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言情小說

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墨桑-第197章 此城和彼城看書

小說推薦 – 墨桑 – 墨桑 六月初,一直悄悄驻守在秦凤路的老将窦怀德将军,率麾下五万精锐,沿嘉陵江南下蜀中。 文顺之率十万精锐,沿汉水南下至鄂州,再逆江而上,和窦将军一北一西,两路征蜀。 顾晞带着余下的十余万大军,沿汉水南下至随州鄂州,悄悄停驻在随州鄂州一线。 扬州一线南梁军回撤,文彦超趁南梁军回撤,一口气将战线压至扬州一线。 顾晞大军沿汉水南下时,李桑柔一行人启程,从襄樊赶往运河两岸。 顺风在京东南部,以及两淮的递铺,派送铺,在张征血腥征服扬州后,就瘫痪了,她得去看看。 …………………… 扬州城里,夜色阑珊。 张征和苏青并排坐在城头望楼上。 两人一人一坛酒,中间的青砖地上,放着几个荷叶包,荷叶包里是切成大片的卤猪头肉,白切羊肉,和盐水煮花生。 “天亮的时候,将军就能到江都城了。”苏青仰头看着天上的圆月。 “嗯,将军真不该回撤,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张征捻了块猪头肉,仰起头,一点点放进嘴里。 “将军不是说了么,真要君命有所不受,只怕很快就要招来杀身之祸了。”苏青叹了口气。 “这帮人是怎么想的?猜忌武家,这不是笑话儿么?整个大梁,谁不知道武家军忠心耿耿?武家男人,死多少了?还有几个?娘的!”张征用力嚼着猪头肉。 “偷取合肥,和襄阳军会合,将北齐大军调至西线后,再突袭运河一线,这是小武大帅定的方略。 将军也推演过,说是,皇上就这个方略,问过将军。 将军仔细推演过好几遍,说半年内,三军会合,拿下北齐半壁江山,过于乐观了,不过,最差也能拿下颖州至楚州,或是颖州至扬州一线往南。 没想到,北齐大军调度的那么快,仿佛早就在合肥一带等着了。 小武将军说北齐已经有所准备的折子递进杭城时,那个时候,就有人上折子了。 说什么睿亲王世子在江都城遇刺这个那个,都是假的,是将军放出的假信儿,是为了掩饰将军和睿亲王世子见面密谋,说将军那时候就叛君叛国了。说的有鼻子有眼。 说是将军接下帅印,从杭城启程时,老夫人嘱咐过将军,说是谎言多了,就成真了,让将军一定要谨慎,要想到瓜前李下。 还让咱姐留心一二,提醒将军。 说是无论如何,不能辜负了皇上的信任,不能再有让人生疑心的地方。” 苏青说着,苦笑连连。 “呸!”张征往城外猛啐了一口。 “合肥那回,北齐大军确实调度的太快了。 青春校园短篇小说集 东俊心 你看,除了合肥那一回,北齐大军的调度,什么时候到哪儿,战力如何,几乎都在将军预料之中,就是那一回,就是将军,也是怎么也想不通,怎么能那么快?根本就不可能!”苏青连声叹气。 “嗯。”张征沉着脸嗯了一声,他也没能想通,不管怎么推演,都不可能那么快。 “合肥那一战,主帅要是将军,我觉得至少不会大败。 小武将军接掌江都城的时候,将军跟老夫人说过,说小武将军什么都好,就是历练不够,定性不足,也不够坚韧,能胜不能败,一有败相,就要急躁慌乱。 我也听将军说过一回。 将军说,合肥之战,北齐反应之极,兵力调集之快,肯定远远超出小武将军的预料,小武将军当时肯定慌乱了,着急了,不等大军全数渡过江,也没整顿好安排好,就急着北上。 将军不是一直教导咱们么,主将心不定,军心必乱,越是这样的时候,越要沉住稳住。 将军说,当时,小武将军必定慌乱了,主帅慌乱,大军军心必定急躁不稳。 末世仙炼 蜀椒 大战那天,偏偏又冒出来那位桑大将军,杀神一般……唉!”苏青长长叹了口气。 “小武将军自己也死了。”张征喝了一大口酒。 “嗯,小武将军的死讯传回去时,武家就有人说,是将军想除掉小武将军,还说将军是报复小武将军,说什么的都有,唉。 朝廷里,听说有不知道多少密折,说将军私通北齐,突袭合肥的事儿,是将军向北齐告的密,还有的,说武家内斗,祸及国运,这个那个,各种各样,什么都有。 当时,小武将军的方略,说是只有小武将军和皇上知道,后来皇上垂询过将军,将军也就知道了,说是一共三个人知道,小武将军死了,皇上肯定不可能,那就是将军了。”苏青苦笑连连。 “真他娘的扯!”张征再啐了一口。 “将军再要什么君命不受什么的,你想想,那是什么后果。”苏青再次叹气。 “唉!”张征耷拉着肩膀,也是一声长叹。 两个人都不说话了。 “还是不该回撤。”好一会儿,张征再次忿忿道。 “嗯。”苏青看了眼张征。 “蜀中易守难攻,整个蜀中,有将近二十万大军吧?二十万大军,还要援什么援?要是二十万大军还守不住,那援了也是白援!”张征喝了一大口酒。 […]

都市小說 催妝 txt-第二十七章 晚了看書

小說推薦 – 催妝 – 催妆 凌画带着江南三郡的兵符从御书房出来,抬眼看天空洒下来的明媚太阳,心情很好地对着太阳笑了笑。 萧泽并没有走,他出了御书房后,就站在不远处等着凌画出来,他倒想看看,凌画今日进宫找父皇所谓何事儿。 如今见她出来,心情很好地对着太阳笑,他脸一下子沉了下来,心情这么好,不知是与父皇说了什么,而父皇一定是答应了她。 凌画没想到萧泽还没走,看到了他站在不远处那张阴沉的脸,好心情一下子散了一半,故意说,“这么久了,太子殿下还没走,是在这里晒太阳?” 已经入冬,再好的太阳,也暖不了风刀子刮在人身上的冷意。 萧泽沉着脸问,“父皇答应了你什么?” 凌画给他一个无可奉告的眼神,“太子殿下若想知道,进去问陛下啊。” 就不信你敢进去问。 弃妃不承欢 古羌 她自己都没料到她诉苦告状会有这么大的效果,陛下会给她江南三郡的兵符,此事是机密,就算他去问了,皇帝也不会告诉他,而不到她在江南用兵的那一刻,谁也猜不到。 她手里这一枚兵符,真是陛下给她的一把最坚盾的盾了。 既是盾,也是利剑。 萧泽沉沉地看着她,“你为什么非要与我作对?” 凌画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都三年了,太子殿下还问这句话,是不是傻?” 萧泽脸色一黑。 凌画懒得再跟他说,转身向长宁宫走去。 萧泽等了她半天,自然不会就这么放过她,于是,他也抬步跟上她,压低声音,“当年,太傅陷害凌家,不是我指使。” 凌画脸色一下子冷极了,停住脚步,回身看着他,扬眉,“太子殿下怕了?” 悠然的穿越生活 否则,这话他三年前不说,不低头,今日倒是来说这句恶心人的话了。他是没有指使,但是默认了,纵容了,又有什么区别?太子太傅举的不是他东宫的这面大旗?他当时对她的龌龊心思,想凌家倒台后,她求救无门,被他圈养在东宫,还以为谁不知道? 如今,他看出陛下对萧枕态度不一样了,恐慌了?他是该恐慌!以后他恐慌的时候还多着呢!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EXO之一生一世缘绝恋 殇冷月 萧泽声音突地拔高,“谁说本宫怕了?” “既然不怕,太子殿下就好好把自己屁股下的位子坐稳了。”凌画冷笑,“太子殿下这些年都做过什么,自己不会不记得,有些事情,失德太过,瞒过了陛下,但瞒不过苍天,一笔一笔,苍天都看着呢。” 积攒多了,总有天打五雷轰的时候。 萧泽脸色阴沉,他没看出萧枕哪里值得她扶持的,“你扶持萧枕,他能比我好到哪里去?” 凌画怼他一句,“至少二殿下不曾做过什么有失德行的事儿。” 萧泽心里怒极,“那是父皇没给他机会,你信不信,若是父皇从小对他也如对我一样,他如今未必有我做的好。” 萧泽自认,他是被太子太傅拐带歪了,这么多年,他都在扭转矫正太子太傅带他走歪了的路,但当年的窟窿实在是太大了,他耗费尽力气,也不能填平,不止如此,拆了东墙补西墙,衡川郡堤坝又是一个大窟窿,幸好温行之帮了他,才让凌画没证据捅出来。 但是即便如此,他也能感受得到,父皇对他大不如前了,连父皇那么苛责厌恶的萧枕,父皇都很是关心在乎了。 他想让凌画收手,但显然,她是不会收手的。 他盯着凌画,“除了本宫身下的位置,你要什么?本宫都答应你,只要你不再与我作对。” 凌画觉得今儿萧泽不是没睡醒,就是被陛下对萧枕的态度给刺激了,才会吹着冷风等了她这么久,跟她说这些让她听来就是笑话的话,她看着萧泽,“太子殿下这时候说这样的话,不觉得晚了吗?” 当年,既然没有仁爱之心,没拦着太子太傅,没料到她去敲登闻鼓,九死一生立起来,就该知道,她早晚要报当年之仇,她父母至亲满门血仇。 连陛下都知道她不会放过萧泽,用她,也是无奈之举罢了,因为,除了她,除了她手里有银子有钱能将江南漕运的窟窿填平,再没人能将江南漕运拾起来。 陛下只是知道,她哪怕能杀了萧泽,有他盯着,她也不敢暗杀动萧泽。陛下要是江南漕运成为给国库添银子的银库,要的是江山稳固,要的是制衡之术,用她来制衡萧泽。对陛下来说,这就够了。 至于,萧泽能在与她的不对付下,争斗下,能坐稳东宫的位置,能将来接手大位,她觉得,陛下可能也当做给萧泽历练了。 至于,萧泽坐不稳,她不知道陛下当初有没有想过,反正,如今陛下对萧泽的态度变了,对萧枕的态度也变了,对她来说,这就够了。 “你便那么肯定,你能扳倒本宫?”萧泽见凌画没有半分商量的机会,黑沉沉地盯着凌画,“你将本宫拉下马,你做的那些事儿,也都是欺君罔上的大事儿,本宫也不会让你活着。” “行啊,那我就拭目以待,看到太子殿下如何不让我活着。”凌画难得对他笑了一下,语气轻飘飘的,“你有一天死了,我也会活的好好的。” 她与宴轻,是要长命百岁的,而眼前这么个东西,因一己之私,害死的那些亡魂,都在九泉下等着他呢。 凌画转身往前走。 萧泽这一回再没跟上,他看着凌画一身红衣纤细的背影,发了狠,既没有商量的余地,那他一定要她死。只有她死了,萧枕才断了臂膀,他的位置才能坐稳。 他转身出了皇宫,他要去找温行之。凌画此次去江南,一定不能再让她回来。 天火大帝 凌画才不管萧泽心里怎么恨不得她死,慢悠悠地往长宁宫走。 走到半路,迎面见到孙嬷嬷,孙嬷嬷脚步匆匆,见到凌画先见礼,笑呵呵地说,“少夫人,太后听说您进宫了,好些日子没见您了,让老奴来接您去坐坐。” […]

精彩都市小说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笔趣-第10章  昨夜,他嚇到她了?熱推

小說推薦 –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裴敏敏见套不出话,干脆跪坐到裴初初身侧,拿起眉黛,假意帮她梳妆描眉:“堂姐生得好看,我每每看见你的脸,都很艳羡。” 裴初初蹙着眉尖,下意识与她拉开距离。 裴敏敏不在意地放下眉黛,又伸手为裴初初整理衣袖:“当宫女定然辛苦,堂姐如此纤瘦,真是我见犹怜——” 话音未落,她趁裴初初不注意,一把掀开了她的宽袖。 少女手臂洁白纤细。 臂上一颗守宫砂鲜红欲滴,十分醒目。 裴敏敏愣了愣,旋即狂喜。 那个被处死的宫女果然是骗她的! 裴初初和天子之间什么也没有,瞧瞧,她身上这颗象征女子纯洁的守宫砂还在呢! 裴初初不悦地拽回衣袖:“大早上的,你疯什么?!” “没什么……”裴敏敏笑逐颜开地站起身,“我与交好的姐妹们约了一起去看狩猎,就不与堂姐说话了,告辞。” 她兴冲冲地走了。 裴初初整理好衣袖,心底忽然涌现出一个猜测。 裴敏敏拐弯抹角了半天,又是问她和天子的意中人,又是看她的守宫砂,难道是在质疑她和天子的关系? 她…… 发现了什么? 她摸了摸守宫砂的位置,想起昨夜萧定昭的荒唐和放肆,不禁又是一阵烦闷。 …… 天子大帐。 萧定昭面无表情地站在落地铜镜前。 他盯着镜子里为他整理猎衣的两名宫女,眼底满是厌烦。 以往都是裴姐姐亲自照顾他,可她今日竟然没来。 昨夜,他吓到她了? 他烦躁地挣开两名宫女的手:“腰带都扣不好,朕自己来!” 抱着满腔不耐烦收拾利索了,又有宦官进来送早膳。 萧定昭蹙着眉坐到案几前,看着宫女哆哆嗦嗦地为他布菜,又是一阵烦躁:“朕不喜甜食。” 宫女连忙认错,一时间帐中气氛很是紧张。 萧定昭用了半碗面,脑海中却反复浮现着裴初初那冷冷清清的倩影,明明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无法掌控。 可他是天子。 天子该坐拥天下,裴姐姐,凭什么不能像其他女郎那样爱慕他? 萧定昭越想越气,忽然就气饱了。 他把筷箸重重搁在碗上,沉声道:“她人呢?” 伺候的宫人们对视几眼,知晓他问的是裴初初。 一名宦官恭声道:“裴女官今日身体不适,因此不能前来侍奉,特意叮嘱奴才们仔细伺候着。” 一 分 地 萧定昭冷笑。 裴姐姐的身体一向健康,今日倒是不适了。 定然是为了避着他。 他起身:“朕去找她。” 还未迈出几步,宦官连忙劝道:“今天是冬猎的日子,陛下忘记和镇南王的赌约了吗?何必为了裴女官耽搁大事?雍王还在朝中的时候,从不会因为儿女情长耽搁国家大事呢。” 萧定昭驻足,悄然攥紧了双手。 这些人总爱把他和父亲相提并论。 宦官如此,文武百官也是如此。 他崇敬父亲,也认定父亲是天底下最顶天立地的英雄。 可是,他并不甘心时时刻刻都被别人拿出来和父亲比较,尤其是在事事都不如父亲的情况下。 他也想做个史上难得的明君。 少年的胸腔里涌动着不服输的意气。 他很快按捺住那股子烦躁,抬眸,认真道:“朕与裴姐姐姐弟情深,何来儿女情长?不过是担心她的身体罢了。” […]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 txt-第一百六十章 幡然悔悟讀書

小說推薦 – 朕的長髮皇后 – 朕的长发皇后 临华殿的侧殿内,缠绵病榻多时的盛武帝突然有了些精神,勉强坐起身,因为惦记着星象之事,便招了钦天监来问话。 星神祭 乘风御剑 他暗自思付着,存了侥幸之心,都过去那么久了,那个让人心惧的星象极有可能不在了。 钦天监滴水不漏的回着话,荧惑守心确实发生了些许微弱的变化,荧惑之光芒虽不如之前炽盛,但始终在心宿二星周围盘亘,这,怕是不好啊,他哪敢照实禀报,只得添油加醋的多说些星象之外的枝节事。 盛武帝本就精神不济,此刻更是听的头晕脑胀,摸不着方向,不过有一点他是听的分明,荧惑守心的星象依然在,且并未有太大的变化。 钦天监的阿谀奉承他听的扎心,他有气无力的挥挥手让其下去,果真是老天都容不下他了。 “皇上,您怎么起来了?”李公公见盛武帝脸色蜡黄,病恹恹的靠在龙椅上,便疾步走了上来。 “金公公这两日在做什么?”盛武帝喘了口气,缓声问着。 赛尔号星月战记 秋夕朝颜 李公公胆怯的瞄了盛武帝一眼,犹豫起来。 “咳……咳咳!”盛武帝猛咳了起来,见到李公公欲言又止的样子,眉头一皱,怒斥道“但说无妨,朕还没死,锦川国的大事朕还是要知道的!” 如此,李公公方才由广阳殿地牢开始,讲到了昨日的侍卫亲军带领官兵在赤水发疯一样乱抓人。 都市黄金手 盛武帝听罢异常的平静,出乎意料的没有暴怒,他半眯着眼睛,如同一尊石像般,半晌都一动未动,李公公心惊肉跳的凑了过来。 “皇上?”他吓得脸色发白,小声颤颤的喊了一声。 盛武帝死沉沉的眼珠突然动了动,张了张嘴:“宣皇后过来!” 片刻后,皇后方颂晨急匆匆的赶来了,盛武帝屏退左右,看着端庄贤淑的皇后,想起了她曾经规劝自己做主的话,不由得悔恨交加。 “皇上?不如让臣妾扶您去后边歇息吧?”皇后关切的问道。 盛武帝固执的拒绝,“朕要见宁王!不要让金公公知晓!”他喘了口气,低低的说,浑浊的眼眸里闪着不容置疑的光芒。 方颂晨呆了一下,犹豫着问道:“皇上,要避开宫内金公公无处不在的爪牙,让宁王到临华殿来见您,谈何容易呀?”昨日,官兵在赤水街头拿着宁王的画像抓了许多无辜百姓,她有所耳闻。 “颂晨,你可以寻求镇国将军的协助..,他大口的喘息了一阵,稍事停歇,又接着说道:“朕的时日不多了,你行动要快些!” 方颂晨闻言心中一酸,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她抽噎着说道:“皇上不要乱说,您还年轻一定会好起来的!臣妾这就出宫,想法子带宁王进来……..” 盛武帝有气无力的嗯了一声,指了指腰中玉带上系着的玉佩,“带着它,宁王会相信颂晨的!” 事不宜迟,方颂晨伸手解下了盛武帝腰间的玉佩,哽咽着说道:“皇上,您要好好保重,臣妾办完事便会立即回来陪您的!” 她回到寝宫,换了身利落的衣衫,借着为盛武帝烧香祈福为由顺利的出宫了,而后马不停蹄的赶回了她的母家将军府,却丝毫没有发觉身后紧跟的黑衣人。 官兵哄闹半天,几乎将赤水城翻了个底朝天,却连宁王的影子都没见到,监牢里塞满了哭天抢地嫌犯,若要一个个挨个审讯,没有十天半个月是完不了事的。 牢头为了应付交差,对着画像糊弄了一遍,将抓进牢中的人又分批放了出去。 镇国将军方七,曾无数次跟随先帝征战沙场,立下了汗马功劳,却是个相貌粗俗,目光短浅的莽夫,新帝继位后,他本想凭借长女是皇后这份殊荣,博得一份闲散,俸禄高,有油水的官职,却不想掌权的金公公根本不睬他,他手中的兵权被上交后,便成了可有可无之人。 网游之三国无双 风云乱舞 此刻,方七正拿着宁王的画像沉思着,宁王还是孩童时他到见过一次,那时宁王的母妃位列贵妃,要带他回母家省亲,而他作为侍卫统领需要从中护送,初见宁王的母妃,他简直惊为天人,那女人太美了,可惜后来红颜薄命,香消玉殒了。 此刻,骤然见到悄然回府的女儿,方七吓了一跳,方颂晨可是当朝皇后,素日回府都会提前一天有圣旨下来,拉围挡,洒扫,往来跪迎,繁文缛节,礼仪规矩缺一不可,仪仗,随从,护卫,前呼后拥,呜呜泱泱全是人,阵势极大。 可今日她却是一反常态,衣着朴素,神情更是焦灼。 莫不是盛武帝病入膏肓了?方七大惊失色,正要行大礼,却被方颂晨及时制止了,见正殿中没有外人,三言两语将回府的目的说了个清楚。 “这……”方七眉头拧成了疙瘩,“为父与宁王平日里连交情都没有,他又怎肯信任为父!” 方颂晨无奈,急得泪如雨下,将袖中的玉佩拿出,让方七带着当做皇上信物。 方七捏着手中的玉佩,觉得有万斤重,沉吟片刻他劝着方颂晨宽心,天一黑他去找兵部尚书之子段知君,他与宁王关系匪浅,定然有法子说服宁王的。 柳巷被官兵的一番蛮横搜查后,清书斋的生意突然变得异常冷清起来。 林云墨几人便不再藏匿于暗室中,重新回到清书斋的房中。 自从由林云墨口中得知了顾媚儿的身世,千山暮便对顾媚儿的言行举止分外上心。 顾媚儿声音娇柔婉转,一举一动,媚若天成,哪里也不像男子。 “王妃的好奇心很重啊!”顾媚儿见千山暮由暗室出来后,便对他格外关注,隐约猜到了个中缘由。 孔子何人 湖湘人在北方 不过,自打以女妆示人开始,他早就已经忘了自己还是个男子,很多时候,他苦闷起来,恨不得挥刀斩落自己那个累赘之物,如此,他便可以心无旁骛的随侍在心上人身旁了。 千山暮也不掩饰,吟吟一笑,斟酌的说道“你确实太娇媚了!”。 “真的吗?”顾媚儿涩涩一笑:“王妃的赞誉小女子愧不敢当!”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寵-第四百五十章 墓室中的黑影相伴

小說推薦 – 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寵 – 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宠 “姐姐,这座山怎么这么诡异?” 桃夭夭看到眼前的景象更加的吃惊,忍不住说道。 林清婉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但是目前看起来这个小精灵应该不会伤害我们。 夭夭,你跟紧我,不知道那里面是不是会有什么可怕的东西。” “好!”桃夭夭回道,将手伸进衣袖里摸了摸灵蛇的脑袋。 提醒它打起精神来,若是遇到什么危险,才能保护自己。 然而她们一路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既没有遇到什么机关陷阱也没有什么妖兽尸体……就只有密密麻麻铺满了一地的龙珠。 但是林清婉能明显的感觉到,虽然她们一路走来并没有危险和什么邪气。 但是不知为何,他们周围悲伤的气息却越来越浓重,那种感觉是从心底深处没有来由的突然萌生出来的悲伤的感觉。 “咦?!姐姐,你觉得这里真的是乌拉克家族第一任白羽王的墓地吗? 不是说北冥昊天就是在这里封印了那个什么魔尊青黛的吗?可是这里为什么会有那么多龙人的龙珠? 这里又不是龙人国的海底宫殿!真的是好奇怪啊!” 桃夭夭看着平淡无奇的墓室,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了。 “如果这里是北冥昊天的墓地,怎么会这么平静,居然什么机关陷阱都没有? 对于我们最善于制造机关陷阱的乌拉克家族来说,这根本就不太符合常理嘛!” 桃夭夭皱着眉头不解的说道。 “也许是因为我们离主墓室还很远的缘故吧?” 林清婉想了想回答道。 然而她刚说完,他们的耳边忽然又传来了一声幽幽的叹息声。 “姐姐,你听到了吗?好像有什么人的叹息声!” 桃夭夭一把抓紧林清婉的胳膊压低声音说道。 那声叹息太过于清晰和靠近,就仿佛是在他们耳边发出的一般,吓得桃夭夭一个激灵,顿时冒出了一身的冷汗。 她害怕的后退了几步,脚尖却忽然踢到了什么东西,身子一倾,整个人几乎跌倒过去。 幸亏被林清婉一把扶住,才没有摔倒。 “啊!是什么东西拽住了我的脚。” 桃夭夭失声惊呼道。 “夭夭别怕,你是被藤蔓缠到了。” 林清婉抽出破月剑把缠绕住桃夭夭的树藤砍断,抬头看着她安慰道。 “咔嚓”一声,二人面前突然升起了一排台阶。 幽蓝色的珠光摇曳,映照着他们面前金色的台阶,一阶一阶呈螺旋状蜿蜒曲折。 林清婉二人抬头去看那些金色的台阶,在那一道道反复明灭的幽蓝色光芒里,看不清到底有多少阶台阶,仿佛没有尽头一般,那声音就是从那台阶的尽头发出来的。 “夭夭,我要上去看看,你要不要一起去?你若是害怕就留在这里等我。” 林清婉看到桃夭夭颤抖的身体,担忧的问道。 到底要不要上去看看?桃夭夭犹豫了片刻。 就在她迟疑之时,寂静的山洞内,忽然又传来了女子隐约的哭泣声,忽远忽近。 那个小精灵看到她们停了下来,不由的转身跳了下来,跳到了桃夭夭的脚边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她,身上发出柔亮的光泽。 “谁害怕了?”桃夭夭一咬牙一跺脚,骂了一句,“什么妖魔鬼怪我没见过,我可从来就没怂过,妖魔鬼怪们,你们听清楚了,姑奶奶才不怕你们,尽管放马过来吧。” 她说完之后,握紧手中的匕首再不犹豫的一路沿着台阶跟在林清婉身后前行。 她好不容易费劲了多少心血才一路闯到了这里,眼看着马上就能找到神戒了,她怎么能够前功尽弃,止步于咫尺呢! 就算前面是刀山火海,她也要闯进去看看! “夭夭,你走慢点,这样很危险,你等等我。” 桃夭夭突然健步如飞的走到了林清婉的前面,将她远远的甩在了她的身后。 林清婉看到她跑的太快,一转眼已经看不太清楚她的身影,不由焦急的在身后呼唤她的名字。 “没事,别担心!” 桃夭夭凭着她的一股烈气,急闯前行,然而她才刚刚无所畏惧大步朝前的走了不到一百步,却突然一头撞上了什么东西。 “啊呀!好疼啊!什么鬼东西?”黑暗里突然同时传来了两声尖叫声。 桃夭夭看着那排金色的台阶好似漫长的没有尽头一般。 可是却不曾料到她才走了没有多远就到顶了,她的速度太快,以至于到了阶梯的尽头却来不及收住身形,便一头撞了上去。 “啊?!” […]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表小姐討論-第二百四十六章 家人

小說推薦 – 表小姐 – 表小姐 心里没有了负担,王晞和陈珞高高兴兴地吃了顿饭,饭后还拉陈珞一起在花园里散步。 陈珞说起了他们的婚事:“我想把婚期提前,你觉得九月底怎么样?” 王晞愕然,想了想,道:“是不是皇上的情况不太好?” 陈珞心里隐隐涌现股自豪来。 他就知道,不管他和王晞说什么,王晞都能立马就明白他的用心。 这也算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吧? 陈珞笑了起来,低声道:“皇上昨天又发病了,这次连早朝也免了。太子呢,我从前有点小瞧了他,没想到皇上病了之后,他说动了皇后娘娘,让宁嫔在乾清宫侍疾。” 并没有胜利者的骄矜,颇为大度。 王晞反而担心起来,叮嘱陈珞:“太子是个宽宏大量的,可再怎么宽宏大量,皇上在时,那是你舅舅,是嫡亲的长辈,皇上不在了,新帝就是表兄弟了,人家还有嫡亲的弟妹,还有帮了大忙的舅舅、表弟,该远的还是得远着。 “不是有老话说什么,远的香,近的臭吗?我觉得还挺有道理的。” 这是怕他骄纵惹事?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的劝他。 但这感觉还不错! 陈珞笑道:“我知道了。你不用反复的提醒我。” 王晞却道:“其他的事我可以不反复的提醒你,这件事可得反复的提醒你。有时候我也会忘乎所以。” 她举例子说像我总觉得我是家里最小的,在祖父、祖母那里撒娇,在父母那里撒娇,可实际上我已经有了侄儿,比我年纪小,比我辈份低。 “我要是在家这样没事,要是出了阁还这样,我嫂嫂看着我长大没什么事,可到了侄儿媳妇这一辈就不同了。人家也没有和我接触过,也没有受过我的恩惠,凭什么就因为我的辈份在那里忍着我。 “这件事上,你也要提醒我才是。 “我们永远才最该互相提醒。” 王晞笑盈盈地望着陈珞,陈珞也跟着笑了起来。 身边有个清醒的人,总会少走很多弯路,这也是别人说的“妻好一半福”吧? 陈珞还没有成亲呢,就已觉得成亲是件非常好的事了。 他道:“你要是同意了,我这就去和大舅兄商量商量。” 王晞觉得都行,反正不管是陈珞还是他大哥,都不可能让她吃亏。 两人又说起了宫里宫外的事:“太子觉得既然皇上身体不好,七皇子就不用那么快的离京,就在京城呆一段时间,等皇上的病好一点了再去就藩好了。 “有很多臣子都觉得太子孝顺爱悌,可几位阁老却觉得太子这是想在事情没有完全落定之前,把七皇子放在眼前。反而对二皇子更满意了。 “我觉得几位阁老猜得还挺对的。 “庆云伯府的人都放了出来,抄没的东西也都完完整整地还了回去。 “就是五城兵马司的人不好办。 “有些是庆云伯府老关系,有些是糊里糊涂跟着去的,还有一些是被庆云伯提前就给杀了的。我寻思着这也不是件什么好事,何况我还没准备和庆云伯府坐在一条船上,我就怂恿着把薄明月给拉进来了,让他协办,我就一心一意地应付那些上门说情求情的人。” 说到这里,他特意道:“薄明月的婚期定在了十月,你可知道?” 王晞摇头,奇道:“他们家又没给我们家送帖子,我怎么知道?” 而且就算薄明月成亲,以两家的门第,薄家也不会给王家送帖子。 腹黑老公别过分 陈珞听到这样的回答却很满意,继续道:“说情的人倒好打发,就是我这样天天办这种事也觉得烦,没事的时候就去大皇子那边走走。 “宁郡王也挺机敏,据说以他年事已高为由,推荐大皇子去宗人府任宗令。皇上没有答应。但宁郡王私底下却屡次和大皇子说什么这个位置迟迟早早是你的。 “太子就想让大皇子先去宗人府再说。 “结果也被皇上驳了回来。 “看样子,他是记恨上大皇子了。 “但大皇子也说了,他之前不也一直闲赋在家,就算继续闲赋又有什么关系,总比丢了性命好。 “看样子也记恨上了。 “太子现在就怕皇上任性起来,把大皇子丢一个偏远贫穷的县州,让他去就藩。只好一直劝慰着皇上。” 王晞就问他:“你呢?还继续兼金吾四卫的都指挥使吗?” “二皇子只是做了太子,又不是登基做了皇上。”陈珞不以为然地道,“我当然还是继续做我的都指挥使。” 只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他这句话说了没两天,皇帝突然驾崩了。 人 在 江湖 飄 王晨暗暗着急。 […]

火熱玄幻小說 墨桑-第193章 此進彼進相伴

小說推薦 – 墨桑 – 墨桑 大军在江陵城外歇息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就拔营启程,一路急行,隔天傍晚,赶到汉水边上,在两岸驻扎下来。 沿江逆流而来,泊在鄂州城外的战船船船相连,在汉水上搭起两三座战船浮桥,连通两岸。 各处安排妥当,顾晞又带人往随州查看了一趟,一切皆如他的安排预料,顾晞一颗心放松下来,邀请了李桑柔,沿汉水而下,到江口赏月。 李桑柔带上了大常、黑马和窜条。 顾晞站在船头,看着离得老远,就笑的见牙不见眼,冲他不停挥手的黑马,失笑出声。 “是到江口赏月,又不是到对岸查看军情,你也太小心了。”顾晞迎下跳板,再看到大常身后背的钢弩和箭囊,唉了一声,和李桑柔笑道。 “现在的江上,空空荡荡,今晚又是月色明朗,小心无大错。”顿了顿,李桑柔看着船上垂手侍立的亲卫笑道:“你的亲卫必定都比黑马大常他们强,不过,我对他们不熟,不熟悉心里就没底。” “十万两银子都交割了,你还想着怎么护卫我?”顾晞有几分无语。 “现在是作为你的下属。”李桑柔认真的欠了欠身。 “要不咱们顺便去对岸……”黑马在旁边,头伸到李桑柔和顾晞中间,话没说完,就被大常拎到跳板上去了。 顾晞让着李桑柔上了船。 船顺着汉水,缓缓流至江口,下了锚。 宽敞的前甲板上摆着桌椅,顾晞和李桑柔一左一右坐着,看着平静而汹涌的江水,和头上柔润的明月。 大常、黑马和窜条三个人坐在船尾,对着江水明月,下钩钓鱼。 好久没吃江鱼了,有点儿馋。 缥缈大荒 百脸小小生 “等以后,咱们从这里顺流而下,一直到入海口,到那里赏月。”顾晞冲着江对岸举了举杯子。 “嗯,海上赏月,确实很壮阔。”李桑柔想着一望无际的大海,海上生明月。 “在江都城的时候,我们有了头一条船,我就带着大常他们,顺江而下,到海上赏过一回月。 大常说,月亮像大白馒头。” 顾晞噗一声笑出来,仰头看了看,认真道:“还真挺像。” 沉默片刻,顾晞看向李桑柔,笑道:“要是你们现在还在江都城,要是南北没打起来,还跟从前一样,太太平平,你不会只打理夜香行那点儿生意吧?” “当然不会,我不是买了很多船嘛,那个时候,我是打算先把沿江的码头帮抢过来,再看看运河沿岸的码头帮能不能动手,那条运河肥得很。 抢到码头帮,钱就多了,我就准备打海船,打个十几条大海船,然后入海,去做海盗。” 听到海盗,顾晞噗的一声,一口酒喷了出去。 “海盗是最挣钱的行业。”李桑柔看着顾晞,语重心长。 “你要那么多钱干嘛?”顾晞抽出帕子,擦着前襟上的酒水。 “不是为了钱,钱没有意思,挣钱有意思。”李桑柔笑眯眯。 “那你现在呢?做了顺风,下一步呢?”顾晞看着李桑柔,兴致十足。 “等天下太平了,打上十几条海船……” 李桑柔话没说完,顾晞就呛着了。 “海盗杀人如麻,你是为了挣钱,还是为了……咳!”顾晞用力一声咳,掩下了后面的话。 “龙涎香是从海上过来的,蓝宝石是从海上过来的,金刚石也是,棉布也是从海上过来的。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可是,是从海上哪儿过来的? 你说,有没有可能,有个地方,遍地都是蓝宝石,又有个地方,遍地都是龙涎香,还有的地方,遍地都是金子? 这样的地方,抢过来多好。”李桑柔笑眯眯。 顾晞呆了一瞬,哈哈笑起来,“抢过来多好!这话,也是。你喜欢蓝宝石?龙涎香?” “龙涎香味道那么重,我不喜欢任何有味道的东西。 蓝宝石倒是个好东西,足够硬,要是能切割下来,放到箭尖上……” 李桑柔想着蓝宝石的诸般用处,以及困于工艺的根本不可能,想叹气。 顾晞呃了一声,从眼角斜瞥着李桑柔。 是他糊涂了,她这么个人,一模一样的衣裳一做一打,连改个样子换个颜色都嫌麻烦的人,怎么会喜欢首饰熏香这样的麻烦事儿。 “宝石香料,多半是从西疆过来的,建乐城不是就有很多胡人,在马行街上开铺子,卖香料宝石。” 顿了顿,顾晞眼睛微眯,“建乐城的胡人铺子也就三五家,听说杭城有上百家,胡人往咱们这里贩运宝石香料,从咱们这里贩运上好的丝绸回去,丝绸都在江南。” “噢,那条路。”李桑柔喔了一声,“骆驼队是吧,带的货太少了。 我问过那些胡人,一次能有一百来头骆驼的驼队,就不算小了。 可一百头骆驼才能驮多少东西! 你见过大海船吗?一百头骆驼驮的货,也就半船。 […]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逢春-第337章 求助看書

小說推薦 – 逢春 – 逢春 永平长公主是个雷厉风行的人,但在庆春帝迷信长生这件事上有着足够的谨慎,无论突然见皇后还是见太子,都可能引起皇帝猜疑。 好在两日后就是她寿辰,有名正言顺见到太子的机会。 而这两日关于皇帝为了永葆青春残害豆蔻少女的流言越传越广,街上处处可见面色阴沉的锦麟卫驱赶、捉拿议论此事的百姓。 明面上百姓不敢再谈论,可是到了夜里,无数人家关起门来,不知暗暗骂了昏君多少次。 到了永平长公主寿辰这日,长公主府中没有大办宴席,百官勋贵只是派管事送来贺礼。 自迎月郡主失踪后,每年永平长公主生辰都是如此。 一桌家宴还是有的,往年太子会代表帝后前来给长公主庆祝,吴王也会前来,今年吴王还在禁足中,皇家这边来的就只有太子。 永平长公主青睐冯大姑娘众所周知,这日冯橙也陪在长公主身边。 太子心中煎熬,强打精神贺寿:“祝姑母安康如意,福乐绵绵……” 永平长公主听完祝福的话,笑着叫太子坐下:“今日没有外人,太子就不必多礼了。对了,这是冯大姑娘,你表弟的未婚妻,姑母把她当女儿看的。” 冯橙屈膝行礼:“民女见过太子殿下。” “冯大姑娘不必多礼,姑母视你为女,你又是玄表弟的未婚妻,那咱们就是一家人。” 太子好奇表弟的未婚妻是什么样子,面上温和矜持,却暗暗打量。 他早就耳闻冯大姑娘,而见面这还是第一次。 这一打量,太子暗道难怪玄表弟自定亲后春风满面,原来未婚妻是个绝色。 冯橙也忍不住抬眸看了一眼太子。 她要把太子模样记得牢牢的,将来方便救人。 二人都在打量对方,视线难免相撞,冯橙便大大方方笑了笑。 ARE SERVANT 太子意外之余,也笑了。 一个闺阁少女能在他面前坦然自若倒是难得,想来玄表弟的婚后生活会美满和乐。 转而想到得知的真相,太子嘴角笑意收起,心头涌上悲凉:但愿将来不会因为他害了国公府上下。 永平长公主不确定太子知道多少,用膳时面上毫无异样,等家宴散了太子提出告辞,才道:“太子若是无事,陪姑母在园中走走吧。今日姑母高兴,吃得有些多了。” “能陪姑母,是侄儿的荣幸。” 看着笑意浅浅的太子,永平长公主心中一叹。 她这个侄儿性情温和,行事周到,虽没有大能力,做一个守成之君足够了。 多年来她冷眼旁观太子与吴王相争,明面上并没表露出对哪个的偏袒。 她了解弟弟。 弟弟虽宠爱苏贵妃,皇后的中宫之位还是稳的,她作为一个掌过兵权的公主,支持太子反会让弟弟忌惮太子。 倘若有一日弟弟生出废后、废太子的念头,只要她活着,就休想如愿。 可她万万想不到弟弟走上了歪门邪道。 一个迷信长生的帝王,那就不是她弟弟了,她不能再指望他的良心。 园中的牡丹花开得热闹,红的、黄的、紫的、粉的,一簇簇一丛丛,宛若绚烂朝霞。 鸦青色的裙摆缓缓拂过打扫得一尘不染的青石路,永平长公主越走越慢。 太子走在永平长公主身侧,并无一丝不耐。 “琋儿。” 永平长公主突然开口,令太子一怔。 琋是他的名。 “最近你见过你母后吗?” “前些日子见过一面。” “苏贵妃复宠后?” 太子犹豫了一下,点头承认。 “那你母后可提过苏贵妃复宠的缘由?” 太子彻底被问住。 他猜不透姑母问这个的用意。 “母后没说。” 永平长公主挑眉:“那太子可有想过原因?” 安安稳稳等着继承皇位,太子可以谨小慎微,甚至怯懦,可要想与帝王抢那个位子不行。 要有勇气、有智谋、有承担。 […]

火熱都市小說 催妝 線上看-第二十三章 順利推薦

小說推薦 – 催妝 – 催妆 凌画觉得乐平郡王府之行应该会很顺利,但也没想到会出乎意料的顺利。 她与凌云深进门,一盏茶的时间都不到,亲事便订下了。 订下了亲事儿后,凌画趁热打铁,拿出黄历,与乐平郡王和郡王妃商议走六礼和婚期,乐平郡王和郡王妃更是十分相信凌画,几乎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她说哪个日子好,他们二人看着也挺好,于是,其乐融融地定下了好几个好日子,只等着钦天监按照这些个日子逐一给掐算一番,选出最好的日子。 萧青玉坐在一旁瞧着,若不是她自己事先早就同意,上门找的凌云深,此时看她爹娘这样,她怕是得闹翻天。 就问,天下哪有这样的爹娘,嫁闺女啊,一辈子的终身大事儿,同意的也太草率了吧?若不是她从小就受爹娘疼爱,她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他们亲生的? 几个人乐乐呵呵高高兴兴地商量到了晌午,在乐平郡王府吃了酒席,之后又料到了太阳快落山,凌云深和凌画才告辞。 乐平郡王喝的醉醺醺地拍着凌云深肩膀,一口一个贤婿,“没想到你酒量这般好,改日再来,咱们爷俩再喝个尽兴。” 凌云深酒量并不好,但是有个好妹妹,好妹妹有个好大夫,曾大夫制作的解酒丸,效用极好,他知道乐平郡王酒量好,若是真实打实地喝,他几杯就倒,根本陪不好老丈人,于是,早有准备,喝酒前偷偷赛了一颗解酒丸在嘴里,就着茶水喝了。 此时虽也有些醉,但不像往常,面上看起来带着七分醉意,其实头脑清醒明白的很,自然答应的痛快,“行,改日我再过来陪岳父饮酒。” 噬 情 乐平郡王连连点头,依依不舍地送凌云深上马。 乐平郡王妃酒量也还不错,今日高兴,拉着凌画也喝了不少,同样依依惜别,“过几日出京去江南漕运,要注意安全,多带些人护着。” 凌画的酒量不错,自然不需要什么解酒丸,实打实地喝了不少,挽着乐平郡王妃的手,与她道别,以前喊云姨,如今依旧,但比以前,更显亲密了几分,“云姨放心,我会注意的,一定赶在年前回来,过年的时候,还要给您拜年呢。” 乐平郡王妃连连说,“好,等着你回来给我拜年。” 见凌云深已上马,凌画也收了话,上了马车,兄妹二人一起离开了乐平郡王府。 人走后,乐平郡王还依依不舍,“贤婿,早日再来啊。” 萧青玉实在受不了了,上前一把拽住乐平郡王的胳膊,将他往回拽,“爹,您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女儿了?” 她还没嫁给凌云深呢,就已经没地位了,以后嫁给她,她爹是不是只认女婿不认女儿? 乐平郡王呵呵地笑,“女儿啊,能嫁给凌云深,是你的福气。” 萧青玉:“……” 凌云深是不错,但至于吗? 她不想理乐平郡王了,转身又去挽乐平郡王妃手臂,“娘,您怎么回事儿啊?怎么答应的那么痛快?多少也要矜持一下啊。” 乐平郡王妃嗔了她一眼,“矜持什么?为了你的婚事儿,你知道我和你爹操心了多久了吗?整整两年了,这个你不喜欢,那个你也不要,问你想嫁什么样儿的,你又是那么苛刻的条件,我和你爹都没敢往云深身上想,今儿他既然上门求娶,我们俩自然要快些答应,赶紧把你嫁出去。” 萧青玉:“……” 打眼 小說 行吧,是她低估她这一对已经为她婚事儿烦透了心的爹娘了。 洱 她故意说,“可是我怕他啊。您和我爹忘了吗?” 大天使路西菲尔 爱新觉罗·凤 “怕什么怕?夫君又不是先生,你又不必听他授课被他打板子,有什么可怕的?”乐平郡王妃一副这都是小事儿的表情。 萧青玉彻底服气。 乐平郡王凑过来,“云深那小子,什么时候酒量这么好了啊?” 乐平郡王妃也纳闷,“是啊。” 她转头问萧青玉,“你知道吗?” 萧青玉自然知道,昨儿那兄妹俩商量解酒丸时,她就在桌上吃饭听着的,她十分赞同凌云深喝酒前偷吃醒酒丸,因为她爹实在是太能喝了,一般没有点儿酒量的人,真陪不好他。 凌云深要做他的女婿,那自然在酒桌上,不能矮了气势。 但她胳膊肘往外拐的事儿,就没必要告诉她爹娘了,所以,她摇头,“我怎么知道?” 乐平郡王妃说,“云深性子稳,以前酒量不少,大约是藏着,克制着分寸的。” 乐平郡王没心眼地说,“嗯,那他以后在我面前,大可不必藏着了,我是不会往外说的。” 夫妻二人一边就着酒量的问题,又大夸特夸了凌云深一番,萧青玉听的无语,转身走了。 凌画上了马车后,靠在车壁上,晕乎乎地说,“云姨太能喝了。” 乐平郡王与郡王妃,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一个赛着一个的有酒量。 琉璃唏嘘,“今儿这事儿太顺利了。” 谁能想到那夫妻俩,对三公子满意成这样?小姐都没想到,三公子自己都震惊了。 “三哥本来就好。”凌画若是真说起来,也能说出一大堆凌云深的优点,“三哥读书好是其一,七岁时,被人誉为神童,可惜,唯一迷的是,他逢考必睡着,以至于,没办法金榜题名,入得朝堂。” 琉璃点头,“算起来,在小侯爷之前,的确是三公子十分被人瞩目。只不过后来小侯爷实在是文武双全,惊才艳艳,这才盖住了三公子的才名。”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催妝討論-第二十二章 求娶相伴

小說推薦 – 催妝 – 催妆 凌画又玩了一会儿小老虎,才放下。 她想着明天的事儿,对琉璃说,“我要好好睡一觉,明儿去乐平郡王府,帮着三哥,好好哄哄他的未来岳母。” 琉璃诚实地说,“我觉得您不必怎么哄的,乐平郡王妃一直喜欢您,同样也很喜欢三公子,有三公子给她做女婿,怕是不知要乐成什么样儿。” 不说小姐从小就与荣安县主好,这三年除了为了赶婚期回来这次没携礼而归外,以往每回外出回京,除了给荣安县主的礼外,还有乐平郡王妃一份。 哪怕不说外出带礼回来的心意,只说小姐名下的产业,珍宝阁,胭脂水粉朱钗首饰铺子,有新货,给荣安县主送去一份,也会给乐平郡王妃送去一份。 乐平郡王妃能不喜欢她吗? 不过,乐平郡王妃本来也是一个挺好相处挺和善的人。 凌画抱着被子点头,“也是。” 确实没什么好担心的。 琉璃熄了屋中灯,凌画早早睡下,一夜好梦。 第二日,清早,凌画起来梳洗打扮,也派琉璃去嘱咐凌云深一定要打扮一番。虽然她不嘱咐,凌云深也会打扮,但是把琉璃派去,也能帮他参考一二穿着。 凌云深挑出锦绣坊送来最好的绸缎,穿在身上,琉璃来了看过后,又提点,“三公子忘记佩戴配饰了,选一块最好的玉吧!” 她想起来,“万一乐平郡王和郡王妃十分痛快的答应了呢,三公子就解下身上的玉佩,做定情信物。” 凌云深觉得有理,转身找了一块上等的好玉佩戴在身上,对琉璃笑着说,“你倒是挺会。” 琉璃很骄傲,“看了小姐与小侯爷从相识到大婚的经过,若是学不会这些,那该多笨?” 凌云深:“……” 他很想说,你不是眼里心里只有剑吗? 琉璃很小的时候,就来到了凌画身边,与云落等人一样,凌画当她是姐妹,他和凌云扬也当她是妹妹,一直觉得,七妹不放她回家,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回了玉家,妹妹身边没了她,该少多少乐子。 凌云深到前厅的时候,凌画已经到了,二人一起吃了早饭,然后一个乘车,一个骑马,一起去了乐平郡王府。 昨儿萧青玉回到乐平郡王府后,自然提也没提今儿凌画与凌云深要登门的事儿,她就想看看,她爹娘突然看到二人上门来提亲,会是什么表情。 昨儿凌画就给乐平郡王府下了帖子,帖子下的很郑重,说今儿与凌云深一起前来拜会,乐平郡王和郡王妃虽然纳闷,问萧青玉,萧青玉摇头说不知道,二人也猜不出来,但却吩咐府中的下人打扫庭院,然后又吩咐厨房备明日的酒席。 萧青玉觉得吩咐厨房备酒席这个操作是可以的,但打扫庭院不至于吧? 她问乐平郡王妃,“娘,您这是……又不是迎接皇上,是不是有点儿郑重了?” 乐平郡王妃瞪了她一眼,“你懂什么,我看画画下的帖子郑重,她又是与三公子一起来,指不定是什么重要的事儿要找你父亲,咱们府里,自然也要郑重些。” 萧青玉,“……” 好吧!她娘仅从一个帖子,就能领悟这么高深的门道,她由衷佩服。 于是,这一日,凌画和凌云深上门,发现乐平郡王和郡王妃早早便在大门口等着了,乐平郡王府内,门庭清扫的十分干净,不染纤尘,仆从们十分规矩,衣着光鲜,只等贵客登门。 萧青玉本来不想来门口迎凌画和凌云深,但无奈一大早,就被她娘给拽起来了,催促她梳妆打扮,然后跟着她和她爹一起迎客。 若不是萧青玉十分肯定自己没告诉她爹娘,也十分肯定凌画下的帖子里没告诉她爹娘这件事儿,她都怀疑,她爹娘是不是未卜先知了。 凌云深看到门口迎着他们二人的乐平郡王和郡王妃以及萧青玉和府中下人们,沉默了一下,继而又被这副阵仗弄的紧张了一下,眼神不由得带了那么点儿询问之色看了萧青玉一眼。 萧青玉小幅度地对他摇了摇头,她真没提前说。谁知道她爹娘会有这么高的觉悟呢?她也很惊奇的好吗?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凌画从马车上下来,也被这个阵仗弄的惊讶了一下,也看了萧青玉一眼。 萧青玉只能又对她小幅度地摇了一下头。 凌画和凌云深对看一眼,也明白,大概是昨儿她那封帖子的原因,下的实在是太郑重了。 兄妹二人都是聪明人,齐齐上前对乐平郡王和郡王妃见礼。 乐平郡王和郡王妃连忙说免礼,乐呵呵地带着凌画和凌云深进了会客厅。 到了会客厅落座后,彼此说了一会儿闲话家常,由乐平郡王出声问,“以咱们两家的交情,你们何必下那么郑重的帖子,有什么要紧的事儿,说就是了。” 这些年,不止乐平郡王妃的朱钗首饰美衣华服凌画包了,就是乐平郡王喜欢的古玩玉器,凌画也送了好几样,都是送到他心坎上的东西。 凌画笑着说,“是有一桩要紧事儿,但这桩要紧事儿,不郑重可不行,是必须要郑重的。” 乐平郡王“哦?”了一声,乐平郡王妃也看着二人。 凌画转头看向凌云深。 凌云深立即站起身,对着乐平郡王和郡王妃郑重一礼,“云深心仪荣安县主久已,听闻郡王和郡王妃正在为县主择婿,不知郡王和郡王妃是否放宽严苛的条件,考虑云深一二?” 乐平郡王:“……” 乐平郡王妃:“……” 凌云深要求娶他们家的这个一直怕他怕的见了他就躲的丫头? 二人十分懵,确切说,是被震懵了,非常震惊。 诚如萧青玉自己所想,乐平郡王和郡王妃还真是没敢考虑凌云深,给萧青玉选婿时,把他直接给略过去了,他们觉得,凌云深要娶,以他的性子,也是要娶温婉大气的大家闺秀的。 而他们家的这个女儿,大家闺秀的做派只是在人前装装样子罢了,私下里,是没多少闺秀的礼数的,尤其是在自己的府里,想歪着就歪着,想躺着就躺着,有时候连房檐下的台阶上都坐,甚至,果子熟了的时候,她还自己爬上树去摘,好好的裙子刮破了,训她时,她还会理直气壮理所当然地说,“怕什么,一条裙子而已,画画还会送我新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