说过这个事情?”
汉娜皱起眉头,熏肠悬在空中,颇为怀疑地看向赫敏。
在女孩的胸口处别着一个银光闪闪的“A”,那是霍格沃茨新生代表队的徽记。
相比起另外那些还等着考核的巫师,赫敏·格兰杰反而是第一个确定队伍的学生,不过她的身份是霍格沃茨新生代表队的主教练,而非在球场上飞翔的球员。
“很正常,因为这是今天早上才临时决定的……拉文克劳学院退赛了,你没听说吗?”
艾琳娜漫不经心地说道,放下吃了一半的蜂蜜面包,喝了一大口热牛奶。
“她们好像凑不齐最低的参赛人数,这样一来,那么今年新生队就不是如同去年那样的额外加塞名额,而是作为一个正式的球队参加到魁地奇学院杯的争夺中……因此,霍琦夫人和邓布利多教授似乎在考虑,要不要在霍格沃茨之中开放自由组队。”
涅破虛空 落寂年華
“当然,前提是新生们的表现实在太糟糕……那么或许会让毕业生们临时补一补空缺。”
艾琳娜一边说着,朝着隔壁的格兰芬多餐桌努了努嘴。
“格兰芬多的查理·韦斯莱,不出意外的话,卢娜你今天的对手应该是他……至于另外几名毕业生的位置,这我就不太清楚了,唯一知道就是他们飞得不差,此前在学校的时候也都是各个学院魁地奇代表队的主力……不过你们放心,他们队伍的问题可比你们大多了。”
“因为四院糅合?我明白了……”
赫敏若有所思地点着头,轻声说道。
作为新生队,或者说整个霍格沃茨的第一个钦定主教练,今天最后的那一场对抗资格赛所测试的,可不仅仅只是那些新生们——倘若不能交出合格的答卷,她也会失去资格。
自从在艾琳娜口中听到了这个消息后,她一直在思考怎么去对抗宛若全明星阵容的对手。
不过,现在她似乎有些思路了。
剩下的事情,就是等会儿去魁地奇球场上,看看另外那些新生们的表现,以及她们在执行、理解战术方面的能力,再进行后续安排了——魁地奇,从来不是一个人的比赛呢。
————
————
好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