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i9c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驚天戰王笔趣-第三百五十七章:世間再無天煞鑒賞-yxfpp

驚天戰王
小說推薦驚天戰王
“你和本座胡扯是什么?他不是夏国国主还能是谁!”
“临死,还能拉上一国之主做垫背,能令你成为世人唾弃的叛国者,本座赚了,哈哈哈!”
天煞七开怀大笑。
玄鏡司 劍舞秀
同时,随手将拎着的头颅,径直扔到萧扬面前。
“看看吧!好好看看被你封为惊天战王,被你委以重任的国之英雄,把他的样貌记牢,别等化作厉鬼后不知该找谁复仇,哈哈哈!哈……?!”
笑声戛然而止,面色僵硬的如同石化!
只因。
萧扬眼神示意,宁无缺上前,拿掉遮住夏国国主半张脸的蒙眼布条。
看清夏国国主面容的瞬间,天煞七露出一脸惊诧:“怎……怎么会是……!”
眸子瞪如铜铃,面色青如猪胆,身躯更是因难以置信而不停颤抖。
“需要我告诉你他是谁吗?”
一句话,字字如剑,狠狠刺向心头,令天煞七连退数步。
噗呲!
怒极攻心,一口血喷出七丈远,呼通一声瘫在地。
脑袋的主人,岂用萧扬告知他是谁,毕竟这可是世上除三十五位兄弟外最亲的人,上一代天煞组织首领,他的恩师啊!!
“你个混蛋,你个恶魔,本座恩师早已卸甲归田、不问世事,你为何将他牵扯其中!还要设计让本座亲手杀了他,本座亲手……恩师啊!呜呜呜……!”
大掌門之旅 老哥在江西
天煞七发了疯般怒吼,又撕心裂肺的抱头哭嚎,蜷缩在地,可怜的犹如一只的蝼蚁。
然而,萧扬却不露一丝怜悯,并抬脚,把头颅踢到天煞七面前,让其更加痛心。
“天煞七,我再问你一次,当年之事因你而起,你可知为何留你狗命三年?”
微微一怔!
天煞七疯狂摇头:“不知!本座究竟和你有什么恩怨,你竟如此折磨本座!”
三年前,三十四位兄弟横死眼前,他重伤在身疗养一年。
主宰契约之书 浅港漠漓
獸道獨尊
三年间,踌躇满志只为报仇雪恨!
谁成想,没能如愿以偿不说,唯一的兄弟天煞三十六也死了。
总部被灭,赶赴夏国的高手无一幸存,掏心掏肺信任三年之久的人,还是个安插在身边的叛徒,更可怕的是,夏国国主被掉包,又令他亲手割掉了恩师的脑袋。
杀人诛心,不外如是!
这就是惊天战王吗?他算真的领教了惊天战王的可怕!
此刻,已失去了所有希望,天煞七只求一死。
轰!
“因为三年前,你杀了一个不该杀的人!”北芒冲上来,一脚将他踩翻在地。
壹仙
“战王要惩罚你折磨你,让你生无可恋,让你痛彻心扉,让你悔恨万分,让你……死!!”
天煞七面色一颤。
他不知,不该杀的人究竟是谁,但却清楚,萧扬确实说到做到了。
他此刻,真的悔恨万分!
萧扬阴沉说:“三年半前,战王殿和天煞组织产生摩擦,第一次大战时,你在远处偷袭我,却无功而返……”
听着他的讲述,天煞七双眸放空,回忆三年半前。
想起相隔千米偷袭的那一枪,子弹并没射中萧扬,而是千钧一发之际被一个小兵完全挡下,她救下了萧扬,但自己却命丧当场。
“她叫韩佳!”
骤然,萧扬的暴喝席卷全场,滔天的戾气犹如山峦,轰然砸在天煞七身上!
轰隆!
地面崩坏,尘土飞扬,周围花草树木被一波气浪冲击的全部颤抖。
待飞尘落定,面前多出一个,半米深五米宽的大坑,而天煞七,犹如破败的人偶,血肉模糊的躺在坑中央,和泥土融为一体……
怎么会如此恐怖!
萌夫和尚农家妻
这是王者气场吗?
不!绝对不会是王者气场,本座见过三十六弟的王者气场,武神境的王者气场不是这样的!
他实力极强!强的超越想象,他绝对有瞬间秒杀三十六弟的能力!
这一刻。
已经没了人样的天煞七,心底已是惊骇万状。
也猛然意识到,即便没北芒这个奸细在,此等实力的萧扬,就已经阻绝了他们的所有胜算!
首席情人:兇猛男神狠狠愛
“对……对不起!我们错了,从三年前我们就错了,不该挑衅你,不该挑衅战王殿啊!”
从不知什么是屈服的天煞七,竟然道歉,并流下忏悔泪珠!
此事若是传出去,怕是能惊掉无数人下巴。
而萧扬,并未打算原谅他。
“死后,和韩佳去道歉吧。”
噗呲一脚落地,天煞七脑袋被踩成了烂西瓜,曾不可一世的天煞组织,就此一个不留的泯灭于世。
被战王殿,被惊天战王,被萧扬,如此轻易的覆灭!
哒哒哒~~
踩着清脆落寞的脚步声,得偿所愿却并不开心的萧扬,向着漆黑夜幕缓步而去。
唐朝工科生 鲨鱼禅师
两个小时后,天色大亮。
天煞组织被的消失,瞬时间席卷全球!
“什么,战王殿灭了天煞?事先怎么没听到一点风声!”
黨員學黨建:十八大以來黨建新讀本
“天煞那群白痴竟敢找上门,这不是在送死吗?”
“谋划三年反被一举歼灭?惊天战王果然恐怖如斯啊!”
“怕了怕了!从今以后绝不可招惹战王殿,绝对不能得罪惊天战王——!”
一时间。
诸如此类的惊呼,在世界各个角落响起。
而说出这些话的人,不是各国国主便是某组织首领,从今以后,他们也将终日惴惴不安。
只因,天煞组织被灭的太轻易,战王殿展现出的实力,令所有人感受到了威胁!
而灭掉天煞组织的这一夜,对于金州民众来说也是倍感惊愕!因为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不时听到惊天动地的脚步声!
格外刺耳,令人心惊肉跳。
……
离开战王岛,萧扬快马加鞭赶到医院。
此刻凌晨四点多,如此深夜,医护患者本该睡的踏实。
但这里,却人头攒动异常热闹!
只因一个小时前,慕婉君母女的到来惊扰了所有人!
眼见,金龙卫士、城主府卫士、魏天洪麾下,乃至南天省二百万驻军,突然把医院围的水泄不通,谁还会有心思睡觉?
而就在,他们愈发惴惴不安、胡思乱想时,萧扬突然推门而入来到医院大厅,令数百名医护患者愣在原地。
猛地,一片静寂!
接着,惊呼连连。
“这个人是怎么进来的!”
“医院外的驻军,不是说不准任何人出入吗?”
“难道此人是什么大人物?看着不像啊!”
“……”
津沽英烈譜 馮萬鵬
喧天的惊呼响彻耳膜,但萧扬根本没给任何解释。
因为此刻,真正需要得到他的解释是慕婉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