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slf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奶爸戲精笔趣-第3062章 長袍一穿,說個怪圈看書-9j4e6

奶爸戲精
小說推薦奶爸戲精
“要不,上台跟观众聊十块钱天儿?”一出门关荫问贝观海。
老贝奇怪了。
你又编排出什么剧本儿?
关荫说,琢磨了一个本子。
名儿起好了。
“《娱乐有心人》。”关荫先介绍。
贝老师点头:“你逗哏我捧哏儿。”
当然。
关键是贝老师干不出骂翻全场的那种事情。
“走着。”胡大妈很高兴。
有日子没听这俩骂人了,今晚解解馋。
相声社这会儿人满为患。
贝老师又把票价调整了,人家在这多半年啥价格都涨,他把相声社的票价降低了,而且不是一两成的降低,是打六折卖。
你要说没人来打折吧,还真不是没人来才打折。
这事儿,帝都文艺报的记者们最清楚了。
“现在老贝也敢租这么大的舞台了,花钱多,但人家不在乎在这上面捞钱,据说,六成纯收入给弟子,三成捐出去,剩下一成自己吃饭呢。”记者们也喜欢捧场。
在海青社听相声冷不丁就遇到了大人物。
比如今晚就有一群大人物来听相声。
赵大佬就是,赵玉的父亲。
“一直听人说海青社的相声好听,有内涵,连市府都敢批评,还真批评到点子上,今晚得听听。”老赵给同僚介绍。
谁啊?
也没啥了不起的,就一顺天府尹。
府尹点头表示赞同,而且他可不是第一次到这来了。
上次还是陪同皇后娘娘带着一群贵勋,不过那次听的是海青社的经典相声。
“关侍郎没来,要不然能听点带劲儿的好段子。”府尹也是个人才。
这人办事儿有个特点,不怕你声音大。
你声音大,好的我就敢听。
老赵道:“那人太忙了,今晚据说没地方吃饭了,找娱乐圈一群明星蹭饭,估计得骂人。”
“名场面。”府尹很解气。
贵为府尹也羡慕明星的收入你说那心里能平衡?
这不,台上贝老师的几个弟子说了几段传统相声,说学逗唱那还真就跟所谓新派相声不同,然后开始每周一个的新编剧本。
今晚的剧本有点意思,说的是立国之战里贼鹰坑队友以及被队友坑的故事。
“有点不过瘾,这帮年轻人说的,还是跟老一辈差了点,太直白,讽刺的味道淡了点。”府尹不满道。
老赵笑着说,那是胆气不够大。
“也是本事不够大。”知府板着脸听半天才叨咕。
可观众们很满足。
这几年,国内的相声社雨后春笋了。
可大部分不是卖脸就是所谓“午夜场”,真正爱听相声的人不乐意听这些。
海青社够味儿。
小狐貍的異界之旅
“别的不说,每个人基本功就比别的相声社厚,相声要光在那逗观众哈哈一乐,那干嘛不去听脱口秀?传统的本事,可以革新但不能抛弃,这帮年轻人不赖。”观众很高兴。
原本一百二的票价,现在七十块钱。
妾身由己不由天 伊人歸
关键是,票价打折可吃的喝的不打折。
花生瓜子随便吃,只要不带出去就行。
茶水哪少了立马有人添上来,虽然不是好茶可分量十足。
哧溜喝一口浓茶,王老同跟刘大洋就很满足。
超能戰神 古劍鋒
“好,这帮孩子贯口儿能新编,学一段绕口令,能把现实中的段子融合进去,虽说还是太直白,有点带观众气氛才能达到抖包袱的目的,但能这么做,既探索,又传承,已经很不错了,基本功还得锻炼。”刘大洋赞扬。
王老同咂咂嘴,有日子没听那俩在台上逗乐儿还真有点想念呢。
“我也想听啊,不知道这么着,就是在那骂人,别人也没那两个那么损,胆子大,关键是没本子,想啥来啥这一点。”刘大洋也羡慕。
“那也是本事,主要问题是,这两个说相声,实际上就是敦促,一般相声演员最多做到批评,地位没到那,说句话分量不同。”王老同很担忧啊,“我最怕他们基本功丢下了。”
不能。
“我听人说,贝观海现在每天三小时基本功不离手,小关基本上也每天过一遍训练,比相声社的演员专心,”刘大洋忧虑,“我反倒担心他们的手艺没人承接。”
肯定没人承接啊。
以那两人的地位,年轻一辈谁有那分量接。
“我倒是看出点名堂了,很可能还是要走群众路线,不在于一次性把话说的有多重,而是要多次说一句话,达到和他们说一次分量相等的目的。”王老同侧身为顺天府尹,“你们觉着呢?”
这是在探讨,关荫很爱看到的一点。
进门的时候,贝老师拉着这家伙要直接去后台。
“你就说,今晚又要骂谁。”贝老师不在乎有没有本子反正人家心里有本子。
关荫道:“不把娱乐圈那帮欠打的收拾一顿说得过去吗?就说它。”
放線釣帥鍋
那简单了就,你直说我就负责捧哏儿。
藍氏千金 朗音水寒
生化幻想曲 彌煙
“主要说的是什么人?”贝老师觉着可能要对今晚的情况进行讨伐。
关荫说,得综合全面地收拾这帮人。
“前几天,一国家队的,算是同辈吧,对媒体说,真羡慕那帮流量明星的影响力,说的是专辑的事情,但也体现出一个实质,那帮人,至今还霸占着流量呢,这不行。”关荫说,“麻烦的是,还没办法一口气把这帮王八蛋全给消灭了。”
贝老师点头:“你这次又要把自己代入什么角色?”
“卖货的,后来觉着也太辛苦了,所以要出圈,要去娱乐圈,然后,在娱乐圈被捶的面目皆非,一怒之下死去了。”关荫道。
那好说,你说你的我就负责捧哏吧。
“常用的技巧就那么几个,就看怎么运用。”贝老师奇道,“但是你不去化妆打扮,给观众一惊喜?”
“不会,现在海青社的观众基本上都是专程听相声的,什么惊喜不惊喜,那是饭圈那一套咱不能使用,我先打个底。”关荫问,“今晚来的大人物有谁?”
老贝一弟子介绍,府尹大人来过好几次了。
他比较担忧,唯恐被府尹当成啥典型。
“放心,这人办不出杀鸡取卵的事儿,估计是为了取经,这人抓文化建设很有一套。”关荫算了解那位。
一进门,观众立马发现了。
“哟,你小子得空儿啦?”喝着茶吃着瓜子的观众乐了。
有这位,今晚就有名场面。
他要不登台,就不可能来。
关荫摆着手:“贝老师没在,我一个人也说不来单口相声。”
拉倒吧,你说相声还用挑地方?
“来一段,散散心。”有人往这家伙口袋里塞了一把瓜子。
关荫无奈了,我这可是三千块钱一套的衣服啊!
惡魔在紐約 都市言情
“没事,来自海青社的瓜子,物超所值。”观众说。
那得说一台。
“我琢磨琢磨,琢磨琢磨。”关荫觉着得矜持。
可媒体不矜持。
“这家伙来了。”在场的记者先乐不颠儿发个新闻。
看着吧,娱乐圈不挨骂某些欠打的就挨骂。
他出现的地方,还能没骂人?
“估计要说娱乐圈,毕竟去参加明星聚会了。”观众对这家伙的一举一动可谓相当掌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