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我真的只是村長

火熱玄幻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 起點-731 要代理權?不行展示

小說推薦 – 我真的只是村長 – 我真的只是村长 “……事情就是这样了。” 刘志强对于刘春来的到来,一点都不意外。 “渠道是他们自己建设的,他们进别的货,也是之前我们讨论过的,没有什么违规的。”刘春来说道,“没有必要让他们全部绑定我们。只要他们不用别的厂家生产的货砸我们的招牌就行。” “那他们不敢。” 刘志强一脸自信地说道。 毕竟,渠道不是完全掌握在林梅跟罗逸峰手里。 这两人算是山城服装批发最大的个体户了。 “那就行了。现在广告还没搞好,等到后面,他们会求着咱们拿货的。”刘春来很有信心。 广告还没开始投放。 卫生巾根本就没有什么知名度。 国营厂的产品,向来都不屑于打广告的。 就连国营的百货店,也都是摆放在一些角落里。 工厂里面同样也不会用这些,卫生室里面依然准备的是月经带之类的东西。 “两位,非常抱歉。以后不会再这样绑定销售,你们那边有多少,全部退回来吧。”刘春来对着林梅跟罗逸风两人态度诚恳地说道。 罗逸峰没想到刘春来是为了这事情。 “刘大队长,咱们确实不适合销售这些……” 林梅却没吭声,只是看着刘春来。 也没表示要把手头十多万包卫生巾退给刘春来。 一包不到一块钱,这点钱,她还是出得起的。 一直到罗逸峰因为退掉了卫生巾兴高采烈离开,林梅才开口:“刘大队长,如果我要整个西南地区的苏尔美代理权,需要什么条件?” 林梅的话,让几人都愣了。 “你们不是不乐意捆绑销售?现在居然想要西南地区代理权!”刘志强着实想不明白,“难道你有了推广的好方法?” 林梅摇头,“我没有,刘大队长有。我相信他。” 在这段时间,林梅没少做市场调查。 “卫生巾很好用,包装比国营商店里的也好很多,我给了不少人试用,反馈都非常不错。现在已经卖出去好几百箱了。” 她也不隐瞒。 因为做服装生意,尤其是女装,认识的女人多。 一开始,自己试用后觉得确实比国营商店的好用,就开始提供给身边认识的女人免费试用。 然后慢慢地就有了销量。 “这方法不错,那些服装店都应该采用这样的方式……”刘志强拍了拍自己脑袋,一脸懊恼。 刘春来一直都没吭声。 他并不想给代理权。 这年头的商家,还没见识过广告大轰炸的效果。 知名度只要打开,市场订单将会蜂拥而至。 女同志是看电视剧的主力,也是看广告最多的。 广告不停地轰炸,植入品牌到消费者的脑海中,一旦她们有这方面的需求,首先就会想起这个。 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这样的广告词,连刘大队长几十年之后都还记得啊! 只要一提起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估计所有人都会想到苏尔美。 这就是刘大队长的套路。 给代理权? 他不愿意。 如果给了代理权,很难让经销商为了拿货而跑到幸福公社的厂子外面排队。 “这个我们不打算走代理的模式。”刘春来一脸歉意地说道,林梅也有些失望,“现在市场上,还没有什么知名度,推广这方面,我们有着全套的计划……” 他把不给代理权的部分原因说了。 林梅只能叹口气,无奈地说道:“刘大队长,你这有挣大钱的生意,都自己做了,咱们连汤都没得喝啊。”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没有代理权,也可以做经销商啊。” 看到她这表情,刘春来说道。 这女人,就是太贪心了。 或许是在服装上的合作让她没少赚,所以在卫生巾这上面,林梅有这样大的魄力。 […]

火熱都市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 起點-720 劉支書要建收費站收過路費鑒賞

小說推薦 – 我真的只是村長 – 我真的只是村长 “春来叔,我干!” 田丽没有丝毫犹豫,斩钉截铁地告诉刘春来。 “跟我干,大队的厂子里的一些,就没了……” 刘春来提醒田丽。 田丽是很不错的人,肯学习,有拼劲,而且不像杨翠花那样自以为是。 “没了就没了吧。大队的厂子,要不是春来叔你,我们能有什么?我相信只要跟着你干,就不会比在大队的厂子里更差。” 田丽很认真地回答。 她是抱着报恩的态度回答刘春来的。 “以前你没有当队长,没当大队长的时候,咱们一年都难得吃几回肉的,现在如同城里人一样,每个月可以固定领工资,馋了还能割肉吃……” 田丽嫣然一笑。 刘春来反而没法说什么。 “对了,春来叔,翠花婶……” 田丽同样是因为违反国家超生丢了副厂长职务,在有机会重新开始,自然不希望只是自己一个人得好处。 还没说出来,刘春来就打断了她:“你们情况不同,她已经三个孩子了,还生!如果不是因为我们大队情况特殊,一开始,这孩子都没可能生出来。她比谁都明白,之前我找过她,我爹找过她,甚至公社也找过她……” 对于杨翠花,刘春来绝对不会再给她当干部的机会。 自以为是的人,永远不值得有第二次机会。 田丽是被动生二胎,如果不是刘春来,她在孩子六个月的时候就引产了。 特种保安混都市 萧玄衣 杨翠花则不是。 家里本来有三个孩子了,大儿子都已经成家生孩子了,她却依然要生。 就因为她觉得自己是春雨制衣厂的厂长,除了刘春来父子两人,在大队她就是第三人。 田丽见刘春来态度坚决,聪明地闭嘴了。 “杨翠花不行,不过刘青峰的爱人王小兰可以考虑。”刘春来叹了口气。 王小兰完全是受到了牵连。 本来是很有前途的一个女孩子。 大队里,很多人文化水平低,思想觉悟也都受到限制。 所以,杨翠花这样的反面教材,是必须得有的。 让其他人看到,大队虽然好说话,也绝对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容忍。 刘春来跟刘福旺不同,他更温和,涉及到原则问题,跟刘福旺一样,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去卫生巾厂?”王小兰一脸疑惑地看着田丽,眼中的喜悦刚升起,就消失了,一脸失落,“丽姐,我妈那边……” “一码归一码,大队长要是不开口,我也没法说什么。不过有一点你得知道,卫生巾厂是春来叔个人的厂,我们要是同意,就是给春来叔干,而不是大队的产业。” 田丽脸上变得严肃。 集体企业跟私人企业不同。 普通人可能分得不是很清楚,但是她们了解内情。 何言相濡以沫 平时刘春来也没少给她们说这些。 田丽苦笑着摇头,“不管是大队的厂,还是春来叔的厂,有区别吗?或许,春来叔的厂,待遇更好。” 王小兰没有任何犹豫就同意了。 对她来说,这样的机会,肯定不会放弃的。 宫心谋:欲孽红鸾 以前本来有着很好的发展前途,刘青峰也是。 结果,她老人婆杨翠花非得生个幺儿子,葬送了他们大好的前程。 “青峰能进这厂吗?厂子现在才开始建,也需要技术员……”王小兰想着刘青峰在家具厂也没了前途,不如也到卫生巾厂。 卫生巾厂的设备可不少,必须得有技术员的。 “这个,我问问春来叔。” 田丽之前可没想到这问题。 刘青峰的情况,她是晓得的。 “你是厂长,人事任命你有自主权。除了杨翠花不能当干部,其他人都行。” 对于这事情,刘春来不管。 […]

超棒的都市异能 《我真的只是村長》-719 有事情老子替你坐牢

小說推薦 – 我真的只是村長 – 我真的只是村长 “其实也没啥,虽然没政策,但是也没反对啊。” 吕红涛不解,刘春来向来喜欢钻政策空子。 现在居然说出这样的话,让他不得不去考虑这小子究竟有什么想法。 “确实没有反对,主要问题就在于招工这块。国家没有明文规定,但是很多地方,都有要求,私人雇佣七个人没问题,一旦雇佣超过7个,就成了剥削……卫生巾厂,一条线都得好几十人,哪怕我们在有些岗位进行调整,一个人可以干几个岗位,大多数都是手工,这也需要不少的人,我可不想为了这个,到时候被抓进去啃几天黑窝窝头。” 刘春来看着吕红涛,一脸担忧。 心中却是平静无比。 只有他自己清楚自己的目的。 等到九十年代老爷子南巡后,自己在起步,搞实业就不是特别容易了。 而前期的资金积累,在国内,就只能靠着实业。 做生意? 确实能赚钱,问题在于他平时都懒得往外面跑。 要不是万不得已,他是真的不愿意出去。 “国家可没有明文规定,咱们这边不是沿海,只要有投资进来,不管是外资还是私人老板,自然都是欢迎的。”吕红涛变得严肃起来,“你放心地搞,到时候我跟许书记给你背书。县里是真的拿不出钱钱来了,投资公司应该也没有钱来入股的……即使你只引进一条生产线……” 对于刘春来的担忧,吕红涛根本不觉得是问题。 在他看来,刘春来最大的目的不是担心自己雇工太多,到时候受到处理,而是为了拉投资,让县里继续出钱帮刘春来分担资金压力。 县财政现在穷得工资都快发不起了。 吕红涛能如刘春来的意么? “真的?”刘春来撇嘴。 一脸不相信。 靈 武 弒 九天 吕红涛坚定地点头,“许书记马上就回来了,到时候你可以问他。再说了,叶玲不是一直在你那边上班,你问问她就了解,县里已经改为三个月发一次工资,工资都是欠着呢!” 县里要搞建设,光是靠着收上交提留跟地方统筹,根本就不够。 尤其是目前蓬县很多项目在动工,特别是给幸福镇配套,一条路的硬化,都是好几百万。 县里一年的财政收入才多少? 着实拿不出钱来了。 “这个市场很好,即使国营厂,目前也只有四家生产,规模也都不大……市场空白,这还是女性必须用品,每个月都要使用,每一片甚至每一包利润不高,可架不住国内人口数量大,女同志每个月都要用啊!” 刘春来苦口婆心地劝说着。 不管他如何说,吕红涛都是丝毫不动摇自己的态度。 没钱! 有钱也不投。 “你不用说这些。如果担心私人雇工问题,可以找其他人挂名啊,你不是跟郑天佑他们都很熟悉么……” 吕红涛被刘春来缠得有些烦了。 这狗曰的! 他自己一个大队的事情不多,自己可是管着一个县的事情呢。 也顾不得干部不应该说得太直接,就让刘春来找香江那边的人挂名。 之所以没有说让挂靠集体产业,吕红涛也清楚,这是刘春来一个人的投资。 “我是真的想带着大家一起赚钱的。” 刘大队长很无奈。 他是真心的。 “我知道你的想法,问题是县里拿不出钱啊!我们也想入股,要是有钱,为什么不搞呢……你的担心也是多余的,国家不是号召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嘛……” 吕红涛着实被刘春来搞得太烦了。 直接借口还有会议,转身就离开自己办公室。 “我这……” 看着吕红涛离去的背影,刘春来叹了口气。 到时候,别看着自己赚钱了,他们又后悔。 “其实,没有必要担心的。咱们这里,只要县里支持,就没有问题。不是还有郑倩吗?实在不行,就让柯尔特帮着挂个名,郑天佑就算了……” 刘福旺一脸轻松地对刘春来说道。 […]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我真的只是村長》-717 劉大隊長腦袋被燒糊塗了?讀書

小說推薦 – 我真的只是村長 – 我真的只是村长 “对了,吕县长,县里不是一直都希望组织各个乡镇以及大队干部到咱们大队考察学习吗?可以分批组织……” 刘春来临出门时,对吕红涛说道。 “啥子?” 吕红涛以为自己听错了。 刘春来出去一趟,改变这么大? 以前他可都不愿意县里组织干部去参观学习。 “先说好,招待费什么的,我们大队不会出的,得县里出!” 刘春来说完,就转身就走。 “这狗曰的!怕不是为了他们大队的招待所多收钱!”愣了好一阵,吕红涛才想明白问题关键,“小样!想打劫县里的招待费?这小子怕是不晓得,有种东西叫干粮!” 吕红涛觉得想明白了问题关键。 四大队的招待所,平时本来就没什么生意。 就连在那里等着拿货的司机以及长期在这边的人,也宁愿到附近的村民家里或是公社吃饭、住宿,而不是去大队招待所。 太贵! 大男生 刘春来居然打县里的主意了。 从县里出来,刘春来没去几个厂子了解情况。 妖孽王爷绝世妃 专属@私人 惯性是一种好东西。 只要一开始养成了习惯,在惯性下,即使他不用去看,甚至长时间不管,这些厂子都会依照惯性而发展。 “回来了?有两个人,这几天一直在到处打听你的事情,他们的身份很可疑……” 严劲松见刘春来回来,脸上变得严肃。 郑倩跟杨春荣两人一直在四大队的招待所住着呢。 “严书记,那不是敌人!”看着严劲松紧张的模样,刘春来哭笑不得,“基本上,他们会成为我的手下。” 当即把情况给严劲松说了。 “搞机械制造厂?咱们工业园区正好缺厂嗯!”严书记一听,也不再担心。 眼巴巴地看着刘春来。 “得另外搞一个,放到我们大队往望山公社的方向……” “那……”严书记有些不乐意。 “严书记,你这种思想要不得!望山公社也是属于咱们幸福镇呢!”刘春来提醒着严劲松。 严劲松愕然。 “好像是那么回事,狗曰的,习惯了……”严劲松一点都不尴尬。 乡改镇的事情,还在持续推进。 周边几个公社并入幸福公社,成为幸福镇的下级行政单位,严书记还有些不习惯。 没办法,原本任何一个公社都有吞并只有六个大队的幸福公社的实力,要不是幸福公社太穷,早就被吞并了。 “严书记,我觉得咱们公社,应该打造几个大型的产业了。工业要发展,农业也不能落后……”刘春来把自己的想法说了。 如同吕县长一样,严书记也愣了。 想要摸摸刘春来的额头,看看他是不是发烧了。 之前公社就一直想把四大队的模式推广,全公社搞大棚种植基地,大搞养殖。 刘春来是最大的阻力。 现在他居然主动提出来…… “望山公社不是并入咱们公社了嘛!他们的食品厂,也是咱们镇上的产业呢!原材料供应,得充分保障,何况,只是做罐头跟火腿肠,不行……” 刘春来没有给出太多的解释。 严劲松倒也没多想。 在他看来,就是这么回事。 那边的罐头厂,可是当初刘春来提议,由望山公社食品站牵头搞出来的。 “这样就好了!”严劲松高兴地说道,“春来,咱们现在已经是镇了,以后说不定能升级成为区……要不,你还是先来公社挂职?” 镇长可比乡长好听一些。 哪怕幸福公社跟幸福镇的行政级别是一样的。 “我没空!” […]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 葫蘆村人-715 打工人來探老闆的底了看書

小說推薦 – 我真的只是村長 – 我真的只是村长 “大队长,要不,咱们休息一晚上再走?” 田明发开了一阵车,遇到一个小镇,几人随便在路边找了一家饭店填饱了肚子,见不远处有个旅馆,觉得还是先休息才好。 “行,你去安排。”刘春来倒也不坚持。 离开的时候虽然愤怒,刘大队长也知道,老四不是那么傻的,不会被许志强几句话就给哄骗了。 想想当初,刘雪为了上学,可是提着刀,要当着爹娘的面来砍自己的。 她既然决定要出去留学,不管许志强用什么大义,要不是刘雪自己愿意,许志强很难让她留下。 也根本留不住。 刘雪上了大学,组织关系就已经转移到了学校。 吃的是国家商品粮,每个月还有国家发放的补贴…… 所以,他离开后,反而平静了下来。 蓬县招待所。 “原来他在你们县里这么有名气?” 看着眼前一说刘春来就眉飞色舞的女服务员,郑倩若有所思。 女服务员笑容更甚。 “可不是!咱县里红火的工厂,大多数都是他们四大队承包,根据刘春来提供的方案运作,现在那几家厂,可是整个县所有人都想进的单位。” “你也是么?招待所不好?”郑倩挑眉反问。 “招待所确实好,比厂里的繁重的工作清闲很多……”女服务员欲言欲止,最后也只是笑了笑,没继续说下去。 服务员的神态让郑倩了然。 羡慕别人挣钱多,却又舍不得放弃清闲的工作。 何况,他们都是有正式编制的人,同样也是很多人羡慕的对象。 刘春来的厂子里,工资奖金多,福利待遇更好,却属于承包的…… 让向来自视甚高的人言明羡慕别人,拉不下脸。 丢不起那个人。 说到底,还是钱的问题。 非法继承人 身为国家干部,视金钱为粪土。 怎么能羡慕别人钱多呢? 跟女服务员聊完后,郑倩没回自己的房间,直接敲开杨春荣的房门。 门开后,直接进去,没关门。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容易让人误会。 也没谈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怎么样?”郑倩直接问杨春荣打听的情况。 杨春荣把自己打探到的详细说了,他了解的跟郑倩打听到的相差无几。 在蓬县,随便拉个人都知道刘春来。 “刘春来在蓬县这么有名气,为什么从来没看到过报道?要知道,他这种可是属于先进典型,别人学习的榜样,报纸、电视不该积极报道吗?” 杨春荣很疑惑。 刘春来让一个大队从贫困落后到全县收入最高,典型的致富带头人! 却没有看到任何报道。 郑倩同样困惑,这却不影响她们跟刘春来的合作。 “外面没有报道跟宣传,肯定有原因。目前情况已经基本了解。明天去幸福公社看看再说吧。” 杨春荣点头。 郑倩是老板,她说了算。 “当初你们厂,或许真错过了一个很好的发展机会。虽然刘春来是开玩笑,如果你们厂能有他指点,未来发展前景会非常大。” 走到门口时,郑倩停住脚步,扭头对杨春荣说到。 杨春荣愣了。 好像,确实如此? 可他也明白,真找刘春来,他会拒绝。 厂里领导也不会厚着脸皮强求。 再说了,根据打目前了解的,正因为蓬县许书记、吕县长这些领导的不要脸,才让刘春来手里掌握这么多产业。 人们反而觉得领导能放下面子为大家谋福利,才是真正的好领导。 […]

引人入胜的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 txt-708 別人能掙的錢,爲什麼你們不能鑒賞

小說推薦 – 我真的只是村長 – 我真的只是村长 长途开车,多闹心! 腰酸背痛的不说,还得时刻注意避免出现车祸。 沿海地区,连通南北的交通干线,路上的车,可不少! 海运太慢。 铁路的火车皮太难搞。 汽车运输虽然快,可太累人了! “这一路,你看到了什么?”刘春来平时很少跟杨小乐长时间在一起,很愿意跟他扯淡。 当然,更主要的是,能在杨小乐面前装逼。 奉子成婚:丫头,休想逃 舒丫丫 要是在田明发这些人面前装,人家都不懂,搞得刘大队长最后都闹心不已。 杨小乐聪明。 所以,装逼于无形,很容易就达到了。 “车多!比咱们内地的那些公路上,车多了不知道多少倍……另外就是,这些车,速度太快,狗曰的,开远光……” 杨小乐说到后面,就开始抱怨起来。 “为什么车多呢?”刘春来扭头,发现刚才停车时候田明发坐起来,这会儿车子开着上路,那狗曰的又睡着了。 国道硬化过了。 尴尬的约会 对面开来的大货车不仅速度快,还开着远光灯。 视线很受影响。 必须打起精神才行。 田明发戴着眼镜,在灯光下,视线更受影响,他倒是想要开车,为了自己小命着想,两人也坚决不同意的。 为什么? 我在万界送外卖 杨小乐没有想过。 “物流!货物流动的速度。从生产制造出来,可以更快地投入市场……而我们的产品,投放市场的速度很慢,虽然每一款新设计一上市就会有不小的批量,却需要我们挤压成本,一旦我们的设计在市场上不被用户接受,最终结果……” 刘春来脸上神色变得严肃。 杨小乐陷入了沉思。 他隐隐明白了刘春来的想法,可跟刘春来表现出来的,又不一样。 总不能,做什么,都自己去配套吧? 校园的风波 靖荣 “我们在内地,区位优势几乎没有。唯一便捷的就是水运……在整个西南,估计也找不出哪条公路有这条公路繁忙。只有深入到里面,感受了,才知道我们的差距……包括沿海的这些产业……不管是国营大厂,还是那些家庭式的手工作坊,你看看他们的生产……这个时代,赚钱的产业太多了……” 刘春来没有等杨小乐回答,继续说道。 “春来哥,如果我用钱投资别的,可以吗?”杨小乐突然问刘春来。 脸上满是紧张。 他很清楚,是谁给了他现在的这一切。 如果不是刘春来,他现在依然是山城的盲流。 或许能挣一些钱,绝对不会太多。 刘春来给了他舞台。 同时,刘春来也打开了他的眼界。 如同刘春来说的,这个时代,赚钱的产业实在是太多了。 只要胆子够大,即使不了解,也能赚钱! “为什么不可以呢?”刘春来扭头看了杨小乐一眼,刚好对面过来一辆货车,明亮的灯光把刘春来脸上的表情照亮。 一脸淡淡的笑容。 却让杨小乐心沉到了谷底。 他认为,刘春来这是说的反话。 要是对方直接表示反对,远比这种态度更容易让人接受。 “小乐,我说真的。咱们合作归咱们合作,你们如果有别的项目,也可以做。只要不影响咱们合作的生意就好。”刘春来等了好一阵,没听到杨小乐开口,扭头一看,见他陷入了沉思,顿时知道对方误会了。 八十年代,遍地黄金。 […]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 txt-706 讓子彈飛一會兒

小說推薦 – 我真的只是村長 – 我真的只是村长 一想到这,眼泪就止不住往下流。 “行了!老三那情况,要是生了,现在一看到孩子,想到孩子的爹,这家里还有安宁日子过?”刘福旺长出了一口气,“爱群,你去找周围的媒婆,告诉她们,来咱们大队上班,按月发工资,每介绍成功一队,大队给奖励!” 说到后面,刘福旺几乎是咬牙切齿了。 “管那么多干啥?让春来结婚!凭啥子我儿子得等到其他人都结婚了,他才结婚?”杨爱群一想到这个,就窝火,“要不是你当年不自量力,认为自己是党员,赌咒发誓要让所有人过上好日子……现在杨翠花日子过得好了,就拼命地生娃儿……” 刘支书根本没法反驳。 事情从他而起。 爱情忧郁成疾 杨爱群一直都在抱怨,如果当初不是他说了自己办不到,儿子接着来;然后呢,刘春来在之前复习的时候,刘福旺就很多次喊刘春来回来从大队干部开始;再然后,刘春来跳河后,就从四队队长开始了…… 看到儿子很快让大队脱贫,杨爱群虽然对要晚好些年才能抱上孙子不满,可也只是抱怨。 现在不同了。 今天下午,刘福旺带着计生站的人去找杨翠花,要求她交罚款,杨翠花居然开始撒泼。 对一群人大骂。 四大队比较特色,计生站的人也没有牵猪或是把家里值钱的彩电啥的拿走,杨翠花却摆明了态度,罚款是不得交的。 更是怒骂刘福旺坏事做尽,从当初拉田明发去结扎开始,说刘福旺当了这么多年的大队干部,没给社员带来啥好处,倒是害得不少人过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基本上就是那种夜踹寡妇门,白天挖绝户坟的人…… 天老爷都看不过去了。 所以,刘福旺四个娃儿,到现在,一个都没生孩子…… 就因为刘福旺这种绝户事情做得太多。 气得刘福旺差点一口气没有缓过来,就此去见了老刘家列祖列宗。 杨爱群听了,气不过,跑去质问杨翠花,没有刘春来,她家过啥日子。 结果又被一顿骂,然后就厮打起来…… 任由谁,被骂后继无人,都是难以接受的。 何况,刘福旺老两口养了四个孩子。 “屁!春来在那里赌咒,也没跟我商量啊!还不是你从小啥都依他养成的!小的时候老子要打,你护着,现在搞出这些事情……” 刘福旺也不乐意了。 儿子他是没有怎么管。 能管得了么? 管了,婆娘就要动刀子。 倒不是刘支书怕她,而是让着她。 刘秋菊不敢吭声,给老娘上了药后,直接就准备开溜。 继续留着,显然是要被父母当成出气包的。 “站到,你干啥子去!”看着秋菊要走,杨爱群本来有些消停的火一下上去了,“你跟赵四眼儿啷个的了,他咋说?” 刘秋菊无语。 老娘现在这是魔障了。 自己跟赵玉军的事情,怎么回答? 可不回答是不行的。 想着哥哥对自己那么好,自己把他拉出来顶爹娘的怒火,他应该是不会怪自己的。 哥不是经常说,死道友不死贫道? “妈,我跟赵玉军还是那样,每次回来就来大队晃,你也晓得。杨翠花虽然是乱说,我觉得咱们也不能咽下这口气,我哥要不是为了整个大队,娃儿都能打酱油了!” 刘秋菊先是说了自己的事情,然后再往刘春来的事情上延伸。 果不其然,老两口都看着她。 “老三,这口气,咱们咽不下,能如何?”刘福旺一脸自嘲,“要不是爹,你哥也不至于……” 以刘春来的本事,没有了王家的婚事,反而是好事。 至少,可以有更多选择。 说不定就能娶个大学生儿媳妇儿呢! “是啊,你哥被你爹给吭了……”杨爱群说这话,还狠狠地瞪了刘福旺一眼。 对她来说,没有什么比抱上孙子更幸福了。 哪怕没得饭吃,没得钱花。 “我哥当初说过,当大队最后一个光棍,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也是我哥是否说话算数的依据。他可以不结婚,现在不是有对象嘛,这也不影响先生孩子不是……唯一就是名声上有点……” 刘秋菊已经说不下去了。 面子重要,还是证明老刘家没有做什么坏事,不会出现几个子女依然断了香火的事情。 […]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704 我們特麼的是爲了混你一頓飯?熱推

小說推薦 – 我真的只是村長 – 我真的只是村长 所谓办公室,其实就是他家的客厅。 院子正中间对着,坐在里面就能看见外面工人干活的情况。 几人跟着进入办公室,坐下后,年轻人再一次开口:“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顾斌,是厂里的技术员,带你们来的是我爸,顾学勇,他是厂长。我妈兼任会计和销售。” “我以为,到走的时候都可能不会知道你们的名字呢。”刘春来笑着对顾斌伸出了手,“我叫刘春来,蓬县幸福公社葫芦村村长。” 刘春来的自我介绍,让跟他尴尬笑的父子俩瞪大了眼睛。 村长? 这特么的! 一个村长跑来跟他们谈生意? 不在屋头抓生产,搞计划生育工作? “春雨制衣就是葫芦村下属产业。” 杨小乐在一旁补充着解释。 父子两人这下彻底被震惊到了。 春雨服装,只要跟这个行业相关的人,都知道这家公司目前在国内服装业的地位。 沿海不知道有多少的厂,是靠着这家厂在生存、挣钱。 却没想到,眼前居然就是春雨服装厂的负责人。 更没想到,春雨服装厂这家以出口为主,每年引领全国服装业潮流的服装企业,居然是一个村办企业! “你真是春雨服装的负责人?” 顾学勇依然有些不相信、 自己的脑袋不够用了。 眼前这年轻人,怎么看,怎么不像是能搞出这么大规模厂子的人。 骗子! “我只是大队长,厂子平时也不管,这位是我的助理,田明发;这位,杨小乐,春雨服装贸易公司总经理……” 刘春来直接就给杨小乐以及田明发介绍了个新身份。 其实也不是乱给的职位。 “爹,这个……”顾斌看着他爹,有些不知所措。 要真的是春雨的人,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机会。 可春雨的人突然来这边,怎么想怎么都觉得不靠谱啊。 他爹顾学勇可是老江湖,六十年代末期,就开始走乡串户,担着挑子,手里摇着拨浪鼓,用鸡毛换糖做生意了。 自然不容易上当受骗的。 顾学勇现在同样也有些蒙。 “你去看看厨房那边饭好了没有,贵客登门,自然得好好招待!”顾学勇先把儿子打发走,随后看着刘春来一行人,“刘村长,貌似咱们这厂太小,可能供应不上……” “我们也不可能在双方不熟悉的情况下给太多的订单。刚才我也说了,如果要合作,我需要材料理化分析报告。”刘春来有些无语。 少一点套路,多一些真诚,不好么? 对方显然是怀疑自己的身份。 可有没有什么能证实的。 也没有必要证实。 只要找到如何降低成本就行。 刘大队长可不会瞧不起一年几十万的成本。 只有他才清楚,越到后面,各种行业,因为竞争太过惨烈,价格战也会越厉害。 “你们以前不是有供应商?”顾学勇继续问。 杨小乐不乐意了,“你这是什么意思?怀疑我们?这可是你自己邀请咱们来的!别说吃饭,特么的涟水都没有一口。现在还怀疑我们的身份?” 由不得他不爽。 平时都是供应商找他。 刘春来心血来潮,对方却当成了骗子。 “杨总,刘村长……我们是小本经营,一粒铜扣的利润,只有几厘,即使报废一颗,也得生产好几颗出来……” 即使被对方直接挑明,顾学勇也没有丝毫尴尬。 小本经营,承受不了风险。 “骗子特么的能开几十万的进口车?能骗你多少?我们的供应商,每次都是先给部分预付款,然后交付一批,结算一批,从来不欠谁的钱!你们一批值多少钱?” 杨小乐在旁边发作,刘春来也没有阻拦。 有时候,是得拿出一些态度来。 […]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703 都因爲雞毛換糖熱推

小說推薦 – 我真的只是村長 – 我真的只是村长 “春雨服装进来之前,我就熟悉这里了。” 杨小乐知道对方的意思。 也没有什么不满,一脸平静地说道。 中年人对于他熟悉这边,倒是相信,至于别的,也就没多想了。 “春来哥,里面没有啥有价值的,都是手工条件能生产的小东西,价格便宜,利润也不大……”杨小乐的汗水已经你湿透了衣服,不想继续逛下去了。 刘春来却瞪了他一眼,“小东西?利润不大?” “是不大啊,大多数东西的价格也就几分钱……”现在的杨老板,已经瞧不上分分钱了。 即使真的要挣分分钱,至少也得是美分。 毕竟,袜子之类的,他们出口,利润也只有几十美分。 中年摊主在一边,一脸不屑。 眼前这年轻人,怕是不知道这些小商品在规模大了之后能挣多少。 “任何东西,不管利润多高,上了规模,利润就不小了。就像咱们那铜扣,一颗如果有一分钱的利润,一年下来,也是好几万!” 刘春来说道。 杨小乐不以为然。 几万块钱,他真心看不上了。 去年,他分到手的,都有三十多万…… “铜扣可没有一分钱的利润,材料成本差不多都要到一分呢!”中年摊主顿时急着解释。 开玩笑,要是对方以为成本只有一分钱,到头来,继续压价,这生意肯定做不成了。 之前着急,报的价格低了…… 最后给的,一颗扣子甚至不到3厘的利润。 “一分钱的材料成本?你们是怎么做到的?!”刘春来有些震惊。 涉及到自身利益,中年摊主只是一脸憨厚的笑容,并没具体解释。 这让刘春来心中的好奇更强烈。 郭峰云的红星机械厂仅仅材料,每一粒就一分四厘,与之相比,足足高了40%的材料成本。 随着服装生产的规模扩大,在这方面用量更多。 一算,更是不得了。 涉及到出口,在质量方面不能有任何瑕疵。 傳播 科技 春雨服装即使在国内销售的,质量把控也是非常严格,跟其他那些不考虑长远利益,没有想过培育品牌的厂家完全不同。 各种金属小饰品以及零部件,自然不能有质量问题。 如果再加上江南制鞋厂在金属小零件的需求,所需数量更庞大。 郭峰云的厂,每年都能从春雨服装结算将近百万货款。 利润也是不小的。 “要不,咱们先去我厂里看看情况?看完再详细地谈。” 一个市场逛了三个多小时。 刘春来看见前面不少摊位摆着纽扣,知道这中年摊主为什么急着让他们离开。 上前看了几个摊位的产品,相差不多,甚至摊主跟身边的这位也认识,虽然微笑,倒也没有表现得太明显的抢客行为。 这让刘春来饶有兴趣的目光在陪着他们的摊主身上停留不短时间。 形成了联盟? 同样,刘春来更好奇对方敢给出这么低报价的原因。 成本究竟是如何控制下来的? “走吧,这里也确实没什么好逛的了。” 杨小乐几人早就不耐烦。 见几人同意,中年摊主当即高兴起来,原本沉重的脚步瞬间变得轻快起来。 带着几人朝市场外走去。 路过他的摊位,朝正在跟客人争论价格的中年妇女说道:“阿珍,我带这几位同志去厂里看看,你先看着摊位。” 女人点了点头,没有回答,而是在总价上对客人做出了一分钱的让步。 毕竟,现在的客人,只是零买几颗塑料纽扣。 市场外,有专门停车的地方。 […]

精华玄幻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 線上看-701 八十年代的義烏小商品市場

小說推薦 – 我真的只是村長 – 我真的只是村长 “真不是这样的问题。作为销售,我们却在这方面没有任何的权限……提供了设备,短期内没有设备款……” 不是杨春荣不相信对方。 他经历过整个谈判过程,觉得郑倩提出的合作模式有可能被采纳。 唯独就是价格跟支付等问题了。 卫生巾现在市场情况如何,他作为国内最早的设备推销人员,比谁都更了解。 许连捷的厂子,工资都发不出来。 就因为卖不出去。 天天带着几名业务员满大街推销,没被当成流氓,就已经非常不错了。 “你不看好这产业?” 郑倩很意外。 在她看来,杨春荣应该跟更了解这东西。 “不是不看好,前景很大……可要想让用户认可、接受,很难。而且还得跟国营企业抢占市场……”杨春荣的看法,并没有错误。 只是他不觉得现在双方这么大规模的合作,是靠谱的。 刘春来提出要十条生产线,他就已经觉得魄力很大了。 现在郑倩居然提出,要刘春来采购30条生产线。 那一年得生产多少? 怎么卖出去? “……”郑倩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对方还是一名合格的业务员么? 自己的产品只要卖出去了,管对方生产出来的产品是否能卖出去干什么? “现在王飞离开了,这边有很多事情需要人,谈完这个项目,你再决定,如何?”郑倩现在没人可用,“我已经通知了公司那边,最近公司的事情比较多,也没人派过来。” 对于郑倩的要求,杨春荣没法拒绝。 可第二天再去找对方,却发现,刘春来跟杨小乐都已经离开了。 问去了哪里,冯雁秋根本不知道。 刘春来去了哪里? “春来哥,咱们即使不跟对方谈,联系另外一家也行啊!咱们这去哪里?”杨小乐有些无语。 “去恒安看看。” 刘春来这才说目的。 已经离开沪市上百公里了。 陈惠琼跟白紫烟都被他留在了沪市,他就带着田明发跟杨小乐出发。 一方面是看沿海一带的发展,另外就是想要知道恒安一开始为什么无法打开局面。 国道235线,沿途都是沿海一代最为繁华的地方。 到处都是工厂。 而且还是那种小厂。 可就是这些小厂,却迅速为国内第一批民营企业家积累了第一桶金,并且在各个区域,开始形成产业集群。 几乎每个沿海城市,几乎都有自己的产业。 整体上形成规模效应,内部竞争激烈,促使这些企业用更低的成本、更好的质量来求得生存。 同样,产业集群的形成,也会让更多配套厂出现。 刘春来了解太多赚钱的产业。 可他的大队也好,公社也罢,要想做大,绝对不是有钱就能解决的。 周围大多数人,基本上都没有太多受教育的经历;因为没有足够的产业,国家也不会提供多少人才;甚至因为没有知名度无法跟沿海这些地区相比对下海人员的吸引力。 “前面就是义乌小商品批发市场了,我们有些代工厂的纽扣等,都是在这边订购的……”杨小乐说道,“我们在这边的服装批发市场,也有几个摊位……” 对于义乌,刘春来听过了太多次。 曾经因为业务,也来过。 不过那时候的义乌,是一座城市。 现在,几乎看不到高楼。 还没到近前,就看到一座有敞棚构成的市场,周围的人群来来往往,有往里面运货的,也有从里面往外搬货的。 市场旁边,有一片露天的临时摊位。 摊位上摆着针头线脑、纽扣等各种小玩意儿。 摊位外,人头涌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