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齙牙兔子

精华都市言情 魔君你又失憶了討論-第三百七十四章 上門請罪看書

小說推薦 – 魔君你又失憶了 – 魔君你又失忆了 凰久儿是终于反应过来,赶紧解释,“不,不是见面,是回来的时候不小心遇到的。” “嗯,那你说说,你办了什么事?” 怎么又绕回去了? “这个,你应该很快就知道了。” 相信施桓应该很快就会再来。 说话间,两人已经进了膳厅,午膳也已备好,摆上了桌。 坐下后,墨君羽替凰久儿夹菜,有时也会亲自喂上几口。 “久儿跟他似乎聊的挺开心。”吃的差不多时,他又无端端的说了一句。 凰久儿真是拜倒,服了。 这个男人吃起醋来真是没完没了。 “哎呀,没有啦,我怎么会跟别的男人聊的开心。我所有的情绪都只为你一个人流露。” 男人也是需要哄的。 “真的?”某男人漂亮的眉毛不由得一挑,迷人的薄唇也是不经意的微勾。 “当然,你想听什么,我都可以说给你听。” 她的这张嘴,是不介意说点好听的谎话来骗一骗这个男人。 某个男人是唇角一僵,伸手一敲她脑门,当然只能是敲在面具上,“你的意思是刚刚说的话都不是真心的。” “你怎么可以怀疑我对你说的话?”凰久儿大眼水盈盈的,委屈的样子装的是越来越像。 只是…… 墨君羽是直接无视,再道出一个事实,“久儿,下次先把面具摘了,再装。” 凰久儿后知后觉明白过来,小嘴一抽,尴尬了。 靠,浪费表情,白演了。 “墨君羽,我吃饱了。”没心情吃了。 “好,我们走。” 午膳过后没多久,施桓是果然又再次上门。 “施桓怎么又来了?”墨君羽是疑惑。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凰久儿神秘一笑,拉着他往前厅走。 这事她还没跟墨君羽说,不是不想说,只是……他知道了估计又会自责。 墨君羽深邃眸华瞧了她一眼,没再说什么。 二人来到前厅,瞧清了里面的情况。 施优璇跪在地上,身形有点狼狈,一边脸颊又红又肿,一看就是挨了一耳刮子。 而施桓脸上的表情愤怒,在看到凰久儿二人时又闪过一丝自责与羞愧。 施桓这人其实是不错的,对墨君羽绝对衷心,在大是大非面前也是能拎的清的主。 他后面的施致轩,表情就挺复杂的,不过倒像是心疼多一点。 凰久儿二人进来只淡淡扫了一眼三人,就若无其事一样,闲然往椅子上一坐。 刚坐下,施桓却是噗通一声,重重的跪了下来。 “施卿,你这是何意?”墨君羽是真不解。 不过他心里也大致猜想到了应该跟久儿有关。 “臣羞愧难当。”施桓叹气摇头,这种事他都羞于说出口,一转头对着施优璇,“自己做下的错事,自己说清楚。再向羽皇子跟久儿公子请罪,你的这条命是死是活,任凭羽皇子处置。” “爹!”施优璇一听,是慌了,眼泪的开关一下子打开,刷刷刷开始掉眼泪,“爹,我可是你女儿,你不能不管我。” 而施桓是任由她又哭又闹,不再看她一眼。 倒是施致轩蠢蠢欲动,欲言又止,好几次想站出来,被施桓一个眼神制止。 墨君羽长指端起茶几上的茶杯,垂下的长睫遮住了眼底的深邃,轻品一口,没有说话。 凰久儿就更是安静的坐在一旁,那懒散悠闲的姿态,嘴角还勾出一抹淡淡的弧度,仿佛是来看戏的。 好歹她也是这件事中的主人公,却没有一点主人公的自觉。 半晌,施优璇还是没有开口,只是跪在一旁垂头抹泪。 女人的眼泪啊,要流给对的那个人看,才有点价值。 给你机会的时候还犹豫不说,心存侥幸,等到别人说出来时,再来求饶怕是已晚。 这时,连家的人也到了。 “连韬参见羽皇子。”连韬单膝下跪行礼。 墨君羽扫过他,眸华却是越发深邃,“起吧。你来又是何事?” […]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一百七十七章偷聽讀書

小說推薦 – 魔君你又失憶了 – 魔君你又失忆了 冷璃听了疾步如飞,走的更快了。 丑女人,別跟着我。 “冷公子,你别走那么快,等我一下啊。”周彤跟在他身后一路跑,一路叫。冷璃愣是不给他半点回应。 待到竹飞院一溜烟冲进自己的房中,将门一关,动作潇洒,一气呵成。 周彤满头黑线,用的着见着她跟见了鬼似的,跑这么块,还躲进了房中。 她就这么招人厌? “冷公子我今日来找你是有正事跟你说。”周彤站在门外,朝里面说道。 半晌,里面才传来冷璃的声音,“有什么事,你在外面说就可以了。” 周彤一噎,就这么不待见她?真想撂挑子不干了。 她稳定住不悦的情绪,放柔了声线,语气娇作的说到,“冷公子,人家可是知道你英雄爱美人,特意给你收集了一位国色天香的美人,没想到你居然拒绝人家。既然这样,那我只好走了。” 她作势往外走,门却开了。 冷璃翩翩的走出来,“宁夫人你误会了。我只是为了宁夫人你的清誉着想,毕竟你是有夫之妇,单独跟我一个男子相处,传出去怕对你名声有碍啊。” 周彤沒有拆穿他的话,而是顺着说,“冷公子说的是,不过这里是宁府,沒有人敢乱嚼舌根。况且冷公子是我宁府贵客,我身为主人,来关心关心客人,也是应当的。” “既然如此,那我就放心了。”冷璃瞥了她一眼,老神在在的样子,“宁夫人刚刚说的美……” 周彤低笑一声,打趣他,“冷公子别急,在这呢。” 总统爹地滚边去 她从袖兜里拿出一张画像递给他。 冷璃展开一看,画上的美人就跃然于眼前。 灵动婉约,清丽脱俗。真是倾国倾城,绝色佳人啊。 他乌黑的眸子一下就亮了,他真心的赞道,“确实是个美人,不知,这女子现在在何处?” “她现在在墨府。” “墨府。”冷璃沉思,如果是在墨府的话,就有点麻烦,不过越是有挑战的,就越有趣。 他转过头看了一眼周彤,问道,“她是墨府千金?” 周彤摇头,面露为难,“不是。她似乎是墨公子喜欢的女子,叫凰久儿。” 凰久儿!冷璃心中一惊,再次仔细的瞧了瞧画像,难怪他觉得这双眼睛似乎有点熟悉,原来她就是今日在尚品居遇到的,那面具男身边的女子。 原来,她长这个样子。还是墨君羽喜欢的,又跟面具男不清不楚。 这关系似乎很有意思,要是让墨君羽知道他喜欢的女人跟另一个男人亲亲我我,不知会是怎样的表情。 他真的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那张 万年不变的冰川脸上,露出生气表情的样子。 帝 少 的 心尖 寵 他收起画像,淡淡的看了一眼周彤,下了逐客令,“宁夫人,既然没别的事,那你就走吧。” 周彤嗔怪的瞪了他一眼,“冷公子你可真是无情,也不请人家喝杯茶就赶人家走。既然这样,那我就走了。” 待出了竹飞院,原本脸上的笑意瞬间被阴冷取代。 从冷璃的眼神她就看的出,冷璃已经对凰久儿产生了兴趣。以他那花花公子的德性,一定不会放过这样的一个美人。 她就坐等凰久儿离开墨君羽的那一天。 如此想着,脸上又缓缓的露出一抹得意又疯狂的笑。 冷璃眯着眼,妖冶的狐狸眼里精光一闪而过。 这个女人会这么好心给他送美人图,打的什么算盘,他一清二楚。 曾经想利用他的人都已经成了一堆白骨。这个周彤早晚得收拾她。 不过,现在他暂时忍一忍,等他离开人族之前,该杀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 凰久儿回了墨府,去了一趟晞晖院找苏子陌。 死局 断玉削锋 “什么?你让我监视墨公子?”苏子陌掏了好几次耳朵,确定自己不是因为耳屎满了,而听出了幻音,才惊叫出声。 他连连摆手,“不行不行。” […]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一百六十二章 攻城分享

小說推薦 – 魔君你又失憶了 – 魔君你又失忆了 兄弟们齐齐朝对面山峰瞧去,几十张美丑不一的脸上表情出奇的相似。 他们眼睛瞪的像铜铃,嘴巴张成鹅蛋型,下巴被拉长至脖子以下,哈喇子也从嘴角渗出。 不怪他们这么没出息的样子,实在是这样的奇景他们生平罕见。 对面山峰中一朵巨大的七彩莲灼灼生辉,那光芒耀眼夺目,仿佛从遥远的亘古横扫而来。 兄弟们感觉眼睛都要被这光芒刺瞎了,但是这样的盛况他们即使眼瞎也要一睹为快。 他们抬手虚挡住那光芒,半眯着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那七彩莲。 只见那七彩莲拔地而起,缓缓的悬浮于空中,慢慢缩小,直至巴掌大大小。 凰久儿踏足于空中,伸出纤纤玉手,那七彩莲便落于她手中。白皙的玉手在七彩光芒的映照下,晶莹的仿佛透明。 七彩莲在她手中停留片刻后,便化为一道流光,没入她额间。 凰久儿用意念进入星若世界,仿佛看到一个缩小版的星若世界全貌。 她将意念放到逸婉居,看见大虎趴在地上睡觉,而卷卷在它身上跳来跳去,仿佛在跳弹簧。 心念一动,她悄咪咪的将意念又伸进了殇情崖破釜洞中。看见辰叔叔一如既往的黑衣白发,潇洒又优雅的喝着酒。 然后,彦辰似乎发现了有人在偷窥,眼神轻飘飘的朝凰久儿的方向睨了过来。 凰久儿心里咯噔一响,不好被发现了,正当她准备将自己的意念撤回的时候,彦辰轻轻一挥袖,破釜洞中的景物瞬间模糊起来,仿佛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雾霾。 凰久儿:…辰叔叔,还真是小气。看一下又不会把你怎么着。用的着跟防贼似的防着她吗? 凰久儿讨了个没趣,瞬间沒了兴致。将意念撤了出来。翩然的身姿轻轻一动,已至河对岸。 她看着河岸边几十个仰着脖子,看着她的人,身形微窒了一下,就将他们抛之脑后。 姐闹出的动静这么大,有人好奇也是正常。不怪他们没见过世面,要怪就怪姐太优秀。 等凰久儿从他们头顶上的天空中飞的老远了,他们才反应过来。 “刚刚飞过去的是人吧?” “你眼瞎啊,不是人难道是飞鸡啊。” “不是,我的意思是从对面飞出来的人会不会是久儿姑娘?” 几十个人,后知后觉齐齐转身朝凰久儿的方向飞去。 “妈耶,终于有人飞出来了,好激动。” 血字系列二——血残 柳无盐 “哈哈哈!终于可以回家了。” “哇哇哇!我要去尚品居蹭饭吃,蹭酒喝。” “好久没吃过猪肉了,差点都忘了猪怎么走路了。” 几十个兄弟激动的泪流满面,追着凰久儿的身影。 凰久儿闲庭若步般欣赏脚下风景,这么多年沒出来了,甚是怀恋。 她眼角不经意的往后一瞥,看见身后远处乌泱泱的黑点,心说,难道她运气这么好,遇到鸟群往南飞?那她要不给它们让个道? 想了想,还是加快了速度。 …… 墨君羽为了夺城主之位,这一年来细心筹谋。 原护城将军李凉因贪赃枉法被人举报,而这举报之人是李凉得力副将刘烈。刘烈的真实身份乃是风鹤楼的兄弟。 墨君羽让刘烈将风鹤楼收集的有关于李凉贪赃枉法的证据,上交给泽丰城城主南宫翎。 南宫翎大怒,证据确凿,便下令将李凉斩首示众。而刘烈举报有功,便提升为护城将军。 如此,泽丰城护城的兵力实则早已握在了墨君羽手里。只待他带人攻下城主府,这一年的筹谋也算是圆满结束了。 今日,便是他决定功入城主府的日子。之所以选这个日子,是因为久儿离开他已经刚好一年整。 他希望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等他攻下泽丰城后久儿就会出现,然后他会告诉她,这是他送给她的礼物。 他让刘烈守住城门,不能让南宫诩有机会出去搬援兵。而他自己则带着风鹤楼的兄弟直接攻进城主府。 南宫翎一袭紫衣飘飘,立于城主府高高的门楼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不足一千人的队伍。 他露出一个极其讽刺的笑,“墨公子,你这是何意啊?” 墨君羽骑着马,只冷冷的回了他两个字,“杀你!” 南宫翎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哈哈大笑起来,笑他不自量力,狂妄自大。 站在南宫翎身边的南宫静雅心情十分复杂,一个是她的父亲,一个是她想要嫁的男人,不管是谁,她都不希望有事。 她死死的揪着手中的帕子,不知一会动手她到底要帮谁。 南宫翎止住笑,大声喝道:“墨公子,你要是现在能收手,看在雅儿喜欢你的份上,我可以饶了你今日的大逆不道,并让你入赘城主府。要不然,你们一个也别想逃。” 南宫翎慷慨激昂的说辞,自认为已经十分仁慈,但谁又会听不出来这是想软禁墨君羽。 […]

0idvb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齙牙兔子-第一百五十五章 澤豐雙花看書-v6oaf

小說推薦 – 魔君你又失憶了 – 魔君你又失忆了 冷璃来到人族一路游山玩水,两个月后才来到泽丰城。他身边只带了一个侍妾水月以及侍卫夜暗。 宁家主宁三风从那位大人口中得知有一位非常尊贵的客人即将到来,让他好生招呼,切不可怠慢。 他很纳闷到底是什么人,能让傲慢不可一世的大人也要谨慎对待。 他鞠着身子,小心翼翼的试探,“大人,您说的这位尊贵的客人不知有何喜好,我也好有个底,怕招待不周,让客人不高兴。” 红色烟雾悬在半空中,摇曳不停,涔冷的嗓音闷沉,“不要试图打听他的任何事,你只要好生招呼就行。记住,他若是有任何闪失,整个人族陪葬。” 宁三风心中一震,额头冷汗涔涔,他恭敬的答了声好。 现在想起来仍心有余悸。得知那位客人今日就会进城,他一大早就在城门口等候。 等了一个时辰,他的皮球腰都快折了,才看见一辆豪华的马车缓缓的驶过来。 他心说这么骚包的红色,应该是这辆没错了吧。 那位大人说贵客喜欢红色,这马车也正好是大红色,四个角上还有红色镶金流苏,随着马车的走动不停的摇摆。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姑娘出嫁。 小農 女 马车停在城门口,按例接受检查。守城的守将手握战戟,大刀金马的站在城门中央,一手伸直摆出一个“停”的姿势。 “马车上是何人?” 驾车的夜暗冷冷的抬起眸子,鹰隼般锐利的的眸子寒气逼人,看的守将头皮发麻。 但这是他的职责,他必须检查清楚,要是让临城的奸细偷溜进了城,他可就吃不了兜着走。 “车上是何人?请下车检查。”他又公式化的说了一遍。 一声娇俏的嗓音,媚意十足,“璃皇子,这小小的人族居然敢拦你,真是勇气可佳啊。” 马车内水月仿若无骨般柔软的倚在冷璃怀里。 冷璃依旧是一身红衣,红的胜过似火的玫瑰。一只手十分不老实的在水月身上游走,脸上神情却又清冷平淡,沒有半分旖旎之色。 他缓缓的勾唇,本就妖娆的脸上更加勾魂摄魄。“既然来到这里,就配合他们玩玩。” 他将怀中的水月丢在一旁,朝外不咸不淡的喊了一声,“夜暗。” 夜暗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下了马车,毕恭毕敬的站在一旁。 这是妥协的意思,守将自然明白。他走过去正欲伸出手撩开车帘。 不远处的宁三风见状赶紧小跑过去。 他刚刚一直在一旁观察,生怕自己认错人。但是只瞧这马夫就已气势不凡,马车上的人那自不必说。 不管是与不是,他即已在这,就不能袖手旁观。要知道越是尊贵的人脾气越古怪,让他知道自己在旁边看戏,日后伺候起来,还不得处处刁难。 第一次照面一定要在贵人面前留下一个好的印象。 他跑过去制止守将作死的手,“李将卫等等。” 李将卫皱眉不悦的看着来人,发现是宁三风,脸上神情稍稍客气了些许,“原来是宁家主,不知您这是何意?” 宁家主沒有回答他,而是先朝马车方向抱拳行李,恭敬的问道,“请问可是冷璃冷公子?” 马车内的人沒有出声,倒是夜暗蹙着眉宇厉声喝道,“好大的胆子,敢直呼主子的名讳。”脸上不悦的神情十分明显,眼神透着高高在上的不屑。 宁三风气的要死,心里直骂道:你不也是个奴才,装什么架子,狗眼看人低! 但是他面上还是不得不装出一副讨好的哈巴狗模样,“在下不敢,在下是奉命来接冷公子的。” 冷璃听到他的话,忍不住问道:“天叶那老家伙为何不自己过来?” 武圣 王牌经纪人 天叶是他魔族穿插在人族的一颗棋,据说在人族混的风生水起。 “这…”宁三风为难,冷公子口中的天叶,他猜想应该指的就是那位大人。只是,大人为何不来,他又怎么知道嘛。 想知道干嘛不自己去问问,他一个小人物,哪知道那么多。 冷璃似乎也知道自己问了句废话,“算了,走吧。” 李将卫被宁三风忽视,心里不畅快,这些人当他是个摆设,说走就走的? 他脸色冷了下来,“宁家主,你们有什么事等一下再说,我现在要执行公务。” 宁三风转过头,压低声线,“李将卫,冷公子是我府上贵客,看在我的面子上,通融一下,改日请你到我府上喝酒啊。” 说完,作势拍了拍他的手,借由宽大袖摆的遮挡,将一张银票塞进了他手中。 李将卫心中一喜,赶紧将银票藏进怀里。 这一切做的十分隐秘,又有马车这么大一个遮掩物。是以即便城门口已经聚集了一小部分人,也还是没有人发现两人在行贿受贿。 不过, 李将卫为难的看了一眼围观的人,“宁家主,你看这……” […]

w9nqf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笔趣-第一百四十九章 尋人二-yaoaa

小說推薦 – 魔君你又失憶了 – 魔君你又失忆了 墨林捂着肚子,仰着头哈哈大笑,“哈哈哈,公子你这个笑话太好笑了,哈哈哈,笑的我肚子都疼了。” 墨君羽沉着脸,只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他现在无心跟墨林玩笑。找了这么久,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找到,他心急如焚的同时又升起一丝慌乱不安。 龙珠之有罪 妖娆血花 鸳鸯镯突然损碎会不会是久儿出事了?他不敢去想。现在唯有尽快找到久儿的下落,才能使他那颗跳的杂乱无序的心平静下来。 他冷肃的吩咐墨林,“将风鹤楼的人全部召回来,挖地三尺也要将久儿给我找出来。” 停了笑的墨林,听着他家公子的吩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伸出小拇指挖了挖耳屎,难道耳屎太多堵住了。 将所有的人召回来,这还从未有过。要知道这样做,风鹤楼兄弟们的潜伏很有可能会暴露,对风鹤楼将是致命的打击。 看来这次事态真的非常严峻。 不,应该说他家公子为了女人什么事都干的出来。他要是一代帝王,一定是一个贪图美色的昏君,凰久儿就是蛊惑帝王的妖妃。 这个想法也只敢在墨林脑子里一闪而过,现在还不是脑补这些的时候。他赶紧给清风他们传消息。 …… 泽丰城某个四合院内,清风接收到墨林传来的消息,眸子里闪过一瞬间的震惊。 兹事体大,他还是去告诉齐叔的好。 他走进一个房间,房间一扇墙壁上有一排书架。他转动书架上的一个青花瓷瓶,咔咔咔,墙缓缓打开,他走了进去。 眼前是一条楼梯直通而下,尽头是一个宽阔无比的大厅。大厅里放了一张桌椅,其后就是一排排架子,架子纵横交错,好像一个迷宫。架子上放满了卷轴,每个卷轴上都有一个小牌子,牌子上是一串数字编号。 这个地方就是风鹤楼总部。 一老者坐在桌前,看着风鹤楼兄弟们传来的消息。 “齐叔!” 被称为齐叔的老者,抬起眸子。虽然这老者已是花甲之年,可是那双眸子却炯炯有神。 他看了一眼清风,“是不是楼主又有什么吩咐?” 清风十分平静的答,“楼主让我们将所有兄弟都召回来,去迷林森林寻人。” 千金归来:豪门娇妻太惹火 宝天 楼主最近不知道在想什么,喜欢瞎折腾。他也不觉得稀奇了,毕竟连谋权篡位都能想到的人,再过分的吩咐都显得正常了。 齐叔放下卷轴,思索了一瞬,“既然楼主吩咐了,那你就赶紧将兄弟们召回来吧。” “是。” 清风退出来,兄弟四人组又凑到了一起。 南风闪着兴奋的眸子:“清风,楼主又吩咐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清风:“其实也沒什么,就是叫所有兄弟都回来。” 明风眼珠瞪的像铜铃,“所有人?我没听错吧?” 难道他年纪轻轻耳朵就不好使了。“南风,快告诉我,我听到的不是真的。” 跟他同样震惊的南风,“別问我,我耳朵也不好使,快问无风。” 明风转头看向无风,“快告诉我,你耳朵也不好使对不对?” 恶女色色no.1 尘染妖瞳 无限动漫之天才系统 无风摇头,“沒有啊,我今天才挖过耳屎,耳朵现在可灵光了。” 我是一个小炮兵 南风跟明风同时丟了个白眼给无风,真是沒默契,兄弟情没了。 清风打断他们,“好了,办正事要紧。我们赶紧走吧。” 南风边走边问,“清风,楼主让我们去干嘛?是不是要去逼宫,逼城主退位让贤?” 清风眼神“你想多了”看着他,轻飘飘的吐出两个字,“寻人。” 蓄谋已久:总裁太凶勐 白水煮鱼 楼主就为了寻人将所有兄弟们都召回来,替那些远在它地的兄弟们心疼一秒钟。 “楼主要寻的是谁啊?”南风又忍不住问。 “凰久儿!” 南风:……也就只有久儿姑娘才能让楼主做出疯狂的事来。楼主谋权篡位不会也是为了久儿姑娘吧。 […]

xie38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一百四十八章 尋人熱推-rv3x4

小說推薦 – 魔君你又失憶了 – 魔君你又失忆了 “妹妹说的是。”周彤心里直翻白眼。 这时,小紫过来了,她俯身在南宫静雅耳边低语几声。 南宫静雅眸色瞬间就亮了,但是她看了一眼对面的周彤,又闪过一抹急色。 想下逐客令,她自以为的素养又不允许她这么做。 好在,周彤也是个知趣的,识相的找了个理由,“妹妹,我出来也有些时候了,这就不叨扰你了,改日再来找妹妹玩啊。” “既然这样,我也不留姐姐了,姐姐慢走。” 等到周彤的身影看不见了,南宫静雅脸上的笑容瞬间被阴冷取代,偏了偏头,问道,“知不知道墨公子去哪里了?” “看方向似乎是出城了。” “快备马!” 南宫静雅抄着近路,在墨君羽即将到达城门的那一刻赶到,出现在他面前。 墨君羽冷眼看着横插出来,挡在他前面的人。 想也没想,毫不犹豫的一夹马腹,飞驰的骏马,竟腾空一跃,从南宫静雅头上飞过,稳稳的落到她身后,直奔城外。 南宫静雅被这一幕吓的浑身颤抖,死死的抱着马脖子,才勉强稳住斗如筛糠的身子,沒被摔下去。 枭雄 江南强子 那骏马从她头顶跃过去的压抑感,仿佛死神降临。让她从心底害怕,生怕那骏马,“啪”的一下在她头顶直直掉下来。那场景想想都十分美妙。 虽然她很想跟墨公子来个亲密接触,但这样的方式不是她希望的。 可是,还沒完。 墨君羽过去了,墨林也不甘示弱。 同样的一幕又再次上演,别说周彤,就是路过的群众见了都不免捏一把冷汗。 那个女人是傻了吗,都不知道躲一下的。 她要是躲了,咱们可就见不着这么壮观的一幕咯,这马飞的好呀。 处在暴风雨中心的南宫静雅还没回过神来,就又见一匹马扬起了四蹄。 本就心神不稳的她,脚下一软,从踏蹬上滑落。整个人重心不稳,直直的从马背上摔个狗吃屎。 巫山 雲雨 她那匹马似乎也受到了惊吓,不安的发出低低的嘶鸣声,四蹄也乱了节奏,在原地不停踩踏。 而它脚下的南宫静雅,躬着身,抱着头不停的躲闪。好像一只皮球,滚来滚去就是逃不出马的魔蹄。 小紫站在一旁急的团团转,她赶紧吩咐旁边的侍卫,“还愣着干嘛,赶紧想办法将小姐给弄出来啊?” 小姐要是被马踩死了,他们可都吃不了兜着走。 城主大人怪罪下来,谁来担这个责啊。 小紫心急如焚,侍卫也很为难。 一名侍卫跟另一名侍卫打着商量,“咱们这样…我一掌拍过去…然后你再……” 滚来滚去的南宫静雅:本小姐衣服都被马蹄撕碎了,你们倒是赶紧商量出对策来啊,再晚一点,她可就要果奔了。 终于商量完的两名侍卫,深吸一口气,掌中蓄力,朝着马肚子一拍… 马的五脏六腑被这一掌震碎,发出一声悲怆的嘶吼声后,“啪”重重摔倒在地。 另一名侍卫在马倒下之前,眼疾手快将南宫静雅拎了出来,像拎小狗一样,提着后衣领。 可是,南宫静雅那本就被撕得像块抹布的衣服,不堪她的重量,彻底从她身上脱离。 一抹红映入大家的眼帘。 哇!小姐的肚兜居然是红色的。 还保持着拎小狗姿势的护卫,眼睛直愣愣的盯住南宫静雅的胸部。 围观的男子也都朝她飞去色眯眯的眼神。 虽然这个女人头像个鸡窝一样难看,脸上也是灰头土脸的,瞧不出人样。但脖子以下确是非常有料。前凸后翘,皮肤也是白的发光。好想上去喵一口。 “你们猜她的三围是多少?” “88.60.86?” “不对,我觉得她的胸应该要更大一点。” “那就90?” 身为城主千金的南宫静雅自傲的心向来都是非常强大的,她怎么能允许别人这么猥琐的目光放在她身上,还对她指指点点。 她首先赏了旁边侍卫一耳瓜子,厉声命令,“脱!” 脱?侍卫微愣了一秒,随即红透了脸颊。 […]

21vlt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魔君你又失憶了笔趣-第一百四十七章 妥協推薦-y0m9j

小說推薦 – 魔君你又失憶了 – 魔君你又失忆了 彦辰神色一如既往的平淡,盯着凰久儿瞧了许久,才幽幽的开口:“久儿,你就真那么喜欢那小子?” 那小子只不过比平常人长的好看了那么一丁点,其它的还真沒瞧出什么不同。 玄 天龍 尊 怎么就把久儿迷的七荤八素,连他的话都当成了耳旁风。 女大不中留,他到底是成全久儿,还是不成全? 不过,这小子的身份…… 凰久儿终于在彦辰脸上看到了一丝松动的迹象,心中有一丝窃喜,但她还是不敢大意。 可是,这要怎么回答才好呢? 直接说:是的,非常喜欢。会不会太不矜持? 矜持一点回答:其实还好啦,沒有太喜欢。是不是又太娇作? 凰久儿心里天人交战,这真的是她五千年来,最难回答的问题之一。 脑海里有个小人,不停的在这两个选项上跳来跳去。 最后… “辰叔叔,我认定他了,就绝不会变。” 凰久儿眼里的坚定似是早在彦辰的意料之中。 久儿的父母都是彼此专情专一之人,身为他们的女儿,要是个朝三暮四的花心女,他都要怀疑是不是当年她出生的时候神族的天地灵气被污染了,将她的基因也给毒坏了。 彦辰低笑一声,这一笑让凰久儿紧绷的心瞬间放松下来。 她知道这事怕是要成了,只是辰叔叔突然这么好说话,让她好不习惯啊。 难道她有受虐心理?啊不…辰叔叔对她一向都挺好,有求必应。 恶灵龙骑 我是码字狂 彦辰心里确实有所松动,只不过嘛,还是得给他们增加点难度。 狼王独宠之王妃难追 困冬 就凭墨君羽那小子的身份,不使劲为难他,都对不起他的身份。 彦辰给凰久儿下了最后通碟,“久儿若是能在一年之内通过考验让星若世界认主。我就不会再管你跟他如何纠缠。但是这一年中你不能再跟那小子见面。” 凰久儿苦着脸,又是”一年”啊。这“一年”怎么总是跟自己过不去啊。 “辰叔叔,那我能……” “不能!”彦辰斩钉截铁的打断她。 想出去跟那小子通风报信,让他等一年? 想多了,他可是等着那小子不耐烦了,自动弃权的那一天。 凰久儿瞬间没脾气了,焉的跟霜打的茄子似的,无精打采。 她还想出去先跟墨君羽吱一声,问一问他愿不愿意等她一年。 他要是不愿意等,那自己也没必要奋斗了吧。 他要是愿意等,自己就咬咬牙,熬个夜,奋斗一年。 话说,她来这的最终目的不是为了墨君羽身上的封印吗,是谁将楼带歪的? 凰久儿抬起头悄咪咪的瞧了一眼彦辰,正好对上彦辰似笑非笑淡定眼。 “久儿,还有事吗?” 凰久儿心说,辰叔叔,您老怕不是健忘吧。是您让我来找您的啊。 末世之主宰之路 落日思念 可是,她有点怂。“辰叔叔,墨君羽身上的封印……” 凰久儿还没说完,彦辰就打断她,“你解不开的。” 凰久儿险些没被自己的口水噎死,辰叔叔你就不能让她把话说完?冷不丁的给她来这么一句。她当然知道自己解不开,所以才来找你的啊。 凰久儿又开启了所有女孩都必须掌握的撒娇模式,“辰叔叔……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怎么解啊?” 让辰叔叔亲自动手她不敢,她怕辰叔叔下手太重,将人给弄死。 “告诉你,也没用。你现在实力太差。” 凰久儿又焉了,辰叔叔这是在敲打她该好好修炼了。 […]

o0wee好看的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一百三十六章 要走了看書-kt2tq

小說推薦 – 魔君你又失憶了墨君羽终于回过神来,歪着头,满脸问号。 原谅他了?什么时候说的?他没听到,能不能申请再说一次。 凰久儿没好气的看着他,内心无比鄙视。 整这么一出,居然还有心思发呆。 看他这样子也不需要自己原谅嘛,既然这样就如他所愿多跪一会得了。 她慢条斯理的走到桌子前,慢悠悠的给自己倒了杯水,又慵懒的靠在桌上,拖着腮,整暇以待的盯着墨君羽,一副看戏的模样。 墨大公子,请继续你的表演。 墨大公子心中忐忑。 久儿已经说了原谅他了,那他是不是可以起来了? 抬起腿作势就要站起来。 凰久儿眼风慵懒的斜斜睨着他:我让你起来了么? 墨君羽又将腿悻悻的放下,“久儿,我腿疼。” 凰久儿喝一口水,眯着眼,舒服的“啊”了一声,“我不疼。” 霜雪连天涯 扎心一号,毫不留情的扎进墨君羽心房。 “久儿,我也口渴,想喝水。” “想喝水,可以去找你那几个护卫。他们应该会很乐意的。” 扎心二号,再次捅刀而上。 “久儿,我生病还没好,我头疼。” “哼!你确实病还没好,要不然清早就不会发疯了。” 金鱗開 美味羅宋湯 扎心三号,终于破土而出。 凰久儿愤愤的将头扭向另一边,本来这事她都已经释怀了,居然又提起。 墨君羽半垂下眼睑,遮住了眼里的愧疚与懊恼,动了动唇,感觉喉咙发涩的难受,“久儿,对不起,我……” “好了,你不要再说了。”凰久儿打断他。 既然说了原谅他,就不要再说这些了。 墨君羽感觉难受的要命,久儿连个道歉的机会都不给他么? “你起来吧。” 墨君羽:“久儿你不说清楚我就不起来。” 凰久儿一噎,翻了个白眼。 这个家伙居然还给她傲娇上了。 墨大公子,劝你见好就收,要不然一会下不了台,面子挂不住啊。 “墨君羽,我原谅你了,你起来吧。” 墨君羽:“久儿你是真心的吗?”他不希望久儿只是同情他,他需要的是她的真心。 凰久儿太阳穴突突跳动,忍着最后一丝耐心,咬着后槽牙,一字一句的说:“墨君羽,你再作死,我可不会拦着你了啊。” 墨君羽见情况不妙,立马认怂,麻溜的站了起来,“我起来,久儿别生气。” 同情也是情,他不挑的。 他起身的动作看着自然潇洒,但是凰久儿还是发现有些微微的趔趄,虽然他自以为掩饰的极好。 笨猪猪的黑王子 浅晓萱 不过凰久儿也没有拆穿他,既然他不想让人发现,那她就当作沒看到好了。 毕竟,墨大公子也是要面子的嘛。 她指了指旁边的凳子,“坐下,我有话要跟你说。” 墨君羽默默坐下,幽深的眸子里有一丝落寞闪过。 终于要到这一天了么? 凰久儿倒了杯水,递给他。抿了抿唇,“墨君羽,我要回去了。” 墨君羽低头看着手中的水杯,杯中水清澈透明,倒映出一个丰神俊逸的男子面容,只是那男子眼中缱绻着浓浓的不舍。 喉咙里苦涩的发紧,他抬头将水一口喝下,却沒有冲散那抹苦涩,反而发散至全身。 灵榜 他微扬着下巴,挑眉,勾唇,“好啊,我也要去。” “不行!”凰久儿坚决反对。 他要是去了,就出不来了。 […]

fgxwb超棒的都市异能 魔君你又失憶了 線上看-第一百三十七章 失戀了相伴-z7fn2

小說推薦 – 魔君你又失憶了墨林将一切东西都收拾妥当,准备来禀报墨君羽,可以打道回府了。走到门外,就遇到了出来的凰久儿。“久儿姑娘。” 凰久儿朝他打了个招呼,就继续往外走。 墨林喊住她,“久儿姑娘,你去哪里?我们马上就要回墨府了。” 你就不要到处乱跑了吧。 凰久儿朝他摆摆手,“我不跟你们回去了,后会有期啊!”潇洒的走了。 墨林讶住了,久儿姑娘怎么走了?这是不是代表公子失恋了?那公子怎么办啊? 公子这会儿不会躲在房间里偷哭吧? 不行,他得去安慰公子。 墨林风风火火的往屋子里跑,险些与里面出来的墨君羽撞了个满怀。 “公子。” “嗯!” 墨林小心翼翼的觐着墨君羽的神色,这一看,着实觉得奇怪。 農門悍妻 輕言 他家公子非但沒有伤心,反而愉悦之心溢于言表。 这不正常啊,喜欢的姑娘离开了,怎么还这么高兴? 再仔细一看,吓的他立刻窜出老远。 墨君羽像看耍猴似的看着墨林,“这是做什么?” 墨林像看怪物似的看着墨君羽,“公子,你的嘴怎么啦?” 他家公子的嘴又红又肿,而且嘴皮似乎还因为上火溃烂了一小块。 也就才一小会不见,他家公子怎么就这样了啊? 墨君羽抬手抚上自己的嘴唇,想起这次久儿居然格外的配合,心里就像吃了整罐蜂蜜一样,从里到外都是甜的。 薄唇又不自觉的扬起,满脸餍足的表情,看的墨林心惊胆战。 完了完了,他家公子肯定是受不了刺激,脑子坏掉了。 失恋的人,很容易做出冲动的事,万一公子要是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可怎么办啊? 墨林快步跑上前,跪下抱住墨君羽的腿,哭求道,“公子你可千万不能想不来啊。” 墨君羽看着突然多出来的腿部挂件,嫌弃的甩了甩腿,奈何墨林抱的紧,居然沒甩掉。 他咬着后槽牙,冷冷的警告,“松开!” 要不是看在墨林跟了他多年的份上,早就一脚将他踢出去了。 墨林猛摇头,“不松!” 墨君羽太阳穴突突直跳,“难道你不清楚公子我的规矩么,谁让你挨老子的腿的。” 墨大公子实在是太气了,连粗口都爆出来了。 墨林自小就跟着他,自然知道他不喜跟人亲近,现在居然敢毫不犹豫的犯他的忌,他连鸡皮疙瘩都出来了好吧。 再不松开,他忍不住了,可就真不客气了啊。 墨林哭着乞求,“公子,你答应我,不能寻短见,我就松开。” 墨君羽咬牙切齿,“谁告诉你公子我要寻短见的。” 久儿刚刚才对他表白心迹,他疯了才会去寻短见。 可是,墨林却一根筋的,一个劲的要墨君羽保证不寻短见,他才肯松开。 墨君羽不得已,向他保证。 墨林这才松开,用袖子胡乱擦了把鼻涕眼泪,“公子,说话算话,谁不算话,就变王八。” 墨君羽气结,甩袖,冷冷的丟下一句话走了。 墨林破涕为笑,“公子,只要你不寻短见,罚我倒立三天三夜我也愿意。” 墨君羽:……这个哽是过不去了是吗? 清风四人等在马车前,看见墨君羽过来,互相对视一眼,捂嘴偷笑。 楼主的嘴…… 嘿嘿!刚刚他们碰到久儿姑娘,看见她的嘴也是有些红肿,楼主的嘴也是有些红肿,稍一联想就知道,他们二人肯定是吻的太过忘情。 久儿姑娘说她要回去一趟,离别的吻,缠绵又不舍,控住不住也实属正常。楼主的嘴唇都被她咬破了,久儿姑娘,真心彪悍! 墨林看着几人笑的贼嘻嘻的,愤愤瞪了几人一眼。 公子都失恋了,这几人居然还笑的出来,沒有心。 清风看见墨林红红的眼眶,不解的问道,“林护卫,你怎么啦?眼睛红红的,是哭过了吗?” 墨林气愤的甩过脸,爬上马车,一屁股坐下,不理他们。 壹個城市的兩季愛情 公子都要寻短见了,他能不哭么? […]

193ae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魔君你又失憶了 txt-第一百三十七章 失戀了鑒賞-51ywl

小說推薦 – 魔君你又失憶了墨林将一切东西都收拾妥当,准备来禀报墨君羽,可以打道回府了。走到门外,就遇到了出来的凰久儿。“久儿姑娘。” 凰久儿朝他打了个招呼,就继续往外走。 墨林喊住她,“久儿姑娘,你去哪里?我们马上就要回墨府了。” 你就不要到处乱跑了吧。 凰久儿朝他摆摆手,“我不跟你们回去了,后会有期啊!”潇洒的走了。 墨林讶住了,久儿姑娘怎么走了?这是不是代表公子失恋了?那公子怎么办啊? 公子这会儿不会躲在房间里偷哭吧? 不行,他得去安慰公子。 墨林风风火火的往屋子里跑,险些与里面出来的墨君羽撞了个满怀。 “公子。” “嗯!” 墨林小心翼翼的觐着墨君羽的神色,这一看,着实觉得奇怪。 他家公子非但沒有伤心,反而愉悦之心溢于言表。 这不正常啊,喜欢的姑娘离开了,怎么还这么高兴? 再仔细一看,吓的他立刻窜出老远。 墨君羽像看耍猴似的看着墨林,“这是做什么?” 墨林像看怪物似的看着墨君羽,“公子,你的嘴怎么啦?” 他家公子的嘴又红又肿,而且嘴皮似乎还因为上火溃烂了一小块。 也就才一小会不见,他家公子怎么就这样了啊? 墨君羽抬手抚上自己的嘴唇,想起这次久儿居然格外的配合,心里就像吃了整罐蜂蜜一样,从里到外都是甜的。 薄唇又不自觉的扬起,满脸餍足的表情,看的墨林心惊胆战。 完了完了,他家公子肯定是受不了刺激,脑子坏掉了。 失恋的人,很容易做出冲动的事,万一公子要是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可怎么办啊? 墨林快步跑上前,跪下抱住墨君羽的腿,哭求道,“公子你可千万不能想不来啊。” 墨君羽看着突然多出来的腿部挂件,嫌弃的甩了甩腿,奈何墨林抱的紧,居然沒甩掉。 他咬着后槽牙,冷冷的警告,“松开!” 要不是看在墨林跟了他多年的份上,早就一脚将他踢出去了。 魔僵龍 墨林猛摇头,“不松!” 墨君羽太阳穴突突直跳,“难道你不清楚公子我的规矩么,谁让你挨老子的腿的。” 彼之深情,此之毒药 缘戏今生 墨大公子实在是太气了,连粗口都爆出来了。 墨林自小就跟着他,自然知道他不喜跟人亲近,现在居然敢毫不犹豫的犯他的忌,他连鸡皮疙瘩都出来了好吧。 再不松开,他忍不住了,可就真不客气了啊。 墨林哭着乞求,“公子,你答应我,不能寻短见,我就松开。” 墨君羽咬牙切齿,“谁告诉你公子我要寻短见的。” 久儿刚刚才对他表白心迹,他疯了才会去寻短见。 可是,墨林却一根筋的,一个劲的要墨君羽保证不寻短见,他才肯松开。 墨君羽不得已,向他保证。 墨林这才松开,用袖子胡乱擦了把鼻涕眼泪,“公子,说话算话,谁不算话,就变王八。” 墨君羽气结,甩袖,冷冷的丟下一句话走了。 墨林破涕为笑,“公子,只要你不寻短见,罚我倒立三天三夜我也愿意。” 墨君羽:……这个哽是过不去了是吗? 清风四人等在马车前,看见墨君羽过来,互相对视一眼,捂嘴偷笑。 楼主的嘴…… 嘿嘿!刚刚他们碰到久儿姑娘,看见她的嘴也是有些红肿,楼主的嘴也是有些红肿,稍一联想就知道,他们二人肯定是吻的太过忘情。 久儿姑娘说她要回去一趟,离别的吻,缠绵又不舍,控住不住也实属正常。楼主的嘴唇都被她咬破了,久儿姑娘,真心彪悍! 墨林看着几人笑的贼嘻嘻的,愤愤瞪了几人一眼。 公子都失恋了,这几人居然还笑的出来,沒有心。 熱血軍魂 狂龍轟天(又名飄逸小 清风看见墨林红红的眼眶,不解的问道,“林护卫,你怎么啦?眼睛红红的,是哭过了吗?” […]