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傑奏

人氣都市异能 重生資本狂人 線上看-第0802章 誰心裡有鬼誰心虛,都懂的相伴

小說推薦 – 重生資本狂人 – 重生资本狂人 以救命恩人姿态出现的这个人,在吕宋的地界上属于大人物。 现阶段的吕宋,在独裁者牛科斯的统治下,吕宋第一夫人伊梅尔达也算一个风云人物,其弟弟叫本杰明,便是眼前这位。 说白了,吕宋的国舅爷现身了。 牛科斯上台以来的这些年里,该家族在吕宋收刮的财富,甚至都超过了目前香江外汇基金的资产规模。 见不得光的钱,肯定要通过设立皮包公司等等的暗箱操作洗白,而既是自由港,也是国际金融中心的香江,便是一个重要出口。 所以,本杰明在高爵士的社交名单上,是个毫无疑问的“有钱人”。 不过,高弦暗地里对本杰明敬而远之,因为高兴一系为了新的增长,想把国际化业务触角伸到吕宋这个距离相对较近的东南亚市场,但这里的黑暗还是超出了预料,经营所耗心力过大,加上牛科斯的独裁统治,应该也不会维持太长时间了,尤其今年八月,其最大政敌于大庭广众之下,被射杀在眼前这个马尼拉国际机场,导致吕宋越发暗潮涌动后,所以,还是先敬而远之地观望大局势最妥当。 高弦都开始有理由怀疑,马尼拉国际机场救援场面这么壮观,有牛科斯正府想借此扭转负面国际形象的动机在里面。 如果飞机最终还是不幸坠毁了,我们已经仁至义尽了,没毛病;要是机上两百来号人平安无事,就越发显示出了我们的国际人道精神。 反正,不管怎样的结果,都是稳赚不赔地收割声望。 彩凤飞 更何况,飞机上还有高爵士这样特殊的大人物,只要保其不死,便能落下一个大人情。 见本杰明一路伸着手走到近前,高弦赶紧收起心思,免得被九天之上巡逻的金甲武士发现玄机,把自己抓起来,关进小黑屋,成了社会性死亡,他也伸出手,和对方紧紧相握,熟练地道谢着,“多谢马尼拉方面的无私援助,多谢牛科斯总统和伊梅尔达夫人的亲切关怀……” 本杰明笑眯眯地说道:“伊梅尔达夫人已经准备好宴席,为高爵士压惊。” 这倒也是题中应有之义,高弦再次道谢后,一把拽过有些狼狈的翟克诚,“这是香江财政司翟克诚爵士,我们一起去拜见第一夫人吧。” “欢迎,欢迎。”本杰明这才注意到翟克诚,开始和他握手。 高弦又请求道:“拜托本杰明先生,这趟航班的旅客和机组成员,还请妥善安置。” “当然,当然。”身上散发着金色光芒的本杰明,当着众多记者的面,对现场救援,做出重要指示。 趁着这个间隙,翟克诚心有余悸地把自己的仪表拾掇了一下,并唏嘘道:“也不知道香江那边收到了消息没有……” 高弦微微眯着眼,避开记者们的闪关灯,淡淡地回了一句,“香江方面,想装聋作哑,都难!” …… 实际上,别说香江了,全球知道这家航班出现危险的速度,都非常之快,甚至比在飞机里被生死危机煎熬的高弦等旅客更了解全面的情况。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得益于机长应对得当,飞机进入马尼拉飞行情报区,发出求救信号不久,牛科斯正府便开始动用资源,全力展示自己的国际人道精神。 派出媒体小组跟随高爵士一行人采访的香江BTV,几乎是以仅次于吕宋官媒的全球第二速度,紧急插播了这一突发事件。 上个月大韩航空零零七号班机失事的惨烈,还历历在目,以至于冷战铁幕两边的西方阵营和东方阵营之间的关系剑拔弩张,现在媒体对这种事非常敏感。 BTV在报道当中电话采访了一位工作经验丰富的飞行机师,对方谨慎分析道:“根据目前已知的消息,执行这次航班的飞机是一架波音七四七,具体的燃料泄漏情况不得而知。” 英雄联盟之女主 可乐中毒 “如果燃料耗尽,这架波音七四七将会变成一架巨大的滑翔机。而在没有动力的情况下,一架波音七四七大致可以通过下降一公里,来换取十五公里的滑行距离。” “通常情况下,波音七四七的巡航高度约为一万一千多米,该航班如果燃料耗尽,那就必须在最多一百六十九公里的距离内,找到可用备降地点。” 新闻主播追问道:“根据您多年以来的丰富工作经验来看,什么原因会造成飞机燃料泄漏呢?” “这个还不好判断。”对方越发谨慎地分析道:“据我所知,国太航空引入波音七四七机型的时间并不算长,这架波音七四七的飞行时间应该也不长,最大可能是维护不当,当然了,也不能排除飞机本身出现状况的可能……” 连线结束后,新闻主播脸色肃穆地补充道:“本台得到最新消息确认,这架陷入危险,正计划备降马尼拉国际机场的飞机,其旅客名单上有香江外汇基金管理局总裁高弦爵士、正府副财政司翟克诚爵士。” …… 至尊吸血鬼:我本张狂 橙欢 港府辅政司办公室,夏鼎基接到高益总经理叶黎成的电话后,当场失声,“高爵士搭乘的那家航班,可能会坠毁?” 叶黎成语气沉重地说道:“夏鼎基爵士,您也知道,高爵士在香江金融界和商界的举足轻重地位,如果高爵士遭遇不幸,很可能让好不容易平息下来的银行业危机和港元危机,死灰复燃,所以,我恳请正府在救援方面一定要竭尽全力。” “明白,我这就去向督宪汇报。”夏鼎基放下电话,脚步匆匆地去找港督尤德。 …… 港督府,港督尤德疑惑地问道:“加拿大国会上议院办公室打来的电话?” “是。”秘书恭敬地递过话筒,低声解释道:“易慧蓉议员,高爵士的夫人,易家的大小姐。” 港督尤德心下了然,毕竟,香江出去的人物混得特别出息了,香江这边肯定要做好功课,留待备用,何况还是高爵士的夫人。 “易慧蓉女士,您好。”港督尤德接过话筒,非常客气地问候道。 鬼之哭泣 卢比夜城 “打扰督宪了。”易慧蓉语速很快地说道:“我听说,我丈夫高弦搭乘的一架国太航空航班出事了,麻烦您帮忙打听一下,好吗?” “好,好。”港督尤德一边下意识地答应着,一边脑袋嗡嗡直响,高弦本来就是香江的大人物,最近更是因为外汇基金管理局而万众瞩目,真要出事了,麻烦得紧呐。 “那就拜托了,先这样,我再联系一下撒切尔夫人。”易慧蓉那边先挂掉了电话。 […]

i9nwe優秀小說 重生資本狂人 傑奏-第0765章 我的祕密文件萬無一失看書-f2lox

小說推薦 – 重生資本狂人 – 重生资本狂人 在斯蒂夫·罗斯这位华纳传媒首席执行官的婚礼上,高爵士可谓低调,但还有一个人更低调,只是跟高弦点了点头,但在婚礼结束前,却暗中示意高弦,趁着无人注意,一起悄悄地离场,这个人就是好莱坞另一家大电影公司二十世纪福克斯的老板之一,马克·里奇。 与此同时,马克·里奇的妻子丹妮丝·里奇,不动声色地走到了高弦空出来的位置旁坐下,非常自然地和帕特丽夏·赫斯特低声交谈着。 “我在不远处有一所公寓,过去聊聊如何?”马克·里奇试探了一句,见高弦点头后,便率先上了自己的车,启动带路。 高弦让自己的助理们分成两路,一路留下,一路随行,接着便坐上车,跟了上去。 路程确实不远,就在附近一个富人区,也就十分钟左右的样子,他们便到了。而借着这个间隙,高弦也在心里,把有关马克·里奇近况的情报,整理了一遍。 “高爵士请随便坐,我非常赶时间,先处理点东西。”马克·里奇连西装都没顾得上脱掉,便急匆匆地打开了保险柜,取出一叠文件,一边快速翻着,一边用力撕碎,并用打火机点燃。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对此毫不奇怪的高弦,坐在较远的位置,悠悠地问道:“马克,听说最近你惹上了麻烦,联邦司法部指控你逃税?” 马克·里奇不屑地冷笑一声,“高爵士相信这个指控吗?” 情 生意 動 小說 逃税这个罪名在米国属于万金油一般的指控,而且绝对正治正确,非常容易争取舆论的支持,马克·里奇摊上这种事,还是相当被动的。 高弦笑了笑,“看你的反应,没那么简单。” 21克的爱情之绝世恋 忆紫xi血舞 变身火辣女王 “我倒是想破财免灾,把什么狗屁的税款补缴上,可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只是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而已。”马克·里奇叹了一口气,把最后几页文件,也点燃了。 高弦试探道:“你的意思是,你在中东的生意,被联邦正府盯上了?” 神棍幻天 随月伴影 “反正,我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了。”马克·里奇望着慢慢化成灰烬的纸张,苦中作乐地开玩笑道:“高爵士,我传授你一些经验,秘密文件一定要整理好,方便随时销毁,但也不能都放在一个地方。” 高弦抬起一条腿,放在茶几上,身体舒适地往沙发靠了靠,懒洋洋地回答道:“我的秘密文件万无一失!你要是有什么重要凭证,实在舍不得销毁的话,可以放心地交给我,帮忙送到你认为安全的地方。” 把所有纸张化成的灰烬丢进马桶后,马克·里奇的心情似乎轻松了一些,“这种事情,容易给高爵士带去麻烦,还是我自己处理好了。但还有其它一些事情,如果高爵士方便的话,还请高爵士帮帮忙。” 高弦很实在地当即表态道:“我们是很投缘的朋友,而且通过香江这个自由港,有不少商业合作,所以,无论是感情上,还是利益上,我都不希望你倒下。” 七彩魔剑 一夕渔樵话 “我就知道,高爵士的义气,举世无双,能交到高爵士这样的朋友,是我一生当中最大的财富。”马克·里奇松了一口气,“我确实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局面无法挽回,就离开米国,但我的妻子和三个孩子,不能跟着我到处流亡,而且我在米国还有不少财产,估计将会面临冻结的命运。” 高弦主动问道:“因此,马克你希望我帮忙,把米国这里的财产损失,尽可能降低,并照顾你的家人?” “对,就是这个意思。”马克·里奇用力地点了点头。 “马克,照顾你的家人,不在话下,这是朋友之义。”高弦思索道:“但保全你在米国的财产,就相当棘手了,仅是二十世纪福克斯的股份,就有几亿美元,极其扎眼,你在这方面,还有其它准备吗?” “确实如此,我也想到了这一层。”马克·里奇很坦诚地解释道:“高爵士,不瞒你,为了尽可能保全我在米国的财产,我并不是只请求了高爵士一个人。” “理解,理解,我一个人终归能力有限。”高弦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人多力量大,动用尽可能多的人脉,把握也相应地大一些。” “多谢高爵士的谅解。”马克·里奇拿出纸笔,一边写着,一边解说道:“二十世纪福克斯这边,马尔文·戴维斯是我的搭档,他应该足以独善其身,进而可以发挥作用。” 这两年,马尔文·戴维斯的知名度大涨了一番,因为在从去年开始推出的《福布斯米国四百富豪榜》上,他和大卫·洛克菲勒等人,名列前十以内;大卫·洛克菲勒不喜欢这样的噱头,通过诸如把个人财产转移到基金会名下等等的方式,迅速离开醒目位置,而马尔文·戴维斯依然停留在醒目位置。 高弦暗自琢磨,马克·里奇为了尽可能保全自己在米国的庞大财产,费尽心机地求助包括自己在内的深厚人脉,恐怕还抱着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的心思。 人性这种东西,能不考验就不要考验,面对几亿美元的财产,就算亿万富豪也不见得保持平常心,尤其到时候马克·里奇逃离米国了,就算有人搞猫腻,他也无可奈何,只能事先多留后手。 马克·里奇把自己的人脉名单,无比郑重地交到高弦手上时,叮嘱道:“高爵士,这东西可要收好了,免得落下把柄。” “放心吧,我不是说过了嘛,我的秘密文件万无一失!”高弦笑了笑,收起那份名单。 又和高弦商量了一会后,马克·里奇主动提到了一个极其现实的问题,那就是报酬,要知道,他请高爵士帮忙,可不是一般的麻烦。 清心 目錄 “高爵士,为了表达感激之情,我愿意把瑞士那边的交易公司股份让出一部分给你。”马克·里奇非常上道地给出了真正有价值的筹码。 被风吹过的夏天 “现在就提报答,还言之甚早。”高弦笑着摇了摇头,这种表面上的“厚道”,实际上也是在给自己留出,足以闪转腾挪的后路。 马克·里奇为什么有直觉,他的处境不会仅限于面临逃税指控那么简单,因为对于自己做过的事情,再清楚不过了,而且还不止置之米国禁令不理,和伊朗做石油生意一件事。 自一九七零年代以来,马克·里奇的所作所为,实际上是在米国画出的条条框框之外,又打造了一个包括金属在内的大宗货物交易市场,非常受那些不被西方待见的国家的欢迎,结果发展得成了气候。 所以,米国收拾马克·里奇,只是时间早晚的事情。 高弦非常佩服马克·里奇能搞出这样一个大宗货物交易市场,也十分认可这个大宗货物交易市场的价值,但暂时没有必要冒着风险,与其进一步加深联系,反正以后机会多得很,还能留下个不趁火打劫的好印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