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醫路坦途 ptt-880 睡不着了!鑒賞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各个科室,上头了。
真的上头了,大水漫灌的时候,大家没压力,觉得医院好了,钱多了当然高兴。至于去发展,至于去提高,有这个想法,但不强烈。
就如同晚上要发誓明天早上一定要怎么怎么,结果第二天,该吃吃该喝喝。
现在不一样了,差距一下就出来了。
比如骨科的主任,一年下来五十万,觉得已经抵达人生高峰了。不光不用拿器械分成还不用担风险。
10億風騷老闆娘
结果,现在不行了,以前看不起的皮肤科,以前进手术室,都不敢大声说话的皮肤科,一下就抖起来了。
“同志们,是不是觉得现在有点危机感了?”骨科的晨会上,骨科主任一脸严肃的问道。
医生们都点着头,一脸的不好意思。而真正有压力的是护士们。
年薪十六七万,好像不多,可在茶素直接让很多人都眼红了。而现在人家皮肤科的护士这一次,高一点的差不多能拿三十万。
这是什么概念?这代表的不是其他人也能分到这么多,这代表的是以后会有更多更多的人来竞争这个位置。
都不用猜,估计明年茶素医院,将有一大批硕士级别的护士到来。这都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那么问题来了,以后还能这样安稳的拿高工资吗?
甚至有些护士和医生都想让医院回到以前,虽然钱不是很多,但安心安稳啊,没有危机啊,现在,钱多了,可尼玛睡不着了。
……
惟愿宠你到白头 师滢滢
大清早,张凡刚进行政楼,就看到王红在行政大楼的值班室里呆着。一看张凡,王红就利索的出来了。
“张院,今天不知道怎么了,茶素信用社的理事长早早就来了,而且还带着人守在了您的办公室门前。我没开您办公室的门,把他们请到了我办公室里了。”
“这TN的有内奸!”张凡一听就火上头了,昨天刚从商行提的钱,下午就有人守在门口了,能不生气吗。
华国的很多职能部门很有意思,比如说警察、工商、地税,银行还有医院,这些部门不光被地方政府管理,而且也接受直线的上级管理。
比如茶素这个信用社,老早就打茶素医院的注意,最近甚至都有领导到张凡家做邵华的思想工作,而且还想聘请邵华去信用社当个什么主任。
邵华给张凡说,“当年老娘这么优秀才是个柜员,现在才让老娘去当主任,我才不去呢!”
虽然说的好像很好笑,其实邵华也是明确告诉张凡,我不会扯你后腿的。
家里工作没做通,现在直接来单位了。
信用社的理事长做梦都没想到啊,茶素医院竟然成了茶素地区流动资金最多的企业。
茶素地区的银行也有特色,因为没工业,而且商业也是围绕季节的。
比如春天,贷款的人比较多,大多数都是春苗啊,买各种的畜牧幼崽,到了秋季,卖了粮食牛羊,然后存款。
说实话,这地方的银行,不是靠谁的体量大,而是靠谁的营业点偏远。
所以,当茶素医院冒头后,一下让银行发现一块大大的肉块了。比如说茶素信用社12年的目标,存储数额是3个亿,说个不好听的话,只要拿下茶素医院,躺着都能年底拿奖金了。
可尼玛谁能知道,以前一个吃低保的医院,现在竟然这么厉害了。
张凡骂骂咧咧的上了电梯,银行的这些领导,他实在不想打交道,因为对方太黏糊了。
王红一副抓贼的老猫一样,悄悄给张凡说:“是不是古丽跑去银行显摆被人家知道了?”
“肯定是!”
出了电梯,人家来的小干事一看,直接一边喊理事长一边朝着张凡跑。
“哎呦,张院啊,好久不见啊,上次社里组织体检,咱医院的医生给我说脂肪肝,给我说了一些平时注意的事项,嗨,我回去认真的执行了,没想到啊,现在您看,我小肚子都下去了!”
理事长是一个中年男人,也算不上胖,就是微微有点发福,一脸的笑意。
人家说话就是好听,这一说,张凡心里的不耐烦也少了很多,因为人家是客户!
“哎呦,今天这是来复查吗?应该的,应该的,你们工作忙,是要复查的,不能一次体检后,就不管不顾了!体检不是万能的,特别是你们这些领导,一定要爱惜自己的身体。”
“额!是,是,是,是来复查的,不光是我,还有单位里上次体检有异常的,这次也是要复查的,就是想走张院的后门,给医院的医生说一说,让我们插个队什么的。”
“哈哈,小事,小事啊!”张凡笑着和对方握手,然后请进了办公室。
信用社的理事长心里嘀咕:“哎,传说中的蚊子飞过去都要拔个腿的张院,真的是名不虚传啊。”
其实对于人家来说,复查体检才几个钱,可就是有一种,被绑架的感觉。
但,对于张凡来说,就算是苍蝇腿也是肉,这种有钱的单位,你不抓,就就被人抓了,谁让他今天送上门来了。
早些年的时候,私人医疗企业,不能单独成立体检方面的,后来国家放开了,一下就出现了很多很多单独体检的企业。
这个行当看着投资大,其实投资是小头,比如说CT核磁的,买几台医院淘汰的仪器,对于老板们来说,真不是什么大事。
弄个上千万,装修做的豪华一点,来体检的人,谁知道到底这个核磁是不是主流的。
这个单独体检的企业比开私人医院省钱多了,雇的人又少,纠纷还不多。
最最费钱其实不是设备,而是拉助拳的。你当地没有助拳的,怎么可能拉到体检的呢?这个真不是夸张的,一年收入的百分之六七十都花在拉助拳的上面。
茶素医院的体检中心,是所有有中心名字里面业务最轻松的。张凡他们当时想着,医院强大了,体检难道还用去做广告?
结果,想差了,来体检的个人比较多,集体体检的茶素政府是固定的,其他单位今年来了,明年说不定就去私人体检中心了。
难道企业领导就不知道,茶素医院的设备好技术高?这里面道道很多的。
最简单的,有一年运管处不知道是钱太多了还是怎么的,给当地运用车辆的司机免费体检。
这是好事!
出租车司机,大车司机,一些人有时候真的舍不得去体检。
可一体检,出问题了。
比如做个彩超,然后告诉人家,出大事了,你这个有胃癌了,最好去某某医院找某某主任给你做个手术。
君臨九天 不樂無語
这尼玛真是骗人都不专业一点,你好歹下个胃镜说胃癌啊。司机吓的腿都发软了,一家人靠自己养活呢,这要是出问题了,一家人不得饿死?
然后司机拿着体检报告来茶素医院的体检中心。一检查,屁事没有。
司机当时就拍着大腿骂,一边哭一边骂,一边哭一边骂。真的,普通老百姓经不起这样吓唬的。
至于什么假签字,不做病理就给你出报告,真的,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人家做不到的。
公立医院,脸难看,话难听,但他不敢作假,一旦被发现,他这个饭碗以后就端不住了,弄虚作假的成本太高,而一个检验报告双签字,这玩意人和人都会防备的。
职场上,最怕的就是有把柄在同事手里。
这也是为什么保外就医必须要公立医院出具报告,因为公立医院的报告,能不能弄虚作假,可以!但风险很大,比如参与的人哪天吵架或者心理不舒服了,转手就把这个事情给举报了。
当年就有这么一个,一个什么局的局长,被管饭了,然后想弄个保外就医。找到了医院的副院长,副院长胆子奇大,接了。
然后所有的流程都成功,最后让检验科的检验师出报告,检验师一看,尿样被换了,直接不签字,让主任签,主任也不签,让副院长自己签。
副院长没辙了,这个货也是个脑残,他竟然事后给检验师穿小鞋,检验师直接把事情闹大了,连哭带骂的跑去政府的几位告状去了,副院长吓的当时就尿裤子了。
不惹事不怕事,很多人会给自己的孩子说,可是这个不怕事,到底怎么才不怕,家长没给孩子说清楚,怎么不怕,才是精髓。
进了办公室,王红给倒水泡茶,然后说了一句:“张院,等会普外的有两台胆囊癌的手术需要您去做一下,难度比较高,他们没把握。”
张凡点了点头,心想,这个货终于开窍了,有些人有些事就是这样,不给压力,好像是对他好,其实压力才是成长进步的唯一条件。
这个一点都不是夸张的,比如某个大佬的孩子,一出手就是百里侯,这个孩子的履历也耀眼,金毛最好的大学硕士毕业,然后干了几天,干不下去了。
这种人,上级不会给穿小鞋,同事会巴结,可他就是干不下去,因为一点点压力,他自己就已经崩溃了。
信用社的理事长一听,一点都没不自然。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醫路坦途笔趣-865 流光易逝閲讀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有句词说的好,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进入饭店包厢后,张凡看到秃了顶的男同学,封了胸的女同学,这才忽然感觉到自己已经毕业好几年了。
“呦呦呦!呦呦呦!张院长来了!快看啊,张院长来了。”一群人很是热情的涌过来和张凡打招呼。
胖子拍掉了张凡的手,直接把张凡楼在了怀里。肥硕的胸膛,让张凡如同碰到了海绵上,本来就很有丰满感的胖子,毕业这几年更是肥硕的上了一个层次。
又高又大,说他是相扑运动员,都不会被怀疑。圆圆的脸蛋微微一低头,下巴颏下就像是挂了三四个肉褡裢一样。拥抱完了男同学,接着就是女同学,不过拥抱变成了握手。
要不是发量的减少,男生的变化不是特别明显。可女同学就不一样了,的当年青涩的如同苹果的姑娘们,化妆后明显就已经是都市丽人的架势了。
“张院啊,记得我不?”其中明显一个很是漂亮的女同学,千娇百媚的问张凡。
“什么张院不张院的,老同学别寒颤我了。”其实张凡是真没认出来。女人一身时髦的大衣,肩膀上披着像是三个包头的丝巾,脸蛋的粉彩弄的也不知道是天然的红润还是后天的混润。
张凡想了半天愣是没想出来。
“没良心的,当年你创业的时候,我还组织过宿舍的同学们支持过你!”
她这么一说,张凡忽然想起来了,这不是龅牙妹吗,当初自己卖方便面卖鸡蛋,这姑娘拉了半个宿舍楼的妹子来买吃的,张凡还挺高兴,以为遇上了贵人,结果等买卖结束后,她竟然要抽成,真的张凡当时都没想到,卖个鸡蛋都能被收保护费。
这个妹子当年就鸡贼鸡贼的,现在经过社会油锅的翻滚,说话更是好听,张凡卖鸡蛋,都成了创业了。
龅牙妹当年就挺漂亮的。肤白貌美,就是牙齿微微有点前突,看来这是毕业后专门弄了一次,也不知道是谁的手艺,弄的和明星一样。
同学中,大部分都进了医院,有少部分出了学校就改了行,比如龅牙妹先去了西门子跑销售,后来又去了魔都当药代,现在混成了西北片区的负责人。
这个负责人可不是药厂的负责人,而是销售药品分公司的负责人。这里面的道道太多,张凡到现在都还没搞清楚。
比如强生的骨科器械,人家进入华国后,不是直接从总公司出货,而是又弄了许许多多的分公司做为专门销售企业,和总公司是独立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弄。
龅牙妹一边和张凡打招呼,一边也没冷落了其他人,招呼着大家落座。
这群人一看就能看出来,面带微笑安静就做的都是一般医院的医生,而略微有点张扬的是三甲医院的医生,或者在一般医院有点身份地位的。
至于全场最热情的就是搞药代的龅牙妹和私人医院的太子大胖子了。
“我们这帮同学,年年聚会,就你一毕业后杳无音信。等大家发现你在哪里的时候,你小子已经成院长了。不厚道啊!”胖子一边搂着张凡,一边说着话。
当年胖子和张凡是两类人。一类是忙着炮火连天的,一类是忙着找食的,接触不多,可也没什么纠纷,毕竟都是成年人了。不过现在弄的张凡好像和胖子当年关系特别好一样。
如果要是其他人比如说鸟市的老板这样,张凡会厌恶,可不知道为什么,让胖子这么搂着,虽然知道胖子做戏的成分明显,可就是没有厌恶感。
或许这就是同学吧!
落座后,龅牙妹捏了一下张凡的衣服,然后捂着嘴小声的给胖子说道:“胖老板,以后穿衣搭配学着点张院,瞧瞧你,logo恨不得贴在脑门上,你再看看人张院,低调的连衣服的牌子都找不到,人家这个衣服估计能换你好几套阿玛尼。”
张凡的衣服全是邵华给弄的,这套衣服还是张凡昏迷清醒后,邵华给买的说是去去晦气,具体多少钱张凡还真不知道。
“这能一样吗,我不弄个大标志人家还以为我是餐厅的厨师,张院人家要低调,懂不懂。”胖子也小声的说。
其实两人小声说,不是刻意拉近关系,而是为了不让其他同学难受。虽然医生的收入高,可这个玩意是有对比的。和普通工人比,医生的工资是高。
可和老板比,和代理一个大区的药代比,医生的哪点工资,连零花钱都不算。
张凡心里还是挺满意的,虽然同学们毕业了,都混进了大染缸,可也没攀高踩地捧高,大多数人还是很亲热的。也就是混的好的身边,多了几个围在身边的人而已。
寒暄了几句,胖子就吆喝着起菜。
“来,大家先尝尝我弄的好茶,这个我平时都舍不得喝,珍藏了好久的,知道不当年咱的大师哥存的几克普洱和我的这个是一批的。”
“哪个大师哥啊?”一个县医院的小伙问了一句,这小子现在是县医院的医务处的主任,早就脱离了临床,微微翘起的肚腩,像领导多过想医生。
“当年你就学习不好,连大师哥都不知道,鲁大哥啊,这都不知道,怎么当的主任啊。你看人家张院,他也不知道,可人家就能耐的住性子,就是不张嘴问。”
哈哈!气氛一下就起来了,刚来的陌生疏离感一下就没有了。
金黄色的茶水从茶壶里面倒了出来,胖子殷勤的给大家倒好以后,“尝尝,尝尝,我也是第一次喝,也就是你们了,不然这个茶叶我得收藏起来,传给我儿子。”
显摆够了,然后一群女同学就开始奚落胖子了,“胖子,你上当了,这个茶不行。”
“你不懂,你就知道那个口红贵。”
一群人哈哈大笑。同学里面没这样的活宝,聚会也挺没意思的。
没一会,菜就上来了,一边吃,一边聊,胖子出茶,龅牙妹出酒,估计两人提前商量过。
白酒是剑南春,甜酒上的是祁连冰珠,不想是上矛五粮那么张扬,可档次也不差。
很多同学都不喝酒,比如三甲的几个外科医生就不喝酒,可也有好酒的,比如医务处的主任,胖子还有其他几个。龅牙妹和胖子毕竟接触的人不一样。
两人在一群同学面前,他们就像是成年人,而这群同学就像是小学的孩子,乖巧的令人心疼。
喝了一会,龅牙妹非要和张凡喝个交杯酒,说张凡当年欠了她好多。大家起哄,到底欠了啥啊,龅牙妹就是不说,张凡也不好意思说她当年要抽成。
其实当家都知道,张凡当年穷的叮当响,可也理解现在的龅牙妹,谁都不容易。
前半场,大家一起闹,后半场,就成了各自找队了。
找张凡的先是胖子,“我想弄个整形医院,你有这方面认识的大佬没,给介绍一下,我取点经。”
“整形啊?”张凡想了想。“魔都旧院的院长我熟悉,你要是着急,我明天联系一下。”
“额!”胖子吧唧了一下嘴,拍了拍张凡的肩膀,“兄弟,你这个太大了,我学不来啊,能不能弄个小点的,你一开口就是江湖大佬,我一小门脸的敢去招惹吗。”
“行,我问问,边疆整形一般,这个还是首都和魔都的比较厉害,你大概想要个什么级别的,我帮你问问。”
“主任级别,三甲就行,你别一弄就给我弄个行业翘楚。”
胖子走了。
龅牙妹凑了过来,“你说当年我就图了你几个鸡蛋钱,还没图到手,当年我要是图你这个人多好,老娘现在也是院长夫人了啊!”
“你就扯吧。”张凡笑着给龅牙妹倒了一杯温水。龅牙妹在西北当代理,求同学的地方多了,一圈下来,略微有点高了。
“哎,都是命啊,谁让我眼里只有鸡蛋呢!听说你们医院要弄个药厂?”
“嗯,就是小打小闹,为了方便科研。”
“小打小闹,你也太瞧的起这个词了,他们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啊,现在进入华国的药企,能动的都动了,甚至江阴那边的药厂都停办了,就是撤资给你让路。”
张凡是真的没想到,动静这么大。不过脸上也没什么表情。
“主要是合伙,资金方便我们不参与。”
“行了,你和当年一样的贼,别人都说我鸡贼,其实你才是最鸡贼的。我也没啥求你的,就是到时候同等条件下,给我偏向偏向。”
“呵呵,行。”
接着就是三甲医院的几个外科医生,他们倒是直接,“你小子怎么和祖系拉上钩的,你知道不知道,现在我吹牛,都是我同学是未来的祖系掌门!
我要是以后有个什么科研,你的帮我一把。”
一群人离开后,县级医院的医生和张凡倒是没怎么聊,就是碰杯聊了近况,最后过来的是腆着肚子的医务科主任。
这小子当年就是积极分子,学校里面混的不错,什么社团领导,什么学生会干部,成熟的很早。不过家里条件一般,最后没留在省会去了县城。
要是稍微有点背景,这小子估计还能混的更高一点。
“领导,这个医院得有自己的人,你家大业大的,没个知心的人给你看门是不行的。你瞅着我咋样,啥时候给我调到茶素去。”
张凡知道,这家伙是开玩笑。一个医院的调动,本省内都不容易何况是跨省呢。
“行,明天我找兰市老大聊一聊。”张凡也跟着吹。
“哈哈,把你能的,不过你小子不仗义,一走就没了音信,微信也不回话,群里也不说话。要不今天见你没变,我还以为你都忘了我们是你同学呢!
我也不多说了,这是我电话。以后来兰市,别麻烦别人,车接车送的,我就给你办了。”
闹到晚上九点多,其他人要唱歌,张凡说明天还有手术,不太想去,可胖子有点高了,拉着张凡的手就是不让走。
张凡无奈,刚出门就看到王红带着三乙医院的司机在门口以后等候了。
“这是弟妹?你小子,带老婆来了,也不让人家进来,不行,不行,得重新开席,怠慢了,怠慢了。”胖子明显高了,路都走不稳,想和王红握手,伸手了三次都偏到一边了。
“这是我同事……”
“我是张院的院办主任,张院不能喝酒,我担心出事,就过来了。”
花開艾莉絲
这一说,本来要闹着唱歌的人,也不闹了,就胖子还在一边搂着他的前女友,“钱柜,钱柜,今天我买单!”

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醫路坦途 臧福生-835 哆嗦鑒賞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秉承着战略上要藐视,战术上要重视的原则,张凡不光要忙着要准备所有的数据,还要对答辩的人进行演练,别觉得好像多此一举。
张凡对于其他事情或许没什么经验,可一旦牵扯到利益牵扯到钞票,张凡是心里明白的很。
因为这次去答辩,不光是医院的发展,可以说一旦成功,直接影响一个地区绝不过分。甚至依托这个实验,牵扯的人员就数不胜数了。
这玩意,就像是一锅饭,一旦茶素这边成功,近几年内可以说,医疗方面不会有大的动作,因为国家的钱袋子也是有数的,不是无底洞。
而且,最主要的是,判定人员是专业人士,答辩人员也是专业人士,做主的往往不一定是专业人士。
说白了,这个成功与否其实就是非专业人士看着两帮专业人士吵架,谁的理由更充分,谁的准备更充足,谁就有可能取得非专业人士的认可。
这玩意国家被糊弄的也多了去了,比如什么水变油之类的高科技。
所以怎么说呢,就是条条大道通罗马,就看你怎样让别人或者说国家支持你的这条道。
以前的时候大家还不聪明,很少人靠着糊弄国家发家致富。现在这样的能人也多了,糊弄个什么名头,只要弄下来国家的支持,立刻摇身一变,就能大金链子小金表的去会所挽救失足少女。
所以,现在国家也变聪明了,不能你说啥就是啥。
可这个答辩又不是硕士博士答辩,要谦虚谨慎,要给答辩老师给个好印象。
这玩意就是要朝着我最牛,你们说的都不是问题去的,不然就小看了可以说是能让国家大动干戈的动作。
院士们也积极加入进来进行一些预防性的演练,赵燕芳和路宁更是对实验的数据再一次的审核。
“现在我们唯一的问题就是你做的那台手术。”
办公室里,张凡和几个院士还有赵燕芳路宁他们凑在一起,也算是答辩前的最后一次碰头会议了。
“我们一共进行了六百多例的患者实验,发生并发症的如过敏、患者不耐受共有七例,发生疑似重症一共有一例。”
路宁接着夏院士的话,直接把不良数据报了上来。
如果一个新药,按部就班的进行上市前的实验,这种数据就算不是最好的一批,也可以说是合格的一批。
但,问题就是在因为国家的需要,茶素的新药不会按部就班的进行实验。先论证,然后直接走三期试验,然后上市,接着在反过头来慢慢充填药物缺乏的各种数据和实验。
所以,千说万说,现在就是缺乏最最根本的数据,这才是张凡他们头疼的。
因为治疗重要,安全也重要,不能因为治疗一个疾病又造成了另外一种疾病,比如当年为了戒断阿片类上瘾患者,弄出了一个海螺硬,这尼玛是戒断了阿片类的成瘾性了,因为经过海螺治疗后的患者,对于阿片类已经没什么反应了。
“患者手术的时候就已经明确,非药物造成的窒息!”张凡颇有一种不耐烦的表情。
“你说了不算,没有病理标本,口说无凭!”
这尼玛总不能杀了患者弄个标本把,“这还讲不讲道理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我们不讲道理,因为我们的数据不详实,给了别人找毛病的机会!”赵燕芳插了一句嘴。
张凡恼怒的瞅了一眼,心想止吐药都给老子弄成了封门条,到底是站那边的。
其实也是张凡实在无奈了,这才有点恼羞成怒。虽然心里也清楚,现在越能预演的真实,到时候越发的应对轻松。
就在张凡都要跳着骂街的时候,欧阳在桌子下面轻轻的踢了踢张凡的小腿,然后对着张凡微微扭了扭嘴。
这种小动作,根本就不会被发现,谁也不会想到,张凡他们有这么的默契。
老太太嘴一扭,张凡微微朝着扭嘴的方向一看,就明白了欧阳的意思。
老太太的意思就是:傻小子,你着急啥,对面旁边做这个六个罗汉呢!
醫 妃 權 傾 天下 小說
张凡一下就明白了,然后拿着茶杯一边喝茶,一边掩饰调节了一下自己脸上的肌肉。
放下茶杯的时候,张凡的脸蛋上已经昂扬出相当亲热和自信的笑容了。
“行了,咱们的同志差不多真实到发现了所有的问题,现在又请各位院士点评!”
夏老头撇了撇嘴,瞅了瞅罗院士。数字的瞅了中庸的,中庸的瞅了肺科总院的,肺科总院的瞅了瞅后来加入的华国微生物的……
“呵呵,茶素的同志们工作作风扎实……”夏老头一看就知道,要是不出点力,估计这位张凡同志会炸毛的,现在也没时间拿捏这个小子了。
“这个方面不用太担心,就算这个危重患者是新药引起的,但也不能磨灭了新药对TB耐药菌株的杀灭作用。”
张凡和欧阳对视了一下,张凡眨巴着眼睛,意思就是说:行了,人家都不担心,咱有啥可操心的,这方面,我们还是没人家有办法。
戴維卡諾阿爾蒂梅特
欧阳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看了一样赵燕芳。
意思给张凡说:对,但是也不能大意,最好还是让赵燕芳打听打听。
……
医院里,实验室这边如同造了土匪进城一样,所有的资料全部被搬上了军车。
然后闫晓玉站在大门口带着医务处、总务处的工作人员为张凡他们壮行。
这次全程都是茶素地区的部队负责的,都没去茶素机场,直接拉着张凡他们到了另外一个城市,也没进城,直接一头钻进了大山里,然后就看到几驾好几个螺旋桨的直升飞机等待着。
“这个还没咱医院的飞机大呢!”王红小声的说了一句。
张凡就当没听到,可欧阳耳朵里面不装棉花,立刻转头对王红说道:“懂不懂纪律,有没有学过保密条例,再有下次,你就回医院,这是你能评价的吗?”
张凡他们也没多询问,一切听指挥。
上了飞机,带着皮帽子的机组人员,对着带队的欧阳敬礼:“首长好,飞机准备完毕,是否马上起飞,我们将在荷花基地降落。”
欧阳歘的一下,站了起来,“好,现在起飞!”
动作利索的都让张凡觉得老太太要跳飞机了。
噗噗噗噗!几个小时的飞行,说实话难受,就像是一个超大型电风扇在你耳边不停的划拉一样,而且飞机上的座位窄的只能挂个屁股边,真难受。
一行人进入基地后,都没进行休息,直接又上了一个大肚子的飞机,张凡也不知道啥型号,反正没在飞机场见过。
他其实要求也不高,凳子宽不宽的无所谓,只要不要和茶素以前的小飞机上了天就变成拖拉机就行。
可没想到的是,虽然没颠簸的和拖拉机一样,可这个飞机开的如同茶素的公交车,横冲直撞的,说下降就下降,说上升就上升,张凡寻思,尼玛你这是赶山路呢是不是,一会上一会下的。
飞机进入京城的基地,欧阳早早就收拾好了自己的头发,虽然脸色也不太好,可头发梳理的就像是要参加什么大会一样,张凡也是好奇了,都是坐在一起的,老太太什么时候收拾的头发啊!
一溜的红旗车就停在机场边上,卫生部的老大亲自接机,“辛苦了!同志们辛苦了。”
一 分 地
如同两国元首一样,欧阳老太太一本正经的握手,等对方介绍完毕接机人员后,欧阳也开始介绍自己这边的人。
张凡瞅着老太太认真的样子,真有一种想笑的冲动,当然了,这就是个冲动。
汽车鱼贯而行,直接拉着张凡他们进了香山的一个大院子里面,张凡瞅着这个地方,心里暗暗纳闷。
“大冬天的,为啥要来这个破地方。难道是为了安全?”
其实张凡想差了,来这不是为了安全,而是为了安静,为了不被打扰。
三國網遊之諸侯爭霸
张凡不知道,天下就没有不透风的墙。
当得知TB菌株新的药物要论证后,全国稍微有点能量的医药企业,都打着要旁听的旗号,想走各种的门道要参与进来。
私营的想找人沟通,国营的直接就一副不给我,我就给你倒闭的架势,弄的首都这边像是国家医疗招标大会一样。
这种事情,有时候真的没办法说,总经理大手一挥,进香山,不出结果,不让他们打扰组委会和茶素实验室的人员。
醉仙葫 盛世周公
这地方,夏天是个好地方,亭台楼阁的,颇有一种陶渊明的种菊南山下的感觉,可到了冬天,亭台楼阁土苍苍的,像极了尼玛被皇帝流放女人的冷宫。
不过一起来的院士们,好像没什么惊讶的,感觉他们来过很多次一样。
本来想和欧阳聊聊,结果欧阳严肃的像是国标队的队长一样,张凡也没了聊天的心了。
给邵华报了一个平安后,就进入休息的房间后,他也开始翻看着明天要答辩的流程。
第二天,十点,总经理带着一群人来到了香山。
“欧阳红同志,辛苦你了!”
欧阳嘴巴哆嗦的都不会说话了。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醫路坦途 線上看-729 來啊,繼續磨啊 千里念行客 树大风难撼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破釜沉舟式搬離!”王亞男老大時期明確傷病員脊索保養,今後疾速的下達了移通令。
也不領略全國人大是營造了一下焉劫數實地,左右各色各樣的疾病傷殘人員都有。鬧肚子脫胎的,也有燒傷鼻青臉腫的,更有消逝砸傷摔傷的,繳械滿打靶場趴著的橡皮人,險些消滅平等的病魔。
豬哥 小說
六個隊伍加盟廣場後,起頭匡運載。降誰挫折運送和孔殷甩賣的多,誰大捷。
這種勘測,轉就從磨練一下醫的秤諶到了考驗一下車間的水準器,更磨練平生郎中集體搭檔的檔次。
張凡觀老三場的鬥,心中才對專委會點了拍板,這才是正兒八經有效的交手,另一個兩項,換到醫務室裡去,誰尼瑪火燒眉毛的敢去弄戳穿。
瞞衛生工作者和和氣氣敢膽敢,而這種速率,病人急赤白臉的,速度快的像是臀尖著了火,揣度病家通都大邑被嚇的從病床上跳從頭跑了,尼瑪這是水開了,急著殺豬要蛻皮嗎!
所以,些許天道,技術賽,也乃是一群專職食指陪著二愣子領導者玩耍呢。你說能可以加強正經八百的品位,有,但未幾。
然而這三場,還審象樣。對此,醫師短平快鑑定病情,飛躍安排,迅捷轉折,還真有很大的拔高。
本來了,這種培植也不過輕型醫務所個人了,小診所很難組織四起,按照一些集鎮衛生所,一下骨科一起就三大家,一期歇歇,一度出勤,一期預備出勤。
反貪局團組織培,你讓誰去,歇歇的切決不會去,即令去也是小和尚撞車,有下子沒倏確當敷衍了事選派了。
這一度集體競技,就昭彰收看,老大診所普通搶救職司比力多了。
初次看咖啡因保健站的行列,進度很快,互助的井井有理,便是幾個閨女帶著一個後生,誠然年輕,雖則膂力上也不佔優勢,但中程殆雲消霧散說話互換。
全憑目力和共同的地契,事實上她們也訛不想頃,可從今張凡在茶素拋頭露面後,弄的骨科衛生工作者就業的時間,措辭的更是少了,歸根結底富有英模,底的人有樣學樣。
其餘幾個衛生站,附一、附三也名特優,儂的原班人馬相當也埒的賣身契,到了省院和寸衷醫院,再有附二附四就稍事綱了。
大夫匹的較量趔趄,這種協同,設或並未相對而言,豪門或然看不出誰和善,可只要保有對照後,就鮮明走著瞧這邊的士熱點了。
那時,華中醫師療對付誤診終止了平臺化構成。說是患者打120,餘輾轉會在以來的調理涼臺開車,出人。
之轍就是藥源整合,不像所以前,偶發一期病秧子來了四五個120,有時,打了許多公用電話,一度120都不來。
當場者晒臺締造的時,成千上萬醫院不顧解,視為當審計長的不睬解,道這樓臺無效,就不容了清新條立心中的盛情。
以資附二,洪大的一個診所登時的事務長深感自的病家夠多了,不消和對方搶,之所以旋踵把這個救護平臺禮讓了末日的附四診所。
了局,沒千秋時分,附四醫務所的腦外科斐然就遞升了,從最蒂的一個直屬保健室,渺無音信成了鳥市外科華廈亞把交椅。
緣衛生站便先生和看護幹進去的,這種複診手術是累,半夜三更白衣戰士看護累的能鼻血。
可也熨帖的鍛錘醫生護士的秤諶。
嗣後附二新上的事務長感覺到這差事,求老公公告貴婦人的找各級界的教導,竟在附二也興辦了一度急救陽臺。
實在偶發,一個莊一番單元,看著有如領導沒啥用,可在任重而道遠端點上,相見一個只顯露豬梢吃著軟爛的主管,以此單位開拓進取能勾留浩大年。
我老婆是大明星 小說
許仙幫襯,那朵投藥,巴音踐諾,王亞男掌總。四個小年輕來遭回,來轉回,一回又一趟,黃綠色的警燈亮了又亮。
“夫王亞男還真優質,那時候要去面板科,她舅來找老黃,我旋踵就讚許,說一度女孩家的去內分泌去人工呼吸內稀鬆嗎。末老黃面軟,就和你同一,容許了!
沒想到,這還反對出一下神經科女企業主了!”
仉笑著給張凡說。一個戶籍室,乃是一度開展百倍好的冷凍室,不能不有一度好的領導人員。
依照往常老黃世代,你來看彼時牛逼的分局首長,今後援例很牛逼。
譬如說呼吸外科的老居,那時候老黃大力起色咖啡因醫務所的腫瘤科,可老居藉著元勳的身份,把四呼外科開展的一點都騰達下。
如今你見兔顧犬家透氣內科,尼瑪一個工程師室就有闔家歡樂的ICU隱祕,就連ECMO,滿邊防惟茶精有,滿茶素就人家老居有,再就是也一味紅塵愛老居播音室的醫生會用!
再看看笪的心外科,儘管司馬身手業經開倒車了,可愛家挑出的接辦管理者任麗你映入眼簾,於今茶精的心外科幾曾是咖啡因眾大佬診治的必選工作室了。
再探老高的急診科,都如是說。再有別看整天悠然就給雍修補花,給張凡沏茶的老陳,自家的法務處,尼瑪牛逼的都把院辦和黨辦給幹翻了。
官員不行的,到現下竟是好。遵照茶精的克內,有史以來的尼瑪一地羊毛。
再有小解外,老李除開了不得聽潘來說除外,尼瑪休息做的一成不變,其他內科現在都出了過多新工夫了,老李長期的不急不躁。
目前就連彼時差點要倒閉的肛腸科都比小便外犀利了。張凡挑出去的王子鵬,方今割菊,割的欣喜若狂,茶精護菊中隊錯誤白叫的。疇前正本商很好的腹心肛腸診所都被護菊集團軍擠的經理不下去了。
張凡瞅了瞅泠,心說,你夸人就夸人,怎的痛癢相關的還能罵我的。
“重要是您但一骨碌通令下的好,你看來吾儕的醫生,拉出去,外科的能當內科的用,內科的要三觀,提及刀片也能停建剖腹,這都是你昔時的方針行啊!”
張凡誇了誇太君,還期著太君勞作呢,不誇一誇,歸來給你趟平了,你或多或少主見都熄滅。
楚一聽,想得到用一種適宜妍的眼波白了轉眼張凡,這目光,讓張凡都難以忍受要抖一抖啊,好像是老版東周中沒了匪盜的張飛瞪著三角眼給你拋算你識相的媚眼。
這是把老媽媽誇喜氣洋洋了,這老大娘在的單獨就那樣幾個方向。
第三場進展的多多少少慢小半,當試驗場裡擁有的膠皮人都被清運後,競賽告終,茶精王亞男帶隊的車間碾壓式的失去了必不可缺,比第二名附一的軍旅多勝利調運了三個病秧子。
感想三個原來相近也不多,稱不上碾壓,實在在這種攻擊搶救的下,一番病人或是一個組織能多救一期,都就正好利害了。
這也就國境地帶萬頃才陶鑄了這一來例外的醫務所。只要在陽面,論江浙滬,你市縣病院要就稀鬆衰退,惟有來個無限牛逼的醫生。
否則,其患者如約略發狀態對比嚴重,直白橫跨省去了魔都去了西湖,烏會留在海面上臨床。
而邊陲就殊樣了。不說誇省了,有時候誇個縣都是幾百千米的飯碗,據茶素,你要從茶素到燈市,六百光年,這要領有機耕路下的事兒。
都不說跑道了,就高速公路,你也得走好幾個鐘頭,常常碰面行將就木病包兒,人還沒到鬧市呢,依然涼了。
況且茶素郊外誠然小小的,但整兒咖啡因很大的,一期副司局級機構的位子,白衣戰士們相見的攔蓄互救的差太多太多了。
這幾年,又跟手張凡出去躋身的,若此次拿缺陣好結果,張凡都深感諧和打造一番組織的變法兒是不是錯誤的!
看著站在冰臺上的一群青春年少醫師,張凡稍翹了嘴角,但是嘴上說大方,可一是一來了往後,依然在的,當看著自身的一群病人站在塔臺上的時光,真尼瑪香。
司徒早日就站在看臺旁了,和一群保健站主管在同臺,她是頒獎人。
以此下,禹高慢的眼簾子都是朝著蒼穹的。
中段衛生院的司務長當老三場剛一終止,他就走了,動真格的被泠臊的呆不停了。這尼瑪一期外院來的船長把本院的校長給氣走了,這測度亦然邊區醫械鬥大賽的首回。
關鍵是三場比下,他們沒一期三軍能進前三,這讓康嘲諷的,涎花都擦盡來了。
亦然,賽前他和姚唸叨,認為自家醫院差錯也是省會的,勢將會比茶精保健站厲害,畢竟,尼瑪太氣人了。走的時分,蔡還一個勁的攆走,別走啊,別走啊,唯恐等會新鮮跡呢,來啊,蟬聯啊!
看著一群人捧著尤杯,拿著感謝狀,視為王亞男和薛飛,就像是抱著金孺子雷同,深深的慎重!
田園 貴女
遮天 小說
亦然,一個當企業管理者,不被民眾吃香,連日說他的黑過眼雲煙,說他哪被三個娘們騙。
一期是女產科郎中,要不是張凡護著,縱然他小舅在糧食局當率領,也在編輯室糟糕混。
現,這即或是編制對她們的明確。對她倆奮起直追和付的陽。
我的成就有點多 小說
人依然故我待追點咦的。
“張院,您講兩句?”領導保健的指示笑著誠邀張凡說兩句。
張凡擺了招,對於領導者清潔的引導,他才決不會像別保健室的機長亦然崇敬的都稍稍恭順了。他特別是少年心的去待遇,繳械他也沒希翼而後去窗明几淨板眼當決策者。
能在診療所就美妙了。
就在茶精衛生所世人,乃是巴音、馬逸晨拿著挑戰者杯在張凡前邀功的時光。
附一的事務長走了蒞。
“張院,保健站有個卓殊的病包兒,您來都來了,再不給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