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懸疑小說

精华言情小說 絕望黎明 線上看-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三萬軍尉

小說推薦 – 絕望黎明 – 绝望黎明 沿途穿梭,雨师妾轻车熟路,极善于奔袭。 不多时,一座废弃房屋,出现在我的眼前。 雨师妾不急着进去,而是站在门口,露出一抹神秘笑容: “之前在仙池,你帮我拖住了萧铭,免得那混蛋逃出星澜城。” “作为感谢,我也帮你一个忙。” 我心里一阵犯嘀咕,也不知道雨师妾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 雨师妾不再卖关子,直接将房门推开。 看到屋子里的情况,我多少有些意外。 萧铭被五花大绑,跪在地上,早已没有了之前的狂妄。 此时正一脸惊恐,脸上甚至还有泪痕! 显然在此之前,雨师妾早已‘特别关照’过他了。 自从来到异界,我就被这小子一路坑到现在。 一看到他,我心里就窝火。 二话不说,上去抬腿便是狠狠一脚。 咔嚓! 清脆的鼻骨断裂声。 萧铭直接仰头摔倒,由于嘴巴被封死,痛苦无比,却又发不出半点声音。 我跟上去,一脚脚踹在萧铭身上,发泄心中的怒火。 经过平民窟一战,我的修为再次精进。 萧铭已不是对手。 我每一次发力,都足够击穿萧铭的护身真气。 面对劈头盖脸的殴打,萧铭只有哀鸣求饶的份,没有任何办法。 如果不是雨师妾将我拽开,我铁定要把这混蛋活活打死。 见我抽出魔剑,雨师妾赶紧拦住我,眉目微颦: “现在还不能杀他,必须先把他押回巡安司审问。” “直到所有罪状全部查清,才能通知玄云宗。” “只有玄云宗允许,才能废除萧铭一身修为,变成普通人!” “毕竟……” “萧铭的一身修为,都是玄云宗的。” 我眉头紧锁,当即质问: “如果玄云宗不点头,你们还要把这个祸害放了不成?” 雨师妾没有回答,算是某种程度上的默认了。 按照雨师妾的说法,凡有修士的地方,就有争斗。 在灵界之中,强者为尊,杀人夺宝的恶行,早已经见怪不怪。 宗门之间,互相斗杀,更是习以为常。 只要那些恶贼,没有危害到大人物的利益。 就算是巡安司,也大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一来是抓不尽,二来是容易产生利益牵连。 别说巡安司,就算是背后的苍龙山,也只能尽力做到平衡各方势力。 灵界安定为重中之重。 雨师妾长叹一声: “我虽然是巡安司的军尉,但也要处处小心。” “被我抓过的嫌犯,数不胜数,但是转脸就被宗门无罪释放的人,也是数不胜数。” “宗门也好,修士也罢,早已把巡安司视为瘟神。” “只要有机会,愿意对巡安司下黑手的修士,绝不在少数。” 这正是巡安司,乃至苍龙山矛盾的地方。 我知道雨师妾左右为难,所以没有硬来。 既然暂时杀不了萧铭,我只能将重心投向羽帝。 再三考虑之下,我顺道将羽帝一事,告之了雨师妾。 […]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魔臨-第六百五十五章 無題看書

小說推薦 – 魔臨 – 魔临 雨,一直下,气氛不算融洽。 当然了,想融洽起来也不现实,局面本就很清晰地摆在这儿了,双方的两位主帅,也没那个必要去假惺惺地演一出什么“诸夏本一家”的戏。 韩亗耄耋之年,一生经历过不知多少荣光风雨,这样的老人,余生已经越活越随性了; 至于平西王爷,可比眼前这位老人更“老人”得多,他这是第二辈子。 你恶心我一下, 行, 我也马上以恶心回敬你。 反正你乾国官家祖上屁股不干净,咱就随意拉扯呗。 瑞王世子殿下赵牧勾面对这种“上纲上线”的调侃,倒是没露出什么惊慌之色,反而脸上挂着微笑,像是在配合着平西王爷的这句玩笑。 在场的,就四个人; 一个燕国王爷一个晋地剑圣,自己身边还是老公相,赵牧勾真没那个需要去假装表现出个“诚惶诚恐”出来; 一是骗不了这几个人,二是压根连这个流程都没必要走一遭。 韩相公并未在这件事上纠缠下去,而是“哼”了一声, 道: “王爷,眼下,大乾天兵,可就在老夫身后。” “哦,那本王可真是怕得要命呢。” 其实,一边一直在假装假寐的剑圣留意到了一个细节,那就是今日的郑凡,似乎比往日,多了一些……包袱。 这里的“包袱”不是指的什么必须支撑起来的格调,而是在说话做事上,好像多了一点点的刻意。 更衣的事上,就能瞧出端倪了。 这位平日里的事儿逼一般都用在矫情上,衣食住行上,哪里会真的考究。 天地裁决者 “王爷此时若是弃下刀兵投降,老夫可以以这一生清誉作保,王爷能在我大乾,地位不变,富贵永享。” “我想韩相公是否忘了,本王之根基,在晋东,您所说的地位不变,是否意味着乾国愿意让本王在乾地裂土封王?” “这,又有何不可?王爷想开府建牙,尽可选地方就是,虽说梁地一战是我大乾胜了,但眼下终究还是燕盛乾颓之际,王爷只要愿意来,官家,朝廷,自会满足王爷一切条件。” “好啊,乾国好山好水好风光,本王很早就想来看看了; 早些时候,也有白龙鱼服偷偷到乾国江南耍两把的打算,可实在是担心你们乾国的银甲卫来找本王的麻烦,故而一直未能成行。” “呵呵,王爷诗词歌赋上,得姚子詹之推崇,以我大乾之风华,也必然能让王爷在文道上琴瑟相和。 日后史书记载,王爷兵法大家兼文华大家,前无古人,后,也几乎难有来者,岂不妙哉?” 郑凡伸手指了指自己身后, 眼下, 在北面的,是韩相公组织起来的勤王之师,在南面的,反而是燕军,所以,郑凡此时的指向,是南面,西山郡之南,就是汴洲郡。 “若是乾国愿意割让汴洲郡于本王,本王倒是愿意归顺于乾国,在这大乾的花花江山里,醉生梦死,乐不思燕。” 韩相公起身, 道: “王爷,这样,就没法谈了。” “本来就没法谈,说句不好听的,你就是一致仕老叟而已,不在家含饴弄孙安享晚年,却又要出山非得整出些事儿来。 您以为自个儿还是当年呐? 或许,连你们那位所谓的官家,也早就瞧您不耐烦了,可偏偏还不自知。 先不说你乾国到底能否给出能够打动本王的条件,就谈眼前,除非你们官家亲至,否则,谁又有资格能站在这里,和本王聊这些?” “既然如此……那老夫,就在战场上,领教王爷的高招了。” “最迟明日傍晚,本王让你这老匹夫,跪在本王面前求饶!” “老夫不会让王爷您跪的,老夫会装作很礼贤下士的模样。” 随即, 瑞王世子举起了旗,另一边,剑圣也将插入地面的旗拔出,双方错开,各自归去。 …… “委屈你了,老虞。” 往回走时,郑凡开口安慰剑圣。 “所以,谈的到底是什么?” 剑圣作为旁观者,发现根本就什么都没谈出来,就简单地拌了个嘴。 “其实,谈的是什么,并不重要,因为根本就不存在谈判的余地,我在燕国是什么待遇,你知道的,你认为乾国,可能会给我这个待遇么?” […]

笔下生花的小說 魔臨 線上看-第六百五十四章 官家相伴

小說推薦 – 魔臨 – 魔临 太阳,升起。 按照约定,平西王爷今日要去赴那韩相公的约。 “更衣。” “喏!” “喏!” 陈仙霸、刘大虎以及郑蛮三人,将王爷的玄甲取出,准备为王爷披甲。 但王爷只是淡淡地道: “本王说的是,更衣。” 更衣,不着甲。 这下子,仨亲卫都有些发懵了,不着甲,穿什么? 寻常的衣物肯定是有的,但那都是内衬居多,行军打仗时没有那么多的讲究,基本就是甲胄不离身的。 前夫霸宠不厌 陈仙霸脑子反应快,直接问道: “王爷,可是要着蟒袍?” 郑凡点了点头。 “王爷稍后。” 陈仙霸走出了帅帐,翻身上了一匹马,自军寨里奔驰,来到了军寨的另一处角落。 在这里,有一队人,他们和军营格格不入,他们是福王府的嫡系亲眷。 大军出了滁州城后,王爷就再没召见过福王妃,更别谈什么临幸了。 福王一家只能随着大军一起移动,这些日子,原本过着锦衣玉食生活的他们,确实是受了不少的苦。 但赵元年还算上进,时常有机会进入帅帐被王爷咨询关于乾国的一些问题,其余时间,他也会主动地帮助军中做一些书吏的工作。 这一家人,倒是没喊过累诉过苦。 陈仙霸来到这处帐篷前时,正好看见福王妃正在那里洗衣服。 衣着上,比原先随便了不少,但整个人的气色,其实比之前,要好了很多。 福王妃的三个儿媳妇,大儿媳也就是赵元年的正妻坐在福王妃身旁搭把手; 两个侧妃,一个在喂马匹饲料,另一个则刚刚从军需官那里抱着接下来两日的口粮刚刚归来。 赵元年不准家里人娇气, 福王妃更是以身作则, 同时, 他们是带着一些嫡系王府的护卫,数目还不少,本可以继续在军中被“供奉”起来,但赵元年主动将这些王府护卫送入了燕军之中,自家人身边,是一个都没留。 陈仙霸翻身下马,向福王妃行礼,道: “请王太后移驾帅帐。” 福王妃有些意外, 他, 想要了? 陈仙霸又道:“另,请王妃带上蟒袍和配饰,我家王爷,要更衣。” 福王府从滁州城搬迁出来时,绝大部分的家当肯定是带不了的,但有些东西,是不会落下的,比如……行头。 他们清楚,这是他们王府安身立命的所在,因为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岁月里,他们只能被当作政治木偶,打扮光鲜,那是必须的。 虽然心里有些不解,但福王妃还是马上道: “好,我知了。” 说着, 福王妃就喊来了自己的三个儿媳妇,跟随自己去拿东西,最后,干脆就带着自己三个儿媳妇一起,去往了帅帐。 到了帅帐后,发现赵元年已经在里头了,正在向王爷继续介绍着一些关于韩亗的事。 郑凡看见了福王妃, 对她点点头, 道: “帮孤更衣吧。” 福王妃微微一福,道:“妾身这次带来的,是元年的蟒袍和配饰。” “就按你们乾人的规矩来,反正待会儿要去见的,也是你们乾人的相公。” “是,王爷。” […]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魔臨 純潔滴小龍-第六百五十三章 夢中驚醒推薦

小說推薦 – 魔臨 – 魔临 刘大虎去给睡在帅帐隔壁的父亲续了一水囊凉茶,凉茶是用茶叶加红糖煮出来的,还放了些薄荷,凉了后喝起来甜津津的,他每天会给自己父亲续上两次。 王爷不怎么喝凉茶,确切地说,王爷不怎么爱吃甜的。 王爷说,晋东还有不少百姓日子过得还是有些艰难的,日子还没过得甜滋滋的,他这糖,就咽不下。 对此,刘大虎是信的; 毕竟,谁能抵挡糖的诱惑呢? 随后,刘大虎就轻手轻脚地走入帅帐; 陈仙霸坐在那里就着火烛批阅着折子,其实都已经批好了,后半夜就会被传信兵送下去,但陈仙霸还是会重新复看一遍。 刘大虎给陈仙霸带了一盘子烤馒头片儿,放到陈仙霸面前。 陈仙霸放下折子,让开了些许位置,拿起馒头片儿,用手捂着,小口且小心翼翼地咬着; 烤馒头片儿脆,容易咬出声音,但一帘之隔的后头,王爷正在睡觉,他不愿意发出太大的动静。 原本吃馒头片儿得抹酱的,那种士卒吃饭时配的大酱,但也因为会有味儿,所以刘大虎也就没抹。 刘大虎坐了下来,用腰口挂着的略湿的帕子擦了擦手,小心翼翼地拿起折子开始翻看。 他看完折子上的问题和事情还会看陈仙霸的批复,所以看得很慢。 其实,刘大虎能被郑凡钦点留在身边做亲卫,绝不仅仅是因为他是剑圣的儿子; 很简单,如果要将剑圣绑定自己身边保护自己,再留其儿子也在身边,关键时刻,剑圣到底是保护他儿子还是他平西王? 真要提携,早早地丢到哪个将领手下去历练也可以了。 留在身边,是因为刘大虎踏实。 脑子笨,那是看跟谁比,跟陈仙霸这种妖孽级连镇北王世子都会被其压制住光芒的存在去比,谁家的孩子都不会显得聪明。 但这种踏实,是很难得的。 平西王曾有一瞬间忧虑过,等陈仙霸以后成长起来可以独当一面了,他脑后是否会出反骨? 但对刘大虎,王爷从未有过丝毫的怀疑,这孩子,只要自己需要,会一直拿着刀站在自己面前。 帅帐外头, 郑蛮已经睡着了,打着呼噜。 而在帘幕的另一边,睡着了的平西王眉头忽然皱了皱。 与此同时,被放置在床边的红色石块立了起来,一道黑色的婴孩身影缓缓地浮现。 魔丸歪着脑袋, 看着睡着的亲爹, 似乎很是犹豫。 他爹做梦了,好像这梦还不是太好,但和他没关系,不是他搞得鬼; 按理说,一个人在做噩梦时,你应该去喊醒他,也就是……“解救他”。 魏侯 但魔丸更清楚,有自己这个“天生煞物”一直陪伴着,正常的邪祟甚至是紊乱的心绪,基本都不可能侵扰到他爹。 就如同是雪原的野人在晋地过冬时,只觉得这冬天,也好温暖和煦。 所以, 他爹不应该做噩梦的才是; 现在做了, 会不会…… 魔丸的性格很暴戾,这是与生俱来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是个痴傻儿童; 痴傻儿童也干不出偷偷摸摸地给自己亲爹“鬼工结扎”好几年这种事儿。 魔丸侧了侧身子,似乎看了看外头坐着的俩憨批。 一个在看折子看得很认真的憨批, 一个在啃馒头片儿身上气血澎湃似乎不是那么憨批的憨批, 似乎,这俩在此时没什么用; 最终, 魔丸没去喊人。 而是飘到床上, 弯下腰, 伸出小手掌, 放在了自己亲爹的额头上。 …… […]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 愛下-586:怪異的情死:第六章(5)

小說推薦 – 邊謀愛邊偵探 – 边谋爱边侦探 岑冠把新的发现告诉了罗菲,跟小镇奇案可能有关的嫌疑人——张未来出现了,只是这个人突然失踪了。 都市特种兵 罗菲最近正愁没有令他兴奋的案子,小镇奇案又勾起了他的兴趣,决定再到关三岭小镇去一趟。 岑冠虔诚地邀请罗菲再次来梅子市管辖的小镇——关三岭,到时他会全程陪同他,除陪他观看上几次他来没有好好观赏的风景外,这次一定要和他合力把小镇的案子侦破了。 热血八路 岑冠这次是有心要和罗菲合作把案子破了,因为跟罗菲交往几次,发现他人很简单,淡泊名利,真心喜欢探案,而且不为名不为利。大局一点说,他探案是为了帮人解惑;自私一点谁,是为了满足他的好奇心,让枯燥的生活没有那么乏味。 5 罗菲去关三岭小镇前,去了一趟北京。 他要再去了解一下文卓和周顿生前的一些事,亲自跟他们的父母谈谈,说不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文卓和周顿的坟墓紧挨在一起。 本来他们双方的父母商量把他们合葬在一起的,经过讨论觉得那样不妥,最后决定把他们埋葬在一个墓地里。 他们这样做,当然有他们的理由。 双方父母收拾他们的遗物时,从他们的日记和来往的信件中得知,他们两个生前是互相爱慕着的,出于世俗的眼光,就没有公开他们的恋情。他们表面看起来,是正常要好的哥们儿,其实私下是同性恋人。关于这点,双方父母是不知道的。他们的意外去世,才暴露了他们的秘密。 两个孩子都已经去世了,双方父母责怪他们已是无济于事,于是成全他们,把他们埋葬在一个墓地里,若有来世,希望他们在另外的安乐世界好好享受他们的“友谊”。 罗菲去见他们的父母时,正巧他们两家人,相约去给他们孩子的坟墓除草。 罗菲便跟他们一起去了墓地。 他们还没走近已经长满草的坟墓时,看见一个戴着黑色太阳帽和大大的太阳镜的高挑年轻女人,正站在文卓的坟墓前,双手合十地闭着双眼,好像在默默祈求着什么。 穿着一抹黑色长裙的女人看有人来,立马离开了,跟他们擦肩而过,由于她刻意把头低着,他们没有看清她的长相。 女人从罗菲身边迤逦走过时,女人身上散发的浓烈香味,让他都感觉呼吸困难。那种香味很奇特,好像是好几种他叫不出名的花香柔和的味道,虽然那种味道他不能说出来,但下次再遇上,他一定能闻出来。 两座修建的很大气的坟墓紧挨着,墓碑前各放着一枝白玫瑰,玫瑰还是鲜活的,显然是刚才那个女人放在坟墓前的。 看来,那个女人跟文卓和周顿都认识,不然女人不会给两个坟墓前都放玫瑰。 文卓的父母和周顿的父母就刚才的女人议论开来。 罗菲从他们口中得知,他们都不认识那个女人,不知她为什么要买花来祭奠他们的孩子。女人看他们来了,马上走开了,看样子是不想跟他们说话,还把头低着,不让他们看到她的相貌。他们不理解女人为什么要这样躲避他们。 穿越诸天当邪神 钦定 文卓的母亲觉得是那个女人把花放错坟墓了,看有人来,才发现自己祭奠错人了,不好意思,,才低头走开的! “那个女人没有祭奠错人,她就是要把玫瑰花送给文卓和周顿的。”罗菲望着刻有逝者名字的石碑说道。 “何以见得?”文卓的母亲问。 “你们看玫瑰都是放在‘文卓之墓’和‘周顿之墓’这几个字下面的,难道她放花时,没有看到墓主的名字吗?看女人的气质,不像是文盲,不认识字儿。”罗菲道。 “那可能就是文卓和周顿一起认识的朋友吧!”文卓的爸爸怏怏地猜测道。 “ 我觉得那个女人不是他们的朋友那么简单。”罗菲朝女人离去的方向望去,女人已经消失不见了,不禁后悔当时没有拦住住她,问问她为什么要来祭祀文卓和周顿。说不定杀死他们俩的凶手就是她呢?两年过去,她突然觉得对不起他们,于是到这墓前来表示歉意,还送了玫瑰给他们。 ?罗菲不死心地朝女人离开的方向追了去,跑过大片阴森森的墓地,接着是通向国道的一条林间小道。 罗菲穿过林间,自始没有看到女人的踪影。国道上稀稀拉拉地有车辆经过,可能女人是开车来的,已经开车离去。 女人不想文卓和周顿家人知道,她来祭祀他们,是有她的苦衷吗? 说不定女人不是来祭奠逝者,根本就是来忏悔的,从她双手合十,虔诚地祈求着什么来看,像是一个忏悔者。 这个女人是谁呢? 罗菲边往回走边思量着,后悔先前跟女人擦肩而过时,没有果断地抓住她的手,说要跟她好好谈谈,当时出于礼貌,没有冒昧地那样做。眼下想着那个神秘可疑的女人,从他眼皮下溜走了,只能跺足遗憾了。 罗菲回到墓前时,他们正用刀具割掉坟墓周边的草,看他回来,都停下手中的活儿,问他是否追上那个女人? 罗菲耸耸肩,摇了摇头。 “你们仔细想想,你们认识的那个女人,跟刚才的黑衣女人的身形很像?”罗菲站在文卓坟墓前的空地上,这样询问他们,他势必要弄清那个女人是谁,他觉得那个女人跟文卓和周顿的死亡有关,就算她不是直接凶手,也可能知道真相,又因为某些原因,她不愿意把真相说出来。 他们都皱着眉头,仔细回想了一下,他们认识的女人中,是否有这样身形的女人,看他们半晌不说话,应该是他们认识的女人中,没有这样身形的女人,或者一时想不起来。 周顿的爸爸首先发话道:“我不得不承认,那个女人的身形很好,近乎完美,我身边好像没有这么好身材的女人。” 周顿的妈妈瞥了他一眼,说道:“这个女人除了身材好,皮肤也很白皙,我看到她没有被太阳镜遮住的面庞了。” “你们继续说,我会把你们看到的女人的特征,一起综合一下,可以大致勾画出那个女人究竟长什么样子,这样方便我们到茫茫人海中找到她。”罗菲道。 周顿的爸爸道:“你是怀疑这个女人跟文卓和周顿的死亡有关吗?” 罗菲道:“我不确定……但我想找到这个女人,说不定能问出点什么来。如果她是凶手,也是说不定的,她今天来是向逝者忏悔的。” 周顿的爸爸道:“如果她真是凶手,我们今天就不应该放她走,直接把她撕了,祭奠我们的孩子。” 其他人都附和他的话。 罗菲道:“若她真是凶手,但她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我们还是说点有用的,继续说你们记住的她的特征 […]

都市异能 魔臨 ptt-第六百五十二章 不講武德!分享

小說推薦 – 魔臨 – 魔临 从戏台所在的校场出来,平西王爷并未选择回福王府,而是径直出了城,回到了城外的大营中。 睡了一夜的好床好被,再看看自己看似肃穆实则简陋的帅帐,王爷摇摇头,叹了口气,又笑笑。 “大虎,你去问那个戏班子,愿意跟咱们走的话,就带着,不愿意的话,也无所谓。” “是,王爷!” 等刘大虎走出帅帐后,一边的剑圣开口道;“他去问,可能就不走了。” 换个形象差点一脸蛮样的郑蛮,换个英武一点的陈仙霸, 那个戏班子大概会认为王爷爱上了廪剧,他们要是不走,燕人会发怒会杀人,压根就没不走的选项。 但刘大虎面相老实,骨子里也老实,战场上必然会誓死保护王爷,但平日里,难免给人一种威慑力不足的感觉; 且王爷还加了句“无所谓”,那刘大虎大概率就真的是去商量的。 “本王给他们机会了,他们的女儿刺杀本王,难不成本王还得将他们供奉起来,哭着喊着让他们跟我走好保命?” “也是。” 王爷端起茶杯,吹了吹,问道: “老虞,感觉如何?” “什么感觉?” “这一路行来的感觉。” “还成,乾地的景物风光,着实不错,江南我也曾去过,风光更好。”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以前觉得,晋地三家的家臣,都目光短浅,只顾着奢靡享受,但真要触及到他们根本时,他们会奋起反抗。 燕人拿下赫连家和闻人家,也是将这两家精锐打崩的基础上拿下的地盘。 司徒家在雪海关近乎雪崩之后,司徒雷还能死前奋力一击。 但这乾人……” “所以朝廷对晋地,才会一视同仁,基本上,晋人和燕人或许会有偏见区分,但在施政上,其实燕晋两地,在一开始就是近乎同等的。 因为朝廷怕晋人起来反抗,不想让晋地成为朝廷不得不陷入的泥沼。 而如果一开始灭的是乾国,对乾地的征发和索取,绝对会比晋地的程度高得多,因为乾人的反抗,可控。 狼群向羊群索取时,会更肆无忌惮。” “没想到,朝廷施政,也会欺软怕硬?” “自古以来都是会叫的孩子有糖吃,敢反和不敢反,反了能很快平定和很难平定亦或者根本平定不了,这些差别,其实大得很。” “就如同你的晋东。” “对。” “可你之前对那个京娘才说过,燕人和乾人,其实没什么区别。” “但上层对下层的浸染,哪怕是刮骨疗毒,也决不会一朝一夕就能复原了的。” “那你带兵出南门关,又带兵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 “已经好几年了呀,再给它个好几年,早就不是一朝一夕能形容的了的。可能,五年?十年?一茬儿下去一茬儿起来。 真到了哪天, 我坐在那里看戏, 要杀我的不是戏台上的戏子,而是那群穿着官服的人。 这乾国, 还怎么打?” “所以,你也是在欺软怕硬。” “话不能这么说,毕竟,不能怪别人没武德,喜欢捡软柿子捏,首先,得怪自己软呐。” 郑凡对陈仙霸道:“传令下去,全军加速休整,粮草军需现在就进行清点。” “喏!” 郑凡又看向郑蛮: “命陈雄领先锋军,即刻向南出发,接应三先生的哨骑探子。” “喏!” “要开拔了?”剑圣问道。 “是。” 郑凡转动着自己面前放着的那尊砚台, “我怕那边,等急了。” “哪边?” […]

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魔臨 ptt-第六百五十一章 死了

小說推薦 – 魔臨 – 魔临 平西王环视四周,笑了笑, 道: “本王无事。” 一时间,在场的诸位大人们都长舒一口气。 今日能坐在这儿的,甭管嘴上再怎么拧巴也甭管脸上时常挂着什么不屑,骨子里,其实都已经软了。 或许他们有各种各样的情怀,或许里面也有能吏干吏清吏,甚至曾写过不少文章以抒报国为生民立命之情; 但一个“怕死”,其实就能在关键时刻,否定掉所有。 大家的心,都经历了一场波澜,一上一下,在平西王的一句“无事”之下,终于得到了某种放松。 若是王爷遇刺了,哪怕只是受了伤,在场的诸位,也都必然落不得好。 平西王爷后退了两步,又坐了下来。 原本,福王妃应该是坐在王爷的右手位置,王爷又伸出左手,在旁边点了点。 陈仙霸会意,又搬来一张靠椅,安置在了这里。 “扶她起来。” 陈仙霸和刘大虎上前,将女刺客给搀扶了起来。 未等进一步吩咐,陈仙霸就扶着刺客走向椅子那里,刘大虎明显慢了一拍,二人一个轻微拉扯,已经被剑圣剑气伤到脾脏的女刺客,又多吐出了一口血。 一旁的剑圣,有些无奈。 自打这燕地渔家少年也当了亲卫,真就是,货比货,得扔呐。 女刺客被安置在了椅子上,双手被架在扶手位置,陈仙霸站在其身后,一只手,提着女刺客的肩膀,让其可以继续保持坐姿。 王爷伸手指了指台上那跪伏着的一众戏子, 道: “接着奏乐,接着舞。” “王爷有令,继续!” “继续,没听到么!” 在一众甲士的呵斥催促之下,戏子们开始重新进行演出。 依旧是这一出剧, 但因为扮演乾国太祖皇帝的坤旦已经坐在了下面,故而戏台上,择了个红脸出来,代替了这一角色。 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演下去,但就是打啊,跳啊,唱啊; 台上的戏子们其实都已经有些懵了,只是凭着本能,在继续着舞台上的喧嚣,那边的奏乐,也时不时的会出现一些紊乱,但很快,又能调整回来; 王爷满意地点了点头, 侧过身, 看向坐在自己身旁的女刺客。 伸手, 拈起一块糕,送到女刺客的嘴边, 问道: “用点儿?” 女刺客的伤,很重。 剑圣虽然没有夸张到直接开二品,但哪怕不开二品的剑圣,当年也是四大剑客之一的存在啊。 如果现在不抓紧时间医治,其性命,定然不保。 她不是银甲卫,真的不是,因为银甲卫的刺杀,不可能这般仓促这般兴致而发。 她真的只是一个……义士,一个很纯粹的义士。 不管哪行哪业,一个纯粹的人,都是值得尊重。 尤其是在这里,在这群“衣冠禽兽”的包围之下,这个身上脂粉涂料很是厚重的女人,宛若是这暮气沉沉大乾里的,一缕清风; 可惜,嗅到这风的,是身为侵略者一方的王爷。 女刺客看着郑凡,她一边抵抗着身上不断传来的疼痛一边依旧在咬牙切齿。 到底是打小儿练戏的,又毕竟是个女儿身,生命在流逝身体必不可免虚弱的情况下,这“咬牙切齿”,也变得难以凶厉了。 见她不吃,王爷就将糕点又放回盘子里。 指尖,摩挲。 福王妃将自己的绢巾递送到王爷手里; 王爷擦了擦手,又折叠了一下,伸到女刺客嘴边,将其嘴角溢出的鲜血仔细地擦了擦。 这些动作,后头的人,其实都能看得清清楚楚,毕竟坐台的高度是一层层上去的。 […]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光怪陸離偵探社 吾即正道-十三.更多問題分享

小說推薦 – 光怪陸離偵探社 – 光怪陆离侦探社 陆离合上肖恩的笔记。 他在安静思考里面的信息。 尽管仍存在微小的其他可能,比如一切都是濒死的幻象——从坠入深渊时开始,又或是被螳鬼杀死开始。 但更多的可能是陆离还活着,而现在时间是二十四年后。 第一次睡醒后星期五说时间过去半年或是一年,而陆离一共睡去二十三次。 三神传记 龙神哈莫 “避难所的路能通往外面吗?” 将日记揣进口袋,陆离转过身,侧坐木椅上问女人。 “当然,我来时还好好的……”女人狐疑打量陆离,奇怪他为什么这么问。 “外面是哪里?” “……地面?”女人试探回答。 “艾伦半岛,主眷大陆,还是荒芜之地。” “荒芜之地的幽暗原野。” 陆离翻找记忆,没有找到女人说的地区。要么她在说谎,要么这是后来诞生的地名。 春日 宴 “你知道避难所的人去哪了吗?” “被城里人接走了。” “城里人?” 星空进化 吞吞史莱姆 “就是,住在,城市里,的人。”甚至担心陆离听不懂,女人分开单词告诉陆离。 陆离清楚,结合女人之前尖酸讽刺说“来自城市的上等人”,她说的城里人和他对城里人的理解不同。 他暂时搁置这个问题,一直问下去只会让问题越来越多。 先解决心中疑惑,再去了解外面世界的样子。 而女人也从开始的不耐烦和嘲弄变成每个问题都配合回答——她似乎在试图确认什么。 陆离不在乎。 “穿透深海石的怪异是什么?” “螳鬼,也有人叫它们螳螂人。” “为什么它能穿越深海石?” “封印石?它失效了。”女人并未意识到随口回答有多么令人震撼:“自从海里钻出来一个大家伙后这些能挡住怪物的石头就没用了。 “不然避难所的胆小鬼们可不敢离开家园。” 她带着嘲弄补充道,然后认真观察陆离的神情,似乎在确认他是不是避难所人。 但她只从陆离胡茬唏嘘的憔悴脸庞里看到平静。 “你叫什么?”女人主动问道。 “陆离。” “陆离?奇怪的名字,你可以叫我卡特琳娜。”女人在尽可能将这个名字与避难所居民联系到一起。 但就她所知道的,避难所居民没人叫这么奇怪的名字,异种也没有,它们的名字冗长和拗口,非常怪异,要么元音组成要么没有元音。 陆离平静看着她:“你很在意我的身份。” “是有一些,避难所居民在外面炙手可热。”卡特琳娜没打算隐藏自己的目的,炽热盯着陆离,等待他做出自己希望的回答。 “我不是避难所居民。”陆离轻轻摇头。 “真的?”卡特琳娜表示怀疑。“如果你胆敢说失忆,就会失去我“蜂刺”卡特琳娜的信任。” 她又特别提醒陆离:“信任在地面很重要,如果不是你救了我我不会和你说这么多。” “真的,但也不是现在的人。”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不是现在的人’?” 陆离平静告诉她真相:“因为一些原因,我在地底呆了很久。” “多久?” “二十四年。” […]

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魔臨-第六百五十章 竟無一人是男兒!讀書

小說推薦 – 魔臨 – 魔临 军议很快就结束,这场军议,实则就是为了进一步自上而下统一思想。 大军孤悬于敌国,没有后方,没有后勤,不出意外的话,也不大可能会出现援军,也因此军心士气就会变得异常脆弱,故而需要每隔一段时间就进行整合和巩固。 接下来, 还有更为长远的奔袭,甚至,还会有可预见的连番硬仗,乾国现在可能没办法在这里调遣出足够的大军来围堵自己,但上京前方,必然早就做好了阻拦的准备。 有些事儿,已经心照不宣了。 所以,不趁着现在赶紧多添点柴多加点料,等真正遇到事儿时,想临时抱佛脚都来不及。 郑凡继承了靖南王的用兵细节,一样喜欢个精校入微,但郑凡毕竟不是靖南王,而且,郑凡也不想成为靖南王; 故而,当一军主帅必不可免地会成为一军之图腾时,所呈现出的光彩,是截然不同的。 这里并没有什么优劣之分,管用就好,毕竟,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胜利而考虑。 伴随着军议的结束,那声口号很快就开始向下传播。 “破上京,擒乾后!” “破上京,擒乾后!” 搁在别的统帅那里,就算要喊出这种口号,也应该是喊:“破上京,擒乾皇!” 可偏偏在郑凡这里,就完全变了个味儿。 但士卒们喊起这个口号时,却感觉格外来劲。 郑凡是军功侯时,还有个注水的大皇子军功侯并列,但等到两位老王爷一位离去一位故去且郑凡也封王后, 可以说, 作为大燕现如今独一份儿的异姓军功王,平西王爷几乎就是整个大燕法统上的“大将军”,军方头把交椅。 甭管嫡系不嫡系,甭管是镇北、靖南军亦或者地方郡兵什么的,只要是带黑龙旗的丘八,都能说平西王爷是咱老大。 所以, 眼下全军上下,逐渐点燃着的是一种这样的氛围。 老大喜欢人妻, 这是公认的“秘密”; 那行, 咱就去上京,将这大乾国身份最尊贵的人妻给老大抢来! 山大王的土匪结寨,往往会被认为乌合之众,但实则,这种寨子,撇除战斗力等其他方面的缺陷不谈,至少,人家很有凝聚力; 而这支军队,主力是陈阳的肃山大营,抽调补充的,也是陈阳亲自择选的他部精锐,战斗力组织力上是没问题的,故而等同是在此刻,将凝聚力给攥紧了。 很多人已经在幻想着等战后, 和袍泽亦或者和家人喝酒吹牛时, 可以一拍大腿, 平西王爷你晓得伐? 他女人, 俺帮忙抢来的! …… 而点了这把火的平西王本人,此时正坐在浴桶里。 福王妃正细心地帮其擦拭着身子; 这一次,她倒是没再故意说什么也没做什么,反而显得很安静。 一颦一笑间,先前的那种勾魂不再寻见,变成了一种知性柔和,擦拭身子时也很细心,很贤妻良母的感觉。 在这方面,她显然很懂得收放自如。 福王妃的闺名叫婉; 洗好了,起身,王爷张开双臂; 福王妃拿着干毛巾擦拭; 二人之间,倒是配合得很是默契,也没丝毫尴尬之感。 按理说,二人之间,应该是苦大仇深; 先福王的首级,是郑凡提着去邀功的。 但正如郑凡之前在兰阳城对陈大侠所说的一样,那么多官员大人们还没去殉道守节,其他人又有何颜面去要求一个女子铭记仇恨守女戒? 都想活下来,都想保命,为何你们能安然自若,却又见不得一个女人这般? 擦干了身子,福王妃又拿了一件衣服过来,给郑凡换上。 衣服,早就准备好了的,她似乎早就预料到会有用到的时候。 不得不说,女人的第六感真的很强; […]

都市小說 《棺山太保》-第八百零五章占卜之術相伴

小說推薦 – 棺山太保 – 棺山太保 当她这么一说的时候,我心中立刻有了自己的想法。 什么叫,只要我想,就能让我出去。 这话说的怎么那么像王道的话。 我看了一眼青姨道:“青姨,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青姨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蚩尤神像。 随后才跟我说道:“之所以不让你们离开是因为,这个事情我怕与你们有关。” “但刚才我占卜的时候,发现整个事情与你们的关系并不是特别的大……” “本来是应该让你们直接离开的,但是现在恶罗古城已经关闭了……!” “想要下次打开会是在一年零八个月之后……!” “以我的力量,是可以拨乱反正,强行把你们给送出去的。” “但是,现在我们九黎一族出现了危机,我一旦帮助你们离开,恐怕就无法保护我的族人了……!” “所以……” 青姨的这话一说,我立刻就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了。 她不是不能帮我们离开。 而是里面有代价的。 这有于代价直接说不就好了,干嘛要搞这些有的没的呢? 我郁闷的不行,但还是以笑脸相迎的说道:“青姨,我明白您的意思。” “您有什么事情就直接吩咐就行了,反正这暂时也出不去。” 诱妻成婚,总裁好手段 “希望木某人也能为九黎一族出一份力……!” 见我这么说了,青姨的脸色这才好了很多。 超能作者 他轻叹了口气道:“你们木家人依旧是那样的信守承诺……” “我答应你,只要九黎一族稳定下来,我立刻送你们离开……” “如果咱们抓紧一些的话,应该不会耽搁你回去参加那什么大比的!” 我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而是在等待青姨下面的安排。 青姨在说完那句话后,果然继续说道:“同样的话,刚才我也跟王道说了。” “你们俩人是一起来的,这次跟随黎昊他们前去野人部落也一起好了。” “王道是诛神司,你是棺山风水师,有你们俩的帮助,虽然不能左右整件事情的大局。” “但却能在某一哥节点上面成为一个重要的环节……!” 虽然青姨的话说的略微有些深奥。 但是我已经清楚的知道我要做什么了。 所以在青姨说完之后我,我便之际从青姨这边告辞离开。 等我见到黎昊的时候,后者好似早就知道我要来。 随即冲我微笑的点了点头。 而王道也在这里。 明犬 他看到我的时候,有些尴尬,但还是选择站到了我的旁边。 然后指着远处那些严阵以待的九黎族人介绍道:“这次咱们去野人部落,并非是开战。” “而是进行探查, 那十多位九黎族人就是他们这里斥候的角色……!” “而在那些斥候身后的两只上古蝾螈则是由黎昊与桑吉两人带队。” “另外两处九黎部落也都是一样……!” 绝世 剑 神 “但听黎昊说,他们九黎一族之所以与野人部落之间没有太多交集!” “完全是因为有一座上古阵法所隔绝了两处的地方……” “而咱们这次跟着一起去就是帮助黎昊打通这个阵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