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l7es都市小说 龍王的傲嬌日常-第一百五十四章、少女鼓箏,少年如劍!熱推-dt8fy

龍王的傲嬌日常
小說推薦龍王的傲嬌日常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
敖淼淼还是同意了和敖夜玩飞花令,敖夜想玩什么,她便和敖夜玩什么。
她从来都不知道怎么拒绝敖夜。
因为今天晚上表演的节目和桃花有关,所以他们俩以「桃花」为主题来接诗。
果然,几轮下去,敖淼淼就开始两眼慌张额头冒汗了。
她能够记下来最艰难繁琐的舞蹈动作和最晦涩拗口的歌词,就是记不住这些诗词…….
敖夜看着敖淼淼,小声提醒道:“桃花一簇……”
“后面呢?”敖淼淼问道。
“……”
「桃花一簇开无主,可爱深红爱浅红?」
要是把全诗都背下来,这算是你的还是我的啊?
敖夜再一次毫无意外的拿下了本次比赛的第一名。
“敖夜哥哥又赢了。”敖淼淼嘟着嘴巴,委屈的说道:“哥哥咱们再玩点儿别的游戏吧?这一次我一定要赢你。”
敖夜闭着眼睛躺在化妆椅上面,说道:“咱们俩比睡觉吧。这次我让你赢。”
“是一起睡吗?”敖淼淼眼珠转动,一脸狡黠的问道。
“是一起睡。”敖夜说道。
不一起睡的话,又怎么能比赛呢?
敖淼淼突然间扑到了敖夜的怀里,双手紧紧的搂着敖夜的脖子,将自己雪白水嫩的小脸贴在敖夜的胸口,说道:“那我们就一起睡吧。哥哥,比赛开始了哦…….不许说话不许动。”
一个千娇百媚的小姑娘扑在怀里,敖夜的身体僵硬,刚刚想要挣扎一下,听到敖淼淼说的「不许说话不许动」之后,便放弃了这样的想法,身体也逐渐变得柔软温和起来,伸出去想要阻挡的那只手落下来轻轻的抚摸敖淼淼的脑袋。
“哥哥……”敖淼淼眼眸微眯,小脸在敖夜的胸膛上轻轻的磨擦着,就像是一只慵懒的小猫一般。
“嗯。”敖夜轻轻应道。
“你的心跳好快啊。”敖淼淼嘴角含笑,出声说道。
“不许说话不许动。”敖夜按住敖淼淼不安分的小脑袋,让她紧紧的趴在自己怀里不许动弹。
“哥哥…….”
鬼泣之左手的悲鳴
“嗯?”
“有你真好。”
“我也这么想。”敖夜说道。
“……”
砰!
房间门被人重重踹开,叶娜左右手各端着一个餐盒出现在门口,看到这一幕,表情惊慌,迅速转身,说道:“对不起,打扰了……”
“进来吧。”敖夜出声说道:“我饿了。”
敖淼淼很是不满的从敖夜怀里爬起来,狠狠地瞪了叶娜一眼,说道:“我正在和哥哥比赛睡觉呢,看谁睡得久……”
“你睡不过我。”敖夜说道。
在龙族小队里面,论起睡觉,没有龙是他的敌手。
暗客傳說 子彈
达叔说这是因为自己的心性好,耐性足,修为深……
无论自己做什么,达叔都能够找到相应的赞美之词。
“我也很会睡啊。”敖淼淼说道:“要不是叶老师闯进来,我可以睡到咱们的节目开始。”
敖夜看了叶娜一眼,说道:“我可以睡到叶老师的人生结束。”
“…….”叶娜。
叶娜把盒饭丢在化妆桌上,说道:“你们俩都多大年纪了?还在玩这么无聊的游戏?赶紧把饭给吃了,一会儿就有人过来给你们化妆换衣服……”
“不用了。”敖淼淼说道。
—————
“什么不用了?”
“化妆师不用来给我化妆了。”敖淼淼说道:“我自己随便收拾一下就好。”
“淼淼,舞台妆容和平时化妆不太一样……”
敖淼淼把自己的小脸凑到叶娜面前,说道:“叶老师,你看看这张脸……还需要化妆吗?”
“……”
“不需要。”敖夜一边吃盒饭,一边出声称赞。
“……你们先吃,我一会儿再来。”叶娜觉得此地不宜久留。
太伤寿命了!
敖夜和敖淼淼刚刚把盒饭吃完,外面就响起了激昂的音乐声响。
敖淼淼抹了一下嘴巴,说道:“哥哥,晚会就要开始了。”
敖夜点了点头,问道:“你让敖屠准备的东西送来了没有?”
不朽狂神
“敖屠给我发了信息,他们已经在路上了。”
“他们?”
“嗯。”敖淼淼点了点头,高兴的说道:“我告诉他们今天我和哥哥要上台表演,敖屠和敖牧他们都说要赶过来看看,连达叔也来了…….敖屠现在正接了敖牧在赶来的路上。”
“……”
“怎么了哥哥?你不希望他们过来啊?”
“也不是,就是觉得……好羞耻……”敖夜面无情的说道。
自己贵为龙族之主,有亿万…..哦,有好几个龙族子民兄弟,却跑到舞台上面上窜下跳的,有损龙威。
“…….”
因为有镜海大学本校走出去的大明星金伊到来,这场迎新晚会一票难求。
达叔和菜根进来的时候,门口负责验票的学生会成员很是警惕的瞄了菜根好几眼。
“cosplay…….没见过啊?”菜根不满的说道。
左边那个戴着眼镜的家伙嘴巴比较毒,说道:“见过cosplay,但是没见过这么丑的cosplay……”
“你怎么说话呢?”菜根挽起袖子就要和人打架。
“走吧走吧。都是一群孩子。”达叔拉着菜根的胳膊就往礼堂里面拽过去。
“算你们走运……”菜根威胁说道。
幸好他今天没有带赵正出门,要是带了赵正,几十把菜刀能够把这小子的头发给刮的一根不剩……
另外一个瘦高个看着菜根的背影满脸鄙夷,愤愤不平的说道:“本来咱们的票就不够,还有些学生带家长……也不知道他们的票是从哪儿来的?”
他们不知道的是,达叔和菜根的票都是敖淼淼找叶娜讨来的。敖淼淼知道自己……的哥哥敖夜「奇货可居」,所以对叶娜和白冰提出了一个又一个有礼或者无礼的要求。
有叶娜这个辅导员老师和物理学院学生会主席白冰出马,多少张票搞不过来?
达叔拉着菜根进场之后,发现他们的位置在正中间靠前的位置。
“淼淼真是一个有孝心的好孩子。”达叔笑呵呵的说道,提起敖淼淼脸上就露出慈爱的笑容。
“长得漂亮还能吃。”菜根连连点头。
他之所以最近一直和达叔黏在一起,主要是因为他们之间有很多共同话题,一是吃,二是敖淼淼……
“是啊,女孩子还是要多吃一些。每次看到淼淼吃饭我就高兴,自己也忍不住跟着多吃两碗饭…….”
“敖夜就不行了吧?看到他吃饭就没食欲……”
“那是敖夜清心寡欲,他已经到了更高深的层次,你不懂。”
“……”
菜根很无奈。
但凡自己想把话题引到敖夜身上,这个老头子就能够立即「撕裂」和自己的亲密关系,毫不犹豫的站到敖夜那边。
难道他一点儿都不觉得……背后说人坏话是一件很爽的事情吗?
你们朝夕相处那么多年,就没有一点儿小矛盾小摩擦?
为了突破你的防范网,我说了多少木剑师兄桃花师姐的绯闻八卦?
菜根一直想要搞清楚敖夜敖淼淼他们的身份来历,可是从敖夜和敖淼淼身边找不到任何线索,而且他们的实力太强,又太危险,自己根本就打不过他们,还有可能挨打……
所以菜根便想着曲线救国,从达叔这边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可是,努力了这么久,也仍然是一无所获。
“哟,节目要开始了……”达叔看到主持人们上台,笑着说道。
“是啊,节目开始了。”菜根四处张望,桃花师姐和木剑师兄也说要过来,他们跑哪儿去了?
陈裕之和廖仲意坐在礼堂最前排,陈裕之邀请廖仲意上台讲话,廖仲意拒绝了,说自己只为听曲而来,就不耽搁学生们的宝贵时间了。
陈裕之是镜海大学校长,按照惯例,他必须要上台致辞。
陈裕之上台对镜海大学这一届的新生表示了欢迎,并且对于他们的未来表达了极高的期待,然后便宣布迎新晚会正式开始。
第一个节目就是又燃又炸的女生街舞,表演结束,掌声热烈。
廖仲意笑着说道:“现在的年轻人是真厉害啊,又有才华又有想法……比我们年轻的时候实在是厉害多了。”
“是啊。现在的学生从小就开始学各种技能…….没有一手绝活,都不好意思出来和人聊天了。”
“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呢?”廖仲意出声询问。“培养孩子才华是好事,可是,也有一种观点是,过早的介入高强度教育会扼杀孩子天性……”
陈裕之笑着摇头,说道:“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国外有一阵子经常提倡快乐教育,就是说要让孩子开心,要让孩子释放天性。我们国家也跟风起来,还有一些家长写信给教育局说孩子负担太重。可是,那些长青藤名校,或者那些名校毕业的家长……他们对孩子的要求比谁都要苛刻严厉。”
“那些喊出「快乐教育」的人却从来不在自己的孩子身上使用「快乐教育」,这说明了什么?值得我们反省和深思啊。”
廖仲意点了点头,却不再在这个话题上面发表观点。
这是一个大课题,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够说清楚的。
再说,这个场合也不合适。
有学生表演了吉它弹唱、相声、小品,还有《将进酒》诗朗诵…….
当整个礼堂的灯光熄灭,只有舞台中间一束光的时候,一个黑色女妖般的女孩子出现在了那束光的中间。
激烈的鼓点突兀的响起,那个全身黑衣的女孩子就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也跟着震动起来。
鼓点加快,女孩子的身体也震动的更加激烈。
突然间,所有的灯光全亮,激昂的音乐响起,女孩子也在伴舞团队的簇拥下开始唱跳起来。
“金伊金伊,是金伊…….”
“啊啊啊,是我的女神啊……女神太美了……跳舞太好看了……”
“太炸了,金伊老婆,我要嫁给你…….”
——
金伊的劲歌辣舞彻底的点燃了全场,学生们大声尖叫,疯狂鼓掌,还有人吹起了口哨。
一些学生站了起来,跟着金伊的舞蹈动作扭动着身体,晚会现场变成了欢乐的海洋。
金伊成名多年,唱的是自己红极一时的歌曲《黑色面具》,又带来了自己御用的专业伴舞团队,就连音箱师也是从外面请来的……
一下子就和素人学生的节目拉开了距离。
陈裕之不忘在老同学面前炫耀,说道:“金伊也是我们镜海大学走出去的学生,每年的迎新晚会都会回来为学弟学妹们表演节目,然后说一说鼓励的话…….”
“吃水不忘挖井水。每一个从学校走出去的学生都能够想着多回母校看看,学校也就能够办的越来越好……”廖仲意感慨万千的说道。
顿了顿,又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那位小友的节目是放在金伊后面?”
“是的。”陈裕之点了点头。
他明白廖仲意话中的深意,心里也有一些不好的感觉,把一个吹曲子的节目放在金伊的节目后面,这不是欺负人吗?
异世流放 易人北
就算你曲子吹的再好听,刚刚被金伊那劲爆的音乐舞蹈冲击过的脑袋…….还能够听的进去吗?
陈裕之贵为一校之长,节目安排的事情自然用不着他去操心。
但是,这一刻还是有些恼怒下面做事的人考虑不周全…….
怕是这次老同学也要失望而归了。
“你那位小友这次不吹曲子,说不得还有其它的绝活…….”陈裕之安慰说道。
“希望如此。”
等到金伊的节目表演结束,全场掌声如雷,就像是要把礼堂的屋顶也给掀掉一般。
“金伊!”
“金伊!”
“金伊!”
——-
全场的学生喊叫着金伊的名字。
主持人也没有让大家失望,把准备下台的金伊给拉住了,邀请她为今年入学的学弟学妹们说几句话。
金伊原本以为自已不是最后一个出场,这个环节也就取消了。现在看来,学校仍然把这「承上启下」的重任托付到了自己身上。
因为刚刚又唱又跳的太耗费体力,金伊说起话来气喘吁吁,话筒里面都有杂音,她平缓了一下情绪,这才凑近话筒说道:“学弟学妹们,大家晚上好。我是你们的学姐金伊。”
轰!
礼堂再一次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学生们被金伊这极其平易近人的开场白给吸引,瞬间对她这个人也充满了好感。
金伊对着台下鞠躬,等到声浪平息了一些之后,再次出声说道:“每一年的迎新晚会我都会来,每一次入学的学弟学妹们我都想亲自过来迎接。”
掌声就更加热烈了。
那些铁杆粉丝恨不得冲上台紧紧的抱住金伊狠狠地亲上一口。
不那么铁杆的也同样有这样的想法…….
“在此,我向学校的领导们做个申请。每一年的迎新晚会,都给我打一通邀请电话好吗?发一条短信也行。我能唱能跳的时候,我来为学弟学妹们唱歌跳舞,等到我唱不了跳不动的时候,我就坐在那里看学弟学妹们唱歌跳舞……”
哗啦啦!
台下掌声越发的热烈,金伊的名字再一次响彻整个礼堂。
廖仲意跟着鼓掌,笑着说道:“这个小丫头情商很高啊。”
“每个人的成功都非偶然。能够走到这个位置的,哪有一个脑子简单的?”陈裕之笑着说道,顺手接过学生会干部递过来的话筒,站了起来回应金伊的请求,朗声说道:“我代表镜海大学邀请金伊同学能够常回家看看,也邀请所有从镜海大学走出去的学生能够常回家看看。”
啪啪啪—–
“谢谢陈校长。”金伊对着陈裕之所在的方向深深鞠躬,说道:“感谢陈校长的邀请,我每年都回来,也邀请所有从镜海大学毕业的学生常回家看看。”
在热烈的掌声欢送当中,金伊走下舞台退到了幕后。
助理雪儿迎了上来,激动的说道:“姐姐,稳了,这次稳了……你是当之无愧的Number ONE,唯一的舞台之神。”
金伊心中不无得意,脸上却表情淡淡,说道:“我们是专业的,赢了又能怎么样?”
“……”
主持人孔孝珍和赵军再次走上舞台,孔孝珍一袭红裙,热情火辣,充满遗憾的说道:“欢乐的时间总是让人觉得特别短暂,不知不觉间,迎新晚会就到了尾声…….”
“是啊。”赵军接腔说道:“幸好我们还有最后一个节目在等待着大家…….”
“赵军,最后一个节目是什么啊?”
“恕我卖个关子。”赵军笑着说道:“不过,我可以拍着胸口保证,最后一个节目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看过的都说好。”
師父如花隔雲端 穆丹楓
“本来就很期待,被你这么一说,我们就更加期待了。”孔孝珍笑颜如花。
“那就让我们有请敖夜和敖淼淼为大家表演的《蝶恋花》”
“掌声有请。”
“哇,是敖夜啊…….我的男神…….”
“就是那个吹萧的敖夜?我知道他,长得可帅了…….”
“敖淼淼是敖夜的妹妹,是物理学院的院花……听说今年物理学院美女如云,新生当中好几个绝色……”
——
廖仲意听到主持人报幕,疑惑的问道:“《蝶恋花》?这是什么节目?”
“就是说啊。我也没看过呢…….”
“那就等着看看吧,想来不会让人失望…….”廖仲意一脸洒脱的说道。“不过,我那位小友在同学中的人气很高嘛。”
“关键还是那首《春江花月夜》太受欢迎……当然,长得好看也占了很大的原因…..”
“长得好看?”
“你看过就知道了。我也是看过学生档案上的照片,真是有种……这孩子怎么长得这么标志的惊叹感…….”
“那我可就更加好奇了。”廖仲意笑呵呵的说道。
舞台上的幕布拉上,然后再缓缓分开。
「哗」
学生们惊呼出声。
眼前的世界已经发生了变化,刚才还空荡荡的舞台变成了一片桃园,一树树桃花正在炽烈的开放。
红的、白的、粉的,一簇簇艳丽的桃花闯进每一个人的眼帘,把人的瞳孔都染成了粉红色。繁花灿烂,根枝黝黑粗壮。桃花树下绿草成茵,有蝴蝶煽动着翅膀在红花绿草间盘旋飞舞。
梦中人生
一条老狗在树底下巡逻,像是听到了什么声音似的,突然间昂起脑袋「汪汪汪」的叫了几声。
全场掌声如雷。
显然,这条狗很受欢迎……
当然,很多时候狗都比人受欢迎。
「铛!」
一声清洌的音乐响起,众人这才发现,不知道何时,花树底下,盘坐着一个身穿白色古装的小姑娘。白衣裹身,人比衣服还要白上三分。满头黑丝缠上红绸,又让她整个人不似那般的清冷,显得热烈而生动起来。
明眸皓齿,水木清华,倾国倾城也不过如此。
“敖淼淼……是敖淼淼…….”
台下有人尖叫出声。
“是淼淼,是淼淼……敖淼淼太适合穿古装了……”菜根激动的跟一头发情的动物似的,抓着达叔的胳膊大声嚷嚷着。
“我知道。我知道。”达叔笑呵呵的说道。敖淼淼适合穿古装,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白衣女子身前摆放一小几,几案上摆放着一把龙型古筝,刚才的声响便是从这筝声中传来。
白衣女子双手拨动,一连串悠扬动听的音符便如水般流淌而出。
一刹那间,仿佛将礼堂里面的所有观众都带入了春天的野外。
有溪流孱孱、有三月桃花盛开、有彩色蝴蝶纵情飞舞、漫山遍野野草野花,还有一条老黄狗在花丛间奔跑撒欢,甚至抬腿在某株老桃树下撒了泡尿……
白衣女子的脸上带着甜美的笑容,弹奏出来的音乐便也如她的笑容那般甜美。
听到这首曲子的每一个人都发自内心的愉悦起来。
那些小情小爱,那些离愁别绪,那些和同学之间的过节和口角摩擦…….仿佛一瞬间全都消失不见踪迹。
正在这时,异变突生。
一个身穿黑衣长发披散的古装少年持剑跃出,在花丛中间漂移游荡。
龙腾虎跃,剑气如虹。
隔肩
脚不着地,如若腾空。剑不现形,只见其影。
少年人面如冠玉,眼若星辰。潇洒飘逸,玉树临风。顾盼生姿,仿若谪仙人。
“敖夜,天啊,这是敖夜…….”
“太帅了,太帅了…….敖夜从今天开始就是我本命…….”
“天啊,我不行了我不行了,我不能呼吸,我要晕倒了…….敖夜…….”
——
有人因惊讶而呼,有人因欢喜而叫,有人因激动而泣不成声。
“这就是我那小友?”廖仲意坐在前排,受到这一幕的视觉冲击力也就更加强烈,他强忍着心中的震惊出声询问。
吹萧登堂入室,剑舞登峰造极。
这小子……还有多少绝活?
“是的。”陈裕之满脸笑意,声音里面有着掩饰不住的骄傲和得意,出声说道:“这就是敖夜。没有让老廖白跑一趟吧?”
“真仙人也不过如此啊。”廖仲意不吝赞美,出声说道。
“哈哈哈,老廖过奖了,这个世界上哪有真神仙?”陈裕之嘴上说着谦虚的话,脸上的笑容却是「不妨再大胆一些的赞美」。
剑气正烈,剑势正疾。
一个身穿麻布衣服头裹方格布巾的村妇提着一篮子刚刚采摘的桃花闯了进去,仿佛被这剑势所袭,惊呼声中将手里的桃花篮子甩飞了出去。
漫天桃花飞舞。
黑衣少年剑气一收,人便跃入了那桃花雨中。
步伐更快,剑势更疾。
那漫天桃花竟然随着他的剑招而飞舞盘旋起来,沸沸扬扬,却没有一片花瓣落在地上。
人在花中,花随剑转。
人剑如一,黑衣少年便也和这漫天桃花融合为一体。
嗖!
敖夜手里的长剑一扬,便有一朵桃花朝着观众席间飞了过去。
“闲棋……闲棋……你快看,你的头发有桃花…….”傅玉人激动的喊道。
“啊?”鱼闲棋伸手摸去,头上果然多了一朵桃花。
一朵粉嫩粉嫩,带着香气的粉色桃花。
嗖!
剑势再扬,又有一朵桃花落在了俞惊鸿头上。
欢喜冤家:校草恋上女汉子
嗖嗖嗖……
敖夜手里长剑挥舞,那漫天桃花花瓣化作流星雨,落在礼堂每一个女孩子的头顶发间。
一朵两朵三朵,送你漫天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